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强婚蜜爱,老公么么哒 5我还可以更不要脸

时间:2018-07-08作者:空心菜菜

    方晔华感觉自己有些胸闷气短,需要找个地方喘喘。她掉头往楼下走去。

    方子期还不肯放过她,扬声朝着她的背影喊到:“晔华姐,是真的吗?你说你的裙子我可以随便挑?”

    那声音大得,方晔华感觉简直是响彻云霄,想来客厅里的人都听到了。她从牙缝里挤出了一句:“可以啊,当然可以!”

    方晔华此刻什么都不想了,只想捂脸赶紧逃离这祸害。

    站在楼梯拐角的方子期,挑了挑眉毛,方晔华,这是你自己答应的,到时候可别后悔哦!

    方子期回房间整理好了自己要带到学校的东西,叫来了阿姨,让阿姨帮她到方晔华的房间取件衣服。

    阿姨在楼下早听到了方晔华说自己的裙子可以让方子期随便挑的话,自然执行起来很快捷,方子期要的东西,很快就摆在了她的面前。

    精致的长方形粉色包装盒,上面还打了个淡紫色的蝴蝶结,风格倒是挺符合方晔华那一贯努力扮演的淑女角色。

    “啧啧啧。”方子期忍不住赞,把方晔华心心念念的心爱之物给弄来了,那晔华小姐会不会心啊肝啊的都疼?

    好吧,看在这衣服的份上,她方子期就成全方晔华一回,今天就打道回学校先!

    她才一到楼下,方晔华目光触及到她怀中的衣服盒子,失态地站了起来。满脸不敢置信的表情。连安亦心都有些意外:“子期,你拿着姐姐的衣服做什么?”

    方子期纯洁得像是个小白兔:“晔华姐送给我的呀!她说我新到了学校,迎新晚会的时候可以穿。”

    边说边蹦蹦跳跳地蹭到晔华身旁,出其不意地在方晔华的脸上啵了一口:“晔华姐,谢谢你!我就知道晔华姐最好了!”

    方晔华的心都在滴血,她的最新香奈儿限量版裙子啊!就算有钱也买不到的!她都还舍不得穿的,就被这小蹄子给盘剥了!方子期亲她的那一口,她就像是被蛇咬到了一般难受!

    可偏偏那个小蹄子还附耳给她说了句话:“好姐姐的人设,是可以加分的哦!”硬是抚平了她想要否决的心。

    她生生吞下了盘旋在胸口的闷气,挤出一丝笑容来:“你是我妹妹嘛,不对你好我对谁好!”说话间,拉住子期的手使劲地掐。

    方子期哪里可能让方晔华得逞,立马也捏住了她的手。两个女孩子此刻看起来,感情真是好得不得了,瞧那手握得像是用了粘鼠胶似的。只是仔细一看,方晔华眼神间还是有些痛苦之色的。虽然强忍着不容易察觉。

    看来还是方子期力气大些。

    方卫国欣慰地笑,脸上多了些慈祥之色:“子期,有迎新晚宴,你和爸爸说就是了,爸爸给你准备衣服!”边说边朝自己妻子投过去了一记温柔眼风。这殷勤献的很是到位。

    安亦心直接是懵的,没听子期说有晚会啊?她这妈妈当的也是太粗心大意了。她回了方卫国一个笑脸:“是啊,子期,姐姐的衣服还给姐姐,妈妈给你买。”

    方晔华从来没有感觉到继母的话这么动听过,连被子期捏住的手似乎都不那么疼了。她眼睛里又充满了期盼。

    “不要,我才不要呢!这可是晔华姐姐送给我的,这是我们姐妹情的象征,我才舍不得呢!”子期护住怀里的盒子,一副真的怕被人来抢的样子,还嘟起嘴,撒起娇来。

    方卫国和安亦心相视一笑,有些无奈:“那好吧,随你们。晔华要是有中意的衣服,就和爸爸说。”

    方晔华眼睛里的灯灭了,内心都在流泪:我就是中意这小蹄子怀里的这件哇!可表面上还不得不忍痛割爱:“好的,爸爸,其实我都无所谓的。”边说边温柔地看了傅沛璟一眼。

    男人注意到她的注视,也看向她,微笑颔首,似乎很赞赏她的割爱。

    艾玛,方晔华只觉得千树万树梨花开啊,瞬间百花齐放的欢欣充盈了她的心房。

    能被这男人首肯,就算是被方子期那小蹄子用阴险狡诈的方式给抢去了衣服,方晔华也觉得值,非常值!

    那边方子期巧笑嫣然:“爸爸妈妈,哥哥姐姐们,那我先回学校啦。”说罢就想开溜。

    “等等,我送你吧,你拿那么大个盒子不方便。”一直沉默不已的方晔霖忽然站了起来。

    方子期迈出去的脚步僵住了,有种大事不妙的感觉……

    方卫国一拍脑袋:“让司机小唐去送吧,你陪陪沛璟先,再说了,你一会不是要送田宓的吗?”

    话音刚落,方晔霖的电话响了。一看号码,他的眉头拧了起来,走开去接电话了。方子期脸上紧张的表情松动了些,明显地吁了口气。

    哪里知道,接下来事情的发展更是让她觉得悲催。

    因为那位傅沛璟,从容地起身,顺手理了理衣服,很有经验地说:“可能是部队有事找晔霖。估计他很快也要回部队了。叔叔,我也要告辞了,正好和子期顺路,我来送她吧。”

    这话听到了子期的耳中,简直是被晔霖送还要悲催。

    尼玛,这种时候连敌人都要团结了,方子期朝方晔华投去了一个求救的目光。

    刚被方子期捏得骨头都要碎了的方晔华,正抚着手腕生闷气呢,压根就没有联盟应战的自觉。

    方子期只好把目光投向方卫国。

    可方卫国显然是误会了,以为她想和傅沛璟一起走:“那也行,只是麻烦你了。”

    “不用客气,一点都不麻烦。”傅沛璟似笑非笑,举止非常得体。可是方子期却怎么感觉到了一股寒意呢?

    方晔霖还真的是部队有事,带着田宓先开车先走了。

    傅沛璟果然是方家贵客,方家一行人亲自把他送到了车前,方子期也连带着感受了一把众星捧月。

    她神情落寞地上了车,坐在那副驾座椅上。这事物的发展还真是神奇,才几个小时前,她还手撑在这辆车上,觉得这辆车车咚蛮合适的。现在,她就坐在这车上,那宽大的空间让她感觉,这车何止适合车咚,车震估计都够够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