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穿越女配拒做妃 第103章 结果是啥

时间:2018-04-19作者:心星

    此时此刻,躺在床上的那个人,其实就是商尧。

    好吧,真的就是商尧。

    只是,温清清开始见着他的时候,还真不知道他是商尧。

    那个所谓的小混混也是确有其人的,并不是凭空冒出来的人物。

    至于,商尧为什么会变成了那个小混混,温清清一时半会儿是不知道了。

    正坐在医馆门口的温清清,看似一脸的享受,实际上心里是一阵忐忑。

    话说,她没有撞破商尧的什么秘密吧!

    还有啊,她不会忽然在某一天被灭口的吧!????嘤嘤嘤~阿岚,人家好想你!

    因为商尧是原本的男主大人,所以温清清下意识的也会觉得他是干不掉的。

    好吧,商尧确实运气很好。

    所以,与商尧对着干的人,最终都不会有什么好下场吧?是吧!

    嗯,这个时候,她又想到的,是商尧为什么会以那个小混混的身份出现在她眼前。

    还受了重伤,倒地不醒。

    讲真,要不是见着那脸还看得过去,她又正好需要带一个伤者到医馆来,她可就不会管他的了。

    呵呵哒!

    现在回想一下,商尧倒地那位置,还真是合适得很呢!

    近一分嫌弃,退一分嫌远。

    对,就是这么的合适。

    温清清放下茶盏,接着又想了想,那商尧那脸,岂不是易容的了?

    原来在这个世界,真的存在有易容术的么?

    其实好多传说中的东西她都听说过,但是真正见识过的还是比较少。

    低头瞅了瞅小白,小白也抬起头了看着她,四目相对,互瞪眼。

    “比谁眼睛大呢?小白,再等一年再说。”温清清挑眉说道。

    无知的愚民,用不着一年,孤的慧眼就能比你的大!

    绝对的,哼!

    温清清只能看出来小白在瞪她,但是也无法解读出这么一长串信息。

    所以说啊,不能为人所知的鹅心是无比孤独的。

    孤要什么时候,才能等到一位知己?

    小白忧伤的抬头望着天际,心中感伤不已。

    “也不知道里边怎么样了?”温清清嘀咕道,回头瞅了瞅。

    一看完全没什么动静,又安安心心的坐着了。

    内室里,冉月正在给商尧缝伤口。

    商尧其实早就醒来了,在进入医馆之前,就醒了。

    所以,温清清说的那句话,其实他也是清清楚楚的听到了的。

    虽然说,他弄成这副模样的本意,不是为了在冉月这里装可怜,不过,也可以顺水推舟,正好和冉月交流交流感情。

    他这一次暗潜出宫,是为了去做一件重要的事情。

    为了掩人耳目,所以特意易容,换了样貌。

    虽然准备得很好,却还是有些低估了对方的实力,所以才让他受了重伤。

    他现在这番模样,无法安然的潜回皇宫,所以只能暂时留在宫外想想办法。

    看见温清清的时候,商尧的脑海里突然就冒出来了一个法子,所以他那么恰好的倒在了温清清面前。

    嗯,尚且有点距离的位置。

    其实商尧倒下去的时候,也不确定温清清会不会注意到他。

    尤其是,温清清那不同一般的性子,让他只能堵上一把。

    所以说呢,还真的是商尧的运气好,所以温清清注意到他了。

    只是,接下来的事情,就让商尧有点咬牙切齿了。

    因为温清清让春花去寻来了板车,然后一点儿也不温柔的把他搬了上去,就这样拖到了医馆。

    温清清会认出他来,还是因为他身上隐隐露出一角的玉佩。

    她一眼见着的时候,是诧异不已的。

    只是,温清清没有表现得怎么明显,她还漫不经心的给他掀起一片衣角,把玉佩完全盖上。

    在到达医馆之前,她才会说了那么一句话。

    如果真的是陌生人,温清清才不会多说什么话。

    好吧,在冉月给商尧开始治伤的时候,其实他是想要假装刚刚醒来的。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他发现,浑身都没有力气,眼皮重得睁都睁不开。

    商尧的意识又是非常清醒的,他能感觉到冉月脱下了他的衣物,她的手触摸着他的伤口……

    他想要睁开眼睛看一眼,可是怎么也不行。

    冉月是察觉到了商尧的意图的,她的眼眸不着痕迹的扫过了角落里的烟炉。

    唔,想跟她装,还嫩了点!

    好吧,该治的还是要治,该罚的还是得罚。

    这番,冉月在内室待了一个时辰,把商尧身上所有的伤口给处理了。

    然后呢,她走了出来,快速写下了一张药方。

    “柒沫,按这药方抓药去。”冉月写好之后,递给了一旁的柒沫。

    柒沫点了点头,随即抓药去了。

    见着冉月出来了,温清清也不在门口坐着,赶紧站起来,几步来到冉月跟前。

    “冉姐姐,这是……好了?”温清清握着她的手,低声问道。

    “好了,没事儿了。”冉月轻轻拍了拍她的手背,回道。

    温清清想了想,握着冉月的手往里边又走了两步。

    然后,温清清轻声问道:“冉姐姐,那你知道他……”

    冉月点了点头,表示她知道。

    随即呢,就见温清清哭丧着脸说道:“冉姐姐,我之前好像对他不怎么温柔来着,没磕着哪儿吧?”

    说到这茬,冉月想了想,一本正经的说道:“没什么,就多了三处淤青而已。”

    看到那明显不是同一时间段弄出来的淤青,冉月想到温清清送他的那板车,大抵便猜到了些许。

    好吧,结果还真是如此,是温清清让人抬他的时候给撞了的。

    要说到这一点,也不得不说一句,商尧的忍功也很强大。

    “冉姐姐,他要是秋后算账什么的,你可得帮忙拉着点儿啊!”温清清笑眯眯的说道。

    “这个,我怎么拉他?”冉月给了她一个白眼。

    “嘿嘿嘿~那不是因为,因为他……那个……那个什么……”温清清吞吞吐吐说着,却也没有明显的说出来。

    不过她这意思,冉月还是听明白了的。

    可是这听明白了,她心里反而有些乱糟糟的。

    她对自己说,她接近三皇子商尧,只是为了报仇。

    是的,不管做了什么,付出了什么样的代价,她都是为了报仇。

    只是,到了最后,她真的还能坚持这一点么?

    没有人知道,她自己也不知道。

    “好吧,不管怎么样,人,我就交给你了。我呢,去玩了啊!”温清清说着,向冉月告辞了。

    冉月知道她待不住,也没有留她。

    于是呢,商尧就这么被留在了冉月的医馆,而温清清则抱着她的小白回府了。

    南城,烟花柳巷。

    简岚手拿着一张写满了字的纸条,从上到下细细看了看。

    这个是,关于在马场惊马那件事情查到的东西。

    不过这个结果,简岚不打算告诉温清清。

    简岚看完了纸条,握在手心里,用内力震了一个粉碎。

    这番,他打了个响指,唤了个暗卫出来。

    “告诉副阁主,这一次可以好好玩。”简岚淡笑着,不紧不慢的说道。

    “是!”暗卫应道,随即转身离去。

    此时看向简岚的眼睛,会发现他的眼眸中是无尽的寒意。

    既然有人喜欢玩,那他就陪他们好好玩玩呗!

    只希望,那些人不要太早就认输,不然可就不好玩了。

    某人听了他的意思,连忙愉快的去玩耍了。

    嗯,自然是玩别人去了。

    那个别人,正是马场那事儿的直接参与者。

    谁让他们动谁不好,偏偏动到了温清清头上去。

    将军府,南苑。

    温渠又一次出门回来了,而且这一次回来,暂时是不打算远行了。

    温清清听说之后,好奇的又凑了过来。

    唔,她就是想知道大堂哥又带了什么好东西回来。

    顺便呢,欣赏一下大堂哥的颜值也是可以的。

    “丫头来了?”温渠微笑着摸了摸她的头。

    然后,温清清忍不住躲了躲。

    “不摸行不行?”温清清瞥了他一眼。

    温渠作苦恼状,随即说道:“可是这个高度,很适合摸头。”

    然后,温清清也有些郁闷了。

    温渠这两年长得很快,现在足足高了她一个头。

    如果认真比一下,一个头都不止。

    温清清偏首看了看,这个曾经的小哥哥,现在也算得上是大人了。

    尤其是,在温渠随着大伯父走南闯北以后,看起来更加成熟稳重,更有魅力了。

    意识到温渠已经长大了,温清清忽然有些好奇,不知道他有没有喜欢的女孩子了?

    温清清这般想着,神秘兮兮的看了他一眼。

    但是张了张嘴,又没有问出来。

    虽然说,她是比较没羞没臊的,可是问这种问题,她还真有些不好意思。

    温渠见她这番欲言又止的模样,轻笑着问道:“怎么了,丫头?”

    温清清看了看周围,又看了看他,还是凑近小声问道:“大堂哥,你看,你也不小了是吧,那有没有……嗯?”

    听了她这话,看着温清清暧昧的眼神,温渠微微一怔。

    他的脑海里,忽然浮现出一个欢笑着的女孩子。

    那个,同清清一般活泼可爱的女孩子。

    可是,他不能说什么。

    温渠将脑海里的想法压制下去,背向了温清清。

    他说:“没有。”

    温清清闻言,微微一个耸肩,也不去管这个问题了。

    现在呢,她更想要的知道的,是温渠带回来的好东西。

    而温渠呢,也借此转移了她的注意力。

    “本来还想着,给清清一件礼物的,现在看来,还是暂时不送了。”温渠看着她,笑眯眯的说道。

    温清清一听,顿时就不干了。

    “诶?大堂哥,为什么呀?”温清清连忙又凑到他跟前去。

    但是呢,温渠是打定主意现在不给她了。

    一个转身,就要进屋去。

    “堂哥,好哥哥,什么好东西啊?给我看看行不?行不?”温清清扯着他的衣摆,不让他走。

    温渠低头,看着抓着他衣摆不放了小手,无奈的笑了笑。

    “行了,真是败给你了。”温渠扶额,轻声说道。

    温清清一听他如此说,连忙放了手,眼睛眨也不眨的看着他。

    “大堂哥最好了哦!”温清清说道。

    然后呢,温清清就看见温渠不紧不慢的走了。

    嗯,是的,走了。

    等到温渠已经走出去了老远,温清清才反应过来。

    诶?温渠堂哥不是答应给她了,怎么又跑了?

    某渠:呵呵!我可什么都没说。

    见温渠也没影儿了,温清清也只得回了西苑。

    到了下午,便换了装扮,拉上温去了烟花柳巷。

    好吧,感觉这兄妹俩现在没什么干不出来的。

    温清清进了烟花柳巷去寻简岚,而温则是遁了。

    烟花柳巷这边暗藏着的密室、地道什么的,可是有不少的。

    嗯,不过,温清清并不知道。

    馨语花,二楼。

    温清清这一日过来,是想问一些事情的。

    问她哥吧,有些事儿还不告诉她,她就只能来找简岚了。

    温清清从外面一路来到馨语花二楼,进门前和进门后就像变了个人似的。

    嗯,外边风流纨绔,里边乖乖女孩儿。

    “小岚岚,我又来了!”温清清欢快的扑了过去。

    简岚呢,稳稳的将她抱住了。

    “丫头,看起来不是很开心呢,这是怎么了?”简岚抱着她一起坐下,随即问道。

    “阿岚怎么知道的?我可没表现出来不高兴,还是让你看出来了。”温清清说着,摇了摇他握着她的手。

    简岚微笑着说道:“因为我了解丫头。”

    “这样啊?那阿岚说说看,我今天过来是做什么的?”温清清故作神秘兮兮的说道。

    “这个问题,让我想想……嗯,难道不是因为丫头想我了吗?”简岚说着,看着她眨了眨眼睛。

    见到简岚这番迷人的模样,温清清看得入神了。

    她醋意满满的对他说:“阿岚,你可千万不许对别人这样笑,不然……”

    “不然如何?”简岚有心逗她几句。

    “不然我就不理你了,哼!”温清清说着,还故意侧过身子,不看他了。

    “丫头,我只对你一人展露笑颜。”简岚拉回她,认真的说道。

    “阿岚,我会不会,过分了些?”温清清闻言,却是低着头说道。

    简岚搂着她,眸光中是满满的温柔与宠溺。

    他说:“这说明丫头在意我,我应当高兴才是。”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