日升家园目录

强婚蜜爱,老公么么哒 216交际花

时间:2018-07-08作者:空心菜菜

    脑海中傅沛璟的形象还正在满满地聚拢,刚有个轮廓,心中微甜,可被高鹏翔这一问,那点阵似的傅沛璟,在空中砰的一声碎裂,消失无痕。情绪也随风消散了。

    方子期瞬间回到现实中来,赶紧掩饰地笑:"当然,今天我生日啊!”说话间,赶紧喝了一口杯中的饮料,也算是压压惊了。

    高鹏翔眼冒精光,就这么看着方子期,显然并不相信她的说辞。

    和这么一个人精待在一起,似乎掩饰也是一件徒劳的事情。方子期也大大方方地耸耸肩:“好吧,也没什么,就是忽然想到了一个人。”

    “什么人?能说来听听吗?”高鹏翔来了兴趣。或者说,看得出他之所以如此,是努力地在寻找和方子期之间的共同话题。

    方子期期了笑,没接他的这个话。

    不愧是警局的高局长,他摇晃着酒杯里的酒,面露出一种跃跃欲试的神色,挑眉看着她:“要不我就斗胆来猜猜,这是个什么人?”

    说话间,目光急切的看向方子期,很有点想在她面前露一手的意思。

    方子期怎么可能看不懂他的意思?作为东道主。当然不能拂了客人的意思。她点点头,甚至还表现出了一丝期待:“愿闻其详。”

    有了大展身手的机会,高鹏翔欠了欠身子。脸上神色也多了神秘:“子期妹妹这含羞带怯的样子,想到的应该是一位男士吧?”

    方子期心惊,自以为掩饰得天衣无缝了,怎么还被人看透?难道说这位高先生是来诈她的?

    她淡淡地一笑,还是不置可否。虽然心里在打鼓,可是她还是不动声色。

    潜意识以为这样的官二代是草包的多,看来还是她偏颇了,想来在这个群体里,毕竟起点就在那,教育水准也不会低,除非非要作死的,有几把刷子的也大有人在。

    又或者她表现得太直接了,让人家一眼就看出来了?

    她定了定心神:“何以见得呢?”

    高鹏翔也不着急,笑嘻嘻的:“看你那含羞带怯的样子,自然只有这个可能。”

    方子期有些恼了,她向来就这表情,哪里含羞带怯了?这位高先生不是借题发挥看她的笑话的吧?她心里有点不快,不过也不好表现出来,只好硬着头皮:“高局长真是错看我了,我从来都是这个样子。”

    高鹏翔笑。看向方子期目光又热烈起来:“那更好了,天然无雕饰,恰似那一低头的温柔,我喜欢。”

    艾玛,这位高先生,说话就不能收敛着点吗,这么直接,真让方子期有些难堪,再说了,谁让他喜欢了?她是避之唯恐不及好吗?

    方子期当然不能说出心里的想法,只有尬笑着,正打算岔开话题,就看到不远处田曦之走了过来,想来他已经处理好了他刚才的电话了。

    方子期从来没有这么高兴田曦之能及时出现,她目不转睛地看着田曦之,难得地带着一丝期待的神色。

    高鹏翔看看朝着两人走过来的田曦之,又看看方子期,笑得意味深长:“我确定你想的肯定不是他。”

    方子期收回目光,更是心惊,后背都有些发凉,在这样一个男人面前,她要是强烈辩解,反而显得自己一惊一乍,心里有鬼,也许什么都不说才是最好的抉择,她假装没听见。

    看着田曦之走得越来越近,高鹏翔却没有要避开的意思,两人的目光还齐齐地看向田曦之。

    方卫国也是够了,让她周旋在这两个男人中间,当她是交际花吗?

    她现在就想看看,万一这两人撞车会是个什么结果?方子期这么一想,心里莫名的有些幸灾乐祸。

    没想到的是,她的如意算盘落空了。等田曦之来到两人身旁站定,高鹏翔嘴角噙笑,伸出手去,两人握手。方子期看出来了,这两人认识,而且还不止是普通认识,看起来像是久别重逢朋友之间那种。

    毫无疑问,这两个人交情还不错。

    事情的发展越来越精彩,方子期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模样。她也就是在方卫国面前摆个样子罢了,难道还要真把自己陷进去不成?

    两个男人寒暄了几句,姿态亲昵,根本没有吃醋掐架的迹象,果然都是些狠角色。

    两人说话间,新的一只舞曲硬音乐响起,高鹏翔转向方子期:“子期,现在可以陪我去跳舞吗?”他朝她伸出了手。

    也就是随口的托词,居然被当了真。方子期现在已经不是骑虎难下的问题了,她好像已经没有什么选择了。

    高鹏翔在这期间,还朝田曦之欠欠身:“可以吗?”

    田曦之竟然还摆出一副大度的样子:“当然。”

    方子期站在两人中,感觉两个男人就像交接了个什么物品似的。

    她目瞪口呆地看着,强自把心里的不舒服按捺住,她感觉这个生日过的太奇葩了,前所未有的奇葩。

    高鹏翔把她的小手握到了手心,另一只手虚虚地搭到了方子期的腰上。

    比起刚开始介绍两人认识的时候,他握住她的手,就是让她挣脱不开,已经不知道绅士了多少倍!

    让方子期有种错觉,这人看着像个土匪,可实际上似乎对女士还是带着一种以生俱来的尊重。

    她不动声色地随着音乐,配合着高鹏翔进退旋转着。

    比起田曦之带着方子期满场飞,舞技娴熟得近乎专业,高鹏翔显然要逊色不少,他的跳舞水平非常一般。想来也可以理解,田先生经常流连花丛中,在女人堆里扎堆,浸淫多年,把舞跳成国标舞选手也一点都不稀奇。

    而高先生作为公职人员,显然没有那种天天培训的机会。自然就是只能如此了。

    方子期有自我检讨的习惯,正在仔细思量着她是不是识人有问题,这现在的高鹏翔和她刚见面时候的高鹏翔,就像是换了个人似的,她有些捉摸不透到底谁才是真正的高局长的模样。

    “知道我为什么说你想的不是他吗”高鹏翔忽然问道。

    “嗯?”方子期一愣,这高先生说话路数实在有点神出鬼没,她有点接不上。

    “你和他其实没什么感情,我没说错吧?”高鹏翔闲闲地踩着慢三的鼓点说到。

    方子期见他的目光看向还站在原地的田曦之,这才恍然明白他在说什么。

    这样被一位警界人士来审视,怎么说都有些不舒服。不过作为东道主,她总得维持应有的礼貌。方子期尽量让自己的表情不泄露出什么端倪,配合地问道:“何以见得?”

    “至少他不会是你的心仪的男朋友。因为我看到,你看向他的目光,看不出有什么情绪波动,更没有什么感情。像方小姐这眼波流转的女生,随便含笑看看谁,人家都会以为你对他有意思。

    而田曦之,一个领你跳开场舞的人,你居然会看他都是平淡无波的神色,足以看出你们之间,或者是说你对这个人并没有动心,所以刚才你想的人,肯定不是他。”高鹏翔接着刚才中断的话分析。

    被不动声色地恭维说“眼波流转”,方子期并没有得意忘形,反而被高鹏翔说中了心思,暗暗心惊。不过她的急智向来不错,赶紧哈哈大笑:“哈哈哈!高局长,为什么要把断案推理用到实际生活中?真是很敬业啊?那您能推断出我在想谁的话,我方子期只能说佩服了。”

    高鹏翔被她这一调侃,顺水推舟:“抱歉抱歉,职业病职业病!至于你在想谁,我只能说那个人此刻并不在这里。”说着说着脸上的神色很是自得,显然是自觉自发地认为自己说的是对的了。

    同陌生人凑这么近,这手还搁在自己腰上。不止如此,这男人还自以为是地在分析着她内心的种种想法,简直让她有种被窥视了一般的难堪。方子期感到各种不舒服,问题的关键是不舒服还不能体现出来,真的是太为难她了!

    事实证明,她的为难还才刚刚开始!因为这位高先生紧接着说下来的一句话,让她直接舞都不会跳了。

    因为高先生说:“既然方小姐对于那位先生没什么感觉,考虑考虑我怎么样?”说罢,嘴角噙笑玩世不恭地低头看着她。

    见过撬墙角的,还没见过这种明目张胆的撬的!方子期完全乱了阵脚,根本没踩上音乐节奏,反而一脚胡乱踩到了高鹏翔的脚上!不过显然这一脚踩的比刚才用鞋跟踩田曦之那威力就小多了,好歹用的是脚尖,高先生真是幸运多了。

    方子期赶紧说了声抱歉,稳住自己的情绪:“高局长真是会说笑,我现在还小呢,你也知道今天也才刚满十八岁。国家法定都要二十岁了,我还不想考虑这些问题。”艾玛,既然高鹏翔这么直接,那她就上升到国家高度好了,难道高先生还能和国家政策试比肩不成?

    “当初国家法定二十岁,并不是说二十岁才可以谈恋爱,而是说二十岁可以结婚。而且,就算定了这么一个岁数分界线,那也是出于大局需要,因为那时候人口实在太多。需要适度地把婚姻延后来缓解人口增长。

    其实我认为,十八岁是成人了,谈恋爱完全合法合乎规矩,从现在的人口政策来看,以后十八岁法定结婚那也是完全有可能。所以子期说什么法定,完全没必要有这种忌讳了。”高鹏翔侃侃而谈,不愧是国家公职人员,对国家政策果然是有自己独到的理解。

    高局长若无其事地把方子期的推脱,不动声色地给打了回来。

    这种情况哪里难得倒方子期!她索性耍赖:“我不管别人怎么看,可我就是这么看。”说罢不示弱地仰头挑眉看着高鹏翔。

    瞧着她那吹弹可破的皮肤还有那略带俏皮的眼神,高鹏翔心里一荡。脸上的神色都柔和了不少,他早看破了她的打算,不过也不点破她:“既然你这么想,那也可以,如果方小姐什么时候打算破戒,那联系我就好。”

    艾玛,什么叫“破戒”?她又不是尼姑!还有,他的意思是他愿意做备份,等着她随时召唤?

    对这种百无禁忌的人,方子期真是不知道要说什么好了。嗫嚅了半天才说:“高先生这么优秀。务必不要为了我,耽误了自己才好。我这样子吧,完全就没定性,以后是什么模样也说不定。”

    老高回的很有技巧:“反正我也不急着结婚,是见到方小姐才起了这样的念头,所以等等也无所谓。”

    方子期这回真的被吓到了,本来以为只是一个聊天的话题,没想到这话越说越严肃了。这位高先生现在的调调,倒真像是她答应了他什么似的,而他只剩下一个等而已了。如果以后她拒绝了,那还成了她的错了!

    “高先生,”方子期控制着自己快要抽搐的表情。“实话和您说吧,我觉得我们不合适。不瞒您说,我这人从小就害怕警察,虽然我没干什么坏事,但是就是有这种恐惧心理。所以我是不会和警察太过亲近的。”

    她的话成功地把高鹏翔给逗笑了:“放心,我非工作时间穿的全部是便服。如果警服会引起你的恐慌的话,我保证不会穿警服出现在你面前。”

    尼玛,她恐的是“警察”,不是“警服”好吧,这位高先生居然偷换概念,实在是太可恶了!

    而且,这个问题越谈越深入了,已经谈到了“家里”,意思是打算把她娶回去吗?“方子期的内心可真的有点惊恐了。

    方子期又气又恼,又不好发作,只有无言以对。

    “没事,如果你想好了随时可以来找我。这个承诺长期有效。”高鹏翔见她不说话,也不着急,反而撂下了一句重磅炸弹。

    这下好了,都升级到了承诺了

    还好,这时候音乐停住了。方子期像逃难一般,想脱离开高鹏翔的控制,可高先生哪里可能放开她,硬生生的拖着她的手,把她送回了原来的位子上。

    田曦之还坐在原地,正在品着一杯红酒。两个男人之间流转的情绪淡淡的,看不出什么波澜。

    但是方子期却有种感觉。这两人就算是要掐架,那都掐的很绅士,难道是传说中的文明竞争?

    看着身边一左一右两个男人,谁也没有想先离开的意思,她真是如坐针毡。暗想自己也没烧香拜佛啊,怎么一下子来了那么多的桃花?一朵接一朵的,有点让人难以承受啊……

    她倒是从来没想到过,她这样一个能把男人过肩摔的汉子,竟然有一天会处于像交际花一样的角色中。

    她对方卫国更加的无语。以前不觉得这个继父有什么不妥之处,毕竟也没有切身利益的冲突,只感觉他对自己不好也不坏。可是当这继父显露出他的另外一面的时候,方子期那种感觉真的是五味杂陈,不好形容。

    两个男人,明面上平静无波的,比局促不安的她表现得自然多了。可是三人行的气氛,终究还是方子期的表现让大家都别扭起来。

    还是高鹏翔先撤了,他起身说旁边有客人需要招呼就走开了。只是临走前,高先生朝着方子期暧昧地挤了挤眼睛,方子期脑海中瞬间又浮现出了“长期有效”那四个字,自个把自个膈应得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都是些很拎得清的人。今天是田曦之带她跳了第一支开场舞。众目睽睽之下,高鹏翔肯定不会当面来掐这个架。这些都是些狠角色。才不会闹个话柄在别人的手上。真要掐,有的是机会,何必急于一时,方子期比谁都清楚这点。

    她无比郁闷地看向场上,现在场上的气氛很是融洽,有跳舞的,也有观舞的,还有吃自助餐的

    方子期也真是佩服了这个生日的策划,吃喝和舞蹈居然混合在一起。虽然划分出不同的功能区域。倒是很好地避免了一些尴尬,匪夷所思的是,两个风马牛不相及的事情,也并不显得很唐突。

    “子期,你还想吃点什么我帮你拿过来。”田曦之像个很体贴的男伴,照顾得很是周到。

    方子期却是恨不得赶紧离开他,虽然并不饿,可一听这话,赶紧站起身来:“谢谢,我自己来。田先生需要我帮忙吗?”

    本来是句客套话,哪里知道,这位田先生,却是一点都不客气:“那就麻烦子期了。”

    方子期很意外,啊?还真要她帮忙啊?

    “鱼子酱来点,酒就配香槟好了。来块羊排加土豆泥,烤鸡翅不要辣的,黑椒意面来一点,哦,对了,加点绿色蔬菜,谢谢。”田曦之朝她欠欠身。电眼迷人,绅士得很。

    方子期更是一愣,啊?田先生还真是来吃饭的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