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强婚蜜爱,老公么么哒 115要命(三更)

时间:2018-07-08作者:空心菜菜

    那雪居然是软的!对了,这不是重点!重点是这雪下面居然有个洞!方子期就这么仰天朝那个洞下,垂直掉落了进去。

    傅沛璟眼睁睁地看着一个人就在自己面前消失了,要不是那里还扔着两个包,他真怀疑刚才直接就没人来过。

    他第一时间就跳了起来,拎着背包飞速地往山下飞奔。

    他是穿了有钉的雪地靴的,所以一路很顺利地来到了那个坑面前。

    还好坑不怎么深,也就四五米高的样子,里面估计温度要稍高些,都是水,并没有结冰,但也是接近零度的冰水了。

    方子期刚掉下去,还能仰头看着傅沛璟。

    "方子期,赶紧游起来,否则你会很快就被冻僵的!"傅沛璟急急地吩咐。他手上一刻都不闲,飞速地拿出背包里的绳子打了绳结:"看到这绳结了吗,一会儿我扔下去,你套在腋下,抓紧绳子我拉你上来!"

    方子期赶紧依言划动手臂,衣服很快就被浸湿了,那些水虽然没结冰,可也是寒彻骨的雪水,她身上越来越沉重,也越来越冷。

    傅沛璟全身的肾上腺素似乎都被激发了出来,因为他太清楚了,在这种情况下,必须争分夺秒,从人体所能承受的角度来说,这样的温度,她最多只能支撑十分钟,从落水的那一刻起,那些冰水会弄湿她的衣服,而那些湿衣服会让她身上的体温以十几倍甚至更多的倍数流失,体温过低是会要了她的命的。

    一个绳结扔了下来。

    “方子期,快!套上绳子,好了拉几下绳子!”傅沛璟的话说得又急又快,他自己都没意识到,他语速的不正常。

    方子期哆嗦着赶紧把绳结套在了自己胳膊下,她的手已经有些发木,动作缓慢,感觉身体很快就要不听使唤了。

    傅沛璟看到了不远处的一块巨石,迅速把绳子的一头,稳稳地套到了巨石的一个边角上。

    “抓紧!我拉你上来!”傅沛璟重新回到洞口朝她喊话。

    方子期已经发不出声音了,她拉了拉绳子,表示听到。

    能感觉到来自绳子的力量,然后她破水而出,一路向上。

    向上的过程很缓慢。她本身并不重,可浸透了雪水的衣服增加了她的重量,还有,傅沛璟就算有大力,在那滑得几乎不能吃力的雪地上,把她拉上来,异常的艰难。还好有另一端已经固定,免去了两人都被光滑的冰面给带下洞去的风险。

    傅沛璟靠着坚强的意志力,把绳子一圈一圈地往身上绕,而他用力拖着绳子往背离洞口的方向走。

    方子期就像是被放到冰箱冷冻层的鱼,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了身上的肌肤一寸寸地被冻上的感觉。她的潜意识里只有一个念头:我要抓紧这绳子,否则,我还会再掉下去。

    可是,她的手好像都不是她的了。根本不受她的控制。

    她失去了意识。

    其实只是几分钟的时间,可对傅沛璟来说,就像是一个世纪一般漫长,他终于把方子期从洞里拖了出来。

    看到她口唇发紫,人事不知的模样,他一刻都不敢停留,甚至连系在两人身上的绳子都来不及拆开,只是把绳子从石头上解下,把绳子一理,直接把方子期扛上肩头,手顺手一抄,抓了个背包就往山上跑。

    不远处有一个背风的凹地,还有个不大不小的内陷山洞,过去来此地训练的战士依着山洞搭了个棚子,隐蔽性很好,也能遮风挡雨,他现在就直奔那棚子而去,当务之急得让她先暖和起来才行。

    呼叫直升机救援,直升机到这个地方至少也需要半个小时,真等到那个时候,她早就没命了。

    棚子里铺了不少干草,看起来还是挺清爽的。傅沛璟放下方子期,第一时间拉开背包,掏出了睡袋。铺在了那堆干草上。

    转身,看到方子期还保持着抓紧绳子的姿势。傅沛璟二话不说,直接拔出匕首,把那绳子割断了。

    这方子期,就算没知觉也潜意识地紧紧抓住了绳子,要真想把她的手从绳子上拿下来,会花费太多的时间,她所剩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傅沛璟拉扯几下,就取下了套在她身上的绳子。

    虽然时间紧迫,可他显然是很有章法,解下绳子,就转攻她脚上的鞋子,三下五除二就解除了她的鞋袜,她的脚趾已经被水泡得发白,全身湿漉漉的,裤子紧紧地贴在腿上,脱下来异常的艰难。

    傅沛璟简直是拿出了拔萝卜的姿势,从裤腿部分,生生地一截一截地往下拉,才把那裤子给拔了下来。

    她修长的双腿,白得刺眼。

    在这种时候,傅沛璟根本无暇顾忌其他,他扭过头去不看,除尽了她所有的湿裤,赶紧抓起背包的毛巾,帮她擦干。这个过程他都转开了头,可手上那滑腻的触感却是避开不了。他定定心神,一气呵成,把她放进了睡袋里,裹紧,然后开始脱她的衣服。

    他依法炮制,终于把她上身的衣服全部除下,把她整个人裹进了睡袋中。

    棚子外积雪皑皑,可他的额头上却是出了一层薄汗。

    “方子期!方子期!”他拍打着她的脸颊。

    她完全没有反应。

    傅沛璟一跃而起,重新回到了雪地上,把方子期的背包和行李包扛进了棚子里。

    取出了她行李里的睡袋,给她紧紧盖在身上。保温杯里的热水凑到了她的嘴上,可惜她根本就不能自主喝水。似乎他能做的一切都做了,她的双手像是被冻住了的冰雕,还保持着紧紧抓住绳子的姿势。

    傅沛璟目光扫过她的背包,那里有两只毛茸茸的兔子耳朵。傅沛璟忍不住失笑,真是小女孩,连出来受训都要带个绒毛玩具么?

    不过,让她抱着这玩具,她会不会感觉暖和点?

    傅沛璟近乎粗鲁地拎着那两只露出来的耳朵,把他想象中的绒毛玩具给提了起来。

    没想到却是对上了两个眼睛,不管是兔子还是人,两个不同的物种都是一愣。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