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强婚蜜爱,老公么么哒 15在别人地盘上混

时间:2018-07-08作者:空心菜菜

    排队领来了被褥、服装和洗漱用具。紧接着是教官来宿舍教授大家教整理内务。

    这期间,袁大头都红着眼睛,连累了子期被罚跑,她却没事,她很是过意不去。方子期一路都在哄她,说自己就当夜跑了,没什么损失,袁大头这才好过了些。

    方子期来的时候,早看到了操场那些训练的器械了,看着都令人发憷。想来特种兵的军营,不是那么好混的,何况,袁大头也确实有轻微脑震荡,所以她才会主动提出那个要求的。袁大头那大大咧咧的样子,恐怕压根还没想到这一步。

    教官党兵宏带着一位战士,来到了宿舍,亲自给大家讲解内务整理要求。照方子期理解说白了就一个要求,所有东西都要变态整洁,变态有序。

    毛巾要挂成一条线,连毛巾边角的角度最好都是复制黏贴的那种效果,刷牙口缸摆成一条线,牙刷也一个朝向,倾角最好摆得是一模一样,脸盆也如此,还有床下的鞋子,都要求摆在床下的某个位置,所有的床下都一样……

    上述的那些都还好办,认真细心,反复校对也就搞定了。只是要把被子叠成豆腐块,那可就考人了。从来没想到过,叠被子居然也有流程,第一步要铺开,第二步要……

    完全是一门学问……

    党教官把叠豆腐块的要领讲了,做了示范,让大家自行体会。稍后他再来检查,然后带着那位战士到其他宿舍去巡视去了。

    宿舍里的姑娘们一下子放松了不少。边叠着被子边七嘴八舌地议论起来。

    从操场憋到现在,这些小姑娘们简直是有一肚子的话要说。

    其中一个扎了个马尾的姑娘终于可以感叹:“哇,那位傅队长,真的好帅好帅,好英俊好英俊哇!还是首长唉!要是首长能正眼看我一眼,我觉得我真的会晕了!好喜欢好喜欢!我希望我们能够延长军训的时间!如果需要给这个时间加个期限,那我希望是一万年!”

    大家都哄笑起来。

    方子期先是一阵恶寒,再听到后面是苦笑,暗暗在心中对那马尾姑娘说,经过了明天,你恐怕希望这个期限是赶快到期,而且还是“立即!”“马上!”那种。

    一位齐耳短发的姑娘跟着附和:“是啊,是啊,我第一眼看到队长的时候,真的有种五雷轰顶的感觉哇,这个世界在我眼中完全没了颜色,就剩下了傅队长一人!我想我对傅队长是一见钟情了!”她很文艺地拿出吟诵诗歌的腔调,满脸的向往表情。

    “切!”有人从鼻子里出气,损她:“你这不是一见钟情,是飞身上神渡劫被雷劈了!”

    又是一阵大笑。齐耳短发又气又好笑,跳起来去追那个损她的姑娘。

    那姑娘被追得朝着方子期这个方向跑了过来,看到方子期后,神情一怔,想起女魔头被这位傅队长惩罚的事情,姑娘回头朝齐耳短发使了个不要惹的眼色,齐耳短发明白了,两人一下子规矩了,也不闹了。

    其他的人似乎也意识到了这个问题,宿舍很快又恢复了安静。

    方子期明白得很,只有暗暗叹息,看来她这个威,真是立大发了,立成“淫威”去了。搞得那么多人这么怕她!

    毕竟是爱笑闹的年纪,安静了片刻后,有耐不住寂寞的,还是忍不住放低了声音:“这队长是副的,那正队长是谁?”

    这问题看来是迷惑了不少少女。一下子就分成了两派,有人以为是这个“fu”,有人以为是姓,有人以为是职位,为这么个问题,姑娘们又争执起来。

    “方子期!”门口有人叫到。

    方子期循声看去,是一位战士。

    她站起身来,想起刚才那位魏天韧可是教育过的,在军营里听到叫自己名字,要答到。

    “到!”她赶紧应了一声。

    “傅队让你到操场!”那位传令兵声音洪亮地叫到。方子期觉得,整个楼层估计都听到了。

    “是!”她声如洪钟地答,没觉得这有多丢脸。

    方子期在袁大头那不忍的目光中,还有宿舍那帮姑娘怪异的表情里,走出了房间。

    快到操场上的时候,方子期回头朝宿舍看去,窗前有不少人影正在驻足观看。

    看来,她被惩罚这事,真是开了军营里的第一炮,那效果是震耳欲聋,众人瞩目。

    夕阳斜斜地挂在天上,天边的晚霞分外地好看。远远地看去,跑道前依稀已经站了人。吸取了集合时候的教训,方子期小跑着过去。站定后先来了句:“报告!”

    傅清玄已经在跑了。站在跑道边的,是傅沛璟和那位校长柳潭。

    柳潭此刻正用一种同情的目光看着她。

    而傅清玄的首长架子大得很,姿态慵懒地说:“跑去吧。”

    方子期巴之不得离他远些呢,一听这话,麻利地就跑了出去。

    迎着霞光,两个少男少女奔跑在操场上,看起来场景是赏心悦目的,可实践起来恐怕就没那么美好了。

    方子期暗自咒骂,饿了大半天,正值饭点的时候,叫她来跑步!这傅沛璟真的是够阴够狠啊!这还不算,还亲自来监工,这是看热闹不嫌事大是吧?

    五圈!如果刚开始就发力跑,估计跑到后面只有做爬了。方子期估量了一番,慢条斯理地慢跑着。她得匀着使力才行。

    傅清玄很不满,本来以为是争取到了和佳人一起跑步的机会,哪知道他那个无良大哥,一来就给了他当头一棒:“你!给我隔开至少一百米的距离!要是我看到你在她身边跑,我立马增加训练量!”

    这样遥遥相跑,多没乐趣啊!傅清玄一下子没了精神,跑得拖拖踏踏,很没有动力。

    柳潭挺同情那俩孩子的,看四周没人,赶紧说几句:“我说沛璟,孩子们都还没吃饭呢,差不多得了!”

    傅沛璟头都不回:“再唧唧歪歪,你也去操场上跑去!”

    柳潭彻底闭嘴了,还深深地感觉到了在别人地盘上混的悲哀。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