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强婚蜜爱,老公么么哒 283夹在中间左右为难

时间:2018-10-26作者:空心菜菜

    283夹在中间左右为难

    方子期明白,傅沛璟每次出去执行任务,都是刀尖上的生活,经历了各种困难,他一定是很想好好和她亲热亲热的吧?

    结果却是

    她满心内疚,也紧紧地抱紧他,热烈地吻他。

    见她居然肯主动迎合,傅沛璟更加的激动,方子期只觉得自己离窒息,似乎只差零点零一毫秒了。她瞅着空挡呼吸,可还没喘过气来,又被傅沛璟给逮过去了。

    想着唐很快就过来了,这个吻把两个人全身的血液都调动得沸腾起来,她软软的身子在他怀里扭来扭去,傅沛璟的感觉是就算以一敌百的战斗,恐怕都不及这个妖精对他的折磨,简直是又惊险又刺激,

    方子期理智尚存,很快推开傅沛璟。

    傅沛璟意犹未尽,额头抵着她的额头,出了方子期的心声:“唉,搞得像是偷情一样。”

    心意相通。方子期忍不住地笑。时间紧急,她居然摸了摸他的脸:“乖,以后补偿给你。”

    本来是不打算放开她的,可这妮子这话一出,傅沛璟就这么心甘情愿地放她走了。

    方子期想起来离开的时候,傅沛璟那呆呆傻傻的样子,忍不住想笑,心里的甜蜜简直是掩藏不住地从眉眼间溢出来了。

    就这么让她走了,其实傅沛璟也很有些懊恼的,他觉得他都要有些不认识自己了。刚兴冲冲地到了医院,看到方子期和方晔霖在一起的那一幕,心头火是熊熊的烧啊!

    按照他的战斗力,拆了医院都是可能的啊!

    然后,那妮子几句话,成功地扑灭了他的妒火,而且,邪门的是,听她讲了理由,他居然觉得妮子很无辜,而且还欣赏她为了哥哥所做的事情。觉得他的子期真的很不赖啊!

    这还不算,人家离开的时候,的话也不多,一个“乖”字,让他这个糙汉子瞬间满怀柔情,温顺了几分,再来几个“以后补偿给你”他怎么就感觉心满意足,还对未来充满希望心生向往了呢?

    艾玛,再这么下去,他要是干出类似烽火戏诸侯之类的事情,简直是指日可待了。这妮子能对他心情的左右程度,大大地出乎傅沛璟的意料。

    他暗暗心惊,可是对这件事情的认识,他最多也限于自己内心,永远不会对别人承认的。

    方子期才打开应急通道的门,就和唐碰了个正着。唐见了她,是如释重负:“子期姐,总算找到你了,晔霖少爷他醒了。”

    就差那么一点点就被唐给撞见了,方子期后背都凉了凉。赶紧把门关上,挤出一个微笑来压惊。生怕唐一个疑心探头往门外看,那傅队长就暴露了。

    还好,唐的注意力都在方晔霖的身上,还连连催促方子期动作快些。

    方子期知道,方晔霖只要醒着,也就是除了上厕所的时候避着她,让唐和其他的男的帮忙,其他的事情,诸如洗脸,吃早点各种,全都不能假手于人,都是眼巴巴地等着她来做的。就算是人手够够的,他也是不会让别人做的,所以唐才会这么焦急地四处找她。

    看着唐额头上都冒出了汗珠,方子期有些不好意思:“我这就去。”

    完赶紧加快脚步往病房里赶。

    唐看着她的背影,总觉得这姑娘好像是变了,哪里不对劲了,昨天都还灰头土脸,满怀心事的,怎么一晚上没见,就满面红霞,眉飞色舞了呢?

    真让人不解,难道医院这么难以让人入眠的地方,她睡眠还不错?休息得很好?唐挠了挠头。暂时想不通就暂时不想了呗,也不能让方子期独自去面对方大少爷,难还需要个人打下手呢,唐想到这,也不多想了,赶紧跟了上去。

    等两人走了几分钟,傅沛璟才从楼梯间走了出来,四处打量看看,见没人,人才往病房的方向走去。

    如果医院的监控摄像头的屏幕前此刻有人,可能会觉得这幕场景很有点间谍片的味道,方子期和傅沛璟两人,简直是接头一般的谨慎啊。

    方子期是火速回到了病房,果然,方大少爷正在发脾气。不过这次还好,不是明着发,比如整出摔东西骂人什么事情来,而是暗着发脾气,那就是生闷气,谁都不理。连他刚醒来,来给他量体温的护士,都没办法服他乖乖地把体温计夹到腋下。

    方晔霖虽然是个帅哥,是个富二代的存在,病房本来也是容易滋生浪漫恋情的地方。可方大少爷的脾气实在是不可捉摸,而且难以合作,就算是在vip病房,恐怕对护士来,也是噩梦一般的存在,所以,护士们一般很不喜欢来这间病房。

    估计这个医院里也或多或少地存在着欺生的现象,她们今天派来量体温的,就是个新来的护士,被方晔霖这么一黑脸,进退两难,简直是快要哭了。

    方子期进病房后,就看到那黑着脸的方晔霖,还有那个满脸哭相的护士。

    她早明白了几分,走过去很和善地对哪个护士:“来,我来吧,等时间到了你再过来收好了。”

    护士简直是像是遇到了大救星,赶紧把温度计递给方子期,差点就要张口谢谢了,后来估计觉得有点不妥,就朝着方子期摆了个比哭还难看的笑。

    方子期也笑笑。她从到大的经历,让她比同龄人经历过的都多,这也是的她更成熟。在她的意识里,觉得人生谁都不容易,没必要为难谁。

    反而是尽量能帮助人就出手帮助。

    她的心态其实蛮健康的。

    她走过去,也不话,把温度计递给方晔霖。

    “你刚才去哪儿了?”方晔霖不接,摆明了在生她的气。

    “昨天我在躺椅上睡着了,腰酸背痛的。看你睡得熟,就出去活动了一下。”方子期面色如常地,还顺带伸了个懒腰。

    方晔霖本来是气势足足地要来质问一下方子期的,可一想到她一整夜为了陪着自己,居然睡在躺椅上,一定很不舒服。这么一想,人立马就萎了,接过了温度计,自觉自发地夹在腋下,声音已经柔了几分:“以后别睡躺椅了,到床上和我一起睡。”

    方子期大惊,一起睡?就算方晔霖什么都不做,可这事要是让那位傅先生知道了,她回去不让她裸奔才怪!而且还原不原谅她都是个大问题。

    “哥,这就不用吧,那也太过了,别人看见会闲话的。”方子期不敢拒绝得太狠,只敢委婉的。

    两人忙着话,倒是都没注意到有人敲门,而且这vip病房外有一个会客厅,所以都没注意到唐已经和傅沛璟走到了会客厅,正朝着病床走来。

    这里需要明一下,唐早看出了这对兄妹之间是有故事的,而老方是想让他来看着方的。唐在方家也有些时间了,自然知道方家的事情,他觉得这兄妹很般配的,所以纵使有老方的意思在那,唐还是尽可能地不让自己当电灯泡,所以他是连晚上都不会留在会客厅里,而是直接在楼道里过的夜。

    傅沛璟冒出来的时候,方子期很吃惊,潜意识里知道这家伙肯定听到了一部分她和方晔霖的谈话,可又不确定到底是听到了多少,内心或多或少都有些忐忑。

    要是听到方晔霖让她和他同睡一张床,那估计她就死定了!方子期很紧张。看向傅沛璟的目光自然就有些躲闪了。

    方晔霖也见到了两人进来,很平静地朝傅沛璟打招呼:“沛璟,你来了。”那神态自然得就像两人昨日才刚刚见过。

    方子期倒是忘了和傅沛璟交代的两人在众人面前要“不熟”的事,反而眼睛眨都不眨地观察着傅沛璟脸上神色的变化。

    人家傅先生比方晔霖还自然,看都不看她一眼,就像她不存在:“嗯嗯,刚执行完任务就过来了。晔霖,你感觉怎么样?”

    “感觉还不错,我听父亲,是你帮我找来了专家,没做开胸手术,硬是把我给救回来了,大恩不言谢,记得我欠你一个人情。”

    艾玛,这哪里还是那个撒着娇要让她拉着手的方晔霖,这思维清楚得很嘛,难道淤血散了些了?”方子期瞠目,又扭头看方晔霖。

    “这是哪儿的话,大家自家兄弟没什么恩不恩谢不谢的。”傅沛璟不以为意。

    瞧着这两人谈得挺欢的,她就像是个多余的人一般。想想刚才,她还教育傅先生要在众人面前表现得和她“不熟”

    他表现得很好,简直堪称优秀,倒是她自己,漏洞百出,看来论演戏,她也不及傅沛璟。

    她还在那胡思乱想呢,方晔霖倒是出声了:“子期,给沛璟倒水。”

    方子期回神,哦了一声,赶紧去到水机那儿。

    傅沛璟这才像是才注意到她一样:“方子期,给你一周的假,好好照顾你哥哥。”

    方子期一愣:一周?刚才不是好的两周么?

    她回头,有些懵地看着傅沛璟。难道人家听到了刚才的话,现场削减了假期?

    “沛璟,我就替她求个情,可不可以多点假期?”

    还没等她出声,方晔霖倒是先话了。

    老傅同志似乎很为难,沉思了片刻,这才答话:“晔霖啊,你这样我很不好做啊,部队的情况,你又不是不知道。”

    顿了顿,这才很为难地接着:“不过,既然你开口了,那就再给她一周的假期。”

    方晔霖想了想,有些不情愿,但似乎也不好意思再提要求:“明白,那在这里先谢过了。”

    方子期直接是受到了巨大的教育,老傅同志,知道您老人家厉害,可还真没想到您已经是老狐狸成仙了,连这都要掐指算的吗?”

    方子期明白,傅沛璟这一招,算是相当的厉害了,他心里恐怕早知道了方晔霖的心理预期值,所以给了她两周的假,可是他同时也清楚方晔霖的行事路数,知道如果直接出的话,方晔霖八成会再和他讨价还价一番,所以,其实一切都在傅先生的掌控之中了,不是吗?

    方子期不知道自己是应该表现出对傅沛璟的崇拜呢,还是应该应该,应该什么呢?

    对了,应该警醒一点,身边有着这么一颗“算死草”,那感觉,真的是有点很不可控啊,傅先生要是把这能力转到了她的身上,那她岂不是毫无招架之力,随时任人家欺负了?

    被傅沛璟这一出给震惊的,让方子期想得真的不少。

    还是唐提醒她:“子期姐,水满出来了。”

    方子期这才猛然惊醒。赶紧手忙脚乱地收拾。

    她在这边搞出来的动静,两个男人都看向她。方子期在众目睽睽之下,而且对她来,是两个有特殊关系男人的关注下,她还是个姑娘啊,怎么能承受得了这么大的火力!差点把水都给打翻了。

    明明有唐在,她也不知道方晔霖为什么偏偏要使唤她来给傅沛璟倒水。把水递给傅先生的时候,方子期是低眉顺眼,还真的和傅沛璟不熟:“傅队长,请喝茶。”

    傅沛璟也礼貌有加:“谢谢子期。”

    罢把水接了过来。

    方子期也没想到,傅沛璟会这么大胆,在方晔霖的眼皮子底下,接过水杯的时候,直接是用他的大手,像是不经意一般,正好压在了她拿着杯子的手上。

    这也就罢了,这家伙居然还捏了捏她的手!

    还好方子期是全神贯注地想把戏演好,所以几乎使出了洪荒之力,控制住了自己差点暴跳的冲动。

    唐就看到方子期把水杯递给了傅沛璟,然后两人都是很有礼貌地点头示意,画面是很正常的样子,可是就是有点不对劲的感觉。正如同他刚才去找方子期,方子期从那道应急门出来,和那时候的感觉几乎是一模一样。

    唐挠了挠头,也没多想,反而觉得自个人儿今天这是怎么了?怎么感觉不对不对的?

    不过职责所在,唐麻溜的把准备好的早饭端到了方晔霖的病床前。

    “子期。”方晔霖叫到。

    方子期明白,这是让她去喂饭来着。刚才在她不在的时候,唐已经把方晔霖的洗漱一事已经处理好了。

    可是现在,有傅沛璟在场啊,她这么当着男朋友的面,去喂另外的男人?这妥当么?

    傅队长看着是大度,可是也不知道他脑袋里那些奇了怪啦的点在哪里,会不会一不心又把这家伙的醋瓶子给打翻了?

    方子期应了方晔霖一声,倒是踌躇不前起来。

    方晔霖也不以为意,还朝傅沛璟:“我这次开车撞树上,还真是撞回到解放前了,现在是吃饭都要人喂了。”

    艾玛,这话一,方子期完全没有不上前“喂”的理由了,毕竟人家是病患。虽然她真不认为方晔霖的脑袋已经严重到了控制不住手的地步,不过本尊都这么了,她还能怎样?

    “要不我来吧。”傅沛璟沉声。

    实话,傅沛璟这句话一出口,唐和方子期都感觉怪怪的,两个同年龄的男子,居然有一个在喂饭——

    当然,这如果是在真的是有人重病在床的情况下,还是可以理解的,问题的关键是,方晔霖真的还是可以生活自理的!而且还有一个很容易让人想歪的理由就是,这两个人都是男人中的翘楚,容貌举止各有千秋,都不上谁更胜一筹,两个具有美色的男人喂饭——

    咳咳,让人不想歪不想腐了都不行啊!

    方子期的反应这回比谁都快:“还是我来吧!”罢像个机灵的松鼠,麻溜地就蹿到位,端起碗来就开始喂。

    唐本来就是很伶俐的人,老早就觉得这房间风水不对了,抢先一步赶紧远离这是非之地:“傅先生,吃过早饭了么?要不再和我们吃点?”

    方子期心头一松,让傅沛璟看着她给方晔霖喂饭,想想她的精神上受到的凌迟,她都有些生不如死的感觉,可唐这一问,那感觉就像是被困在一个密闭的房间里,房间的水位在不断升高,都要没有呼吸空间了,可忽然有人开闸放水,那感觉真的不能再爽了。

    而且唐这话,要当做逐客令理解,也是可以的。

    方子期现在就等着傅沛璟一句不,然后起身告辞了。

    哪里知道,一贯人精一般的傅沛璟,居然开口:“不了,我吃过了,你去吃吧。然后端坐原地,根本没有告辞的意思。

    唐略有点尴尬,不过还是顺水推舟地先吃早饭去了。

    方子期一勺一勺地喂着方晔霖稀饭,尽量和方家大少爷保持着距离,想想喂个饭还有人围观,心情还真有些压抑。

    暗暗想傅沛璟是不是故意留下来,看看她和方晔霖的相处模式,然后想着法子地找机会让她裸奔来着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强婚蜜爱,老公么么哒》,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