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穿越女配拒做妃 第124章 温渠的婚事

时间:2018-04-19作者:心星

    如果俞姑娘真的挺好的,那当然是欢欢喜喜的给他们办喜事了。

    俞蔚然在温家人的热情款待下,很快便融入了这个大家庭,直到夜深人静之时,她都还觉得有些不真实。

    韩玥亲自张罗着收拾了一间屋子出来,特意让俞蔚然住下。

    那屋子离温清清的闺房比较近,离温的房间有些距离。

    唔,虽然说,温与俞蔚然的亲事,似乎是板上钉钉了,但是呢,他们还是要顾及一下俞姑娘的名声的。

    好吧,虽然在外人看来,温家的名声已经不值一提了。

    俞姑娘在一路上也听说了不少关于温家人的传言,她这心里还有些吃不定来着。

    真正接触过了温家人之后,俞蔚然这心里也踏实了许多。

    她觉得,真正的温家人,与外人眼中的温家人,完全是不一样的。

    虽然不知道对于温家人为何会传出那般不怎么好的话来,不过俞蔚然也知道,这其中定有些许缘故。

    所以,在对待别人的时候,她也会注意着点的。

    将军府,西苑。

    温清清拉着俞蔚然聊天,问起她与他的相遇,问起他们的故事。

    对于这些过往,俞蔚然也没有觉得不好意思说的,大都大大方方的告诉了温清清。

    只除了,关于土霸主的事情。

    尽管俞蔚然已经将那天的事情放下了,但还是不能坦然的面对。

    她不想去回忆,不想回忆起那一天的遭遇。

    在温清清的闺房里,温清清还特意向俞蔚然介绍了一下大白。

    大白高昂着头,眼神轻蔑的看了她们一眼,而后理也不理她们。

    温清清见状,有些尴尬的说道:“大白就这脾性,姐姐可别生气哈!”

    “不会的,大白看起来很漂亮的。”俞蔚然真心的说道。

    而且,俞蔚然也不是第一次见到天鹅,所以她知道天鹅这种生物都是极其高傲的。

    没一会儿,就见大白占据着软榻,缩成一团,一动不动。

    俞蔚然见了,颇有些好奇的多看了几眼。

    她不禁想到,家养的天鹅,竟是这般模样么?

    好吧,不管这个了。

    此时,在南苑,有一人半躺屋顶,望着远方,独自饮酒。

    这人,便是温渠了。

    看到温带了心悦的姑娘回来,他的心里也是真心为温感到高兴的。

    不过也因此,他想到了自己,想到他心中想念着的那个人。

    不知道她,如今过得可还好?

    温渠知道,她喜欢的那个人是温,可是,如今,他也不知道该如何做了。

    不等温渠做出决定,早已有人为他做出了选择,所以,在不久之后,温渠迎来了一道赐婚圣旨。

    要说,商皇是非常的不愿意将自己的女儿嫁给温家的,但是这一次,他偏偏还就赐下了这一道旨意。

    这其中的弯弯道道,最清楚的人,是简岚和温。

    因为促成这一结果的发生,一开始便是他们在布局,而后推波助澜。

    追究起前因后果,不得不提及到一个与景文王朝毗邻的国家,赫赫王朝。

    说起赫赫王朝与景文王朝之间的恩恩怨怨,那是说上三天三夜也说不完。

    两个国家之间是多年一次大战,常年发生小战。

    温大将军常年镇守边境,也是因为这个缘故。

    商皇对温家是又喜又恨,也是因为这个缘故。

    若是景文王朝多一个会打战的大将,商皇也不至于无将可用,也不至于把大部分的兵权都交给了温乾大将军。

    然后,对温家是又喜又怕,生怕温乾一个兴起就夺了他的权。

    简岚暗中筹谋着,与赫赫王朝的王室达成了一个交易。

    赫赫王朝派大军压境,假意想要攻打景文王朝。

    因为温大将军事先是不知道简岚的具体安排的,所以他还以为赫赫王朝真的有意挑起战争,一接到消息便立即修书派人快马加鞭送回了皇城。

    皇城之内,商皇陛下一听到这个消息,连忙也有些急了。

    虽然他不畏惧打战,也不怕真的打起来,可是商皇陛下也知道,打战极度的劳民伤财,能够避免他还是想要尽量避免的。

    若是不能避免,那也就只能和他们打。

    而要打战的话,景文王朝能派出来的人,便只能是温大将军了。

    商皇陛下之前还谋划着怎么把兵权夺回来,明里暗里也纵容了一些对温家不利的事情发生。

    可是现在,商皇陛下需要温大将军为他效力了。

    可是,商皇陛下又怕温大将军记仇,不能真心实意的为他守住江山。

    在山高皇帝远的边境之地,商皇陛下真的不能确定温大将军是否有那么忠心。

    然后呢,就在商皇陛下忧心忡忡的时候,有人大胆进言了。

    “启禀陛下,臣等以为,可为温家赐下一桩满意的姻缘,温将军得此皇恩浩荡,一定会为吾皇万岁效尽犬马之劳。”那臣子说道。

    此时是在御书房,商皇陛下单独见那大臣的时候。

    放在其他场合,那大臣也不好直接说出来。

    商皇陛下一听,认真的想了想,觉得这是个办法,随口便问道:“那要指哪家的女子,才算是令人满意的姻缘?”

    那大臣吞吞吐吐着道:“这个……启禀陛下,这个……那个……”

    “有什么话就说,朕恕你无罪!”商皇陛下一看,面目一冷,不太高兴的说道。

    “谢陛下!”某大臣先是跪拜谢恩,而后才小心翼翼的说道:“陛下,听闻四公主殿下,近来愈加乖巧懂事了……”

    某大臣说着,心里也是一阵冷汗直冒,不知道商皇陛下会是如何反应。

    商皇陛下听到他提及商萦公主,顿时就愣了。

    想想自己的四女儿,如今也有十五岁,也到了应该出嫁的年龄了。

    若是能用一位公主的幸福,换来他的江山安稳,甚至是可以借此做点什么,商皇陛下觉得,这个主意真的不错。

    不过,即便商皇陛下心里觉得主意挺好,表面上还是露出一个威严的表情,语气冷冷的让某大臣退下了。

    那大臣见状,虽然也不知道这事情是成还是不成,不过还是只得听从皇令。

    不过三日,商皇陛下便拟好了赐婚的旨意,在宣旨之前,还特意透露了一点风声到边境之地去。

    商皇陛下的目的,一个就是想要借此稳住温大将军,让温大将军好好的为他守住边境。

    还有一个呢,就是商皇陛下想要让商萦公主在嫁入温家之后,拿回虎符。

    嗯,对,商皇陛下对商萦说的是“拿”回来。

    商萦公主得知自己被赐婚温家的时候,本来还是极度高兴的,但是听到旨意上说明的是与温家温渠成婚的时候,她的心里难受极了。

    在自己的寝殿里,商萦公主狠狠的大吵大闹了一番,又狠狠的哭了一场。

    对于她的反应,商皇陛下见怪不怪。

    如果商萦是不哭不闹的接受了,他反倒是会怀疑这个公主的真假性了。

    商萦公主哭过了,闹过了,也改变不了这个结果。

    为什么,为什么偏偏是温家呢?

    如果是温家,为何不是温,却是温的堂哥?

    她对自己说,对别人说,她放下了温,实际上只有她自己知道,她还没有真正的放下那个人啊!

    在听到别人说起温的事情时,她虽然表面上看起来是毫不在意,但心里却是很开心的。

    在听说他带回来了一位姑娘的时候,她难受极了。

    温回来的那一日,商萦公主一夜未眠。

    而紧接着没多久,她便接到了这一道赐婚圣旨。

    呵呵!

    老天对她还真是好呢!求不得,得不到,却又让她即将活在可以经常见到他的地方。

    那个时候,她再也不能对他有别的心思了。

    温家人接到圣旨的时候,除了温早就知道这一茬,其余的人皆是惊讶,震惊,好奇无比。

    而温清清呢,心里更多的是为温渠堂哥感到高兴。

    随即她马上想到,这莫不是简岚从中做了什么手脚?要不然,她可不会相信商皇会无缘无故的赐婚给温家。

    商皇对温家不满已经是众所周知的事情了,只差没有完全捅破那一层纸了。

    而且,还是嫁公主,不是招驸马。

    这个说起来,可是两种不一样的概念。

    商皇陛下想的是,既然要赐婚,干脆就把公主嫁给温家,也好让商萦到温家探知虎符所在。

    好吧,差不多就是这样子了。

    那一日,天气阴沉沉的,看起来似是要下雨的样子。

    总管太监何全手捧圣旨,脚步匆匆来到了将军府宣旨。

    温家众人在何全到达将军府之前,便听到了些许风声,只是这个时候,温家人还不知道是什么事情。

    既然有旨意传来,他们便只能接了。

    于是呢,温清清在春花秋月两人的催促下,嘟嘟囔囔着起了床。

    在这个时候,她心里还使劲儿的埋怨着商皇,不知道那位又想搞什么事情了。

    “一大早的来,什么事嘛!”温清清低声说着,还是快速的起了床,简单的洗漱了一下。

    对于温清清的敷衍了事,春花秋月无奈一笑,还是随她了。

    至于俞蔚然呢,也被拉着一起去了。

    这也代表着,温家人已经接纳她的存在了。

    唔,其实前一晚韩玥便在与温翟商量着温与俞蔚然的婚期来着。

    只是吧,想到温渠、温蒙和温翡的婚姻大事都还没有解决,现在就先办了温的,会不会不太好。

    他们另外想到的是,几个孩子成亲宴,一定要温老爷子在皇城的时候举办才好。

    好吧,这个暂时不提。

    说回赐婚那一日,温家上下齐齐跪拜于将军府大厅里,听着何全宣旨。

    何公公宣完旨意,笑眯眯的对他们道着喜。

    温潺笑呵呵的给了何公公谢了,随即不着痕迹的看了一眼温清清。

    嗯,他当然不会觉得只是温清清的杰作,而是想到了温清清身后的简岚。

    说起简岚,温潺不得不承认,他的确是个鬼才,简直就是个妖孽,各方面的能力都让人佩服至极。

    比如说这一次的事情,他可没有那个能力去挑起两国之战。

    他现在也很好奇,这场被特意挑起的战事,会如何平息。

    要知道,如果不能一切都发生得合情合理,商皇陛下迟早也会发现其中的问题的。

    想到自己的儿子,温潺这心里也是有点复杂了。

    对于商萦公主这个未来儿媳,论性情,他还是挺喜欢的。

    因为吧,商萦公主和温清清都是一样的率真可爱,真性情。

    可是论身份,他又觉得有些遗憾。

    若是商萦公主不是公主,不是皇室中人,他应该会更乐意。

    也罢,也罢,既是孩子喜欢的,他也乐意见他们好。

    说起温渠的感受呢,他现在是完全不敢置信,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什么。

    看着温渠堂哥难得的露出了一副如此呆萌的表情,温清清很不厚道的笑了。

    嗯,笑得特别的开心。

    “大堂哥,傻了吗这是?要不要我给你回个神儿?”温清清笑眯眯的说着,举手在他面前挥了挥。

    “清清,说什么呢?别乱说话!”韩玥轻轻拉着她的手,故作生气的呵斥道。

    “没事儿,孩子们嘛,没关系的!”大伯母黎夫人心情不错的说道。

    说着话的同时,还拍了拍温清清的肩膀以示安慰。

    “无妨,清清丫头陪哥哥过两招就行。”这时候,温渠说话了。

    温清清一听,连忙躲到了一旁的俞蔚然身后,赶紧说道:“我才不要!哥,你陪他去!”

    正偏首看着俞蔚然的温闻言,嘴角微微一扯,打趣儿道:“这是心情一好,就想要打架么?”

    “嘿!这不叫打架,叫切磋,是吧,俞姐姐?”温清清说着,微笑着环住了俞蔚然的腰。

    被温清清如此亲近,俞蔚然其实有些微微的不自在,她并不怎么喜欢别人的触碰。

    不过,很快呢,她还是忍住了不舒服的感觉。

    这是他的妹妹,她应该真心对待她。

    而温清清,对她也是很好的,她相信自己的感觉。

    于是呢,温家长辈们商议着准备温渠的婚事去了,而小辈们则一起去了武场。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