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强婚蜜爱,老公么么哒 259谜一样的存在

时间:2018-10-09作者:空心菜菜

    这位战士的意思是,他并不是听到了方子期的威名才如此的,是此刻有人就在这里,这人无比地怕方子期,而他又是无比地崇拜这个人,所以,根据等量代换,他这是被传染了,这才怕了方子期的。

    虽然听起来有点绕口,不过事情大概就是这么回事。

    李子方还在捋着这事情到底是咋回事,才沉思了这么一会儿,难免反应有些迟滞。

    那战士见这样子,误以为他不信,赶紧补充:“真的,我们那位战友,绝对是一条铁骨铮铮的汉子,可这次,才从监控看到这位姑娘来敲门,嗷呜一声就上楼躲起来了,你我们老大都怕成这样,我有什么理由不怕?”

    李子方这种高冷很多年的人,差点被这战士的话给逗笑了。特别是那很有画面感的“嗷呜”两字一出,李子方脑海里鬼使神差地出现了一条撒着欢儿的二哈,一溜烟地蹿上楼去了,也真的是没谁了。

    可是,有什么人会这么怕方子期呢?方子期是如何地横行乡里,硬是把人家搞得怕成这样了的?这些对李子方来,这真的是个迷一样的存在啊。

    想到这,李子方连连摇头。

    那战士却把这理解为了同为男人的无奈。瞬间对李子方是心有戚戚焉啊。

    那战士既然和李子方找出了共同点,大家又是一个部队的,虽然李子方他们是有任务在身没错,不过归根到底并不想为难谁。

    何况,还有跑上楼的那让人心悸的女人,大家更不敢怎样了。

    现在两人又pk了一顿,李子方逮住对方又放了,那战士上道得很,手也朝李子方伸了过来:“你好,我叫阚兵,认识一下。”

    那手就这么伸在了李子方的面前,现在,握还是不握,真的是个问题了。

    此刻是战场,还是友谊之地,那界限还真的是越来越模糊了。

    ——我是转换场景的分隔线——

    话方子期一路屏息凝气,像一只夜游的猫一般,没有一丝声响地上了楼。

    她就是从这里逃出去的,虽然不敢完全熟识这里的布局,可要是了解了部分那显然是可以讲的。

    此刻,她站在宽阔的走廊上,如果她要是一间一间地进去搜索,这里地方又大,对方要是诚心躲着她的话,凭她一己之力,就算她搜个通宵,那估计直到天明都不会有结果。

    方子期谁啊,早把这些在心里给了个评估。特别用了换位思考。如果是她本尊来选择藏在这些房间里,她会选哪一间?

    她在心里评估着,虽然使巧劲是她的专长,不过此刻,她还是很心地一间一间地寻了过去。

    扭动门锁,还有几间是锁上了的。

    她对那上了锁的房间没兴趣。要知道,经过了培训的某些人,其中有一条思维就是成功要在险中求。特别是在这种攻心为上的场合,对方要是锁上了门直接对抗这种低层次的策略,显然不可能是训练有素的人干得出来的。

    换句话,这个家伙难就是布了个**症等着她上当呢。

    空城计又不是没学过,那可是考人的心理战哪!方子期心里清楚得很。

    当然,对方要是想把她当做敌对方抓起来,那是绝无可能了。要抓早在他们上了这座岛的时候就抓了,再不济,他们刚才上门挑衅的时候,也是绝佳地干掉她们的机会,结果都没动手!显然对方是根本就不想下这个狠手来着!

    所以危及她自身安全这一条,她大可以放心大胆地撇开不考虑。

    她眼睛咕噜一转,停在了一间看起来毫不起眼,但是靠近楼梯间的房间。凑到门边仔细地看了看,还矮下身也不知道她在观察什么。

    她直起身来后,脚都抬起来要踹门了,忽然又觉得太粗鲁了,想了想脚又收了回来,用手试探性地扭了扭门把手。没锁。

    挺好,就它了!

    方子期扭开了门,走了进去。在墙壁上摸了摸找到开关,啪地开了灯。

    顿时灯火通明。

    这房间很大,里面是套间。从进门这个角度看过去,里面房间还真不少,至少有七八个。那布局倒是像是各自为营的集体宿舍。

    房间里安静极了,听不出也看不出有任何生物活动的迹象。

    不过,方子期靠着自己的诸多经验和直觉,感觉就是这间最有可能藏人。

    首先,这房间靠近楼梯间,显然方便撤退逃跑啊,四通八达的,是个绝佳的位置。作为一个接受过专业培训的人,在进这房间之前,十之**会下意识地观察一下退路的。

    方子期打死也不会相信,这家伙没有做过类似的培训。

    她悄悄地往里走。客厅的沙发,没有一丝皱褶。茶几上放着的烟灰缸,崭新得就像是刚买的。

    这就对了,一幢大得出奇的楼,里面就寥寥几个人,那么多房间,还锁了不少。偏偏开着的这间,居然就像是没住过人一般,那逻辑怎么也不过去啊!

    要是客厅散乱一点,有人住过的迹象,方子期还真不起疑了。可现在

    方子期一路向前,一个套间一个套间地看过去。

    每个房间都看似没有人。

    可方姑娘是谁啊,她仔细观察过门后,停在了一间房间的门口。那房门大开,完全一副不设防的样子。

    可方子期却对着这房间门口喊话,还笑了起来:“出来吧,我看见你们了。”

    没动静。难对方以为她是在使诈呢!

    方子期又等了会儿,还是没人出来。

    唉,只有亲自动手了。她慢吞吞地进了房间,站在那大窗户面前,像是看风景一般,闲闲地往外张望。

    房间里安静得掉一根针都能听见。

    事情的发声也就是瞬息之间,只见方子期猛地把在了一侧的窗帘刷地一拉。

    窗帘被她一拉开,窗帘后的两个人——

    哦,不对,是一人一狗,蹲在地上,抱在一起惊恐万状地看着她。不管是人还是狗,那眼神都如出一辙,居然莫名地相似。显然是自以为隐蔽很好,可居然还被她识破了,是相当的讶异,同时,也被吓了一跳。

    那货那条狗果然是训练有素,撕咬起来是凶猛无比,可要是让它装作不存在不出声,居然也做到了。此刻它就这么悄然无声地看着方子期,一点声音都没有。

    方子期现在倒是对那货另眼相看了。

    不知道那货记不记得被她打的那针麻醉

    方子期甩了甩头,看向另外蹲在地上的那个人。

    而另外的那个人——

    她看着他笑,笑得很是调侃。

    黑黑讪讪地站了起来,拍了拍那货的脑袋,像是介绍一般:“那货,来来来,来见过大嫂。”

    那货很给力地呜咽了几声。不过估计黑黑的情绪影响到它了,或者是家伙真的是聪明,还记得自己在方子期手上吃的亏,哼了几声后,那货使劲往后缩。一副也很怕方子期的模样。

    “黑黑,能了哈,居然知道见我我躲起来了?”方子期没理他的插科打诨,开门见山。

    黑黑见怎么着也躲不过了,只好陪着笑:“我不是想你们不是还在实战考核嘛,就不瞎掺和了。”

    这家伙还是很会话的,紧接着补充了一句:“我看到你落难,总忍不住搭救,免得违反了军令。”

    艾玛,第一句话出来,方子期还刚想切一声,可第二句一,这话听着舒坦啊,方子期立马就平静了。

    平静归平静,她可不是不会思考!上次她上岛,这岛上可没有黑黑啊!此番一来,这黑黑会突然出现在这里!方子期是打死都不会相信,这件事情不是某人安排的!

    黑黑还觉得奇怪:“子期,你怎么知道我躲在窗帘后面的?而且那么多的房间,你怎么知道我就在这一间?”

    其实这窗户设计的确是有些古怪,玻璃窗户都非常宽大,从视觉上,很容易误会这是一拉到底的平面设计。其实不然,在窗帘往两边拉的时候,可是别有洞天了。

    那窗帘后面的地方,却不是像窗户玻璃一般在一个平面的,而是外挑了一个半圆,当初设计者不知道是考虑这样的外形更好看呢,还是因为这设计如果多些空间的话,当窗帘往两边拉的时候,给那些厚重的窗帘一个容身之所。

    方正就是一句话,窗帘背后有藏人的地方。

    现在已经不知道这设计师的意图了,反正,黑黑当时就看准了,方子期可能以为窗帘后藏不下东西这点,才藏到那里的。

    他抱着那货,那叫一个紧张。

    毕竟成人后,捉迷藏这游戏就再也没玩过了。

    哪里知道,方子期居然一眼就识破了!

    黑黑所不知道的是,方子期可是在和这种房间类似设计的房中待过一晚上的!她也是机缘巧合发现了这个设计,这次感觉黑黑可能会用到这点,没想到还真被她给猜中了!

    她当然不会对黑黑她和傅沛璟在这待过。只捡了了相关的:“黑黑,这个问题太简单了!”

    她回头看了看大门,摊摊手:“你看看门就知道了。”

    黑黑不服气,一道门到底是怎么把他和那货给出卖了的?

    他大步走到门边,仔细观察着那门。然后像是泄了气的皮球一般,朝方子期竖起了大拇指:“好!好!方子期,你行!”

    方子期淡笑不语。

    这恐怕也是个巧合,门边正好挂了一撮狗毛。新鲜出炉的。

    方子期本来就不相信傅沛璟离岛的时候,会把那货这条狗给带走。在她和李子方进了房门后,却一直没听到有狗叫的声音。这事情前后一联系,她推测有人和那货在一起,还不准那货叫,当然,这不是关键,关键是这人是谁呢?

    现在,狗毛都落下了,她还能不知道这里就是黑黑他们的藏身之所吗?

    黑黑暗自懊恼,各种局都布好了,没想到,还是被方子期给识破了!他千想万想也不会想到啊,在进门的时候,那货居然会在门框上剐了一下,也就轻轻一下,留下一撮狗毛,倒成了方子期破案的利器了。

    方子期瞧着他那不甘心的模样,决定给他机会:“我瞧你挺不服气的样子,还有什么想不通的,吧!”

    “没没没!我哪里敢不服!”黑黑连连摆手。

    傅沛璟在基地没接到方子期,意外地接到老魏的时候,老傅立马就给了他任务,让他到这个岛上来,那时候,老大恐怕已经想到,方子期很可能会中途在这个岛上歇脚吧?

    老大真是神机妙算啊,可惜的是遇上了他这个猪手下。黑黑汗颜。

    方子期朝那货走近了几步,试图去摸摸这家伙的脑袋。

    那货再度呜咽了几声,这回更离谱了,往后缩着缩着,藏在了黑黑的身后。

    黑黑恨铁不成钢:“那货!你好歹是只受过正规训练的军犬!瞧你那怂样!”

    那货不为所动,继续执着地缩在他身后,嘴里呜咽着。目光躲闪。

    这家伙不止是身手厉害,智商也是出了名的高,此次这么怕方子期,想来是曾经吃了不的亏。

    黑黑转头陪了笑脸:“好吧,我们不管它!不过,子期啊,有一点我还真想不通,你是怎么发现我在岛上的?”

    方子期笑容灿烂:“我本来也是试着上岛看看的,要是有人来赶我们,我也不起疑了,可偏偏没人来赶,还让我们在沙滩上折腾,这就有些不过去了。

    我有种想法,觉得这岛上有我认识的人。可你是老魏吧,他要是杀个回马枪,绝对是去另外的地方救我们,不会在这里守株待兔。你要是别人吧,你们傅队长恐怕也不放心,我想来想去,可能就是你了。”

    黑黑瀑布汗:“得有道理,可是这么推理还是有些牵强啊。”

    方子期点头,很认同:“没错,刚开始我还是很不确定的,所以我们才会搭了庇护所,在那里扛过了风暴。可是后来我越想越不对劲,最后觉得还是需要上门来一看究竟才是。结果一看开门的那位的表现,我觉得我的猜测是**不离十了。”

    黑黑挠了挠脑袋:“开门的阚兵怎么了?他表现异常吗?居然能够让你印证了你的怀疑?”

    “是啊,他太紧张了,表现得真的是不要太明显,你我过去没见过他,他也没见过我,可那位叫阚兵的战士,实在是太蹊跷了。一副怕得罪我,又怕我不利的模样,那畏惧情绪太明显了,显然是对我有一定的了解。黑黑,是你对他了什么吧?”

    黑黑顿时语塞,打了自己的嘴巴一下:“哎呀!子期,真的怪我!我也就是把你的光荣历史讲了一下“

    他看着方子期的神色,赶紧补充:“略微!略微!只是略微讲了一下!”

    方子期哼了一声,他只是光讲她的“历史”,那位阚兵会那么惶恐?

    她也不话,就用眼睛来揭露黑黑。

    黑黑被她看得如坐针毡,终于投降:“好吧,我告诉他了,你是大嫂!”

    看吧,这不就是症结所在吗!

    方子期沉下脸来:“谁告诉你我是大嫂了?你居然敢到处传谣言!”

    黑黑苦不堪言,又打了自己的嘴巴一下:“这事是怪我!你想这么大一座岛,就我们两人守着,我们俩也特别聊得来,所以着着,我才漏了嘴的!我真的真的没再和别人过这事了!”他双手合十,做祈求状,那意思是想请方子期原谅他来着。

    事已至此,方子期还能什么呢?什么也不能让事情回到过去了。何况,黑黑帮过她那么多忙,凭两人的交情,她还真不至于为这事开罪黑黑。

    还能怎么样呢,也只能算了呗。

    “这事就这样吧,不过以后我可不想听到别人从你口中听到关于我的事情。”方子期淡淡地来了一句。

    话听到了黑黑的耳中,那还真的是无比的难受。

    “子期,你放心,我保证不会了。”他内疚地。

    方子期感觉到了他情绪的低落,心里有些不忍了,她一拍掌:“好吧,那我们现在来正事!你,你这是打算来收复我们呢,还是来帮我们?”

    艾玛,这问题还真的是不好答啊,傅沛璟在见到了回去的是老魏而不是方子期的时候,就把他打发到了这岛上,那目的,肯定不是让他来收拾方子期的,显而易见是要他来搭把手的啊!可是,领导也没那么明白,就的这岛上驻守的人手太少,含含糊糊地把他给打发过来了。

    没有明确的命令,可是却有着清楚的目的,这事好办也好办,难办还真的是难办!

    看到黑黑这番表现,方子期早就明白了七八分,带着些顽皮,她倒是逗起黑黑来:“没事,大不了我把你们捆起来。这样你就不用太为难了。”

    这话得是轻描淡写的,听到黑黑耳朵里,那叫一个震惊。这上不着天下不着地的地方,把他们捆了,这是不想让他们活了么!等他们走了,还有谁来搭救他们?

    黑黑嬉笑着:“别啊,子期!好歹给条活路啊!”

    真人姐姐在线服务,帮你找书陪你聊天,请微/信/搜/索 热度网文 或rd4 等你来撩~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