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强婚蜜爱,老公么么哒 189老辣姜

时间:2018-07-08作者:空心菜菜

    “还疼吗?”安亦心抓过女儿的手腕,仔仔细细地查看。

    “没事,就是磨破皮了,当时为了润滑嘛,还放了些肥皂,有些蜇人,其他的也没啥。”方子期淡淡地说。

    “你这孩子,怎么这么不长心性!那傅家老大摆明了是骗你去见家长的,你居然还真信了,什么去帮忙挡桃花,都是骗人的!”不愧是老辣姜,安亦心一眼就识破了某些人的打算。

    本来就已经在疑心这事了,偏偏还被自己的亲妈犀利地指明了,方子期再怎么说脸上也有些挂不住。她低下了头。

    “妈,难道说您和傅家,曾经有什么过节?”方子期终于还是忍不住问。

    本来以为,这是个很好的甩掉田曦之的机会,哪里知道,居然还不行!方子期的心里,怎么说都还是有些不舒服。她觉得也许她可以争取一下。相比起田曦之,她显然更乐意选择傅沛璟。

    “这是大人操心的事,你小孩子就不要多管了。”安亦心直接一句话就挡了回来。

    这么说,这是上一辈子的恩怨,可是,现在牵扯到了这一辈。方子期不可察觉地叹了口气。

    “你已经喜欢上他了?”安亦心察觉到了女儿的不安分,直接问道。

    “没有,妈,我只是觉得,这两个人中,我很不喜欢那位田先生。”

    安亦心叹息:“我也不喜欢,可是,妈妈似乎没有什么好办法了。”

    方子期沉吟片刻:“妈,我可以帮您拖住田曦之,如果爸爸需要假象的话,我就给他假象,但是,您也要给我个时间,大概这件事情,我需要配合您多久?”

    安亦心眼神空洞:“需要多久,我也说不准,你先拖个三个月,接下来的情况,我们再见招拆招吧。”

    这样也好,方子期点了点头。

    “对了,刚才你和妈妈说,你有个好消息,是什么消息?”安亦心问道。

    “其实,我也不知道,这是不是个号消息,不过,我很期望这是个好消息。”方子期顿了顿:“上次我在一个聚会,遇到了一位女人,她见到我后,大为惊讶,她说,她曾经在非洲某地,看到过有一位青年男子,长得很我很是相像!”

    安亦心脸色发白:“你是说,你哥哥他可能在非洲?”

    方子期点了点头:“她说那个人看起来就是二十多岁三十不到的样子,年龄和我哥的确很相似。问题的关键是,那位女士一口咬定那位青年男子肯定和我有什么血缘关系,因为我们长得太像了,她几乎是第一眼看到我,就惊呆了。”

    安亦心只感觉口舌都发麻了,机械地问:“子期,那你觉得这件事情的可信度有多大?”

    “妈,这个我也说不准。不过,我觉得什么情况都有可能。您说,那么遥远的非洲,亚裔本来就不多,何况还能和我长得像!这种巧合的确值得让人深究一下。”

    “那位女士还说了些什么情况没?”安亦心点点头,很赞成女儿的推断,接着往下问细节。

    “那位女士也就是远远地看到了,有一段距离。但是,这位亚裔男子夹杂在一堆非洲人中,非常显眼,所以她当时注意看了一下。她说男子的长相极好,她当时还诧异,怎么非洲某地居然还有亚裔美男子。所以很仔细地打量过那位男子的长相。

    只是当地的部落不允许照相,她不想惹麻烦,所以也没照。”

    “那她有观察那男子的长相有什么比较显著的特征吗?”

    方子期摇头:“我也问过她了,她说当时站得远,虽然是仔细看了,可也看不太真切。只是她刚从非洲观光回来,参加宴会的时候,就遇到了我,所以她大为震惊,就专程到我面前,和我说了这事。她还问我是不是我的什么亲人。”

    安亦心点头。正想再和方子期交流几句。就看到咖啡馆外来了一辆车。

    方子期也注意到了,那辆车正是方卫国的,看来,她的这位方爸爸,追过来了。

    母女俩对视了一眼,安亦心语速极快也极低声地交代女儿:“子期,你要离家出走这事,就暂时缓一缓。等帮了妈妈这事再说。一会儿你爸要是给你台阶下的话,你就半推半就地下就好。”

    方子期点头:“妈,我知道了。”

    车子停下,下车的果然是方卫国。

    安亦心发自内心地感叹:“子期,是妈妈对不起你,以后”

    说话间,方卫国已经从过道走到了两人面前,满目含笑:“子期,方才和妈妈聊什么呢?”

    方子期站起身来,就像压根没有过从家里出走的前情似的,很有礼貌地招呼:“爸,您来了。”起身把位子让给了方卫国,自己坐到了母亲和方卫国的对面。

    “小坤说你刚才大发脾气了,我过来看看。”方卫国朝方子期点点头,温柔地对自己妻子说。

    方子期虽然不知道那个“小坤”是谁,不过,从场景来分析,应该是方卫国派来跟着安亦心的人,也就是刚才被安亦心给骂出去的那个。

    果然,她的猜测得到了证实,方卫国接着往下说:“你也别生气,现在不是世道不太平嘛,你的安全很重要,别再任性了。”

    安亦心面色难看:“你的意思是,让我和女儿说点体己话,旁边都有个大汉虎视眈眈地听着?”

    方卫国脸色一僵:“不想让他听就让他走就行,犯不着发火,免得伤身体。”

    安亦心目光转看向窗外,没理他。

    方卫国也没觉得尴尬,转向方子期,慈祥地笑:“子期啊,消气些了吗?今天跟爸爸回家,爸爸叫阿姨们做了你爱吃的泡鸡脚,就等你回去了呢。”

    母女俩均沉默。

    方卫国接着往下:“你奶奶我已经让她回h市了,我们方家就只会有一个女主人,那就是你妈!你奶奶要是摆不正位置一天,就别想回来!还有晔华,我也狠狠地教训她了,她要是再与你为敌,不和你和睦相处,以后为她准备的嫁妆,一半都陪给子期!她也答应了的。不答应也不行!有爸爸给你做主!”

    艾玛,要是光听方卫国的这些话,还真要以为他就是个好丈夫,是位慈父呢。可是想起,他那要求她嫁给田曦之的条件,方子期一阵恶寒。

    不过方卫国既然把场面维护得那么好,她也得添砖加瓦不是,她也笑意妍妍:“爸,当时我也是年轻气盛,都没考虑后果,直接就跑了出来,是我不懂事,让爸爸为难了。”

    她不说好也不说坏,也不说自己回不回去,但说的话也是滴水不漏。

    方卫国也笑:“就知道我们家子期最懂事了。你离开家这几天,我和你妈是寝食难安,你妈妈急得都晕倒了,在家里躺了好久,醒来就要来找你,我不是担心她身体吗,就拦着她,先让你哥哥来看看你。子期,你不会怪爸爸吧?”

    方子期下意识地看了母亲一眼,自己离开的事情,看来对母亲的刺激不小,母亲居然晕倒了!她眼睛酸涩,却还是强做笑颜朝着方卫国摇头:“怎么会!我怎么会怪爸爸呢,爸爸的养育之恩,我没齿难忘,现在爸爸对妈妈悉心照顾,我心里也是感激不尽,我从来没有想怪罪爸爸的意思。”

    这话也是她的大实话,虽然她对方卫国的一些小毛病并不苟同,可是,毕竟方卫国是实实在在地对她有养育之恩的,这个她心里很清楚,也不敢忘记。

    这也是她和方家不能彻底了断的一个重要原因。

    方卫国一听方子期的话,很是欣慰:“我们子期真是懂事不少啊!既然这样,那今天就和爸爸一起回去吧,我来的时候,晔杰还一个劲儿地念叨着想姐姐了呢!”

    想起晔杰那可爱的样子,方子期脸上不由自主地微笑,可是笑过后又有些为难:“爸,这个周末我再回去吧,现在增加了不少专业课,课业很紧张,估计今天是回去不了拉。”

    终于等到方子期松口,方卫国已经松了一口气,显然只要方子期肯回家,什么时候回已经不是什么问题了。他表情轻松:“那是那是,课业要紧,你看什么时候得空了什么时候回!回之前给你妈打个电话,让司机来接你!”

    方卫国没事人一般,把胳膊揽上安亦心的肩头:“怎么穿那么少?别又感冒了!”说话间就要脱外套。

    “不用了,我今天感觉还有点热。”安亦心有气没力地说,眼睛并没有看方卫国。

    既然肯和他说话,那也就是说她对他派人跟着她也不计较了。不过方卫国还是不放心,把手放到安亦心的额头上,试着她的温度:“嗯,还好,没发烧。”

    看着方卫国多角度地秀夫妻恩爱,方子期不动声色地端起了咖啡杯,轻轻地呷了一口,面露笑意,看着对面的这对夫妻。

    当着方子期的面同方卫国的亲热,安亦心觉得别扭。她打心眼地觉得对女儿满怀内疚。她瞪了方卫国一眼:“孩子还在呢!”

    方卫国呵呵地笑。

    方子期很知趣,面露揶揄的微笑:“哦,不好意思,要不我先走了,您们再叙叙?”

    方卫国笑得爽朗:“不不不,你们娘俩聊,我还有事,先走了。”

    顺带还取出一张卡:“子期啊,有用钱的地方别省着!”

    拒绝了这张卡,表示她没有彻底原谅,不拒绝又让她心里憋屈。

    “爸,我都十八岁了,能自己养活自己了,您给我个机会证明一下自己好不好?卡就不用了。”方子期还是没忍住。

    方卫国本来已经起身,一听这话,板起脸来,一派家长作风:“这是什么话!你姐现在二十几了,都还是爸爸养着!何况你还才十多岁!爸爸喜欢这样!你要是实在不愿意,等你嫁人了,那你想怎样就怎样,好不好?”

    说到嫁人,触动到了方子期心里那根敏感的神经,她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乖,听话,陪着你妈去逛逛!有什么自己喜欢的,就买!”方卫国大方得很。

    看着方卫国离去的身影,身材颀长,风度翩翩。这个男人虽然已是中年,儿女都成年,无论是相貌还是身材,都保养得很好,问题是,就算在商场浸淫多年,也没沾染上那些乱搞男女关系的毛病,自律得让人想挑出点毛病都不容易。

    方子期看看对面母亲的神色。心里的疑虑越来越大,就是这么一个男人,虽然外人看着夫妻恩爱,可是,她怎么总有种事情哪里不对劲的感觉?

    “子期,想什么呢?”安亦心看方子期在方卫国离开后,那若有所思的样子,忍不住问到。

    “妈,没想什么。”方子期掩饰着自己的情绪:“我们刚才说到哪儿了?”

    “子期,今天是自己要来的,我也没想到,他会跟在我后面也来了。”安亦心解释。她担心方子期误会她和方卫国是联合好了来劝她回去,那样就误会大了。

    方子期愣了愣,刚开始还不理解安亦心的话,稍后才回过神来:“妈,您放心,我没多想,您也别多想好吗?”

    安亦心眼圈又红了:“妈有时候觉得,你离妈好远,都不知道你在想什么。妈只希望,你要是遇到了什么问题和困难,第一个来找的人是我,而不是自己忍耐着,自己扛着,那样妈会伤心的。”

    方子期叹气,再度从位子上起身,走到对面安亦心身旁的位置坐下,把妈妈楼到怀里:“妈,我是您的女儿,我不和您亲和谁亲?只是有的事情,我觉得没必要让您知道,知道了也是徒增担心,所以就不和您说,不说不代表我和您之间有隔阂,妈,您说是不是这个理?”

    安亦心含泪点头。

    方子期看着母亲:“妈,您放心,我是您的女儿,无论如何,我都会站在您这边。”

    安亦心欣慰地点头:“妈知道。你说,那个在非洲长得和你很像的人,是不是你哥哥?如果能把你哥哥找回来,那妈妈真的别无他求了。”

    “妈,既然有了消息,我会想办法去查的,您别担心。”方子期安慰妈妈。

    安亦心吸了吸鼻子:“你哥走失的时候,也就是十岁的样子,他应该有些我们的记忆。只要见到了本人,能和他谈谈,那心里就会有数了。”

    “嗯,妈,您放心,我已经在着手查了。晔杰还小,您好好照顾他,有消息我会第一时间通知您的。”方子期安抚着安亦心。

    安亦心把脑袋枕在方子期的肩上:“子期啊,妈妈有你在身边真好!要是没你,我真的是”她说不下去了。

    她想说的是,如果没有子期在,她恐怕早就支持不下去了。不过她今天带来的负面情绪实在太多了,她不忍心再给女儿压力,所以生生地把这句话给忍住了。

    “妈,我知道,我知道。”方子期揽着母亲的头,语气轻柔。

    对面有一辆黑色的车子,一直停在那,车窗贴了黑颜色的膜,根本看不出车子里有什么人。

    方子期来之前,那辆车就一直停在那里,车型在当地很少见。方子期在咖啡馆里不经意间看出去,莫名地觉得这辆车有些不对劲。

    因为那个停车位置,根本就是禁停的,当地人都知道。而那辆车一停就停了那么久,那个位置就算是不知道禁停规矩,也不是个很好的停车位。

    方子期目光扫过咖啡馆这边黄线划出的停车位,还空了好几个。

    这样就显得那辆车更是不正常了。

    方卫国派来跟着安亦心的那个大块头,此刻正百无聊啦地靠在咖啡厅外的一棵树上。

    方子期拧紧了眉头,方卫国派人跟着安亦心,那是明着来的,那辆车看来和他无关。

    方子期暗暗期望自己想多了,不过还是想赶紧带着母亲离开这是非之地。

    “妈,我有只小白兔,现在我住校很不方便照顾,放在我朋友那里了,您一会帮我带回家养着可以吗?”方子期想起了白白。

    原来以为和家庭决裂,所以白白也没有寄养的地方,现在既然决裂不了,那也正好把白白给送回去,免得以后为了白白,和傅沛璟纠扯不清。方子期的思路清晰得很,现在趁着傅沛璟不在,可以着手把这些事情先处理好。

    安亦心自然是没有意见:“好啊,妈跟你去拿,晔杰一定很喜欢。”

    两人起身。安亦心把方卫国留下的卡,塞给了方子期。方子期不要都不行。

    安亦心语气坚决:“没事,他给了你只管花!这是应该的!”

    安亦心一直教育方子期无功不受禄,可现在却要让她大大方方地享受方卫国的庇佑,方子期不止是不习惯,还有些吃惊。

    方卫国早帮她们结了账。方子期挽着母亲的胳膊走出了咖啡馆,虽然表情如常地说着话,可是眼睛余光却是在注意着那辆可疑的车。她故意带着安亦心拐到了咖啡馆旁的一个小巷子里。然后又折返了回去,果然,那辆车不见了。

    方子期只觉得自己的心一沉,有些不踏实起来。

    * 首发更 新 .. 更q新更快广告少s,精彩!(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