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强婚蜜爱,老公么么哒 9你打算怎么赔偿

时间:2018-07-08作者:空心菜菜

    女孩子带了几分讨好:“子期啊,今天去找那傅清玄,还顺利吧?”

    方子期真是静若处子,动若鲁夫。听到这话,猛地一掌拍在床上,那床垫都跟着她的熊掌颤了颤:“袁大头,你是不是要改名叫冤大头?你知道吗,那傅清玄,可是军医大的一霸!”

    袁大头拼命叫冤:“子期,他们就是那么和我说的!一定是看我们是新来的,故意整我们来着!”

    方子期目光深幽:“谁?是谁这么说的?”

    “不就是那个让你去送情书的唐涵青嘛……”冤大头不敢大声,只有目光闪躲,嗫嚅着说。

    看来,还真把她当做初来乍到的了。方子期眯起了眼睛。她和唐涵青相识于学校新生体检,当时这姑娘主动来和她搭讪的。说久闻她在剑华的盛名,问可不可以帮她一个忙。

    可现在看来,这姑娘的目的恐怕不是那么单纯。

    袁大头,正名袁媛,因头大故而得名,她从小学就和子期是同学,两人好得就像亲姐妹似的。上初中的时候,本来袁大头在非洲开矿的父亲完全有实力让她到剑华学校就读的,只是子期那时候死活不愿意进剑华,袁大头不愿和她分开,两人于是读了个公立初中。

    后来安亦心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哀求子期,说高中很关键,要她务必到剑华贵族学校镀镀金。高中的时候,子期最终妥协,袁大头于是也顺理成章地跟着子期来了剑华。

    至于军医大,袁大头那是直接照着她的高考志愿抄的,只要分数和条件够,两人上同一所学校那也是必然。

    此刻,方子期换了个舒服的姿势,把自己手脚摊开放松在那张大床上。这才发现,手上还握着一个小包。

    她一骨碌起身,打开了那个小包。包里的东西很简单,几根独立包装的医用棉签,小瓶消毒水,几个创可贴。

    方子期脑海中不自觉地浮现出了傅沛璟的摸样,一脸严肃:“哪里有插座找插头的?”

    她甩了甩头,看了看自己手腕上的指甲印,取出了棉签。

    袁大头凑了过来,大呼小叫:“我擦,谁这么下的狠手?那傅清玄掐的?”

    被袁大头出其不意的话逗笑了,方子期很无奈:“要是他掐的,那这货还真成个娘炮了。没事,不小心弄的小伤口。”

    消毒水的刺激让那几个创口更痛,方子期皱了皱眉,倒是想起了让自己受伤的那物来,她的目光落在了沙发的衣服盒子上。

    袁大头跟着她的目光看去,人也抬脚顺了过去,仔细查看一番后,哇了一声,倒是很识货:“香奈儿的最新款!限量版唉!有钱都买不到唉!子期,你是怎么拿到的?”

    方子期摆摆手,表示不值一提:“大头,你放出话去,就说我十天后要拍卖这件衣服,你建个群,有意竞拍的拉她们进群。”

    既然她疼都疼了,那她就让方晔华更疼好了。

    袁大头点点头,已经忙不迭地开始做准备工作:“我拍个照先,有照片才好做广告的嘛。”

    ……………

    第二天一大早,方子期和袁大头就下楼直奔食堂。军医大有几幢学生宿舍,男女生的分开,两两相对,中间是一片树林,间或有草地,景观和公园似的。学校宿舍管理非常严格。男生禁入女生楼,女生要去男生楼也是不可能的。

    才一下楼,两人就发现情况有些不对劲。唐涵青正抱手斜靠在不远处的一棵大树上,身旁站着一个颇为壮实的男生,男生那摸样,就差在脑门写上个“保镖”两个字,那就什么都齐活了。

    两人明显地是在等人。看来是因为那男保镖不方便上楼,所以才站在此地。

    既然答应了的事情,自然要有个交代。方子期朝唐涵青走了过去。

    袁大头很是紧张,不停地拉子期的袖子,用目光暗示方子期,要小心那壮实男生。

    方子期不动声色。不过袁大头的小动作显然是落到了唐涵青的眼中,她撇了撇嘴,隔得老远就开口了:“方子期,你现在是来交差呢,还是来有其他目的?”声音和她的目光一样傲慢。

    买家终究是要嘚瑟一些的。虽然方子期还没收钱。

    方子期没理会唐涵青的态度:“我就是来和你交代一声,这个case我不接了。”

    唐涵青猛地把抱在胸前的手放下,一副炸毛了的摸样:“什么?我等了你一晚上,你告诉我你不接了?!”

    方子期在离她四、五步的距离站住:“你也没告诉我,傅清玄可是军医大的一霸。”

    唐涵青满脸讥讽的表情,从牙齿缝里嗤了一声:“要是没难度,我会让你帮忙?”

    方子期毫不相让:“我知道这样的事情一定是有难度的,可是你至少可以告知我真实情况啊。”

    “真实情况?什么真实情况?你自己搞不定这件事情,就打算把一切都赖到我身上吗?有你这么对待客户的吗?”唐涵青目光中的鄙夷更加明显。

    方子期没理会唐涵青的目光,还是那不急不缓的摸样:“要我去挑战军医大一霸,才是你的初衷吧?我没兴趣卷入校园纷争,所以,你另请高明吧。”

    说完就拉拉袁大头,打算走开。

    那位壮士男生挡住了两人的去路。

    正是早餐的时间,女生楼里人来人往,不少人已经感觉到不对劲,驻足观看了。

    唐涵青慢悠悠地走到方子期和袁大头面前,抱起双臂,故意提高了声音:“听说从剑华来的才女方子期,最擅长于解决人与人之间的那些问题。看来,还真是百闻不如一见啊!”

    声音把不少经过的人都吸引过来,这下倒好,不少学生开始围观了。

    袁大头死死拉住方子期,不停地给她使眼色,让她忍耐。

    方子期的沉默让唐涵青更加得意和傲慢:“不管你接不了还是不想接,都可以,不过我等了一晚上,又大老早地来这里等你消息,我这心灵上受到的伤害,方子期,你打算怎么赔偿?”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