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强婚蜜爱,老公么么哒 190另类药方

时间:2018-07-08作者:空心菜菜

    方子期到傅沛璟的公寓那里,独自上楼,把白白给取下来,交给了母亲。

    还细心地把白白的生活习性一一向母亲交代清楚。安亦心也仔细记了。方子期那感觉就像是了结了一桩人生大事似的。

    毕竟同为女人,又身为母亲。安亦心敏锐地感觉到,方子期的这个朋友有些问题。她忍不住问女儿子期:“你这个朋友做什么的?是学生吗?还是已经工作了?是男的还是女的?”

    一副母亲关心女儿的模样立显。

    方子期就知道,带着母亲来取白白,就很有可能要面对母亲的质疑,哪里知道,母亲居然噼里啪啦地问了一大堆。

    她只有打着哈哈:“妈,都说是朋友了,您何必管出处!反正我向您保证,绝对是正经朋友,您总可能放心了吧?”话说出口,脑海里浮现的是傅沛璟穿着军装,严肃无比的模样。

    的确,部队里的军人还不正经谁正经了,特别是傅队长身居高位,是要以身作则的,怎么想也不会是作奸犯科的坏人!

    安亦心忧心忡忡:“子期,你还小,别学着人家和别人同居什么的哈!妈妈绝对不允许的!女孩子家,务必要矜持些!否则,那些男人得来容易,自然会轻视你。记住了吗?”

    “妈,您想太多了,就是一朋友,真的。宿舍不是不准养宠物吗?我把白白救下来后,就寄养在朋友这里。只是朋友这阵子要出差,而我功课也排得挺紧的,也担心疏于对白白的照顾,所以才请妈您出马的嘛?”

    方子期冷汗涔涔,真有点后悔带了母亲到这里来,不过也算暗暗庆幸了,好歹没带上房间去,要是带上去,母亲再去仔细一查看,那绝对能看出那房间里有男人生活的痕迹,要真那样,方子期是有嘴都说不清了。

    安亦心点头:“要是这样倒是没什么。放心,兔子交给妈吧,保证把它喂得白白胖胖!”

    把白白交给司机后,安亦心硬是带着女儿,要去逛街买衣服。想来是心里也有些内疚,也有些补偿心理。毕竟所有一切都指明,方子期才是她进方家的受害者,她心里内疚目前似乎也只有用购物来弥补了。

    要是平日里,方子期肯定是一口拒绝毫不商量,可是今天却是对母亲有着深深的歉意,母亲为了她而晕倒,被方家限制了人生自由这么些天,她居然一点消息都没给过母亲。更别说陪在母亲身边

    作为女儿,她真的是不孝。

    想通了这些,方子期硬生生地打算赶回学校赶作业的计划给终止,耐心地陪着母亲真的去逛了一把商场。安亦心自然是给女儿大买特买,而方子期为了母亲心里能好过些,也就来者不拒地笑纳了。

    方子期好容易花言巧语地送走了妈妈。

    她长吁了一口气,给白白寻了个好去处,至少,她不用天天跑傅沛璟公寓了,和傅队长

    方子期想明白了,最好还是少和傅队长有牵扯比较明智。趁着还没有开始呢,最好赶紧结束,免得事情发展失去了控制。

    白白当初是她抓来的,她现在带走,那也是理所应当,想来傅沛璟也犯不着为了一只小兔,来找她的麻烦。

    方子期这算盘打得是响当当的,可是,事情的发展,哪里可能次次地让人如愿。

    第二天,课间休息的时候,有同学来找方子期送信:“子期,外面有人找。”

    军校的课,规矩不少,其中就有一条,进教室之前,得把手机关机,放在固定的袋子里。那袋子就挂在进门的地方,里面分了不少的小格子,每个小格子一个手机。

    方子期的手机也不例外地被放到了小格子里。所以人家联系不上她,找上门来也不奇怪。

    她谢过帮忙传话的同学,赶紧地走出教室,休息时间不多,她得抓紧,一会教授就来了。她边走还边想到底是谁找她呢?

    出了门一看,刚才预计可能来的人谁都不是,小黑黑正在那站着呢。看见她笑得是憨厚还纯朴。

    本来想掉头就走的,可想到这位小黑黑,要是完成不了傅沛璟给的任务,估计日子也不好过。方子期想到这,硬着头皮走到了小黑黑身边。

    小黑黑手中提着一个轻巧的小箱子,见方子期走到身旁,直接就递了过来。

    唬得方子期生生往后退了一步:“这是什么?”心里暗想如果再是些补血的,那她死活都不要。

    小黑黑又笑出一口白牙:“药啊,张医生的药,我已经请人煎好了,是三天的量,这是个小保温箱,冷热均可,插电即用,保鲜没问题的。”

    方子期身子一颤,本来以为躲过了,可还是来了

    人家都煎好药了,她要是不接着,实在是盛情难却。方子期想了想,还是打算接着。

    她伸出手去。

    小黑黑却是猛地往后一缩,方子期生生扑了个空。

    在方子期变脸前,小黑黑赶紧解释:“我们队长说了,让我亲自看着你喝下去。”

    艾玛,简直是晴天起惊雷,还要亲!自!看!着!

    方子期胸口像是被堵着棉花似的,闷得慌。就眨巴就眼睛看着小黑黑。

    小黑黑当她同意了,麻溜地取出一代已经分装再袋子里的成品药,吸管一戳,递到了她的面前。

    透明的塑料小袋子就在方子期的眼皮底下,塑料袋子里药的颜色看起来像是红糖水似的,可方子期知道,别指着这玩意儿有红糖水的味道,那玩意儿苦得要死!

    小黑黑这家伙执行傅沛璟的命令,真的是一丝不苟到让方子期想哭。

    时间本来就不多,要是再和这黑小伙纠结一番,估计她一会儿的课恐怕是不用上了。方子期无奈地接过了那一袋药,居然还有温度!那温度刚刚好!真不知道小黑黑是怎么保持的!

    方子期下意识地看了小黑黑一眼。

    “快趁热喝,我刚从熬药房里取来的。”小黑黑见方子期看自己,笑着说。

    难怪,方子期了然。

    看来是实在抹不过去了,方子期盯着那药看了会,下定决心,就着吸管咕咚咕咚闭气一口气就喝下了。

    喝得急了些,到最后那药的苦味又有些反噬,差点让她把好容易喝下的东西都给吐了,好一阵反胃。

    “来,吃点甜枣。”小黑黑像是变魔术一般,一小袋分装的红枣,拆开了包装,递到了她的面前。

    方子期眼睛一亮,毫不犹豫地接了过来,扔进嘴里,好容易把那一阵子难忍的苦味给压制住了。

    “谢谢你。”她朝小黑黑道谢。这小伙子看起来粗糙,可这心思还真细腻!

    “不用谢我,是我们队长吩咐的,说你怕苦,喝完药最好备着点甜点。”

    方子期一下子就噤声。这是不是传说中的打一巴掌给颗枣子了?想不到,傅队长没在,可她居然还享受到了这种待遇。

    小黑黑看看手中的那个小保温箱:“子期姑娘,您是自己把药拿去每天吃呢,还是我到点儿了给您送来?”

    “不用不用,我拿回去自己吃!”方子期生怕小黑黑每天来守着她,让她把药给喝了。那画面光想想她都觉得没法看。

    “您不让我每天来看着你吃药也可以。那您每次喝药要拍个录像视频给我。这个是我们队长交代的。”

    方子期像个弹簧似的跳了起来。心中暗骂:傅沛璟,别逼人太甚了!

    她有些恼了:“别太过分了,这样的话我就真生气了!吃个药还让我拍视频,这到底算是什么事儿呀?”

    小黑黑笑得很诚恳:“子期姑娘,您不拍视频也行,我们队长说了,如果您不想吃药,还有一个办法。他说您知道的。

    方子期一时回不过神来,一时不得要领:“什么办法?”

    小黑黑挠挠头:“我们队长没说,不过他说您知道。”

    小黑黑很纯洁的看着方子期,一副很好奇的样子:“子期,到底是什么办法?”

    方子期眨着眼睛。忽然间。张医生说话的声音在脑海里响起:“你结婚的话,痛经的情况就会好很多”她忽然就明白了傅沛璟到底是什么意思。

    她的脸刷地红了,艾玛,这个家伙!为了让她吃药,真的是无所不用其极呀!而且,用这种事情来威胁她,真的真的太流氓了!

    简直就是土匪一般的无理!痞子似的无赖!

    想起傅沛璟混迹军队,怎么说也有些痞气和匪气。想起他那戏谑地看着她的样子,她无奈极了:“知道了!知道了!放心!我会好好吃药的!看在你这么用心的份上,我绝对不会浪费这些药!”

    小黑黑还有些不太相信:“我们队长还说了,他回来会看疗效的,要是疗效不好的话,他就会采取其他办法了。”

    方子期像是被针扎了似的再度跳了起来,赶紧的接过那个箱子,陪了一万个小心:“放心放心!我一定会吃,一滴都不漏!”话说得是好听,心里面却是咬牙切齿,把傅沛璟千刀万剁。

    小黑黑把药递给她,有些不好意思的挠挠头:“子期姑娘,您别见外,队长这个是都是为了您好,我还从来没见过他对哪个姑娘这么好过呢。”

    尼玛,对人好,就成天逼着她吃药?然后还用那种难以启齿的事情威胁她!方子期是又气又恼,只觉得自己脸烧的难受。

    “知道了!知道了!我一定会喝的!我发誓!”方子期答到。为了不让傅沛璟的后手用上,她恐怕是一顿都不会落下地把药吃了!她巴之不得自己那毛病好得彻底,一点后遗症都没有!因为这傅队长真是够狠!

    小黑黑笑眯眯的:“一日三次,每次都是饭后服用,子期姑娘记住了。”

    方子期点头如捣蒜。

    一个多月的时间就这么过去了。自打安亦心和母亲见面后,她在母亲的恳求下,还有自己也认识到了,现在想离开方家,这条件实在是太不成熟了点。何况,她的离开还让母亲那么伤心!

    想通了这点,方子期恢复了周末回方家的日常。

    小黑黑尽职尽责,每过三天就来给她送药,这药方子期一直喝到来了大姨妈才停。方子期前所未有地期望这药赶紧奏效,从出生到现在,她还从来没有这么上心地做一件事,那就是天天按时吃药。

    毕竟是出自名医之手,方子期又死心眼地一直喝着,到大姨妈来的时候,她痛经的情形已经好了很多了,小腹还是有下坠感,不时隐隐作痛。不过,比起她那疼得面色发白,直接晕过去的情形,那改善的情况何止是一点点。

    身体轻松,也躲过了傅先生威胁的“另类药方”方子期算是长吁了一口气。

    傅沛璟一直没有消息。如果没有小黑黑隔三差五地来她这里报道,方子期都快要忘记这个人了。

    在傅先生消失的这段时间里,方子期也没闲着,她好好学习之余,还去了好多家珠宝店。当然,不是去买珠宝,是取她手上的那个镯子。

    不过真的是邪门了,连当地最为顶级专业的悦澜湾珠宝,派了很有经验的珠宝专家来帮她,结果还是没有把那镯子给取下来。

    方子期欲哭无泪。都想说要是实在取不下来,就和傅沛璟谈谈,说卖给她得了?

    不过,珠宝专家的一句话,差点让她晕过去。这个镯子,专家说保守估计是300万才能拿下。

    艾玛,她要真找傅沛璟买,那她也得有三百万不是?

    方子期感觉无路可走,只有抢劫这条道可以冒险一下了。

    不过她大好的生活在手,人生都还才刚刚起步,干嘛要去当个罪犯?

    那玉镯娇艳欲滴,绿油油地成天套在她手上,衬托得她的手腕更为白皙,看起来是般配得不得了,可方子期总觉得像是套了座山在她手腕上,沉得她都快要抬不起手来了。

    她就在这忧患的心态下,过了这段时间。一贯遇事满脑子鬼主意的方子期,破天荒地对自己的事情没有了主意。

    当然,这期间田曦之先生也来找过方子期几次,理由不外乎都是来请她吃饭。方子期用了学校课业紧,要测验搪塞过几次后,实在抹不开,也跟着去吃了几次。

    碍于母亲专程前来对她的请求,她也没办法对这位田曦之先生直接拒绝。所以就这么不冷不热地来往着。

    田先生也知趣,每次来找她,从来不提过分要求,反而是彬彬有礼得让方子期挑不出一丝毛病。有时候真让方子期觉得,第一次见到田曦之,这家伙在她手心里画圈的行为,纯属是她臆想出来的。

    田曦之不给她压力,她也乐见其成,也就这么当做一个熟识的人相处着,可是,想到这家伙混迹女人堆的模样,要是真让她另眼相看,她还是没来由地觉得没法接受。所以打定了主意,做多做朋友,再进一步是万万不能的了。

    她的日子平静地过着。直到有一天

    “子期,今天的公开课,听说请了外校的专家,非常有名的,我先去霸着位子了,你来不来,帮你霸着一个!”桑雪兴高采烈地约着杨姗姗,专程来找方子期,问了一声。

    她们同住在女生楼,只不过桑雪和杨姗姗比方子期和袁大头更高一层。住在五楼。

    住在方子期对面的袁大头,闻声而出:“是的是的!我听说是年轻有为的专家!蛮帅的说!上一届的师姐强烈推荐的,说所有公开课不上也要上这个!我要去,我要去!帮我霸着位子!子期,听说是给大家讲野外应急医疗的,很有意思,你会去的吧?”

    在学校,最好逃课的就是公开课了,毕竟人多,老师也顾不过来,不像是专业课,人就那么几个,一眼看去,谁缺席了简直是一目了然。所以专业课一般没人敢有那胆子去捋老虎胡子。

    而方子期,因为兼职不少,自然会选择公开课来逃。

    知道还是不知道内情的女生,都清楚,方子期不怎么上公开课。

    方子期在学校里接了不少业务,比如说帮别人写作业,她可是大多都靠公开课的闲暇来完成的,她就算是想去,她也有些无能为力啊!

    “我就不去了。”她摊摊手。

    “子期,刚才我听柳谭校长和别人说,这次公开课有彩蛋,说会在课上对表现优异的学生奖励学分!艾玛,要费劲力气才能得的学分!居然可以这么轻易得到!子期,你想好了吗,真的不去?”桑雪期待地看着方子期。

    奖励学分?这倒是个新鲜玩意儿!如果她有多余的学分,是不是意味着她不一定非要选修某些课程,那她不是更有时间了吗?

    方子期点头:“好,那我去吧。”

    几个姑娘雀跃起来。她们本来专业不同,在一起上课的机会不多,这下也算是小聚了是吧?

    方子期要是知道,她一时兴起去上了这课,给她招来了什么,估计她打死也不会去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