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穿越女配拒做妃 第115章 月下美人花香溢

时间:2018-04-19作者:心星

    “清清难道不是想着,早点与那臭小子在一起么?”温看着她,挑眉说道。

    “这个有关系吗?”温清清手撑着腰,反问道。

    “当然有关系了。”温一本正经的说道。

    温清清见了,转眼又想了想,似乎真的有关系哦!

    这俗话说得好,唔,也不知道是不是俗话了,反正是惯例嘛,上边的哥哥还没有娶亲,下边的妹妹可不能先嫁人。

    好吧,特殊的情况除外。

    比如说,与皇室扯上了关系的,那就不是自己能够决定了。

    要说温清清恨嫁,倒也不是,她只是真的想要知道,自家哥哥有没有喜欢的人嘛!

    算算年纪,温清清十四岁了,温便是十七岁。

    虽然说,在上辈子那个地方算是未成年人,可是这里不一样啊!

    想到了哥哥温,温清清又忍不住想到了堂哥们。

    温渠堂哥十八了,温蒙堂哥也快十八了,温翡堂哥十七了。

    看看这年纪,正是说亲的好时候呢!

    要说,最近这些日子,不少人也动了说亲的心思。

    可是一想到温家几位少爷的作风,顿时犹豫不决了。

    在外人的眼里,除了温渠的风评好些,另外几人的还真不咋样。

    尤其是,在他们自己故意为之的情况下。

    有那想得深远一些的,觉得温家树大招风,不可与之联姻。

    嗯,默默看着就行。

    好吧,谁让温大将军手里握着那么大一块军权呢!

    当初也是商皇自己交出去的,现在倒是不放心人家了,想方设法的想要把军权收回来。

    一方面需要用温家,一方面又不相信温家,商皇自己也是火气连连。

    若不是温家没有其他人入仕,商皇早就忍不住动手了。

    就算是把军权交给一个不太懂的心腹,也不要放在一个有异心的他人手中。

    好吧,商皇陛下就是这样想的。

    温清清与温的那番谈话最终还是被扯远了,温清清什么信息都没有得到。

    不过她想了想,哥哥温现在大抵还是没有心悦之人的。

    尽管温明里暗里出了不少次门,但是至今为止,每一次回来都很正常。

    温清清这差不多日日见着的,若是有什么反常的地方,她也不至于一点儿都看不出来。

    所以,暂时应该是没有了。

    因为一个月的闭门思过,所以温清清又开始了日日写信的日子。

    嗯,之前是想到了会写,没想到就不写。

    简岚在收到温清清的信后,往往会趁着夜色来到将军府。

    将军府,西苑。

    这一夜,月色不错,站立在月光之下,甚至都能看见自己的影子。

    温清清坐在窗户前,慢慢的梳着发。

    春花秋月已经让她打发睡觉去了,凌阳凌霜是她的暗卫,自然也不会乱说话。

    嗯,该看的,不该看的,他们自己也会注意的。

    窗户是大开着的,窗外种植着花树,此时正是花开的季节。

    虽然随着夜色降临,花也谢幕,但是那淡淡的花香,仍然飘溢在四方。

    简岚一个跃身,从花树上跳下,不轻不重的声响,让她一眼看到了树下的他。

    见着那缓步向她走来的妖孽美男,温清清只想叹一句:好一个月下美人呐!

    简岚一步一步来到她的窗户外,眼眸带笑的看着她。

    “丫头,看什么如此出神?”他的手在她面前慢慢一挥。

    温清清眨了眨眼,有点嫉妒的瞪了他一眼,随即酸溜溜的说道:“见月中美人踏空而来,貌美无双,小女子自渐形秽。”

    “丫头,哪有你这样说的?”简岚听了倒也不恼,只是浅笑着看着她。

    见简岚准备进来,温清清连忙挡住了窗口不让他进来。

    “论美色,普天之下,谁与你争锋?”温清清眯着眼睛说道。

    可是这刚刚说完,她忽然想到,确实有一个人可以与他想比。

    那人便是冉月,冉月的真颜温清清现在也是见过了,当真是被惊艳了好一把。

    嘤嘤嘤~让她这个长相普通的人怎么活?

    “傻丫头,这个不重要。”简岚知道她还是有些在意这点的,柔声安慰着她。

    “真的不重要么?”温清清心里有些不自信了。

    虽然现在看来,简岚是和她在一起的,可是温清清也没有忘记,简岚原本应该是喜欢冉月的。

    其实她也不确定,她与简岚会在一起,究竟是什么缘故来着。

    唔,温清清至今都不清楚,简岚是她曾经送过玉佩的其中一人。

    大抵因为有些年月,也因为当年那件事做得太傻,温清清是刻意忘记了此事的。

    而简岚是一边惦记着他与她的第一次相遇,一边又恨不高兴她当年的行为。

    平白送那么多人玉佩,给出去不少的恩惠,哼哼哼!

    小小年纪就知道拉拢人心了,就是这方式太傻。

    简岚不知道,温清清自始至终想要拉拢的,也就是他而已。

    好吧,另外再加上一个冉月。

    将军府,西苑。

    简岚最终还是得以进了温清清的房里,他抱着她,安慰着她。

    温清清也只是一时有点点失落而已,真的只有一点点。

    然后呢,不知道为什么就忍不住哭了出来。

    简岚看着她的眼泪,是一阵的心疼。

    “别哭了,瞧你这模样,还以为我欺负你了似的。”简岚轻声说着,拍着她的背。

    “就是你欺负我了嘛!”温清清不讲理的道。

    “好,是我的错,别哭了,嗯?”简岚无奈妥协道。

    嗯,丫头不高兴了,他自己也愿意哄着。

    温清清抽抽噎噎着好一会儿,总算停下来了。

    擦干净了泪水,她自己倒是忍不住轻笑了起来。

    “对不起啊,弄脏你的衣服了?”温清清轻声说道。

    “无妨,又不是第一次了。”简岚淡淡说道。

    唔,对于弄脏简岚衣服的事,确实不是第一次了。

    想到这一点,温清清的脸有些烧,感觉自己似乎任性了些。

    “阿岚,有你,我感觉真的很幸运!”温清清看着他,认真的说道。

    “吾亦然。”简岚回道。

    这一夜,两人对于她闭门思过的缘故,倒是只字未提。

    这种时候嘛,对于他们来说,更适合用来谈情说爱。

    至于其他的事情,现在都不重要。

    将军府,南苑。

    大伯温潺和大伯母黎夫人无意间说起温渠的终身大事,他们也觉得该考虑这个问题了。

    可是,温潺想到自己儿子可能喜欢的那个人,又觉得一阵头疼。

    黎夫人不知道那么多,她只是想到外人对温家的看法,也是一阵头疼。

    “夫君,渠儿那事?”黎夫人纠结着问道。

    “让为夫想想,想想怎么做。”温潺低声说道。

    想到温渠都十八了,黎夫人这心里确实有点愁了。

    别人家的公子,十八都可以有孩子了,可是她的儿子连婚事都没有着落。

    同样忧愁得不行的,还有二伯母柳夫人。

    温蒙和温翡可是也能说亲的了,可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她的两个儿子的风评就越来越差了。

    柳夫人有几次与别人谈及她的孩子,那些人都是讪笑着回避了这个话题。

    柳夫人是不知道他们到底在搞什么幺蛾子,只知道再这样下去,恐怕是连个儿媳妇都找不到。

    嗯,要说完全找不到到也不至于。

    问题是,她想要两个合心意的。当然了,还是得自己孩子喜欢的。

    北苑,温蒙与温翡两兄弟蹲在一起,小声谈论着什么。

    “哥,娘是不是又想介绍哪家姑娘给你了?”温翡揶揄道。

    “你还不是一样。”温蒙看了看他,淡淡说道。

    温翡听了,嘚瑟说道:“那还是不一样的,有你这个哥哥在前边,还轮不到我呢!”

    瞧着自家亲弟弟的嘚瑟样,温蒙忍不住很想揍他一顿的。

    他忍了又忍,严肃着一张脸说道:“那事办得如何了?”

    一听到温蒙说起正事儿,温翡的嬉皮笑脸也连忙正经了起来。

    “从头到尾仔细检查过了,不会有问题的。”温翡认真说道。

    说起温当初拉他们下水的时候,他们两兄弟都没有想到,这兄妹两还偷着干了这么一番大事。

    嗯哼哼!不告诉他们也就算了,还拉着他们做苦力。

    好吧,为了温家的未来,他们是不想做也得做了。

    温家的男儿都不傻,所以对于某些事情,他们都很清楚。

    温蒙温翡愿意帮助温,也是因为他们看到了现在的一种局势,哪怕是并不明显的。

    因为懂得,所以才会无怨无悔的去付出。

    也因此,为了掩饰一些事情,不得不出入一些特别的地方。

    所以外人对他们的看法,是越来越不好了。

    好吧,这个问题暂时也不多说了。

    温清清的闭门思过呢,在习鞭与写信中度过。

    唔,晚上还有某人的陪伴。

    不得不说,写信写多了,温清清的字迹也好看了许多。

    不过,也就是相对于她以前的字迹而言。

    与别人的比起来呢,还是差了一大截。

    西苑,书房。

    “春花,大白又溜哪儿去了?”温清清写着给爷爷温乾的信,忽然问道。

    “回主子话,在小花园池塘里。”春花回道。

    温清清写完了信,看了一遍,没有大问题,随即给封上。

    “送出去吧!”她将信递给了秋月,秋月立即将信接了过去,出门去了。

    然后呢,温清清这就去了小花园,看大白。

    大白就是大天鹅的模样,看起来与其他的天鹅没有任何不同。

    温清清现在都还有些迷糊,那一日的小白,怎么就变成了大白,然后又变成了大大白的?

    自那一次之后,大白一直都是这副模样,不管温清清怎么威逼利诱,它都没有再变化一次。

    这让温清清觉得,她是不是做梦梦见它变大了,而不是真的见到了。

    好吧,有简岚作证,她也不得不信。

    小花园里,温清清手提着小木桶,木桶里是专门给大白准备的小鲤鱼。

    她不紧不慢的走到池塘边上,笑眯眯的看着玩水玩得不亦乐乎的大白。

    “大白,过来呀,这里有你喜欢的小鲤鱼哦!”温清清挥着手说道。

    站在她身后的春花,嘴角一扯,不想承认自家主子现在的模样有点傻得可爱。

    嗯,就是单纯的可爱而已。

    池塘里的大白呢,见着温清清走了过来,本来是无意理会她的。

    但是,一听到她说有小鲤鱼,大白欢快的游到了岸边,姿态优雅的上了岸。

    有自知之明的愚民,既然你如此急切的孝敬孤,孤就不客气了。

    温清清蹲下身,给大白投喂着小鲤鱼,大白一嘴一个,吃得非常高兴。

    见它心情很不错的样子,温清清低声说道:“大白啊,什么时候再飞一飞,让我开开眼呗!”

    正在吞吃着小鲤鱼的大白,一听她这话,就知道了她的意思。

    但是,它并不打算理会她。

    嗯哼!说飞就能飞,你以为你是谁呢!孤才不会干!

    然而读不懂大白意思的温清清,依然在试图劝它同意。

    虽然她也不知道大白能不能明白,但是呢,她还是就这样说了。

    如此不一般的大白,温清清比较相信,它是听得懂人话的。

    好吧,温清清磨了大白一个时辰,也没有任何结果,最后大白不堪受扰,溜进池塘中间去了。

    温清清见了,心里有些不爽快,还是只得回屋去了。

    前日温交给了她一本账册让她看看,直到今日她都还没有翻过。

    唔,还是回去看几眼好了。

    她就不信了,连基本的加加减减她都算不好。

    说起习文一事,便是温清清的一大痛楚,简直是不能言语。

    温清清到了书房里,认认真真的看了一个时辰,最终以差点儿睡着而告终。

    好吧,总算也不是一点儿事情也没有做了。

    不过相对而言,温清清现在能做的,在芙蕖楼所有要处理的事务中,真的只能算是九牛一毛。

    因为有了温蒙和温翡两兄弟的帮助,温现在倒是好了许多。

    所以,稍稍闲暇下来的某人,也有了时间去找别人的茬儿。

    这个别人,便是简岚了。

    面对未来大舅子的不依不饶,简岚也觉得挺心累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