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强婚蜜爱,老公么么哒 181不知所措

时间:2018-07-08作者:空心菜菜

    方子期全身都警铃大作,有种大事不好了的感觉!她做事情向来有章法,这种自己都开始乱阵脚的情况,极少出现。

    她发现任凭自己努力反抗,可却是一点用都没有!那感觉就像在睡梦中四处找厕所,找到了可却是怎么也尿不出来,完全就使不上力!

    有了这种感觉的她更是大惊失色,更加怀疑有人在水机里做了什么手脚,难道说水里有什么端倪?

    艾玛,这一天她过得,简直比里写的还精彩!难道说言情里的情节,她都要走一遭不成!?

    方子期能清楚地听到自己急促的呼吸声。她只觉得全身绵软,想哭却哭不出来,连张嘴喊都喊不出声,就像是被毒哑了一般。只恨指甲剪得太短,否则还可以挠上一挠!

    方子期嘶哑的喉咙里发出了嘶嘶的破碎声音,手指紧紧地抓紧了床沿,往床边扭动着身体,试图翻滚下床,躲避开。

    那人根本不给她任何机会,抓过她的手,固定在头顶。

    她拼命挣扎!预期中的疼痛感并没有来临。她愣了愣。可此刻似乎都不容她细想了。

    就算天色昏暗,她都感觉到了对方猎豹一般的身材,精炼强壮。

    “小东西,我厉不厉害?”窗外有灯光晃过,清晰地照亮了来人的脸。他似笑非笑地看着她,两个浅浅的酒窝立显,额头上满是汗珠。

    “啊!”方子期受到的惊吓无以伦比,全身的汗毛直竖,尖叫了一声,彻底地惊醒了过来。

    她还躺在床上,正是她宿舍的床上,窗外,天色正好,外面的阳光似乎有颜色,放眼看去,金黄色的一片。而她身旁空无一人。

    瞬间的时空交错,那种感觉就像是从另外一个世界,刚刚归来。

    额头太阳穴突突突地跳着,很久都不能平息。全身大汗淋漓,就像是刚去跑了几公里长跑一般

    这是一个梦,一个所有的细节和触感真实得让人恐怖的梦。方子期清醒过来后明白,不是她喝的水有什么问题,而是她在睡梦中完全对自己失去了控制

    方子期呆呆地看着天花板,稍后她捂住了脸。脸烧得难受。她这是得有多饥渴啊!居然做了个难以启齿的梦!

    一定是傅沛璟刚才的种种作为让她起了这方面的感觉!她想起他在耳边的喘息声

    她猛地闭上了眼睛,呼吸似乎都困难了。天哪,不能想!连想都不能想!

    尼玛,这个男人!人都不在这里,可居然对她的影响还那么深远!方子期咬牙!

    而且,光想想梦中出现的人,就觉得这梦太特么邪门了!艾玛,她一直以为自己是个纯情的人呢,怎么在梦境里有那么复杂的人设?神出鬼没得她都不敢相信那个就是自己了。

    她看着镜子中的自己,脸颊绯红,满眼的春色。梦境中那些场景,真实得如同现实一般,让她颤栗。

    她的心境和呼吸都还没平稳下来,敲门声就在这个时候响了起来。

    方子期汗毛直立,这敲门声在梦中也出现过。想起方才梦中紧接着发生的一幕,方子期被惊得一颤,脸马上腾起了红云。

    “稍等一下!”方子期掩饰着自己的慌张,扬声朝着门外喊。

    门外没有了声息。不知道来人是谁。

    方子期本来就是和衣而睡,所以倒也不麻烦,她稍做整理,为了平静心绪,还忙里偷闲喝了口水,这才打开了门。

    门外站着精瘦的宿管员。平日里都板着个脸,偏偏还姓姜,大家都叫她姜师(僵尸)。见门打开,姜师面露喜色。

    没有在门外看到方晔霖,方子期也舒了口气,梦终究是梦,和现实应该有很大的差距。

    她的心都还没有完全放回心窝,姜师对着身后一侧点头哈腰:“首长,她在呢,那我就先下去了。”姜师机灵着呢,这么年轻就有这么高的军衔的人,她可不想也不敢得罪。

    姜师移开身子,身后一侧站的的正是方晔霖。

    和梦境惊人的相似的场景,让方子期又惊又急,她下意识地倒退了一步,再度红了脸。

    这是女生宿舍,方晔霖居然能上来,看来是得益于这位宿管员姜师开的后门。可是方先生看都不看那位宿管员一眼,只是板着脸点了点头。

    宿管员讪讪地走了,边走还边悄悄回头看,暗暗思忖着这对男女到底是什么关系。

    “哥。”方子期小声叫了一声,她是打算和方家决裂,可是并不意味着她要全部都割舍,比如说,这个“哥”她还是可以叫上一声的。

    她此刻像个丫鬟似的,往门的一旁闪了闪,迎接方晔霖的到来。方晔霖没理她,目光定定地看着她。并不挪动脚步。

    方子期没敢和他的目光对视,梦境和现实惊人地重合,她只要看到方晔霖,都羞愧不安,就像真的非礼了他似的。她甚至连惶惑的情绪都有了,低调得不能低调,完全是夹着尾巴的造型,只敢在心中暗想:唉,难不成半边门还不够他过?真是螃蟹不成?

    她不敢和方晔霖目光对视,见他一动不动,她只好往房间里退了退,把整个门都让了出来:“请进。”

    方晔霖进了房间,顺手就想关上门。

    方子期像是被蝎子给蛰了,惊跳起来,麻利地把房门打开,大敞着。

    突然觉得自己做法有点太突兀了,又讪讪地赶紧解释:“房间空气不好,我透透气。”

    方晔霖皱了皱眉,房间里是有一股奇怪的香味,让他莫名地有些心烦意乱。也许这就是女孩子的闺房都,有的吧,他也没往心里去。

    他看着方子期,忽然发现才一天多的时间不见,她和以前大不一样了,过去那青涩的模样似乎消退不见了,眉眼间渲染了些说不出的媚色,连眼神似乎都变了,变得

    变得像是带了钩子,那眼神看得让人有些心浮气躁。

    “你怎么了?发烧了吗?怎么脸那么红?”他看着方子期,强做镇定地压制住内心的悸动,有些奇怪地问道,

    方子期的脸更红了:“哦,可能是我刚睡醒。”

    尼玛,她能说她一个大姑娘家刚做了个春梦,然后,面前这个人还在那无法言喻的梦中出现过么?能说么?

    当然不能!除非她不想在地球混了。

    “对了,昨天你到哪里去了?”方晔霖紧接着问。

    方子期正在洗杯子的手一滞,杯子往外撒了些水滴出来。

    他一大早就到方子期的宿舍里来,想看看她。可是宿管员告诉他,方子期昨夜就一夜未归。他留了电话,刚才方子期回来后,那位宿管员赶紧给他打电话,说方子期拉着行李箱回来了。所以他才会及时地出现在这里。方晔霖对方子期的动向完全了然,如果方子期想撒谎——

    方子期并不知道这些。方晔霖很是紧张她的答案,如果方子期对他撒谎,那背后的含义简直是不言而喻。

    听到方晔霖的问题,方子期一愣后,脸色有些难看:“我到朋友家去了。”

    “什么朋友?”方晔霖漫不经心地问道,可目光却像是黏在了方子期脸上,一直在注意着她的表情。

    傅家大公子在奶奶的寿宴上带了个姑娘回家,据说还得到了傅家上下一致的认可。可是,因为傅家下了封口令,不能随便拍照传话,所以并没有这位姑娘的照片和详细消息传出。

    不过都是圈内的人,方晔霖还是听到了傅沛璟带女人回去的消息。他莫名地有种担心,还有种执着的第六感,这个女人,难不成就是——

    他现在需要来验证一下。

    “哥,你喝红茶绿茶?”方子期若无其事地问道,对方晔霖刚才的问话就像没听到一般。

    “我喝什么都可以。”方晔霖心里的疑虑更大了:“我刚才问你,去的哪个朋友家?”

    “哥,我的朋友就那几个,你说我去的哪个家?”方子期没有正面回答。

    方晔霖有些恼怒。可自打经过了种种后,他现在再三告诫自己,不能再对方子期轻易动怒发脾气。

    “难道连个朋友的名字你都不想说?”方晔霖眯了眯眼睛。

    方子期扭头看着他:“哥,你来这,就是打算问我去哪儿了吗?其实我去哪儿,应该和你也没关系,毕竟,我刚刚从方家出来,对了,我在想,等我十八岁,我就去派出所——”

    “够了!子期,你要是不想说,我就不问,不要用改名的事情来威胁我!”方晔霖强自按压着那突如其来的恼火,心里在不停地告诫自己着自己,冷静,千万要冷静

    世间没有纸包得住的火,事情终究会有水落石出的一天,问题的关键也就是时间而已。不管怎么说,只要有耐心,他迟早会知道他问题的答案。

    他终于成功地压制住了自己要发火的欲望。

    “对了,我离开后,我妈就一直没有消息,你们不会对我妈做了什么吧?”方子期转眼看向方晔霖。

    她此刻已经从刚开始看到方晔霖时候的窘迫中,完全调适过来了,还反转了形势,完全掌握了对话的主动。

    方晔霖脸上的神色一滞。顿了片刻才回答:“小妈在家里是女主人,你说我们能拿她怎么样?”

    “女儿离家出走,她不现身,连个电话都没有,你说着正常吗?我没觉得我们母女的感情疏远到了如此境地。”方子期不依不饶。

    方晔霖语塞:“这个你应该去问爸爸,我没法回答。”

    这就是间接地承认,安亦心的行踪完全受到了方卫国的控制了。

    完全印证了方子期的猜测,看来,因为她的出走,母亲承受了相当的压力。

    “你回去告诉爸爸,有什么冲着我来,别为难我妈。”方子期有些气恼,心里对母亲的担心越来越大。

    方晔霖无语看天,就算他怀着一百二十分的小心来和方子期相处,可两人的相处的场景,还是会在不知不觉中变成了对立的场面。

    他几乎是无奈地叹息:“子期,你说,小妈还有晔杰,你不了解爸爸吗,他能怎么样?说不定哄都哄不过来,事实上,如果你没有小妈的消息,那只能说明,是小妈在闹情绪”

    看到方子期瞪着他,他赶紧摊了摊手:“这个明眼人都看得出来,你不会想不到吧?”

    方子期一直在担心,自己负气离家出走,特别是母亲毫无消息,更是让她心里不安。现在被方晔霖这么一说,倒是一语惊醒梦中人。她点了点头。这话是有点道理。她一直悬着的心算是降低了不少高度。

    趁着方子期在倒水,方晔霖发了条微信。看到方子期端着冲泡好的红茶走过来,方晔霖麻利地关了手机屏幕。

    方子期并没太注意方晔霖这个小动作,她把茶杯放到了哥哥面前,有些抱歉:“条件简陋,哥,你凑合着喝吧。”她知道,对高冷范儿,还讲格调的方晔霖来说,没有全套茶具,怎么叫喝茶!

    此刻,她就用了个茶杯泡了茶,想来是要被方晔霖嫌弃的。

    让方子期意外的是,方晔霖居然很坦然地接了过去:“谢谢!”,还很给面子地喝了一口。

    方子期一时不防,倒是被惊了一下,只有掩饰地咳了一声。她本来以为,这杯茶是形同虚设的道具呢。

    方晔霖环顾着四周。剑华的学生宿舍,虽然不宽敞,不过胜在是单人宿舍。麻雀虽小,也是五脏俱全。

    方子期想来也真是把这里当做家了,收拾得很是温馨。看到这些方晔霖却心里有些伤感。看来,子期在方家没有什么归属感,也只有在这里寻找家的感觉了。

    看起来独立坚强的方子期,其实那颗孤独的心却是保护得很好,一般人恐怕都看不出来的。

    可方晔霖却感受到了,莫名地觉得心痛。

    “子期,不要任性。这么多年的亲情,不是这么轻易地能割舍的。家还是要回的。”他忍不住说教。

    方子期微微一笑,谁说有时间沉淀就有亲情的?唉,她的这个哥哥,怎么还是那么天真。

    “好,哥,我知道了,我会好好想的想。”心里已经有打算,可方子期并不想让方晔霖太难堪。

    就在这时,敲门声再度响了起来。

    刚才是让房门大开着的,听到这敲门声音,在房间里的两人齐刷刷地扭头看向门的方向。

    方晔华站在门边,一只手抱着一个大盒子,一只手正在做敲门状。她满脸笑容:“不好意思,没打扰到你们吧?我能进来吗?”

    方子期嘴唇微张,猛地扭头看了方晔霖一眼。

    就算方晔霖什么都没说,不过他脸上的表情让她瞬间就明白了,方晔华来得这么及时,恐怕不是巧合那么简单。

    这兄妹搭档真的是配合好默契,一个打头阵,一个随后就来。

    方子期的脑海中,就像是个电脑,快速地筛选着信息,脑海中的画面停留在了她泡完茶回来,方晔霖快速关闭了手机画面那一幕。

    方子期素来对图画型的记忆非常擅长,她记得,方晔霖关闭手机画面前,是微信的对话界面,对方头像是个女性。再加上方晔霖当时略微慌乱又不自然的神色,几乎可以推断,方晔霖很可能在来之前给方晔华打过电话,到了她这里踩好点后,又给方晔华发了微信。

    所以方晔华才出现在了这里。

    诸多信息汇总后,方子期表情已经从见到了方晔华后的脸色一沉,快速转换得面无表情。

    作为主人,她对方晔华不表示欢迎,也不表示不欢迎,保持着沉默。

    倒是方晔霖先出声:“进来吧。”

    方晔华得到哥哥授意,倒是一点都不客气,抬脚进了宿舍,眼睛四处打量着:“这房间可真不错,精致实用,相当漂亮啊!子期,你可真有好福气,住这么好的地方住呢!

    怎么说话呢!是说她离开了方家也过得好?还是说过得不好?

    方子期挑了挑唇角,没有回答。

    方晔霖瞪了妹妹一眼。真要是来道歉,一上来就这么大咧咧的,一点都没有反省的诚意!

    方晔华看了哥哥一眼,收敛了几分,赶紧把手中的盒子放在了进门后的柜子上。上前几步朝着方子期深深地鞠躬,每个鞠躬都是近乎九十度角。看起来非常有诚意。

    尼玛,在中国有见过同大活人鞠躬九十度的习俗么!九十度不都是给死者行礼的么?这个方晔华,事情到了如此地步,还完全不注意细节,这是故意还是无知?简直让人一言难尽啊!

    方子期朝另外一边挪了挪,避开了。

    而方晔华口中却念念有词:“子期!对不起了!都是姐姐的错!请你原谅我!”说罢又是九十度角的鞠躬。

    * 首发更 新 .. 更q新更快广告少s,精彩!(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