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强婚蜜爱,老公么么哒 21看尽人间繁华

时间:2018-07-08作者:空心菜菜

    傅清玄那不服输的摸样,让在场的人都有种错觉,他在接下来的时间里,一定会缠住方子期,不达目的不罢休。

    可围观群众显然没想到傅清玄和傅沛璟的那层关系。事实上,傅清玄在目光接触到了自家老哥的那一瞬间,立马老实了,不敢再造次,而是乖乖地打了稀饭。也没敢再继续和方子期纠缠,自己重新找了张餐桌坐下,不过,那位置正好是个能把方子期的一举一动都掌握的方位。他看方子期的同时,还不忘偷偷地朝自己哥哥那个方向看上一眼。

    想来也是,万一他那老哥发起飙来,真真是有些恐怖啊,还是随时掌握动向比较好。

    柳潭领来了早餐,在餐桌旁坐下,苦着脸看着面前的鸡蛋牛奶稀饭馒头。不就是一顿早餐嘛,吃不吃其实都无所谓的。早知道要摊上个这么大的事儿,不如索性就不来了

    傅沛璟坐在他对面,面无表情地咬了口馒头,又喝了口牛奶。对不远处傅清玄投向自己的目光熟视无睹。对老潭的唉声叹气更是充耳不闻。

    倒是柳潭接到傅清玄信号,朝傅清玄看去,两个人的目光在空中纠织,无声地完成了信息交换:

    傅清玄:“大哥,你倒是帮我说句话啊!”

    柳潭:“我自身都难保了,你哥打算怎么弄死我都不知道,我哪能帮得了你啊!”

    傅清玄目光哀求。

    柳潭坚持片刻,hold不住,妥协。他收回视线,吞了吞口水,觉得对傅沛璟这种铁腕男人,自己最好还是早点示弱,难说还能博取点同情。不管怎么说,先保全了自己才能保全他人嘛。

    于是弱弱地开了口:“沛璟啊,我真的是无辜的,我也不知道事情怎么会成今天这个样子。”

    傅队长一言不发。柳潭偷偷地看了看他那张寒冰脸,似乎融化了些,于是鼓着勇气继续:“你说吧,清玄来求我,我想都是血气方刚的孩子,又都成年了,这时候还不让他们多接触点,过了这个村就没这个店了。你说要是恋爱启蒙的时候没开好头,压抑过头了,到时候真到了适婚年龄,剩成个光棍那也不好,是吧?”

    傅沛璟两道目光利如刀一般射向柳潭。

    柳潭吓得虎躯,哦漏,是娇躯一颤,连连摆手:“当然,我不是说您,您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看尽人间繁华,自然懒得落入凡尘”

    傅队长的刀目有要喷火的迹象。

    柳校长象征性地搧了自己一嘴巴:“啊呸!瞧我这嘴!都不会说话了!”

    瞧着小心翼翼的柳潭,傅沛璟脸上的神色稍有缓和:“过去的事情就别提了,让傅清玄赶紧回学校去吧。荒废了学业在这耗着,成什么样子!”

    这种小青年的情情爱爱,干预也不好,不干预在眼皮子底下随时来个卿卿我我的一出,实在是闹心,还不如眼不见为干净。傅队长打算赶人了。

    柳潭面露犹豫。

    “怎么?还打算和我杠上了?”傅队长的话越来越冷。

    柳潭赶紧摆手:“哪里哪里!和谁怼我也不敢和您怼啊!只是清玄来的时候,我给他安了个辅导员的名目,让他以一个老生辅导员的身份过来的,现在就这么莫名其妙地让他走了,我也没法对学校去自圆其说啊”

    傅沛璟嗤了声:“都说在军医大你柳校长向来是可以横着走,说一不二的,你这么一说,我还真以为原来传的是谣言了呢。”

    “真的,军训这事本来就不能马虎,辅导员的挑选很慎重的,我是用了职权把清玄那小子给冠上了名,当然,清玄也争气,学生会的工作做得那么好!哦,这个先不提,你说要是我分分钟把辅导员换掉,这显然是需要老校长签字同意的,一惊动了老校长,那我真没活路了”柳潭面露生不如死悲情状。

    军医大的老校长,是傅沛璟的老上级,行事风格是雷厉风行绝不手软的。只是这几年,年事已高,校长的名也就是虚挂而已,学校的实际操作,其实都是柳潭在运做。要是真惊动老校长出来收拾柳潭一把,傅沛璟用脚趾头想都知道,柳潭那是妥妥地脱层皮没商量的事!

    傅沛璟和柳潭都无比清楚这一点。

    柳潭面露哀求,朝着傅沛璟打躬作揖:“大哥,您这次就放过小的一把,您让我干什么都成,以后我再也不敢去帮清玄任何事情了,您说什么就是什么,您看这好不好?而且我保证清玄回学校会帮他安排补课,一点功课都不拉下,您看行不行?”

    “还不赶紧把早点吃了!看你现在这样子!还为人师表呢!就算当学生都不够格!”傅沛璟压低了声音,用两个人刚好能听到的音量,斥责到。

    柳潭赶紧坐正,正人君子一般吃起早点来,还煞有介事地左右看看,威严地向朝自己打招呼的学生点头,那摸样瞬间又恢复成了那为人师表的柳校长。

    傅沛璟无语地看着柳潭的变脸术。他的目光飘向独坐一桌的方子期,他这个位子,刚好看到她的一个侧脸。

    也不知道这些孩子们是怎么了,对方子期是敬而远之,都不敢亲近。现在她独自一人。

    不过想来也是,方子期本身就有女魔头的称号,而且刚才还成功地引起了大家的注意,此刻摆明了是个靶子,估计不是交情深点的,这个时候都不敢往上凑。

    他的目光才过移去呢,那姑娘就像是感应到了似的,麻溜地抬起一只手,杵住了半边脸。完全挡住了他的视线。

    傅沛璟瞬间失笑!这个小丫头片子!难不成她还真觉得这掩耳盗铃的别人就看不见她了?这智商啊,还能不能再多点余额?

    他嘴角上弯,慢悠悠地喝了口稀饭。脑海里灵光一闪若有所思起来,事情怎么有点不对劲啊?这姑娘玩的到底是什么招数?

    当初第一次见到她,她可是在给傅清玄送情书,还口口声声威逼利诱,说傅清玄要是不同意的话,她立马就出手揍得他同意,可是现在,怎么像是掉了个个儿,她好像不愿意,而傅清玄死缠着她不放了?

    怎么看怎么离两情相悦还远着呢?这是怎么回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