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强婚蜜爱,老公么么哒 187我们队长说了(一更)

时间:2018-07-08作者:空心菜菜

    小黑黑笑得纯朴老实:“子期,这是队长吩咐给您买的,我们队长说了,经常吃,可以补补血。”

    方子期目光扫过小黑黑手上的东西,脸颊绯红。这个傅沛璟,人不知去向,可还是连她的生活都安排了!而且,她又不是他的谁,这种这种不好启齿的事情他都管,管得还真真宽。

    “不用了,我不想吃。”方子期直接拒绝掉。

    拿了傅沛璟的东西,那她是不是离傅沛璟又更近了一步?拒绝起他来,该多不方便啊!

    毕竟,拿人手短,吃人嘴短咩

    “子期姑娘,我们队长说了,为了您身体着想,最好是食疗和药理调养双管齐下。而且,我们队长说了,要是您不接着,就是我办事不力,要罚我在这里站军姿,站到您肯要东西为止!”小黑黑似乎早料到了她会拒绝,语气铿锵地说。说到“队长说了”这四个字的时候,还啪地一声立正,满脸崇拜的,就像队长这个偶像就站在他对面似的。

    方子期觉得太阳穴莫名地抽了一下,隐隐作痛起来。艾玛,这位傅先生,人已经在千里之外了,可那魔爪还伸得真长啊!不止伸得长,还威胁上她了!

    她看着小黑黑那黑得像包公一般的脸,那脸上此刻带着一种不达目的不罢休的倔劲儿。想象着这家伙在楼下站军姿的样子,她感觉自己的良心会疼的。

    她早领见识过这黑小伙对他们老大那死心眼的忠诚,看来,她不接下这东西,估计这事不会完。

    “好吧,那我收下。”方子期无奈叹气。

    小黑黑一听,脸上瞬间笑开了花,脸黑衬托得一口白牙尤其显眼,像会发白光似的。只见他瞬间就把长手一伸,东西已经递到方子期面前了。

    方子期接了过来:“不过,无功不受禄,所以,多少钱,我给你。”

    小黑黑那速度,闪电般倒退一步:“不用不用!我要是敢收您钱,我们队长不剁了我才怪!”说这话的时候,还伴随着一副我还要惜命过好日子的表情。

    方子期也不勉强,大不了她直接给他们队长微信转账好了!有的是办法把钱还给傅沛璟!为难可爱纯朴的小黑黑她算什么好女子!

    “你们队长去哪里了,什么时候回来?”方子期随口一问。她想着就算是要还钱,那也得找到债主不是?

    小黑黑眼睛一亮:“看吧,子期姑娘,我就知道您会关心我们队长的!刚才是一直忍着没问吧?我们队长说了,他去的地点保密,和外界通讯不方便,要是子期姑娘问起来,就让子期姑娘不要担心,他会如约回来的!”

    “哎哎哎,怎么说话呢,我什么时候忍着了?还有,你们队长这么一个进有谋略,退有计策的人才,能力杠杠的,我一点都不担心!再说了,我没约你们队长!他用不着什么‘如约’!”方子期一听,炸了。

    小黑黑挠挠头皮,不好意思地笑:“对不起啊,子期,我们队长还说了,女孩子害羞,要是您说‘不’,要我就当‘是’来执行就好。”

    方子期一口老血,差点当场四溅。nnd,这正话反听,那她可就亏大发了!唉,怕就怕小黑黑这种老实人一本正经说笑话了。

    她扭头朝宿舍楼走去,这话没法谈了。

    小黑黑浑然不知她的情绪变化,热情地在她身后叨叨:“子期姑娘,那药方我拿着了啊,等我把药抓好,会煎好送来给你的。”

    艾玛,帮忙抓药也就罢了,煎好送来这是几个意思?方子期想了想,转过身来,回到小黑黑身边:“拿来。”

    “拿什么?”小黑黑惊疑。

    “药方。”方子期觉得自己快要被这面相看起来挺老实,可实际上和他们队长一般难以对付的小黑黑给折腾不行了。

    小黑黑又倒退一步,捂住了口袋:“不行!我们队长说了,您要是拿了药方,八成不会去抓药,就算侥幸去抓药了,也不会煎来喝!所以要我牢牢地掌握着这件事情的进度!”

    尼玛,这傅沛璟,是她肚子里的蛔虫吗?居然把她的每一个打算都知道得那么精准!的确,她要是拿了药方,八成是会如他所述一般,那么干的!她最讨厌喝中药了!老实说今天的看病,她本来都懒得去!要不是被那田曦之给激着了

    罢罢罢!不提那些,先解决眼前的事情要紧

    “你拿不拿!”方子期朝小黑黑发射眼毒,满眼的威胁。还腾出一只手来,伸得长长的,一副不要到东西不罢休的模样。

    小黑黑紧紧捂住口袋,赶紧又倒退了一步,连连摇头。

    方子期眼睛提溜一转,干笑了两声:“我要是你,就把药方交出来。你想想,我好歹是你嫂子的候选人,要是我不幸中标,那当然是要有恩报恩,有仇报仇,是吧?你觉得到时候是你们老大说了算,还是我说了算?嘿嘿嘿!”末了,方子期的笑声意味深长,威胁满满。

    小黑黑表情挣扎,似乎在努力考虑方子期的话。

    方子期趁热打铁:“你看吧,现在你们队长山高皇帝远,鞭长莫及,怎么知道你做了什么?你不说我不说,谁会知道?你听了我的,我保证把药吃了,这结果不都一样吗,岂不是皆大欢喜,对吧?放心,从今以后,姐罩着你,别怕!”

    小黑黑摇头:“我们队长说了,你的话不可全信,要用脑子分析,比如说,队长说你很怕吃药,会想办法——”

    摔!好你个傅沛璟,我和你没完!方子期暗中咬牙。

    面上却是笑容灿烂:“怎么会呢!你们队长一定是对我有误会!身体不舒服看医生,看了医生就打针吃药,这个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小孩子都知道!我不会那么不懂事的,我又不是小孩子!不过,你说,你老是‘我们队长说了’,我倒是觉得,人家有‘妈宝男’,你难不成是‘队宝男’?那岂不是比我还不成熟?”方子期说完,狡黠地看着小黑黑的表情。

    好说歹说都不听,也就只有用激将法了。

    “我们队长说了,您都还没有十八岁,就是个小孩子,我参军的时候就十八岁了,所以小孩子要听大人的话!”

    尼玛,她伶牙俐齿的方子期,算是遇到一个“我们队长说了”的强劲对手了!这话真的真的谈不下去了。

    再摔!没十八岁是没选举权,但是,还没人权了不成!

    方子期用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扑了过去,这小黑黑老是捂着那个口袋,药方在那里是明摆着的事情了。

    既然不能文明解决这个问题,那只有用抢了。

    哪知道,小黑黑看起来老实归老实,能进特种部队的,身手肯定很不一般,一个扭身,就躲过了方子期的魔爪,何况,方子期的一只手还拎着东西,实在是有些不灵活。小黑黑也不恋战,撒腿就跑,拉开车门,回到驾驶位,立马锁门发动汽车,那动作行云流水,一点都不拖沓,还从车窗里往外丢下几句话:“子期,我们嫂子的候选人只有一个,要是您真和我们队长成了,那是幸运!”说罢分分钟就开着车跑了。

    逃命似的。

    方子期看着车屁股扬起的缕缕青烟,想起自己刚才说的“不幸中了标”,无奈之至。

    这小黑黑,还真护主啊!

    再看看手里的纸盒子放好的草鸡蛋和红糖,更是想捂脸。

    艾玛,她也就是肚子疼,不是坐月子好不好?!这位傅先生,真的是让人一言难尽啊!

    还有,这位傅沛璟是怎么知道她不爱吃药的!难不成他专门去调查她了?只是,就算是去调查,恐怕这么细小的细节查了也未必有答案啊!方子期满心的疑虑。她边往楼下的花坛走,边把和傅沛璟认识后,傅沛璟有可能了解到她生活习性的事情,细细地撸了一遍。

    方子期的记忆力过人,曾经发生的事情,除非她没关注过,只要她稍微有留意,几乎都能想起来。

    方子期想来想去,思绪停留在了她在雪山上遇险的那一幕。

    现在,她就是对当时的境况不太了解了,如果傅沛璟要是当时做了什么的话,她失去了意识,还是有可能的。但是,究竟发生了什么,让傅沛璟绝口不提?

    方子期在楼下的花坛边,找了个地方坐下,思绪完全飘回了不久以前。

    这事还真不能细想,越想方子期越觉得自己的脸发烧。

    那些模模糊糊的记忆,在张医生的那句提醒下,现在就如同拎起了主干,全部都串了起来,而且还完全符合逻辑推理。

    她被傅沛璟救起,第一次醒过来的时候,她是问了傅沛璟,迷迷糊糊中她抱着什么东西。当时傅沛璟的神情有些奇怪,后来居然拿白白来敷衍她,说她抱着的是白白!

    现在回想起来,她都冻僵了,一个小白兔怎么可能温暖到她!只能说,当时不是她抱着,而是她被抱着!而抱她的人应该就是傅沛璟!

    张医生说得很清楚了,要靠体温来温暖,她醒来的时候什么都没穿,要让两人体温达成最好传导的话,那可以推断,傅沛璟估计也脱得差不多了!

    想想两个人曾经用这么让人不可描述的方式躺在一个睡袋里,方子期捂住脸。

    要是按照古代的礼节来说,被男子看到脚都得嫁给那男的,那她和傅沛璟这种情况,怕是要许配上三生三世了!还不够!

    而且,对了!还有个细节!当时她醒过来,还自作聪明地说是怀中的白白舔了她的嘴,现在看来,纯属子虚乌有!她还以为是白白夺走了她的初吻呢,其实,根本就不是!

    那个人就是傅沛璟!

    尼玛,真看不出,道貌盎然的傅队长,居然会趁人之危!方子期咬牙。

    可是仔细一想,不对不对!傅沛璟怎么看也不像是个缺吻的人。要是换成田曦之,那恐怕还可能,毕竟那家伙随时一副发情的样子。可傅沛璟不同啊,她觉得这个男人特别能对自己狠,能对自己狠的人,一般自制力也相当不错。自制力不错的人,会做出那样的事情吗?

    那么,那傅沛璟为什么要和她做这么亲密的动作呢?

    难道那时候他就喜欢她,所以偷亲她了?

    虽然有可能,可是方子期还是觉得不太可信。

    她仔细在脑海中搜索着,还有什么她已经知道的关于傅沛璟和她之间的一些特殊细节,她没有和这个事件联系起来的。

    对了,还有一点,傅沛璟是为什么那么笃定,她害怕吃药的?

    方子期只觉得脑海中似乎有个什么东西,快要呼之欲出了,可是她偏偏抓不住,还差些火候

    电话铃就在这时候响了起来。过于专注的方子期被吓了一跳,完完全全地被打乱了思绪。

    是安亦心的电话,方子期精神一振,她自从离家以来,母亲电话都没给她打一个,这种反常的行为,让她一直为母亲的安危揪心着。此刻,安亦心终于打来了电话,她赶紧放下其他一切,接了起来。

    “子期啊,你这阵子还好吗?妈妈现在就在你们学校对面的咖啡馆,你能不能过来一下?”安亦心的声音如常,甚至还有些沙哑。

    方子期从花坛边猛地站了起来:“妈,你等着我,我马上过来!”

    她拎着东西跑了两步,觉得不方便,索性一溜小跑上了楼。火速摆放好手中的红糖和鸡蛋,一溜烟地就往外跑。

    袁大头听到对门的动静,赶紧出来,就只看到了她的一个衣角,赶紧叫她:“子期,你去哪儿?”

    “我回来后再和你细讲!”方子期的声音渐渐远去。

    袁大头皱了皱眉,自打在图书馆两人分开后,方子期就神神秘秘的一直找不到。这家伙,难道是有什么秘密瞒着她?

    想来也不太可能,两个人知根知底的,方子期瞒谁都不可能瞒她袁大头,要是方子期想说肯定会讲的。袁大头放宽心,回了宿舍关上了门。

    方子期几乎是一路小跑,还隔着马路,就看到学校对面的“心语”咖啡店那大大的落地窗旁,安亦心那熟悉的身影。安亦心似乎心事重重地在想着什么。目光虽然看着窗外,不过看神色,显然没注意到方子期。

    方子期小心地避让着车辆,终于过了马路,快步进了咖啡店。

    咖啡店里待着两三对小情侣,正在或腻腻歪歪或轻声说笑,整个咖啡店气氛很宁静。

    方子期走了过去,拉开安亦心对面的椅子,坐了下来。

    安亦心这才惊觉自己对面坐了人,凝神看着女儿:“你来了。”

    才一阵子没见,安亦心明显地清瘦了不少,脸色也不太好,蜡黄蜡黄的,明显地带了些病恹恹的气质。

    “妈,您生病了吗?哪里不舒服?”方子期开口就问,安亦心这样子,她看着真是担心死了。

    “没病,你走后,我晕倒了。之后那个人就不准我出门,也不准我打电话,我绝食了一段时间。”安亦心淡淡地说。

    方子期一惊,刚想说点什么,服务员过来了。她只好打住快到嘴边的话,抬头看那身着咖啡色围裙的服务生:“一杯拿铁。”

    服务生点头退下。

    方子期这才得空仔细看着安亦心,看着母亲憔悴的样子,她的眼睛有些热:“妈,您这是何苦!您又不是不知道,就算我走了,他们也不会怎么样你,所以我才敢离开的,您绝食做什么!”

    安亦心笑得凄凉:“妈这也是没脸,自己的女儿也护不好”说着说着就开始抹泪。

    方子期才来得及递给妈妈一张纸巾,送咖啡的小哥来了,安亦心点的是一杯黑咖啡。方子期看着,更是心酸。要知道,平日里母亲是最怕苦的了,现在点这个,恐怕是和她的心比较应景吧。

    趁着小哥摆放咖啡。安亦心忽然站了起来,朝咖啡馆的一个角落走去。

    方子期惊愕地也跟着起身,安亦心回头:“你别动,我去去就来!”

    那角落离她们的桌子不远。方子期清楚地听到了母亲的话:“出去!让我们母女说说话!不要跟着我了!否则,信不信我报警!?”

    她的声音不大,不过却带着被压抑了的愤怒。

    传来椅子移动的声音。那是个五大三粗的男人,什么都没说,还真起身走了。

    方子期惊愕地看着平日里温温柔柔的母亲,居然有这么强硬的一面,一时愣怔,站着就不动了。

    安亦心回来后,看女儿还保持着自己刚才走的时候那个姿势,叹了口气,拉着方子期坐下。

    “真是过分,去哪儿都有人跟着!”安亦心咬牙。她环顾四周,感觉不到什么后,这才拉着方子期的手:“子期,你这次务必要帮妈妈一个忙!”

    方子期也有些迫不及待:“妈,我也有事要告诉您!我上次发现了一件事情,正想告诉您!是个好消息!”

    * 首发更 新 .. 更q新更快广告少s,精彩!(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