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穿越女配拒做妃 第129章 情根已深种的商尧

时间:2018-04-19作者:心星

    “丫头~幸好,你醒来了呢!”简岚叹道。

    温清清除了抱着他,在这个时候,也只能以沉默相对。

    简岚这番抱着温清清好一会儿之后才松了手,随即说道:“我还有事,就不陪着你了,丫头要乖乖喝药啊~”

    温清清小郁闷的点了点头,表示知道了。

    先前简岚喂她喝的时候,她还不觉得有多难喝,现在回想起来那个味道,真的是够独特的。

    所以,她其实挺想不喝的了。

    温清清自己清楚她是个什么状况,所以也知道自己根本不需要喝什么药的。

    在简岚轻轻一吻她的额头之后,便离开了。

    温清清呢,则躺在床上想着事情。

    她在想,既然她在这个世界是死不了的,那么,是不是能够借此做点什么呢?

    唔,这次是在不知道的情况下,经历了一番生死,她也是后怕极了。

    而且,虽然她是没有死掉,受伤的地方却也是实实在在的痛着的。

    温清清动作缓慢的摸了摸自己的胸口,她能感觉到自己的心跳,感觉到自己的胸口已经完好如初。

    不过,到现在,她还是能回想起那把利剑刺进她胸口时,那极致的痛楚。

    当真是,无法言语的痛。

    在简岚离开之后,春花秋月两人又进了屋子,安静的陪伴着她。

    冉月说了,温清清大病初愈,需要静养。

    好吧,那就静养了。

    简岚这一次离开西城之后,直接去了皇城外的浩月山庄。

    算算日子,现在距离温清清十五及笄礼的时间已经不远了,他准备在她及笄之后,便正式下聘,与她定亲。

    而对于温清清的及笄礼,简岚也是想着,要准备充足的礼物送给她。

    下聘之礼也不能轻了,他要准备好所有的事情,早日娶她回家。

    对于简岚这边忙着的事情,温清清是不知道了。

    冉月的医馆里,现在因为温清清受了伤,留在了这里,所以冉月也因此留了下来。

    而商尧呢,不知是怎么做到,让别人察觉不到他不在皇宫里的,他也在冉月这里住了下来。

    为了追到心上人,商尧现在是越来越不要脸了。

    唔,反正他现在也是顶着别人的脸在晃悠,所以要不要脸都无所谓。

    再说了,脸这种东西,多了也没啥用。

    温清清是在愁眉苦脸的又喝了一天的汤药之后,才能够正常发声了。

    “啊~春花啊~快端走!端走!”看着又一次被端上来的汤药,温清清哀嚎道。

    “主子,冉姑娘说了,这药有利于您的身子恢复康健,所以啊,请主子一定要喝完它!”春花耐心的哄着自家主子,苦口婆心的说道。

    见着一旁的秋月也连连赞同,温清清苦着脸,还是一口气将它喝完了。

    也是在这个时候,商尧颇有兴致的进了屋子,故作惊奇的看着她道:“原来堂堂温家大小姐,也会害怕喝药啊!”

    温清清斜靠着床头,见着他进来,并不怎么客气的给了他一个白眼。

    “哎呦喂~这不是三公子嘛!怎么,三公子日日到这医馆来,是您那身子哪里又不行了?”温清清挑眉说道。

    商尧知道温清清就是嘴上开个玩笑,所以也不想和她计较。

    况且,温清清如今“大病初愈”,冉月可是紧张着她呢!

    盯着温清清看了一小会儿,商尧抿嘴,随即轻声说道:“温清清,我有话想单独与你说。”

    “有什么话,不能让别人知道的?”温清清并没有马上答应,而是说道。

    商尧眼神瞟向了别处,嘴里又压低了声音说道:“是关于月儿的事。”

    听到商尧如此说,温清清眨了眨眼,顿时八卦之心迅速冒起。

    于是呢,春花秋月就被温清清一个眼神让退出去了。

    虽然她们心里也好奇不已,但是自家主子不要她们留下来,她们也只能退下去了。

    最多呢,她们也就悄悄地听一下。

    嗯,就是这样。

    实在不行的话,不是还有凌阳凌霜的嘛!

    说起凌阳和凌霜兄妹,这一次因为温清清受伤的事情,两人都非常的自责。

    他们自责自己没有保护好她,让她受到如此伤害。

    若不是有奇迹的发生,他们真的会以死谢罪的。

    好吧,温清清的醒来,也被当做了是一种奇迹。

    如果不是奇迹,一个本来已经断气儿了的人,怎么又会活过来了呢?

    而且,受伤的地方也恢复得特别快,让人都看不出来受过伤。

    嗯,这个暂且不是重点。

    屋子里,商尧拉了一张椅子,坐在离温清清不远也不近的地方,刚好适合说话的距离。

    “请问三公子,是什么事啊?”温清清瞅了他一眼,好奇的问道。

    商尧看着她,认真的问道:“你们姑娘家,最喜欢的是什么?”

    温清清闻言,低头想了想,随即回答道:“这个问题啊?每个人是不一样的,具体的,得看那个人的喜好。”

    “那……”商尧说道。

    还不等商尧说下去,温清清又说话了。

    “三公子是想知道冉姐姐的喜好吧?不过,三公子看样子跟了冉姐姐也有不短的时间了吧,怎么还不了解冉姐姐呢?”温清清揶揄道。

    商尧听了,很想找个理由来反驳她的,但是想了想,还是没有说。

    在这些日子里,商尧不是没有注意到冉月的一些小习惯,但是冉月因为心中藏着血海深仇,所以根本不会对这些小事情动心。

    只能说,她对商尧的感觉,终究还是有些不一样了吧!

    认真说起来,温清清也不能说她有多了解冉月。

    这样说来,两人对冉月的了解都是半斤八两,说不上谁比谁多一点。

    对于这一点,商尧很快也发现了。

    于是,他非常嫌弃的看了温清清好几眼,然后说道:“原来温大小姐也不清楚么?”

    “就算是这样,冉姐姐对我也很好,我又不用特意讨好她。”温清清得意的说道。

    见着温清清故意气他的样子,商尧还真有种揍她的冲动,不过还是尽力忍了下来。

    他要忍住,忍住不发脾气。

    这里是冉月的医馆,温清清是冉月的朋友,他不能对此做什么。

    嗯,他不和小丫头一般计较。

    “那你能说说,你们姑娘家都喜欢什么吗?”商尧想了想,又问道。

    温清清闻言,随口说道:“别人喜欢什么,我是不知道了,反正我嘛,最喜欢的是吃喝玩乐啦!”

    商尧听了她这话,忍不住嘴角一扯,忽然感觉自己也是问错了人。

    虽然温清清和冉月走得近,可是就温清清这性子,在皇城可以算得上是独一无二的存在。

    哦,不,还有一个和她差不多闹腾的商萦公主。

    其实要算起来,商萦公主都比温清清好些,被商萦公主祸害过的人,可没有被温清清整过的人多。

    好吧,这个暂且也不是重点。

    对于商尧的问题,温清清还是秉着良心给了他一个建议。

    她说:“冉姐姐对医术方面的兴趣颇大,三公子不如从这方面下点功夫。”

    商尧瞅了她一眼,心中也不知想到了什么,淡淡的说了一句:“多谢!”

    而后,就见商尧急急忙忙的离开了。

    春花秋月是在商尧离开屋子之后,赶紧进来的。

    “主子,刚刚没发生什么事儿吧?”春花担心的问道。

    “没,这里又不是酒楼赌场,能有什么事儿啊?”温清清没好气的说道。

    春花故作委屈的看着自家主子,随即说道:“这不是害怕主子受欺负了嘛!”

    “哟~看你这委屈的样子,快让秋月瞅瞅,丢不丢人呐!”温清清说着,笑眯眯的看向了秋月。

    “主子说的是。”秋月浅笑着应道。

    商尧那边,在离开了温清清所在的屋子之后,便去寻冉月了。

    不过,他也没有马上出现在冉月的跟前,而是暗中默默的看着她。

    他在注意着她,说话时候的表情,动作,走路时的姿势,以及,眼眸中那丝不容易被人察觉到的暗光。

    以前,商尧都没有注意到,冉月的眼里,竟是暗藏着许多的事情。

    然而那些事情,他都不知道是什么。

    商尧忽然觉得,自己是不是用错了方式,或者没有寻对方向。

    要不然,为何直到现在,冉月对他的态度,是一如既往的冷淡。

    他是不是还需要,去详查一下冉月的过往呢?

    可是这样的话,他又怕日后冉月知道了,会不高兴。

    但是商尧也清楚,如果他直接去问她,她是不可能会告诉他的。

    商尧在想了各种办法,犹豫了两三日之后,还是求到了简岚跟前。

    好吧,在一方面,他很讨厌简岚,因为这个人太过优秀,出色,强大,也足够神秘,令他不得不为之忌惮。

    可是在另一方面,他又不得不与简岚合作,以保自己的前路通畅。

    嗯,讨好简岚的方式也很简单,那就是哄好温清清就行了。

    唔,对于这一点,在相比之下,商尧又觉得自己受到了一万点的伤害。

    眼看别人都成双成对,他这里还没一个准信儿呢!

    北城,某宅子里。

    简岚与商尧两人单独相会,畅谈了许久,没有人知道他们到底说了些什么。

    在那一日之后,商尧依旧会顶着别人的脸,在冉月身边晃荡。

    等到夜色来临,没有外人在的时候,商尧便会换回原本的模样,默默的守候在冉月身旁。

    也许是习惯了商尧的存在,若是某一日商尧不在,冉月还会觉得心里有些失落。

    可是,她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觉得失落。

    冉月对自己说,她只是,在利用他的啊!

    利用?也许是吧!

    可是,谁能保证在一日又一日的相处中,不会产生出感情来呢?

    她不能,他也不能。

    或许商尧也是知道冉月别有目的的,可是,他也愿意认了。

    自从见到她,被她所救,与她相处,陪她治病救人,默默的看着她独自哀伤,他就越来越放不下她了。

    商尧不得不承认一点,冉月的样貌是极美的。

    不过,他在意她,最初也没有这个缘故。

    只是因为她是她,所以他恋她。

    商尧在想,这辈子,他大抵只有那么三件事情想要做到了。

    一个是坐上那个位置,一个是给母妃一个幸福的晚年,还有一个便是能与冉月携手到老。

    他可以不要其他的女人,他只想要她。

    如果说,这三个只能选择一个,也许,他也会选择她。

    不过,就是为了更好的护着她,他才更加的想要那个位置。

    因为商尧非常的清楚,除非他像二皇兄一样彻底的隐退朝堂,常年不见人影儿,否则他那几个兄弟,不管是谁坐上了那个位置,都不会有多大度的容下他。

    要说现在的商皇,曾经也是有好几个兄弟的,最后还是只剩下他一个人了。

    有情或无情,谁是谁非,早已说不清楚了。

    说起温清清那伤,不到两三日便完全看不出痕迹来了。

    冉月不信邪的瞅着她曾经受伤的地方看了许久,还摸了又摸,直闹得温清清笑呼“大色狼”。

    在冉月这里赖了几日,温清清终于还是回了将军府。

    她要是再不回去,温翟可是忍不住要亲自过来逮人了。

    他们到现在都还不知道温清清曾经受伤的事情,所以还以为温清清这几天玩得不知天高地厚了。

    好吧,虽然温说了,她是在医馆帮冉月的忙。

    可是温翟又不是不清楚,自家闺女有个什么本事,他不觉得自家闺女能帮上人家多少忙。

    这一点倒不是温翟故意不想点好的,温清清确实在多方面都没有天赋,这个在她小时候尝试学习的时候,是被证实过的。

    就温清清那点功夫,除了轻功好一些,便是鞭法,若是遇到过有点本事的,她也就真的只能躲一躲了。

    好吧,这个是在只有她一个人的情况下。

    说起刺杀事件中的那个蒙面人,最后还是被简岚找到了。

    那是在东城的一座废宅里,一个多年没有住过人的地方。

    只是,废宅被他们找到的时候,已经晚了。

    那个蒙面人,已经死了。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