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穿越女配拒做妃 第93章 冉月来探望

时间:2018-04-19作者:心星

    “各位私闯民宅,可有问过主人家的意思?不打招呼,不请自来,这样不好吧?”冉月看着他们,幽幽的说道。

    黑衣人们互相看了看,一人站出,不怎么客气的说道:“小姑娘,识趣儿的,就告诉我们,有没有看到什么陌生人闯进来?”

    冉月倚靠着房门,玩弄着自己的发丝,一身衣服看起来松松垮垮的,但是又丝毫不泄春光。

    她无比镇定的看着他们,漫不经心的说道:“有啊?”

    “在哪儿?快说!”另有一黑衣人激动的说道。

    冉月眨了眨眼,无辜的看着他们,随即说道:“不就是你们咯!”

    听到冉月如此说,在场的黑衣人都忍不住了,当即就想要直接动手。

    冉月看出了他们的意图,一声高呼:“杀人啦!放火啦!救命啊!快来人啊!”????冉月住的这地儿,隔一条街就是官邸聚集的地方,所以守卫巡逻得还是比较频繁的。

    所以,冉月这一声高呼,很快就能把人招来。

    黑衣人们一听,当然不会坐以待毙了,赶紧就要离开。

    可是呢,一运功,却发现自己的动作变得迟缓。

    顿时,他们都知道,自己被眼前这个看似弱不禁风的女子给耍了。

    黑衣人们怒不可遏的冲出院门,就看见巡逻的队伍正赶了过来。

    然后呢,他们就往反方向跑了。

    巡逻队看见那群黑衣人要跑,赶紧的追了上去。

    嗯,冉月这边也就没有管了。

    反正人都走了,冉月无所谓的关上了院门,锁好。

    然后,她拍了拍发出呜呜的大狼狗,忽然想到,还有一个人没走呢!

    冉月踩着步子来到柴房,轻轻开门,迎面而来的便是一个戴着面具的男子,伸出一把匕首横在了她的脖子面前。

    “这位……仁兄,如此可不道德。再说,你的伤,还忍得住么?”冉月仿佛没有看见眼前的匕首,漫不经心的说道。

    商尧本就是苦撑着的,听到冉月这样说,他也确实忍不住。

    只见下一秒,商尧便忍不住陷入了昏迷。

    而冉月眼睁睁看着他摔倒在地,完全没有接住他的意思。

    嗯,如果商尧是醒着的,肯定会忍不住骂一句:狠心的女人!

    不过,冉月对此,也可以回一句,她还是姑娘,不是女人。

    好吧,在冉月低着头看了他好一会儿之后,还是将他扶了起来,不怎么温柔的扔到了小房间。

    然后呢,也不知道是突发良心,还是看到了什么的缘故,她将他的伤口全部处理了一下。

    处理完之后,她本想是看一看面具下的那张脸的。

    但是,冉月在旁边站了好一会儿,还是没有看。

    在她转身离开之后,商尧醒了过来,感觉到自己的伤口已经被处理好,在意识到她不会伤害他之后,就放心的睡了。

    回到房间后的冉月,眼眸中是一片复杂。

    当年,带着她逃出来的那丫鬟留给她的令牌,她已经查到了一些影子。

    而那些线索,不一不指向了皇家。

    今日她救那人,身上有着皇子独有的玉佩,那么,定然是某一位皇子了。

    这一夜的冉月睡得很不安宁,睡梦里,她仿佛又看见了幼时的那一场大火。

    还有,满目的鲜血。

    第二日,本以为商尧已经离开了的冉月,见着他还在,忍不住有些吃惊。

    “怎么,还不打算走?”冉月淡淡的看了他一眼,没好气的问着。

    听出她话中的一丝不耐,商尧目光微闪,抬手抱拳说道:“昨夜是在下唐突,还请姑娘见谅!”

    “别说什么见谅不见谅了,以后别再乱闯人家的柴房就行。”冉月说着,也不理会他了,径直去做早饭。

    商尧向冉月道了谢,随即才闪身离开。

    唔,这一次相见,彼此都没有见到对方的真面容,也不知道对方的名字。

    冉月在又一次接到温清清邀请她过门一叙的信后,忍不住勾唇浅笑,还是去了。

    清清一向爱玩,如今被罚闭门思过,想必是不开心的。

    也罢,去将军府看一看,或许也不错。

    将军府,西苑。

    温清清折着纸飞机,折一只,飞一只。

    此时,小白正窝在软榻上闭目养神。

    嗯,看似是这样。

    偶尔有纸飞机不幸砸到了它的身上,小白便会睁开眼眸,恶狠狠的看一眼那个不安分的愚民。

    无知愚民,闹什么幺蛾子?胆敢以下犯上?

    信不信有朝一日,孤要好好整治你!

    温清清完全没注意到小白貌似恶狠狠的目光,她趴在案桌上,百无聊赖的继续折着。

    写话本那人的病还没好,她现在也没话本可以看了。

    而看过一遍的,她向来也不喜欢再翻一遍。

    不可以出门的日子,真的好无聊啦!

    春花秋月一脸无奈的站在一旁,等着自家主子玩够了再收拾。

    主子天天拉着她们切磋武艺,她们也觉得挺无趣的。

    温翟韩玥夫妻恩爱,小日子过得蜜里调油,并不需要温清清在其中掺和。

    温翟表面上出门游山玩水,实际上忙着给芙蕖楼选址了。

    提到芙蕖楼,她这个甩手楼主当得,好像是完全忘了还有它的存在。

    嘤嘤嘤~她这般不称职,怎么就没有人反对呢?

    曾经有过这种想法的人表示,妹控太可怕,他们惹不起。

    再说,还有简岚的人在暗中帮衬着,谁敢起别的心思?

    在温清清毁掉了一堆宣纸之后,终于不玩这个了。

    然后呢,就见她一手捞起小白,就跑去了北苑。

    她可还记得,两位堂哥承诺给她画小像的,可是到现在她都没有见到影儿。

    看着自家主子欢快的离开,春花秋月认命的收拾起来。

    在温清清找到北苑的时候,听到小花园里二伯母与身旁之人说着什么。

    她一时好奇,就贴近墙根听了一会儿。

    她怀里的小白,对此行为表示无比的鄙视。

    “蒙儿如今也有十七了,也是时候考虑一下终身大事,找个合心意的姑娘……”二伯母说着。

    温清清听到这里,顿时一双眼睛亮了亮。

    对诶,大堂哥和二堂哥可都有十七岁了呢!

    不知不觉间,想当年,那几个可爱的小娃娃,如今却都长成翩翩少年郎了。

    可是,她怎么就没有长成一个美少女呢?

    温清清摸了摸脸,没有再听下去,而是直接去寻温蒙温翡兄弟俩了。

    温蒙和温翡呢,此时正在一边对弈,一边聊着什么。

    “两位堂哥好啊!”温清清笑眯眯的凑了过去。

    温清清的到来,让温蒙和温翡两兄弟迅速转移了话题,温清清不是没有发觉,不过并没有对此说什么。

    “清清怎么来了啊?”温蒙问道。

    “对啊,清清有事吗?”温翡也问道。

    温清清看了看他们两,随即一脸严肃的说道:“两位堂哥,说好给我的小像呢?画好了没?”

    两兄弟对视一眼,得,他们给忘了。

    这么久也没见清清丫头提起,所以他们也没有动笔。

    还以为,她也忘记了的。

    没想到,这丫头还惦记着呢!

    见温清清目不转睛的盯着他两,这棋也是下不了了,只得让侍从收拣了棋子。

    “来吧,现在就给你画!”温翡说着,和温蒙一同进了书房。

    温清清眯着眼睛,手上抚摸着小白的羽毛,一点儿也没有打扰到了别人的羞愧之心。

    再说了,他们说的那事,虽然她没有听见,不过也大抵猜到了是什么。

    堂哥们向来不会干涉她的事,那么她也不会插手堂哥们的事。

    只是,有时候吧,必要的提醒还是需要的。

    小白不是猫猫狗狗,所以并不喜欢温清清的顺毛。

    但是呢,它又只能自己发发牢骚,全然也没什么用。

    等着吧,愚民,等着孤爆发的怒火!

    北苑,书房。

    温蒙与温翡兄弟俩各自铺开画纸,手执画笔,开始画了起来。

    磨墨的,不是温清清,是柳叶和弄琴。

    看着这安静的一幕,温清清想到的却是,二伯母怎么给堂哥的小厮起这样的名字。

    在她的怀中,被她一遍又一遍摸着毛的小白,终于还是忍不住了,挣扎着摔出了她的怀抱。

    然后,狠狠的摔在了地上。

    温清清低头,一愣,脑海里顿时有些断片了。

    我在哪儿?

    我在干什么?

    现在发生了什么?

    在短暂的愣神之后,温清清赶紧蹲了下来,去查看小白的情况。

    “我的小白,没事儿吧?来,让我看看!”温清清小心翼翼的看着小白的情况。

    小白气哄哄的啄了她一下,随即又有点心虚的看着她的手。

    “诶?看来是没有大碍,别再乱动了哦!”温清清说着,又将它抱了起来。

    小白见她不计较那事,它也就大度的原谅她了。

    哼哼,看样子有点善心的愚民,孤暂且就不爆发怒火了。

    温清清被啄了一下的手,也不是一点儿都不疼。

    不过呢,相当于最初习武的那段时间来说,这点疼还算不了什么。

    温清清这边的动静,正在画画的两兄弟不是没有注意到,只是他们已经下笔,不好中途停顿。

    这小像画了一个时辰才算完,温清清看了两幅画,都觉得不错。

    然后呢,就欢欢喜喜的带着小像回了西苑。

    “哥,那件事,还继续说吗?”在温清清离开之后,温翡问道温蒙。

    温蒙转身看他,摇头说道:“算了,现在还不急。”

    将军府,西苑。

    温清清本想拿着小像分享一下,但是爹爹娘亲此时不太方便,所以她也就放弃了。

    回屋之后,她还是让秋月检查了一下小白的情况。

    在北苑摔的那一下,她怕小白留下了什么暗伤。

    秋月将小白浑身上下、仔仔细细的检查了一遍,然后认真的说道:“主子,真的没有任何问题,请您放心。”

    然后,温清清算是放心了,转眼又做其他的事去了。

    被摸了个遍的小白,缩在软榻上,连觉也不睡了,一直死死的盯着她们。

    愚民们自己要作死啊,别怪孤不念旧情!

    又一日晃晃悠悠过去了,温清清也等来了冉月。

    因为早就对门房打过招呼,所以冉月前来的时候,并未受到阻拦。

    算起来,这大抵是冉月第一次走进真正的走进高门大户的府邸,但是,她的脸上也没有表现出丝毫的好奇。

    温清清听说冉月来了的时候,赶紧从软榻上跳下来,穿好鞋子。

    然后呢,就小跑着出来迎她了。

    “冉姐姐~你终于来了!要是再不来,清清都要无聊死了。”温清清挽着她的手臂,蹭了蹭。

    冉月轻轻一笑,随即说道:“有吗?可是我看到,清清又圆润了几分。”

    温清清一听,顿时摸了摸自己的脸,不断的问道:“有吗?有吗?真的圆润了?可是昨天我都放弃了我心爱的烤鸡。”

    “好啦,只是一点点而已,没关系的。”冉月说着,忍不住捏了捏她的脸。

    温清清带着冉月,先去见了见爹娘,然后呢,随意说了两句,就让她们自己去玩了。

    “冉姐姐,来,去清清的屋里看看。”温清清走在前边,回头对她说道。

    “好。”冉月应道,跟上她的脚步。

    来到温清清的屋内,温清清赶紧让春花秋月端来茶点。

    春花和秋月知道主子对冉姑娘的重视,所以一点儿也不敢怠慢。

    冉月一进门,就看见那窝在软榻上的小白。

    小白的屁股对着她们,偶尔还动两下。

    温清清回头,顺着冉月的视线看过去,正好看见小白伸出脖子来瞪着她们。

    “我这是……眼花了?”什么时候天鹅也会瞪人了?

    温清清眨了眨眼,不确定的道。

    “没眼花,小白是瞪了我们。”冉月说着,走了过去。

    伸手,又是一阵摸毛。

    好吧,这一次没有碰它的头。

    还算有自知之明的愚民,不再触碰孤这高贵的头了。

    “冉姐姐,小白这样……正常么?”温清清凑了过去,问她道。

    “万物皆有灵性,想必是小白灵性十足,所以感觉和一般的天鹅不一样。”冉月这般说道。

    温清清听了,随即又让冉月看看她的小像。

    嗯,就是温蒙和温翡画的那两幅。

    ------题外话------

    四千字章节开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