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强婚蜜爱,老公么么哒 286往山里带

时间:2018-10-26作者:空心菜菜

    286往山里带

    安亦心礼貌地朝傅沛璟点头,本来还想点什么的,可傅沛璟却是直接和他们告别,匆匆地就离开了监控室。

    想来,他一定是发现了什么。

    安亦心本来女儿不见了,就焦心不已了,现在又多了一桩心事,真是愁眉不展,心事重重,再了,就算是傅沛璟了这事和子期没有关系,可是安亦心凭直觉,还是觉得这两个孩子私奔的可能性不能排除。

    方卫国自己烦心事也一大堆,哪里还顾得上娇妻的情绪啊,两个人一时间各怀心事,一时间无话。不过有一点方卫国和安亦心其实都是有相同点的,那就是方卫国也怀疑,这两个孩子是放了烟雾弹,实则是私奔去哪儿了。

    考虑到方晔霖和方子期的状况不明,这件事情还有蹊跷,两人一致决定,暂时不能报警,观察看看再做决定。

    傅沛璟前脚刚离开,田曦之就来了。在医院停车场堵住了方卫国。

    他估计是听到了消息赶来的,都不是自己开车,而是司机载他来的。车刚停下,都还没停稳,田曦之就立马开门下车,那急慌慌的样子,哪里还有一点平日里坦然自如的潇洒模样?

    方卫国一个头两个大,田家也不是他能得罪的主。如今之计,恐怕也是只能心应对为妙。于是只好从车上下来,亲切地和田曦之打招呼:“田贤侄。”

    田曦之来得是忙忙慌慌的,一贯闲庭信步的他,难得有这种仪态:“方伯伯,我听晔霖和子期在医院失踪了?”

    方卫国沉痛地点头。还叹了口气。

    田曦之打量着他脸上的神色,也不打算藏着掖着自己此行的目的:“我还听到了一个很好笑的消息,晔霖和子期私奔了?”

    艾玛,大家七绕八绕,在事情发生后,都想到有这个可能性,却是不破的话题,居然被田曦之一语道破了。

    方卫国那尴尬难以言,幸好脸天生黑,否则田曦之都要看破他这老脸都红了:“哪有的事情!哪有的事情!这些人八卦简直是唯恐天下不乱,没点道德底线的!贤侄,来来来,我们有事车上。这里话不方便。”

    这停车场耳目众多,就算方家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方卫国还是要注意到颜面的。而且,如果方晔霖和方子期真遭遇到了绑架,那更是要心行事了。

    田曦之显然很快意识到了这点:“方伯伯抱歉了,我也是太着急了”

    方卫国拉着田曦之的手:“谢谢贤侄对女和犬子的关心!来,我们上车详谈。”那亲密,那慈祥,把一副长辈该有的样子做得足足的。

    田曦之能这么着急赶来,按照方卫国的理解,估计最大的可能还是这位贤侄对子期有着浓厚的兴趣啊!这样的认识让方卫国很是欣慰。

    而田曦之此行的另外一个考量,肯定也是考虑到了方晔霖和田宓的关系。一下子两个重量级的人物失踪了,都是有可能成为田家未来女婿和儿媳妇的人,一个是他堂妹的准妹夫,一个是他心仪的姑娘,无论是田曦之还是田宓,恐怕都是比较紧张的吧?

    要是方家能成就和田家的两桩美事,那简直是双保险啊!方卫国要是没处在方晔霖和子期下落不明的情况下,恐怕是此刻就要笑醒的。

    可现在

    上车坐定后,方卫国叹了口气:“贤侄啊,不瞒你,根据我们了解的情况,现在这俩孩子估计是被绑架了!”

    田曦之大惊:“我听晔霖身手不错,特别是子期,都被选到了特种部队,还受训了一段时间,怎么可能这么轻易就中了招?”

    “贤侄,我这俩孩子,的确是你所的没错,可是,在医院这么特殊的地方,你要是谁想做个手脚什么的,那还真不是拳脚能够解决的。”方卫国语重心长,想消除田曦之那“私奔”的想法。

    田曦之也很配合:“方伯伯的对,我刚才是着急迷了心窍,都不会认真思考了,是我盲听了。方伯伯,那报警了吗?”

    艾玛,这回答,让方卫国很满意。

    他摇摇头:“报警就算了,沛璟他了,他来解决这事。”

    田曦之一听到傅沛璟,就有了种不详之感:“他不是部队的吗?怎么也管起公安的事情来了?”

    方卫国本来看到傅沛璟到医院来,起初也是抱着和田曦之一般的态度的,其中有一条,他感觉傅沛璟在这事上,表现得是有些太积极了。

    他当然不敢把这种疑虑和田曦之,反而轻描淡写地解释了一番:“沛璟也算半个我们方家的人了,晔华和他的关系,你又不是不知道,他和晔霖也是好朋友,再了,子期受训,也是他的手下,所以,他出手来管这件事情也是得过去的。”

    田曦之心里有自己的想法,可是又不能明,就只好打着哈哈:“是,方伯伯的对,刚才我都没想到这些。”

    艾玛,这么谦逊的孩子,就算外头有些传言,那也不足为惧,年轻人嘛,爱玩一点又什么打紧,只要结婚了顾家,那也是一个好孩子。

    方卫国和安亦心看向田曦之的目光,就如同看女婿一般了。

    田曦之这种老油条,哪里看不出两位长辈目光中的赞赏!于是决定趁热打铁:“方伯伯,安伯母,我觉得晔霖和子期妹妹这事吧,虽然有傅沛璟在处理,可是终究我们也不能什么也不做啊!”

    这话深得安亦心的心,她本来就有些不放心傅沛璟,这个伙子也就是看着屏幕,出了几个疑点,然后就肯打包票,是他来搞定这事。

    虽然外头风传傅沛璟的能力相当地不错,可是毕竟是自己的女儿出了事,安亦心心里终究是忐忑的,就算是动用一切资源她都觉得在所不辞,可傅沛璟的处理方式,显然隆重程度没有安亦心期望的高,而且傅沛璟那十拿九稳的样子,凭她的人生经验来讲,反而不一定靠得住!

    就像当年考试做判断题,越是绝对的提法,越是错的,这简直是一个恒久不变的真理。

    现在田曦之这么一,算是到了她的心坎里了,她连连点头:“卫国,我觉得曦之得很有道理,我想我们也应该想想别的法子,也不是不相信傅,而是觉得多做准备终究也是多一条路,也算是双保险啊!”

    两个人同时着几乎同样的话,方卫国有些动心了。实话,这位傅先生,是名声在外没错,可是谁也没见过他的实力,要拿家里的两条人命去验证这人的能力,如果成了也就罢了,如果不成呢?

    方卫国觉得如果真的如此,简直是毁天灭地一般的后果,那样的话,他还真的承受不住。他不能冒这个险。

    “我明白。”他沉重地点了点头。

    看着安亦心满是期待的目光,他补充了一句:“放心,我会想办法的。”

    不管是田曦之、方卫国还是安亦心,他们绝对不会想到,此刻的傅沛璟,其实比他们任何一个人都紧张。

    他从医院监控室出来后,上了车,就开始打电话。

    实话,特种部队的特权,在某种程度上,是很高的级别的,他要是想知道某些情况,简直是顺手捻来。

    黑黑在驾驶座上,不时地听到有电话进来找傅沛璟,每次傅老大的话都不多,可是听他话的语气,却是越来越沉重,就连他这跟班,都能听出傅队话的情绪,只能明,老大此刻是相当的不好了。

    我是转换场景的分割线——

    方子期在摇摇晃晃的车上醒了过来。后脖颈还一阵一阵的闷痛。她的意识慢慢地恢复。从刚开始的茫然,到慢慢地清楚了自己的处境。

    她晕过去之前,也就是到方晔霖的病房旁,试图系个鞋带,哪里想到,还在蹲着没站起来呢,也就是身后一记手刀就把她弄晕了,她也是大意了,完全没想到,病房里还藏了其他的人。

    想来在和平年代,而且还不止她一个人在守候方晔霖的情况下,她实在是想不到,居然会发生这样的安全事件。

    虽然,对一个可以算是训练有素的“准特种兵”,犯了这么低级的错误,实在是不应该。

    她挣扎着想坐起来,可发现双手和双脚都被固定在了一张类似床的东西上。如果她没猜错的话,这个应该是医院里的手术床。而且,糟糕的是,她的眼睛也被一个黑色眼罩给遮住了,什么都看不到。

    她努力挣扎了一下,完全是徒劳。

    “醒了?”传来了一个男人的声音。很浑厚还带着磁性。听得出对方似乎试图表现得很老成持重的模样,可是方子期的直觉告诉她,那声音,好像很年轻的样子。

    想来,这人已经观察她很久了。看着她晕过去的样子?方子期恶寒。

    方子期没办法看到人,就只有从声音上来猜了。

    “你是谁?这是要到哪里去?”眼睛是被蒙上了没错,不过,她还是可以话的。

    而且,从感觉上来看,她这是在一辆行驶的车上。所以,估计她就算是扯破喉咙叫,都没人听见。方子期聪明地选择了保存实力,不直接和对方对抗,至少不让事情恶化,等待脱身的时机。

    “我是谁你不用知道,不过我们也就是求个财,所以你好好合作的话,会放你回去的。”对方话还算和颜悦色。一点都没有传中歹徒那穷凶极恶的样子。

    方子期凭借着对方声音传来的方向,似乎是在她侧面不远的地方,而且,她躺在一张床上,能同时满足这么些条件的车子,还真不多,如果她没猜错的话,她此刻应该是在一辆救护车上。

    “我哥呢,你们把我哥怎么样了?”方子期有些着急了。

    她是被一记手刀给劈晕的,而在这之前,方晔霖也在病房里啊!如果这些歹徒要是用什么重物打了方晔霖的脑袋

    方子期简直是不敢往下想了。只是那人话的时候,用了一个“你”,第二人称单数,方子期于是还抱着一线希望,他们只抓了她一个人,那样,方晔霖应该是安全的。

    “你哥啊——”那个男人漫不经心地到。拉长了声音。

    方子期眼睛不能看,可是其她的感觉却是出其意料地开始敏锐起来,她感觉到这个男人完这句话后,似乎朝某个方向看了一眼,这才接着往下:“他脑袋被我们给了一棒,现在还没醒呢。”

    方子期着急起来:“我不知道你们想做什么?如果是想要钱,放心,我们家里会给的!而且,你们有一个人质就可以了,可不可以把我哥给放了,他脑袋刚受过伤,正在恢复期,再这么受到重击,会有生命危险的”

    她的声音哽咽起来。

    好容易脱离了危险,又受了这么一棒,方子期觉得,方晔霖要是不赶紧送医,恐怕是凶多吉少。

    “怕什么,还喘着气呢,姑娘,不用着急。”那个男声又漫不经心地来了一句。摆明了不在意方子期在什么。

    “真的,如果你们是求财,我一个人就足够了,我哥他受了重伤,还在恢复期,经不起这么折腾,他会死的!”方子期着急得不行,眼泪都掉下来了,只是眼罩挡住了她,所以表面看起来没设呢么差别,最多就是声音闷闷的。

    “你怎样就怎样,那我们还哪里来的操纵的感觉,姑娘,乖乖的,不要闹腾,不定我们一高兴,还真的把你放了呢。”

    “不用放我,把我哥放了就可以。”方子期诉求很单一。

    那男人笑了:“你这姑娘,对你哥还真是好,这是你亲哥吗?”

    方子期迟疑了。

    “是不是亲哥,!”那人忽然拔高了声音。

    “不是!不是我亲哥!他是我继父的儿子!”方子期一急,倒是什么都了。

    “这就乖了嘛。”地方好像很满意。

    “继父的儿子,那就是没有血缘关系啰!对着男人这么上心,难不成是你看上他了?”

    方子期大囧,还有这样八卦的绑匪吗?真的是别树一格不走寻常道啊!

    “快!是不是看上他了!”那人催促。

    “他是我哥!”方子期不松口。幸好眼睛被蒙上了,否则她真的有种被人围观的尴尬。

    “切!”男人很不屑:“我本来还想,你要是肯承认,你喜欢他,那我考虑到你的一片情真意切,还真放了他也不定。哪里想到

    “你我承认喜欢,就放了他?”方子期像是抓到了救命稻草。现在方晔霖生死未卜,只要能换得晔霖自由,她其实什么事情都愿意做。

    “现在晚了。”男人非常喜怒无常,反悔了。

    方子期不敢再坚持,可是又不知道方晔霖的现状,心里是无比地焦虑。

    刚才她方晔霖是她哥哥的时候,听那男人的语气,一点都不奇怪,那只能明,这人是了解她和方晔霖的情况的。

    也对,莫名其妙地把她和方晔霖从医院里弄出来,不了解清楚两人的状况,就动手,这么吃饱了撑的事情恐怕不会有人干,那一定是有目的性的。

    方子期推测,这人十之**很了解她和方晔霖的情况。

    “这位大哥,能不能让帮我松松绑,我保证不会跑,不拿我的眼罩也可以,我就想摸摸我哥他现在的状况,他还是个病人,还需要照料。”

    方子期试图求情。

    “不都了吗,还没死,你这个姑娘,这么啰嗦做什么。”对方没给她机会,直接就打断了她的话。

    方子期很懊恼。现在这种情况,还真有些不好处理。狭窄的救护车空间里,她是没法动弹,完全不了解车内此刻的现状,就算是想自救,估计那人也是好好盯着她,她几乎是完全没有机会了。

    方子期能感觉到,车子从平坦的大道转到了一个路面不怎么样的道上,车子不时地剧烈颠簸,刚才和她话的那人,还在一次颠簸的时候,骂了声娘。

    想来是刚才的颠簸让他撞到了头。根据救护车的空间,方子期想这人的个头肯定不矮,至少应该是180左右的身高。

    在这安静下来的时间里,方子期把各种可能性都捋了一遍。可是还是毫无头绪。

    她自信没有得罪过什么人,所以这种绑架之类的事情,起源不太可能是她。

    要不就是方晔霖得罪了什么人,要不就是方卫国实在是太露富,所以有人想打劫来了。无论是哪一种,方子期都感觉不太妙。

    医院里唐肯定会很快发现她和方晔霖出事,想来方家此刻已经接到了她和方晔霖失踪了的消息了。

    按照现在行车路线和颠簸程度来看,这两个人很有可能是把她和方晔霖往人烟罕至的山上带。否则不会有那么的颠簸。反向思考一下,这种带离,是最强的规避风险的方式。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强婚蜜爱,老公么么哒》,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