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婚爱迷途 第十六章 情起萧墙

时间:2018-10-19作者:帕三绝

    我当然不愿意花时间去琢磨他,像我爱上他了似的。

    爱情这东西,我早就淡了。

    爱情这东西,它原本就不是个东西。

    我只愿意他给我钱。

    二代在钱上确实不抠,有时候差我去买点儿东西,剩下的钱他都不要,我没那么清高,他不要的我都照单全收。嘴里是“谢谢领导”,实际上我真他妈的想对他三呼万岁。

    有时候出去,我拿现金替他买单,这大哥一掏就是万把块,结帐剩下的,一挥手,也全归我了。

    开始我都哆嗦,想这丫是不又耍我呢,还是在试探我呢。但时间长了发现他不是,他往小姐胸衣里塞的钱有时候比打赏给我的人民币多多了。

    于是我就释然。

    有一回,他喝多了,客户走了,小姐也走了,诺大的包房里,灯红酒绿,他整个人歪在长沙发上,瘫了一样。各色灯光在他脸上、身上滚来滚去,我结完帐进来,他掏出一把钱,半眯着眼睛,朝我一比划。

    我过去。

    他拽着钱这头,我拽着钱那头。一拽,这老小子抓挺紧啊,我没敢再使劲,那是钱啊,他不心疼我心疼,我怕把那些粉红色的祖宗给扯坏了。我这么光捏挺紧没往回使劲的空当儿,张二代手往里一带,就把我拽倒在沙发上。

    钱,被他一把从我衣服领子里塞了进去。

    我血往上涌,脸红得像块布。拿我当什么?我他妈不是小姐!

    我想站起来,但他没松手,我挣了一下,没挣脱,我回手把钱从衣服里掏出来,本能的朝他脸上甩。他一躲,另外一只手也过来,把我双手都钳在背后。

    “你干什么?”

    “想干你!”

    他说。

    “滚!”

    我急眼了,他脸贴过来,朝我脸上喷着酒气。我极力躲,马上要碰到了的时候。他两支手一撒,哈哈哈的笑起来,我站起来,站在旁边,愤恨的瞪他。

    他又像滩泥一样,整个人重重的不规则的瘫倒在包房的长沙发上。笑完了,他睁了下眼,又耷拉下上脸皮,无言的张了张嘴,用双手抹了把脸。

    又抬起眼睛来看看我。

    “咋的?要吃我啊?”

    我没说话,如果眼神儿能杀人的话,我他妈能给他给千万万剐喽。

    他瞅着我咧嘴笑。

    “一个老娘儿们!别整的跟个小姑娘似的行不?摸一下咋的?又不是没摸过。”

    他又抹了一把脸,晃了晃他的狗头,抬眼贼兮兮的朝我笑。整个身子朝我探过来。

    “你说,如果我想换个口味,睡个老娘们儿,你干不干?”

    我脱下高跟鞋,朝他脸就刨了过去,二代一躲,没砸着。我脱了另外一支。

    二代俩眼珠子一瞪,朝我一比划,“你敢!你敢再砸老子,老子扣你工资你信不?”

    还老子!你他妈是谁老子!

    我脱下另外一支,鞋就从我手里毫不犹豫的飞了出去。

    二代嚎“你个老娘儿们儿,你不想混了你!”

    我心里话,什么想混不想混的,反正都到这份儿上了,你迷瞪的,明天打死我也不承认,你能把我怎么着。

    二代朝我扑过来,手压在我胸上,一边使劲儿一边叫嚣:我还就不信了,有我整不了的女人?

    晗和前夫进来时,我们就这个姿势。

    他说的下半场约的别人竟然是他们?

    我们起身。

    沙发上,地上,有散落的钞票。

    灯光太暗,他们两个人的表情我看不清,穿鞋、捡钱。晗和我的前夫,噢不,是她的现任丈夫淮海一齐走进来,落座、寒喧。我还有点儿不好意思,偷眼看了看张二代,这孙子,居然像没事儿人似的!

    他们今天要签合同?

    妈的!

    要怎样,我才可以把这事儿给搅黄喽?!

    不如刚才真给他睡一下。

    不行!

    像二代这种人,给他真睡了也是白睡,他难道会买我的帐?

    这时,只听前夫淮海开了口。

    多年以后再一次听见他的声音,我想起他骑着自行车,我坐后面,腿轻轻抬起,风穿过我的发。那时,身体和心都是轻的,仿佛能随风起舞,这世间并无比此更美的情致。人生能得他,亦复何求。

    他曾经是我的全世界。

    我看见张二代签了合同,他们推杯换盏,也称兄道弟,前夫说以后还请二代多多关照,张二代捧杯便饮,说哪里哪里。晗说,张总,我敬您一杯。像您这样,有貌又有才的青年才俊可真不多啊。张二代又捧起杯来,琥珀色的液体在夜色中发出魅惑的光,他斜眯着眼睛,眼光毒辣的落在晗的胸前,晗一脸娇羞。晗说,来来来,让我们共同举杯。一杯冰冷的液体沿杯沿静静流淌,很快蓄至高脚杯的近1/2处,觥筹交错,一派歌舞升平。

    人是多么虚伪的动物。

    所有人脸上都有多波澜不惊。

    像我和前夫、和晗从未谋过面,像我们之间不曾有过龌龊,像他们没看见张二代跟我的暧昧,也像......像什么呢?我不知道。

    酒入喉,顺着喉咙,沿着食道,一路朝胃里进发,先是凉,后是微微的辣和热,嘴里有淡淡的回甘。

    敬往事一杯酒,没有岁月可回头。

    人总要往前看。

    夜色,把人间欢喜悲哀都湮灭。

    人,把喜怒恨怨都掩藏。

    酒局结束,各取所需。人人脸上露出满意的神情。前夫、二代、晗、我。而我的满意仿佛永远只能关于钱。那些二代曾经塞进我胸衣里的人民币,我一张一张捡起来,收入囊中。

    我不觉得我有多贱,活得有多悲哀。

    从始至终,前夫没看过我一眼,真仿佛一向陌路。也许,他真的从来就没有真正爱过我。那为什么要娶我呢?你娶了我,却不能也不愿意给我幸福,那么当初不在一起不行么?

    我仍旧想问他,像当年沈殿霞问郑少秋。

    秋官,当年,你到底有没有钟意过我啊。

    郑少秋怔愣好久,往事也曾大片涌上心头过的吧。

    他还是厚道,答了她。

    说,我当年好钟意你啊。

    而你,到底有无一丝钟意过我啊?

    女人就是这点蠢。你不给的,偏偏是我执意想要的。你没有的,偏偏又是我魂萦梦牵、自欺欺人的。

    再不然,跟我说句对不起也行。

    承认是你负了我,承认是你对我不起,承认你错了。

    重要吗?

    重要!

    这么多年,人前人后我一个人撑着。晗的一句“你过得可还好”,和他的一句“当年是我对你不起”。都足以让我一秒飙泪。

    我想原谅。

    或者,

    我可能只能原谅。

    给我一个籍口。

    我就会选择原谅。这话听着有点别扭,但我还是照单全收了。

    二代,我现在有时觉得自己并不太能把他看清。我先是自作主张的觉着她就是个玩世不恭的有钱傻缺,但现在,有时,我又觉得这外表嚣张又没什么正形的二代有点儿深不可测。

    “我今天来找你,是来找你回去上班。张总的公司。你不去他那儿上班,他不跟我们签合同。我不会求你,我们不会。你目前什么境况你也知道,张总开出的条件不错,人跟什么过不去都不能跟钱过不去,你说呢?”

    还用说吗?

    我没装逼拉硬,也没追问为什么是你来当说客,生活,已经把我磨成一个会自己给自己找台阶下的女人。“补,我们不会停的。孩子在这儿学得挺好的,老师们也别多心,是这段时间我身体不太好,他耽心我来回奔波身体吃不消。”

    去二代公司报到时,我心里还是有一点忐忑的。我怕二代会给我难堪,他能干出这种事儿来,但是二代却没有。

    他只说,好好干,跟着我混的女人,至少在钱上我不会亏待她。太过瘾了。

    多少年前我就该呼她一巴掌。为什么要等到现在?

    晗白暂的脸蛋儿上是五个清晰的掌印,她没躲,看着我,眼泪也没了。管他呢?我已经不想再深究,是二代觉得终究是欠下了我吗?还是晗这么说,其实是她跟二代求的情?我统统不想知道。

    我给补课班的老师回电话。

    “假如我真的曾经对你不起的话。”

    她伸出手,捋了一下鬓边的头发,尖削的下巴朝外扬了扬。

    我气得浑身直哆嗦,一巴掌就呼了过去。

    太清脆了,那种声音。

    空气在我和她之间凝滞。

    “我还你了。”

    晗说。而我,我这种贱人,我居然比她还要贱,我的心,居然莫名其妙的抽搐了一下。我错了吗?打错了吗?我不该打她吗?

    应该呀,应该的呀!

    晗静静的听我骂我,她可真镇定啊,她就那样流着眼泪默默的、淡然的看着我,像在看电影,她心理素质可真是高啊!她是什么托生的?她是什么材质做成的?她没脸还没心吗?

    她到底在干什么?看我卖惨?看我表演?看我像个小丑一样?

    我为什么要配合她?为什么?我为什么就活不成她那样?冷酷、自私、无情、不要脸?我为什么就做不到?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