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穿越女配拒做妃 第102章 自责的冉月

时间:2018-04-19作者:心星

    温清清微笑着,握住她的手站了起来。

    “还别说,脚都有些麻了。”温清清说着,忍不住来回走了走。

    走到不麻了,她才停了下来。

    “清清,还好么?”冉月认真的问道。

    温清清原地跳了跳,确定没事了。

    然后呢,她挨着冉月,故作神秘兮兮的说道:“冉姐姐,要不要我帮帮忙?”

    “不用了,清清有这个心意就够了。”冉月心情不错的说道。

    因为现在还没有多少人相信冉月,所以这医馆里足够的冷清,也让温清清不必顾忌太多。????不过嘛,有些话,有些事,该做样子的,还是要做一做的。

    温清清在冉月这里转悠了小半个时辰,这才离开了。

    冉月看到温清清离开之后,浅笑着的面容又变成了面无表情。

    好吧,冉月向来是没有过多表情的。

    柒沫看到主人的变化,忍不住朝着温清清离开的方向多看了两眼。

    她想,温小姐对主人来说,一定是很重要的。

    是的,就算冉月自己没有意识到,也无法否认,温清清已经在她的心里占据着重要的位置。

    在这个时候,商尧还远远没有这样的位置。

    好吧,如果给冉月的心里重视的事物排个位置,第一个是复仇,第二个便是温清清。

    温清清离开了冉月的医馆之后,又去了东城寻温。

    温装模作样的去了大赌坊玩耍,到现在都还没有回府,所以温清清直接去了东城寻他。

    至于温清清怎么知道这个消息的,她不是还有凌阳凌霜嘛!

    所以,这基本的消息,她还是知道的。

    东城,大赌坊。

    温早上来到这里之后,在一楼玩了好一会儿,才转道上了二楼。

    在二楼呢,和某个人单独玩耍去了。

    至于他们是不是真的在玩,外人就不知道了。

    温清清来到这里的时候,看了大门口一眼,嗯,没有人要抓她的意思。

    她可是记得,自己在这里也闹过好几次。

    唔,也不知道是她跑得快,还是赌坊的人故意放水,一次都没有抓到过她。

    温清清摇着折扇慢悠悠的走了过去,时刻注意着旁人的动静。

    只要有人有动手的意思,她马上就溜。

    不过,门口守着的人仿佛没有看见她一般,任由她大摇大摆的走了进去。

    温清清有些疑惑,但是也不多想这些了。

    她来这里,只是想知道哥哥温现在在干嘛。

    该不会是,真的玩上了吧?

    温清清想着,合上了折扇,快步走着,四处搜寻着哥哥温的身影。

    在一楼转悠完了,也没见着温的身影,温清清顿时有些急了。

    这个时候,她见着一位小厮朝着她走了过来。

    那小厮走近之后,轻声对她说道:“温小姐,温公子在二楼,请随小的来!”

    温清清狐疑的看了他一眼,虽然有些怀疑,还是跟了上去。

    跟着小厮上了二楼,温清清来到了一道禁闭着的房门前。

    而后,那小厮便退下了。

    房门前守着两位高大威猛的侍卫,不过这两人都没有看她。

    这一度让温清清觉得,她是不是在某种情况下开启了隐身的绝技。

    好吧,这就是开开玩笑罢了。

    温清清装模作样的咳了两声,推开门,慢悠悠的走了进去。

    身后,守门的侍卫很贴心的把门给关上了。

    温清清进门之后,首先看到了是垂地的薄纱,透过薄纱,她能看见里边隐隐约约有着两个人。

    至于那两个人在做什么,温清清此时是看不出来的。

    在薄纱的那边,两名少年在下棋。

    一个,是温。

    另一个,是这大赌坊的少主。

    他们都知道温清清来了,但是谁都没有说话。

    温清清站在薄纱这边瞅了好一会儿,不知道对面那两人在搞什么。

    然后呢,她还是不紧不慢的走了过去。

    “哟~这是哪里来的俊俏小公子,来,香一个!”温清清手摇折扇,凑到了白衣少年面前。

    那白衣少年闻言,此时捏着棋子的手忍不住抖了抖。

    他心脏不好,可别吓他诶!

    “清清怎么来了?”一旁,温放下了棋子,似乎也不准备下了,他微笑着看着她。

    温清清看了看两人,也不逗那白衣少年了,连忙挪着步子坐在了温旁边。

    “来找我们家的温公子啊!”温清清说着,合上的折扇轻轻敲了敲他的肩。

    “既然如此,”温说着,又看向了白衣少年,接着说道:“改日再来?”

    那白衣少年一脸波澜不惊的看了看温和温清清两人,然后说道:“行,温兄,那就改日再战!”

    “改日再战!”温站起身了,又说了一句。

    而后呢,温清清一脸懵逼的又跟着站了起来。

    “战什么战?”温清清小声问道。

    温斜目看了她一眼,随即说道:“清清不是看到了吗?”

    “那不是,以为是别的什么。”温清清说着,目光瞟了瞟对面的白衣少年。

    “他谁啊?”温清清好奇问道。

    温没有说话,朝着白衣少年点了点头,而后向着门口走去。

    温清清又扫了白衣少年一眼,才又跟上去了。

    这人她见过的,绝对见过。

    就是,她还不知道他到底是什么身份。

    出了房门,温那一副翩翩公子的模样,瞬间变了个味儿。

    嗯,一眼看去,就是个风流少爷,不像是个好人。

    然后呢,温清清是紧紧跟着他的。

    反正大家都知道,他们两个是兄妹。

    好吧,还有没有见过他们的和外地人不清楚。

    要说外地人,有点背景的人,也是听说过温清清这人的。

    因为在这景文王朝,可就一个将军府温家的温清清有这个臭名声了。

    不知道多年以后,她这名声还能洗白不?

    两人出了大赌坊,便直接溜达着回将军府了。

    路上,温清清忍不住扯了扯温的衣袖,一脸好奇的看着他。

    看着自家妹妹不停的眨眼睛,温知道她是好奇那人的身份,可是现在,也不方便说出来。

    好在,温清清自己很快也发现了这个问题。

    然后呢,她就故意扯到其他话题上去了。

    “啊,这样子说的话,我们好久一起去看看新来的头牌啊?”温清清笑眯眯的说道。

    “我去就行了,你去做什么?”温故作不爽的问道。

    “哎呦,人家也有欣赏美人的权利嘛!”温清清说着,挽上他的手臂摇了摇。

    然后呢,这两人就这么一路说着话,回到了将军府。

    进了将军府的大门,这两人的表情顿时正经了起来。

    这个时候,大赌坊里,二楼。

    白衣少年一脸郁闷的看着眼前的红衣妖孽,那家伙翻窗而来,一句话也不说,就坐在那里喝茶。

    可是,就因为他什么也不说,所以让他倍感惊恐。

    “简大阁主,请问你想做什么?”白衣少年咬牙切齿的问道。

    “不做什么,就是过来看看。”简岚放下茶盏,淡淡说道。

    白衣少年闻言,也不管他想做什么了,径直也坐到一旁去了。

    喝下一口茶水,心中暗自松了一口气。

    白衣少年忍不住想了想,这小气鬼,还以为简岚又要怎么整治他了。

    白衣少年,是第一皇商韩家的少主,韩白钰。

    要论起来,韩白钰与韩玥还是远亲,与温清清也有那么一点点关系。

    好吧,这关系已经很远了。

    韩白钰呢,和简岚既是朋友关系,又是上下属关系。

    嗯,韩白钰是那苦逼的下属。

    虽然韩白钰背后有着第一皇商的雄厚财力,但是在简岚面前,还是要看实力说话。

    而他,打不过简岚。

    所以,就注定了他只能被奴役了。

    韩白钰正想着他那不堪回首的往事,却听到简岚忽然问了一句:“丫头今日过来,见到你了?”

    “见到了啊!”韩白钰回道。

    “哦。”简岚点了点头,又不说话了,继续喝茶。

    韩白钰看了看他,这心里又提了起来。

    他这是,什么意思?故意来折磨他的是吧?是吧!

    简岚是坐了半个时辰才走的,韩白钰也就这样陪着他喝了半个时辰的茶水。

    等到这简岚前脚一走,韩白钰后脚也赶紧溜了。

    再待下去,他可忍不住了,他得找个地方好好发泄一下。

    将军府,西苑。

    温清清窝在温的书房里,直直的盯着他,想要知道一个答案。

    “哥,老实交代,你们两个什么时候勾搭上的?”温清清双手撑在他的案桌前,笑眯眯的问道。

    “什么叫勾搭呢?丫头。”温好笑的看着她。

    “说说看呗!”温清清说着,直接坐到了他的案桌上。

    温见着她这动作,嘴角一扯,倒是也没有说什么。

    “清清真想知道?”温后靠着椅背,慢悠悠的问道。

    “说吧,说吧,说吧!”温清清摇晃着头,微笑的说道。

    “他是韩白钰,嗯,还想知道什么?”温说道。

    温清清一听是姓韩,瞪大了眼,又神秘兮兮的问道:“那这个韩白钰,是我们娘亲的那个韩?”

    “嗯,算是吧!”温沉吟一番,点了点头。

    “快说说,他什么来头?”温清清对那人是更加好奇了。

    温看着她,一时倒是没有说这事儿,而是问起了另外一个问题。

    “清清啊,你这么关心韩白钰,就不怕简岚那小子不高兴啊?”温问道。

    听温说起这个,温清清也不得不承认一点,简岚确实……蛮有做醋坛子的潜质。

    可是吧,这个并不妨碍她想了解更多的事情吧!

    “行吧,愿意说就说,不想说呢,我自己找他问去。”温清清说着,心情不怎么愉快的回去了。

    这番回了房间,首先是去看了看她的小白。

    小白这些天很是精神,听春花秋月两人说,小白天天在花园里溜弯。

    唔,据说有一次还遇到了韩玥娘亲的兔子,差点打起来了。

    温清清怀里抱着精神奕奕的小白,想象了一下鹅和兔子打架的场面,顿时觉得太过美好了。

    好吧,具体的也说不上来是个什么感觉。

    “小白,跟人家兔子斗什么气呢?傻不傻呢!”温清清摸着它的背,貌似一本正经的说道。

    愚民,孤才不和你一般见识,竟然都不站在孤这边,哼!

    小白偏过头不看她,让温清清握住脖子又扭了回来。

    “小别扭!”温清清笑眯眯的说着,继续给它投喂。

    这一日呢,大抵便这样过去了。

    又一日,温清清直接一身女装,抱着小白,带上春花秋月两人,大摇大摆的跑到冉月的医馆来了。

    温清清跑这里来干嘛?

    唔,据说是想给她拉点儿人气。

    所以呢,温清清在半道上“捡”了一个伤者带去。

    这人是个小混混,跟人打架打得一身伤,眼看是出了上气儿没下气儿的。

    要问满大街她怎么就瞅上他了呢,还不是因为他有着一张不同凡响的脸。

    好吧,也不过就是看起来呢,比普通好看了许多。

    比起简岚和商尧这般俊美的,还差上一大截。

    简易的板车上,温清清俯身对那人说道:“我可告诉你啊,我这次给你的好机会,可别浪费了!”

    那人紧闭着眼睛,没有回复她。

    但是温清清分明看清楚了,那人的睫毛微微动了动。

    大摇大摆的将那人送进了冉月的医馆,温清清就在医馆门口坐下了。

    “春花,上茶;秋月,捶肩!”温清清说着,朝着看了她一眼的冉月眨了眨眼。

    然后呢,春花端了茶,秋月给她捶着肩。

    整个人顿时感觉圆满了。

    哦,还少了她的简岚大美人。

    内室,冉月看着躺在床上的那人,脸色复杂不已。

    她知道,他是真的受了伤。

    可是没有想到,他竟会以这样的方式来到这个医馆。

    冉月忍不住紧握着拳,又看了看外边。

    她看到了那个坐在医馆门口笑意盈盈说着话的温清清,她看到了她的好意。

    可是也因为如此,她竟觉得自己有些对不住她。

    这个时候,冉月有些自责。

    她觉得,自己对温清清的好,远远不及温清清对她的好。

    想了好些有的没的,冉月还是定了定神,转过身去,去给那人看伤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