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穿越女配拒做妃 第117章 感情这事儿不好说

时间:2018-04-19作者:心星

    “那商萦呢?商萦喜欢他么?”简岚淡淡说道。

    温清清张了张嘴,还是低声说道:“不喜欢。”

    “那你?”简岚浅笑着看着她,没有再说下去。

    “我怎么了嘛,我还不是……还不是为了他们着想嘛?”温清清抿了抿嘴,勉强的说道。

    简岚见她番模样,沉吟了一会儿,又不紧不慢的说道:“其实,要想撮合他们,也不是不可以。”

    听见他这样说,温清清眼睛一亮,连忙问道:“阿岚,是不是有什么好办法呀?”

    简岚看着她,露出神秘一笑,随即说道:“天机不可泄露。”

    “阿岚坏坏,告诉我吧!说吧,说吧,好不好?”温清清拉着他的手,撒娇卖萌道。

    简岚摇了摇头,就是不说他的想法。

    然后呢,温清清见实在没辙,也只得放弃问他了。

    反正,她是相信简岚不会害了他们的。

    至于采取的什么方式,这个温清清就不能保证了。

    温清清在想,如果商萦公主真的能和温渠堂哥在一起,真的也挺好。

    唔,明日她就给商萦公主写信,去探探风。

    这番,简岚与温清清又说了一会儿其他的话,便离开了。

    温清清躺在床上,一遍又一遍的想着哥哥们的事情,甚至到了睡梦里,都还在琢磨这件事儿。

    第二日,温清清写好信之后,也没有马上让人送走,而是先去寻了哥哥温聊聊天。

    温的书房里,这个时候,他也没有忙什么,手里捧着一本奇谈怪志。

    见着温清清前来,温挑了挑眉,将书合上,微笑着看向她。

    “妹妹怎么来了?”温好奇问道。

    温清清瞅了瞅他,看了看左右,挥了挥手,让其他人都退下了。

    听风出门的时候,很贴心的还关上了房门。

    见着书房里只剩下了他们两人,温清清这才凑近了温,低声说道:“哥,我就问你一个问题,请一定要认真的回答我。”

    “嗯,妹妹说吧!”见温清清说得一脸严肃,温亦认真的说道。

    “哥,你有喜欢的人吗?”温清清问道。

    温一听是这个问题,连忙就想着怎么糊弄过去。

    但是还不等他说什么,温清清又说话了。

    她说:“这个问题很重要,请哥一定要认真的回答我。”

    “没有。”温认真说道。

    “真没有?”温清清又道。

    温轻轻摇头,肯定的说道:“真的没有。”

    “那好,没问题了。”温清清微笑着说道,随即就准备离开了。

    温看着她转过去的身影,眯着眼睛轻声问道:“妹妹,你不会是又要掺和什么事儿吧?”

    “怎么会呢?”温清清回过头来,笑呵呵的看着他。

    在温还想说什么之前,温清清赶紧的就溜了。

    回到自己闺房的温清清,将写好的信交给了凌霜,让她把信送出去。

    为了温和温渠两位哥哥的幸福,温清清只好想着,试图改变商萦公主的想法了。

    将军府,北苑。

    温蒙第一次对一位姑娘如此思念,于是忍不住借用了芙蕖楼的势力,去查探那位姑娘姓甚名谁,家住何处。

    嗯,温蒙现在是什么都不知道。

    而此时被温蒙惦记着的那位姑娘呢,正在定远侯府闭门思过。

    这位的闭门思过,可不是温清清那么水的思过,是真正的完全不能踏出房门一步。

    她是定远侯府中唯一的小姐,便是定远侯的唯一嫡女,宁郡主。

    在景文王朝,唯有两位侯爷,一位是阮侯府阮家阮侯爷,另一位是定远侯府宁家定远侯。

    这两位侯爷一位痴情,一位滥情。

    定远侯呢,便是痴情的那位,一生只娶了一妻,膝下一儿一女。

    大儿子宁可维已经请封,封了世子;二女儿宁可柔,也已经被封郡主。

    定远侯曾经对商皇有大功劳,所以商皇也不会吝啬给他的子女一个封位。

    定远侯是一个深思熟虑的人,所以很早以前,就要求自己的儿女尽量不要出现在外人的眼前。

    宁世子是男子,不可避免的还是要出府多一些,而宁郡主出门的次数,就少得可怜了。

    每次看到自己的女儿渴望出门的眼神,定远侯也是心软得不行。

    可是,比起生命安全来,其他的都不重要了。

    除了允许女儿出府游玩,对于女儿其他的要求,定远侯都会尽量的去满足她。

    因为这个缘故,皇城之内,见过宁世子的人还有一些,见过宁郡主的就极少了。

    所以宁郡主好不容易偷溜出门一趟,竟是没人认得她。

    宁郡主这次出门,不全是为了玩,她也是想要去寻找一个人。

    可是,当她好不容易出来了,却发现一个很重要的问题。

    她根本就不知道那个人的任何信息,天下之大,茫茫人海,她要如何去寻?

    正是在宁郡主思索着这个问题的时候,才会一时之间走了神,让那中年男子摸走了荷包。

    宁郡主急着追上去,不是因为荷包里的银两,而是为了那一张手帕。

    因为,它是那个人留下的手帕。

    认真想想,那个人留给她的,似乎就是这么一张帕子,和短短的一段回忆。

    宁郡主忍不住在想,那个人,是不是根本就不记得她了。

    不然,为何都时隔一年了,也没见那人找过她?

    还是说,他也不知道她是谁,所以一直没有找到?

    因为宁郡主心中惦记着一个人,所以对于与温蒙的相遇,在她的心里也只是留下了淡淡痕迹罢了。

    她会记得曾经有一位温家的公子好心的帮了她,也仅此而已。

    好吧,温蒙这一次,算是没有结果了。

    唔,在温蒙那边,在他查到那位姑娘的身份之后,心中倒是安定了许多。

    首先确定了一点,定远侯是站在中间的,与温家不是敌对关系,所以他若是有意,也许可以试试看。

    不过,也正是因为定远侯保持中立,而温家又被商皇敌视,若是谈及婚约之事,怕是困难至极。

    为啥呢?

    因为商皇是不愿看到臣子之间强强联合的,他会感觉自己的地位受到了威胁。

    为了保障自己的地位,商皇是一定不会同意这种情况发生的。

    除非,能够拿出让商皇不得不妥协的理由。

    但是这种情况下同意的婚事,往往也会遭受来自各方的压力和各种阻拦。

    好吧,对于这个问题,暂且也不多说了。

    将军府,西苑。

    温好奇的看着刚刚收到了一个消息,就是温蒙用了芙蕖楼去找一个人。

    这找人不是什么奇怪的事,可是他找的是个女人,那就有点意思了。

    温坐在案桌前,一手执笔,一手支头。

    没一会儿,他写下一张纸条,让人送了出去。

    “唔,貌似有好戏看呢!”温轻轻叹道。

    转眼又想到自家妹子问他的问题,温也是一阵忧愁。

    他发现,自家妹子最近很是关心这方面的事情。

    温想了想,他是不是真的该考虑一下了?

    嗯,等什么遇到了合适的,再说这个问题吧!

    西城,冉月家。

    冉月现在一边沉迷于医术,一边想方设法的寻找当年发生那件事情的缘故。

    她现在知道是皇家出的手,可是,是因为什么缘故呢?

    他们冉家不过是一介商户,根本没有什么值得别人觊觎的东西,为何就招来了如此祸事?

    每当冉月思及这个问题,她的心中都是痛苦不堪。

    虽然现在她也能够很好的控制情绪了,但是这夜深人静之时,她还是觉得特别难安。

    哪怕她明明知道,柒沫就睡在隔壁的屋里,她还是觉得孤独无比。

    商尧那边,最近也是想方设法的逗冉月开心。

    他不知道怎么比较好,都是去向别人讨来的经验。

    唔,商尧想,他对冉月,是极其认真的。

    但是冉月对他的态度,让他很是迷茫,他总觉得,冉月有很重要的事情瞒着他。

    可是,商尧也知道,现在的冉月,还不会将她心中的秘密告知他。

    所以,他愿意等到她主动说出来的那一天。

    不管多久,他都可以等。

    皇宫。

    夜色撩人,但是孤寂之人,也比比皆是。

    商萦公主收到温清清的信后,很是高兴,她已经好久没有和她联系过了。

    可是看完温清清写的信,商萦公主却高兴不起来了。

    因为温清清给了她一个明确的答案,温对她无意,请她另觅良人。

    商萦公主早就知道结果,也早就痛苦过了。

    只是,在看到这封信之后,又忍不住心痛万分。

    她本以为,自己已经放下那个人了。

    原来,并没有呵!

    哥哥……不,温,我商萦,一定会试着忘记你的。

    想我堂堂公主殿下,什么样的好男儿找不到,何必非要看上你一人!

    商萦公主想着,闭上的眼睛。

    良久,她平复了一下心情,给温清清写了回信。

    虽然温清清这封信如同一把刀,插进了她的心上,不过,她也并不怪她。

    一直是她自己一厢情愿,去怨怪别人又有什么意思呢?

    温清清给商萦公主的信,是暗卫悄悄咪咪的送进去的,而商萦公主写给温清清的回信,则是光明正大的送出去的。

    商皇陛下虽然不允许商萦公主出宫,但是也不会阻拦商萦公主往外边送东西。

    当然了,商萦公主送出去的任何事物,都是在他的目光之下的。

    商萦公主的那封回信没有提及到任何人,任何事,就是普普通通的几句话。

    商皇随意的瞟了一眼,便让下边的人照旧送出去了。

    将军府,西苑。

    温清清收到回信,是在第二日。

    商萦公主的信上,写了这么一件事情。

    她说,当年温清清送给她的水果,她一直没舍得吃。

    后来放坏了,她还是让人留着。

    哪怕是再后来,臭了,烂了,她还是想要留着。

    直到最近,她才发现,一直留着它,其实也没有什么意思了。

    所以,她找了个花盆,将它埋了。

    温清清拿到信的时候,初初一看,还有些懵逼,这是什么意思来着?

    后来,她又看了看,琢磨出了这个意思来。

    所以,商萦公主是愿意放下了么?

    温清清想了想,觉得应该是这样的意思。

    然后呢,她就又跑去给简岚写信了。

    温清清想,这下子撮合温渠堂哥和商萦公主,应该没有问题了吧?

    哦不,最大的问题是商皇,并不是商萦公主自己的意思呢!

    想到作为公主,往往不能随自己的意愿生活,温清清就有些心疼商萦公主。

    这个时候,温清清又是无比庆幸的。她庆幸自己,投身到的是温家。

    温家人,真的很好。

    将军府,北苑。

    温蒙在静静地思索着,要如何才能再见到那宁郡主。

    他在想,若是宁郡主也有一分意思,他就为之努力一把。

    若是宁郡主心有所属,他也好及早放手。

    嗯,趁着现在,他对她的想念,还没有达到非她不可的地步。

    不得不说,在某一方面,温蒙又是一个非常理智的人。

    好吧,现在他忧愁的是,怎么知道宁郡主的想法。

    若是直接写信,他怕会影响到宁郡主的名声。

    尤其是,在他的名声已经很不好之后。

    温蒙想了想,脑海里忽然想到了温清清。

    不得不说,温蒙也挺佩服温清清在某方面的想法和坚持。

    所以,若是请清清堂妹帮个忙,应该也是可以的吧!

    只是,他可不能让温清清知道前因后果,不然那小丫头能追着他问上一天。

    对此,温清清想说,她好像没有那么招人烦吧?

    虽然温蒙想到了让温清清帮忙,但是也没有打算马上就告诉她。

    他决定,还是等等再说。

    嗯,不能操之过急。

    殊不知,温清清在温蒙告诉她之前,就听到温提及此事。

    温告诉温清清的时候,距离温蒙与宁郡主相遇那天,已经过去了足足七日。

    最初,温清清还是听到简岚提起的。

    因为简岚并不怎么关注除了温清清之外的人,所以对温蒙这件事,他知道的还没有温多。

    嗯,毕竟芙蕖楼是温管着的,他想不知道都不行。

    好吧,温清清这个甩手楼主就不说了。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