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强婚蜜爱,老公么么哒 268欺负她

时间:2018-10-09作者:空心菜菜

    268欺负她

    “你,你想干什么?”方子期觉得自己的声音都有些颤抖了。早知道这家伙这么报复心重,就不掐他了!她越想越后怕,她的这番举止,对这个直男来,是不是是一种另类的挑逗呢?哦omg,她真的不是那个意思!天哪!方子期觉得自己很想撞墙!

    她这个算不算是偷鸡不成蚀把米?没达到目的不,今天,难不成她要把自己交代在这里了?

    傅沛璟并不回答她,只是还是用那种让人心跳加速,另人忐忑不安的眼神看着她,而脸上的笑容更加地让人不可捉摸。

    方子期像是被蛊惑了一般,下意识的开始检点起自己的行为来:“我,我真不是故意要掐你的,是我太紧张了,需要个宣泄的出口,不好意思,下次我一定掐自己,不掐你。”话间心翼翼地看着傅沛璟。毕竟,动手的是她,这是一个不争的事实。

    话的同时,脸上完全是一种试图减轻罪责的神情。

    傅沛璟还是不话,而他身上外套的扣子已经快要解完了,他正在解外套上的最后一颗扣子,方子期看着像是慢动作一般,让她很想上前去制止,可是终究还是没那个勇气!

    在纠结之中,只见傅沛璟慢条斯理地把外套脱下来,随手往沙发上一扔,整个过程,就像模特脱衣服一般,是个教科书一般的过程,每个环节似乎都无懈可击地完美,很有欣赏价值啊。

    把个方子期都看得呆了。艾玛,难怪这世上真有制服诱惑这一法!真没想到,看着一个男人把他身上的制服脱下来,居然还蛮心动的哈,嘿嘿,方子期暗想,她也算是欣赏了一回,长见识了,是吧?

    傅沛璟像是有心要表演一下教科书式的脱制服过程似的,慢条斯理地把领带也给拉歪了,解下来后,也是随手一甩,动作干净利落,可是同时也有种不出也道不明的邪魅意味,方子期扭头看到,就算是傅先生这“随手”,那领带也是准准确确地落到了刚才那件外套上,两者服服帖帖地呈现出一个让人很顺眼状态,一点也没有混乱的感觉。那一瞬间,不得不佩服傅先生身上,那无处不在的军人气质。

    这手法,还真的是准头好啊!方子期鬼使神差地想到,在她们执行任务回来的时候,她是见识过傅队长是如何随手一甩,就用军帽把人家摄像头给遮了的。然后

    想到那一出,她觉得脸又开始有些发烧了。

    事情似乎越来越不可控了,如果刚才方子期还抱着希望,傅沛璟只是脱个外衣解个领带,那现在付傅先生已经用行动来表示,他还打算继续把这脱衣过程进行到底!

    可是,要知道,这衬衣的扣子,再继续解下去,那可就不和解外套扣子一个性质了!

    方子期这么机灵的姑娘都惊呆了,不知道是该上去拦一拦呢,还是赶紧躲开?这场面实在是太吓人,还真有些不好处理。这一纠结他就呆立在原地,倒一时不知道怎么办才好了。

    她就这么眼睁睁地看着傅队长的手指往下移,露出了似隐似现的胸膛。

    当然,就算是似隐似现,必须承认的是,傅队长的身材显然是无可挑剔的。

    “打住!”方子期把手拦在了自己的眼前。就像对面是狂水猛兽一般。

    “你要是再这样,我就要走了!”她挡住了视线,朝着门口连连倒退,这倒是为她恢复清醒,做到正确判断,创造了极好的条件。

    傅队长还是没有声音,想来她言辞这么激烈,傅沛璟应该是停止了动作吧?方子期良善地想到。

    她偷偷地透过指缝看过去,就看到了那个人脸上的邪笑。这种笑容让方子期感觉到,就像是在逗猫狗一般。她还没来得及深想,果然,指缝中看到的那个人,根本就无视她的抗议,直接就把衬衣也给脱了,那精壮健硕的上身此刻就像是故意展示一般,完完全全地呈现在了她的面前。

    方子期嗷呜一声,就想捂着眼睛夺门而逃。艾玛,傅队长这是打算干啥?以身犯险了么?

    两人之间虽然也有些“过去”,可是方子期还是不适应傅沛璟这种亮相,太他么刺激了,直接不给活路了好么。

    傅沛璟也不阻拦她,倒是边脱鞋子,边自顾自地往房间里走。

    方子期像是掐了头的苍蝇,跑到门口一看那门,这才想起要刷卡才能走,简直是穷途末路,只好又自个走了回来。

    就看到傅队长好整无暇地坐在沙发上,光着脚,全身上下,也就穿着长裤了。那模样像是明星在拍写真一般,没有一丝一毫的猥琐和下流,反而是性感十足。

    “怎么不走了?”那个明星问,话时还撩起眼睛看着她,那眼神简直就是在故意放电!

    “帮我刷卡,我这就走。”方子期不敢再看,生怕自己被美男计给蛊惑了,做出完全失去理智的行为。

    “刷卡?”傅沛璟轻笑,就像听到了一个很可笑的事情一般。

    这意思是不打算放她走了?方子期决定自己主动点,装作听不懂的样子:“那您把卡给我,我自己来刷。”她既然不敢让大神屈尊,那她就自己动手好了。话间,方子期躲躲闪闪地朝傅沛璟伸出手。人也往傅沛璟靠近了些。

    预期的卡没拿到手上,傅沛璟就势握住了她的手,这下倒好了,大手包裹着她的手,暖暖的,方子期又愣神又有点分神,就被他轻轻一带,她就坐到他身边去了。

    “想走?没那么便宜的,刚才掐我掐得那么起劲,现在不验验伤就想走?”傅沛璟话的语气中,不出是责备还是玩笑,不过满满的不可思议,就像完全不能理解方子期居然还敢走一般。

    方子期不敢抬头看他,暗自在心中揣摩着现在这个男人脸上的表情,有可能是笑容,那笑容也许就是带有些戏谑,也可能是很严肃的,带着追究责任的那种严肃,最大的可能就是两种方向截然相反的表情之一。

    方子期就吃不准了,这家伙到底是想干啥?

    艾玛,她也就是随手一掐,对这位身经百战,肌肉恐怕早点练出铜墙铁壁功的男人来,至于用“验伤”这个字眼吗?得太严重了吧?

    “我怎么可能伤得到你?”方子期不信,当她是孩子了,她的智商和智谋那可不是一般人呢。

    想当年她自不量力挑战傅队长,踢了他一脚,结果人家一点事没有,她的脚指甲都青紫了,差点没保住,现在,就这么随手一掐,傅先生倒是要追究起伤情来了?

    开玩笑!

    “如果你这是拳头直接揍上来,实话,就凭你的力量,那还真伤不到我,可你用的是掐,压强的定义知道吧?就是单位面积所受的力,这受力点了,相同的力气上去,你觉得是揍伤得重一点呢,还是掐伤得比较重?”

    艾玛,傅队长这是连物理知识都用上了,这有理有据的,还真很有理的样子,方子期一下子有点懵。觉得他的这个逻辑摆明了是混蛋逻辑,根本不通嘛,可是她却一时没法反驳。

    方子期本来也是聪明伶俐的姑娘,可在这强悍的傅队长面前,就像自身的磁场被屏蔽了一般,居然傻傻地被傅队长给带偏了!

    不都有种法吗?恋爱中的女人,智商堪忧!而恋爱中的男人,聪明异常!此刻,在方子期和傅沛璟身上,好像还真验证了这点!

    不过还好,被傅队长强大的个人磁场给屏蔽也只是暂时的,方子期顿了顿,好歹反应力终于回归了些,终于还是想起话来回怼了过去:“按照您的法,既然掐的威力更大,那部队训练的时候,何必还练各种拳法呢?直接让大家一起掐吧!那汇集在一起战斗力是杠杠的,不定连原子弹的威力都有了!”

    她回怼的这话,巧妙地沿用了傅沛璟的逻辑,只是让结论更加荒唐,也算是委婉地回怼了傅队长刚才用的逻辑。

    想起一群人掐在一起,也是蛮有喜感的。

    傅沛璟哈哈笑了起来:“就你调皮!”化骨绵掌一般把方子期的话不轻不重地化解了。

    随着笑声,倒是顺势把握在手上的手,直接放在了腰间。

    方子期的手瞬间就僵了,手下那肌肉的弹性虽然手感很好,可是她还是很不习惯哪,哦不,何止是不习惯,是相当不习惯好吗!

    虽然在岛上,两人也算是坦诚相见过了,可是,那不是特殊情况吗?身在一个陌生的环境,她在刚经历了大起大落的刺激后,他给了她一个浪漫的生日,她怎么可能抗拒得了傅先生的魅力,不沦陷呢?

    那是一种微醺状态的脑袋短路,和现在清醒状态完全是不一样的!

    现在,回到了日常,方子期理智也恢复了正常。还真没有在岛上那么放得开!

    傅沛璟显然很清楚这点。偏偏装作浑然不知,直接把她抱坐在腿上:“怎么了?弄伤了别人,还一点道歉的诚意也没有吗?”

    擦擦擦!如果早知道傅队长的肉不是那么好掐的,打死她她也不手贱好吗?可是,当时,她不是也气坏了吗?他就这么故意看她的笑话,那还不兴她采取点行动?

    方子期心里虽然不服,不过识时务者为俊杰这话她还是懂的。在人家的屋檐下,她不低头还走得了吗?

    “对不起。”方子期从善如流。

    居然道歉道得这么爽快?傅沛璟显然还不想放过她:“一句对不起就完了?”

    “那你想怎么样嘛?”方子期无奈地逆来顺受。一切都在别人的掌控中,她还能怎样?

    “嗯,掐也掐了,往事不要再提。不过造成的伤害,总要消除一下才行吧?”傅队长耍起赖来,还真的是顺手拈来。

    还真想不到,傅沛璟这么铁血的一条汉子,她也就掐了几下,居然这么绕不过去,非要斤斤计较!方子期就不信了,他会真疼到哪儿去!

    “好吧,我帮你揉揉。”她温顺地顺着傅沛璟的话,甚至脸上还露出了温柔神色,似乎真的要关心一下傅先生的伤口似的。

    傅沛璟显然是被她迷惑了,笑得很是甘愿:“这就对了嘛,有错就改,这才是好孩子!”

    擦擦擦!他哪里吧她当成孩子了?要真把她当孩子,会这么个造型对着她?那不是摆明了要引人犯罪的吗?

    方子期不动声色,被傅沛璟强行放在腰上的手,还真的轻柔地在她掐的那个位置揉了揉,力度适中,的确是缓解疲惫啊!

    傅沛璟享受地眼帘微闭。

    好!就等这个时机了!方子期趁着他松懈,用力在他的腰间一拧!

    就打算趁着他吃痛分神的时候,赶紧夺门而逃啊!刚才她早四处打量了一番,原来那门卡就好端端地躺在进门后的鞋柜上啊!真是得来毫不费功夫!

    方子期的如意算盘打得准得很,她也就需要零点零一秒的时间,把那张卡抢到手,然后剩下的事情,那就可控多了!方子期似乎已经感觉到走到一楼时,电梯门打开后,那盈满了阳光的场景,还有空气重点欧式草的清香味道,光想想都是让人太享受了!

    一切都在方子期的控制之下,虽然她拧傅沛璟的腰肉的时候,那肌肉实在是太硬了,有点打滑,效果打了点折扣,不过傅先生放松的警惕的效果是很明显的,方子期顺利地几下就蹿到了那个鞋柜面前,和预计的一样,估计也就用了零点零几妙的时间,她就把那张卡拿到了手中,迅速地在读卡器上一划。

    没什么反应。

    虽然和预计有些出入,不过也算正常,兴许卡没在有效的读卡区域,方子期抓紧时间,又划拉了一下。

    还是没什么反应。

    艾玛,这方子期就有点懵了,不过还是不死心,又划拉了几下,一样的没反应。

    方子期慌了,她真是千算万算,也没有想到这卡会无效啊!或者,这本来就不是这道门的卡?

    她惶惑地回头看,就看到傅沛璟还保持着刚才坐在沙发上的姿势坐着,看着她这个方向,不过脸上的笑容是掩都掩不住了。

    瞧她回头,傅沛璟这才起身,赤脚慢吞吞地走过去。

    方子期很想躲啊,可是,瞧现在这光景,要不她跳楼,要不,就乖乖地束手就擒,恐怕还有条生路。

    前者显然完全没有可能性,毕竟她还不想死。所以,她其实已经没有选择了。

    瞧着那离自己越来越近的傅沛璟,方子期蹲下尽量缩成一团,艰难地挤出了一丝微笑:“我就是来试试,试试这张卡”

    明知这话拙劣得不能再拙劣了,不过同她此刻的处境相比,就算再拙劣,也得上一才行啊

    傅沛璟在方子期面前站定,那场景对方子期来,就像是整个人都被笼罩在了面前这个男人的阴影之下了,压抑得想哭啊!她已经做好了迎接各种狂风暴雨的准备了,让报复来得更猛烈些吧?

    哪里知道,她预想的所有情况,都没有发生!傅沛璟也就是蹲下,直接轻轻松松地就把她从门边给端走了!端走了

    请看关键词“端”。

    方子期刚才从他身上跳下来,脚上的拖鞋早不知道到哪儿去了,此刻她就这么光着脚被人家一锅都给端了!

    “胆子有点肥了,嗯,方子期?”傅沛璟几乎是用后鼻音出了这句话。

    被他端着走的方子期,本来就和他的距离很近,这话传到耳朵中,真的瞬间有了余音绕梁三日不绝之感。

    “不不不!”方子期把头摇得像是拨浪鼓,接下来的声音细若蚊吟:“就是胆子太了,所以想练练”

    傅沛璟被她给气笑了,死死盯着她,心里是真想揍她一下,又有些舍不得,神情古怪:“所以你这是挑了我来练胆?”话间,右边的眉毛神奇地挑高,配合着那亮亮的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方子期。

    方子期瞬间就觉得脑袋轰了一声,耳朵似乎在出气,连周围的声音都很不真实了,理智瞬间就消失不见,老老实实地点了点头。

    实话,凭她找挑战对象这点勇气,基本上可以判断她这不是胆肥,完全是被油蒙了心。

    “嗯,那练下来的感觉如何?”傅沛璟带笑不笑的,真是让人难以捉摸。

    方子期整个被他环在怀中,偏偏这家伙还连衬衣都脱了,那肌肤光是样子就有几分让人恐慌了,何况这傅先生那强大的磁场和威慑力。方子期觉得自己没晕过去纯属是体质刚强了。

    “很怕。”她还是有一一,实话实,眨巴着眼睛,表情还真的一副言行如一的样子。

    那模样,真是让人想狠狠惩罚一下——可偏偏又舍不得。

    傅沛璟差点破功,那心理就是又爱又恨没跑了,就如同青春期的少年,太喜欢的人,会还想有欺负一下的冲动,当然,是那种只能自己欺负,却是不容别人动一根汗毛那种。

    此刻,傅沛璟就打算“欺负”她一下了。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强婚蜜爱,老公么么哒》,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