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穿越女配拒做妃 第100章 何时开始不一样了呢

时间:2018-04-19作者:心星

    在这个时候,温清清还真不知道要说什么了。

    马车晃晃悠悠走着,在进城之前,商尧下去了,先走一步。

    进城之后,温清清先是把冉月送回了家,然后才回了将军府。

    将军府大门前,马车里。

    温清清看了看身旁闭目沉思的简岚,轻声问道:“阿岚要和我一起进去?”

    “不了,丫头也不想站在中间为难的吧!”简岚眼眸带笑,宠溺的说道。

    嗯,想到自家爹爹对简岚的态度,温清清暗自一笑,转身跳下了马车,进府去了。

    温清清带出来的马车呢,是春花秋月坐着的,而这一辆,是简岚的。????所以简岚也才会一直赖在车上,没有动作。

    其实,就算这不是他的马车,他也能保证自己不被别人发现。

    尤其是那些,别有用心之人。

    商尧那边,进城之后并没有马上进宫,而是大摇大摆的去了烟花柳巷。

    简岚在见着温清清进了将军府之后,也悄然回了烟花柳巷。

    然后呢,这两个男子在某家花楼的密室里见面了。

    密室里,视线不太好,令人看不清对面之人的面容。

    此时此刻,这里只有简岚和商尧两人,没有别人在。

    “这里安全么?”商尧压低了声音问道。

    “殿下又不是第一次来这里,难道对此还不放心?”简岚淡淡说道。

    商尧想了想,还是提起今日发生的那事。

    他说:“简公子觉得,是意外还是有阴谋?”

    简岚轻嗤一声,随即才说道:“意外?阴谋?也许是临时起意呢!”

    “临时起意?会是谁?”商尧思索道。

    “等着吧,那匹马的死因,很快就知道了。”简岚说着,眸光闪过一丝阴冷之色。

    不管他们的初衷是想算计谁,总之差点伤到了他的清清,他就绝不会放过那些人。

    无论站在他们背后的人是谁,他都不会畏惧。

    反正明的不行,暗的也多的是。

    简岚虽然不怎么喜欢慢慢筹谋,不过也不是不能接受。

    现在在他眼前的,不就有一个不错的盟友嘛!

    简岚这边的事,温清清是不知道了。

    将军府,西苑。

    温清清换了衣物,坐在窗户前静思,认真回忆今日之事。

    “主子,今日可是发生了什么意外?”一旁的秋月问道。

    “没什么事,让我好好想想。”温清清有些疲惫的说道,闭上了眼睛。

    春花秋月见状,只得安静的站立在一旁。

    今日出游一事,表面上看起来,似乎没有什么事。

    但是暗中,真的又隐藏了些什么吗?

    温清清出游的原因,很简单,单纯的为了玩,顺便促进一下冉月和商尧的感情。

    她希望在他们喜结连理之后,会念着她的一分情谊。

    唔,这样子的话,属于温清清原本的结局,就会不一样了吧?

    关于惊马之事,她也不知道有没有阴谋论在里边。

    而涉及这些方面的事情,温清清顿时觉得自己是个比小白还要小白的人。

    她真不太懂这些东西呐!

    一旁的小白好奇的看了她一眼,安静的愚民,怎么都不说话了?

    搞不太懂阴谋诡计的温清清,随即又想到了简岚。

    她和简岚之间的关系,是什么时候开始变得不一样了呢?

    温清清忍不住仔细回忆了一下,她最初想要找到简岚,是为了抱大腿。

    后来,她为此还天天蹲守西城,送玉佩。

    唔,想到自己送出去了那么多的玉佩,温清清现在想起来,是心痛不已。

    嘤嘤嘤~好吧,送都送出去好些年了,再想也拿不回来了。

    就算偶有遇到当年的那些人,她也不会拿回来的。

    她的目的,只是为了简岚。

    话说到了现在,温清清都还不能确定,简岚当年,是不是其中的一个男孩子。

    得了,陈年往事不多提,转眼之间,就是好些年过去了。

    第一次在花楼看见他,温清清是真的把他当做小姐姐了。

    那个时候,她还为此义愤填膺,想要带他走。

    却不想,那些地方都是他的。

    在她傻傻的和他相处好些日子之后,才发现了这一点。

    得知自己眼中的小姐姐就是简岚的时候,温清清这心里无疑是高兴又尴尬的。

    她可是和他抱过好多次了。

    好吧,在那个时候,温清清还能安稳自己,他们都是小孩子,搂搂抱抱也没有什么。

    大抵是这样的潜意识一直伴随着她,所以直到现在,她看见他的第一反应,就是一个拥抱。

    温清清承认自己的感情迟钝,所以迟迟没有认清这份感情。

    而在认清之后,她又犹豫不决,不敢踏出那一步。

    她一如既往的和他在一起,接受着他的好,却又不能给他任何回应,这让她也是愧疚不已的。

    好在,现在她已经想明白了,哪怕只是曾经拥有过,也比留下一辈子的遗憾要好。

    所以,若是她只有一天的时间在这里,她也要陪着他一起。

    想着想着,温清清还是睁开眼睛,起身出了门。

    今天这事儿,她还是得和哥哥说一声。

    让他查查看,是不是有人故意动了手脚。

    没一会儿,温清清来到了温的书房。

    温正在费心费力的清算账册,嗯,一部分是芙蕖楼,一部分是温翟给他的。

    “哥哥,在忙呢?”温清清笑眯眯的问道。

    “妹妹来了啊?坐吧,有什么事,说说看。”温一边说着,看了她一眼,又低下头继续手上的事情了。

    温清清没有马上坐下来,而是看了看他的一堆账册。

    然后呢,她拿起一本看了几眼,又马上放下了。

    看着头疼,她还是不看了。

    随即,她看着温,一脸严肃的说道:“哥哥辛苦了,继续努力哦!”

    温闻言,忍不住想给她一个白眼。

    “妹妹啊,要不你来帮帮忙?”温苦兮兮的说道。

    “这等重要的任务,自然要交给哥哥才行,哥哥可是要保护妹妹的。”温清清拍了拍他的肩膀,以示鼓励。

    这话说完,她也坐到一旁去了。

    而这个时候,温还是放下了手中的账册,看向她,认真的问道:“清清,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

    “也没什么大事,就是马不听话罢了。”温清清淡淡说道。

    温一听,心一提,这还得了。

    连忙放下手中的事情,走到温清清跟前来,仔细看了看她。

    温有些紧张的问道:“没受伤吧?”

    “没有,别担心,嗯?”温清清说着,拍了拍他的手。

    “好吧,哥哥会让人仔细查查,妹妹回去歇着吧!”温温柔的说着,送她出了书房。

    看温催着她离开,温清清虽然有些疑惑,不过还是就这般回了房间。

    书房里,温忍耐不住暴戾的气息,压低了声音传了人。

    这些人,自然是他暗中培养的人。

    不管今日到底发生了什么,他都要查一个清清楚楚。

    敢动他家宝贝妹妹,简直不想活了。

    温清清这番回去,终于想起了小白的存在,又逗弄起小白来。

    小白可是记得这厮扔下了它一天,所以生气的没有理她。

    嗯哼!说几句话就想讨好它,没门!

    小白仰着高傲的头颅,就是不正面看她。

    温清清呢,一时倒是极有兴致的陪着它闹。

    嗯,也不知道是谁比谁更能折腾。

    南城,烟花柳巷。

    在商尧离开之后,简岚安排了不少事情。

    闲暇下来,也不免再次想起今日马场里的那些事情。

    除了惊马之事,其实他今日也是非常高兴的。

    因为温清清终于不再逃避他的感情,对他说出了那句话。

    感受到过,和听她亲口说出来,果然还是感觉不一样的。

    他想要拥抱着她,听到她说她喜欢他。

    等待这一句话,他等了许久。

    甚至想过,会等待更久。

    还好,老天还是顾念着他的,也许他还应该感谢暗中动手脚的人。

    不过,感谢归感谢,该做的事情,还是要做的。

    他可不会,轻易饶过伤害了她的人。

    商尧一脸不爽的回到皇宫,在宫殿里发了好一阵脾气。

    那动静,搞得整个皇宫里该知道的都知道了。

    这个,是他与简岚说好的,故意做给别人看的。

    三皇子商尧这边动静不小,宸妃于情于理都去看了一眼。

    “皇儿,可是有什么烦心事?”宸妃关切的问道。

    商尧面对自己的母妃,也很想与她亲近些,可是现在,他不能对她过于亲近。

    “无事,还请母妃尽早回宫歇息!”商尧冷漠的说道。

    宸妃闻言,只得无奈的离开了。

    她懂儿子的心思,也不是不能忍耐。

    只是,辛苦了她的皇儿啊!

    在太子府的北面,紧邻着的府邸,便是闽王府。

    此时此刻,在闽王府,闽王司空翰的书房内。

    司空翰与司空律正在对弈,一人执白,一人执黑,杀得凶狠至极,互不退让。

    “吾儿,今日之事可有你的份?”司空翰看似温和,实则毒辣的目光,扫了他一眼。

    毫不客气的放下一子,杀得对方无路可逃。

    司空律平静的回答道:“回义父的话,律儿可不是多事之人。”

    再说,他也没有那么傻。

    司空律淡淡放下一子,死路又有了活路。

    闽王爷一看,淡淡一笑,但笑意不达眼底。

    又放下一子,堵了司空律的路。

    这两人一来一往,下了半个时辰,闽王爷以三颗棋子险胜。

    其实他们都心知肚明,司空律这厮的棋艺,早已在闽王爷之上了。

    不过,闽王爷并不想输给了自己的养子,而司空律呢,也就尽心尽力的陪着他,不能藏拙,但是也不能赢。

    好吧,这个其实也挺有难度的。

    “吾儿需谨慎,小心周旋。”闽王爷淡淡说道。

    “自然会的。”司空律微笑着说道。

    不过他的笑容里,也不知道有几分真心。

    待司空律走了之后,书房里就留下闽王爷一人了。

    闽王,闽王,说得好听是一个王爷。而其实呢,不过是关在了门里的虫。

    想到天家高高在上的那个人,司空翰这心中是忍不住的怒气。

    “商擎空,总有一天,本王要亲自将你踩在脚下,狠狠的碾压!”司空翰厉声说道。

    闽王府的防卫也是很强的,所以他也不担心谁听去了这话。

    何况,就算那人听到了,也没有什么关系。

    商皇和闽王爷之间,本就有着仇怨。

    商皇自己也清楚,闽王爷是恨着他的。

    而这些,就算彼此都知道,也没有光明正大的说出来过。

    不然,商皇的头号心患,就不是将军府温家,而是闽王府司空家了。

    而现在呢,商皇也不是没有敌视闽王的意思,只不过相对而言,他更想除掉温家。

    因为温家的军权,真的太重了。

    好吧,暂且不说这些,就马场的事情,看似就这么过去了。

    而只有他们自己才知道,是不是真的过去了。

    简岚等人不想让温清清参与查探此事,温清清也就真的没管了。

    自从那日说明白了自己的心意之后,温清清在简岚面前是更加的放肆了。

    嗯,反正这是她的人,她想怎么撩,就怎么撩。

    不过,温清清再怎么放肆,还是不敢太过火了。

    她现在,可是只有十三岁啊十三岁。

    忽然好想快点长大怎么破?

    嗯,对于这个问题,只能等着时间一日又一日的过去,不知不觉就长大了。

    而这个时候,小白又掉毛了。

    “秋月,秋月,快看小白是不是要换毛了?”温清清有些兴奋的说道。

    说起来,小白出来大半年了,体型倒是一日一日的在长,就是这一身的毛,还没有换过。

    据说等它换了毛,再长出来的就是漂亮的白色羽毛了。

    好想早点看到漂亮的大天鹅呀!

    秋月看了看,随即说道:“回主子,大抵只是偶然的掉毛。”

    “好吧!”温清清有些失落的摸了摸小白的头。

    已经被摸得没脾气了的小白,现在不想说话。

    “冉姐姐那边,最近怎么样了?”温清清看了看春花。

    春花连忙回道:“主子,冉姑娘那边,医馆已经开起来了,只是目前没什么生意。”

    “没关系,只有他们经历过,才知道冉姐姐的医术有多好。”温清清笑眯眯的说道。

    ------题外话------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