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婚爱迷途 第八章 情起萧墙

时间:2018-10-19作者:帕三绝

    我蹲下来,突然之间就特想哭。我以为我忘记了哭泣,我曾经以为我不会再哭了,我以为我变了,我以为我坚强了,我以为......

    然而,都不是。

    什么都不是。

    张二代来时,我光着身子被窝里躺着。张二代一身的酒气,进来就脱衣服,我还没反应过来,这家伙已经光不出溜的压了上来。

    这也太直接了。

    怎么着也得有个铺垫吧,还真当我是卖的啊。就算是,也......

    我想马上奋起反抗,这样不中啊,这叫什么事儿?这哪儿成啊?我刚一张嘴,这家伙就吻了上来。说真的,一点儿快感也没有,更没什么浑身开始发软然后再就范的感觉,也没感觉他是什么霸道总裁,就想一脚就把丫给踹下去倒是真的。

    而且,那一脚最好是正中要害。

    我开始在被窝里跟他掐架,这家伙的身体本来跟我一样,是没什么反应的,但是不知道怎么着,打着打着,他居然有了反应。

    我靠。

    我简直了。

    我脸红脖子粗的跟他叫劲,正叫劲的时候,敲门声雨点儿一样的响了起来,外面还有女人在喊。啊不,正确来讲,是在叫骂。

    什么情况?张二代倒淡定,在上面搂着我,看着我歪着嘴笑。

    他说,哎,我他妈居然跟你有反应了。我这人其实对年龄要求很高的。

    卧槽,其实我他妈对智商要求也特么高好不好?

    门被粗暴的打开,一个女人。背光中,看不清楚她长成什么样,只觉得这女人带着一股香风,刮到床旁边,然后“哗”一下就把被子给掀开了,再然后一把就把张二代给揪了起来。小眼神追光一样,一下子就直接打到他下半身的要害上。接着她扑通一声坐在地上,开始像个泼妇,噢不,像个孩子耍赖一样的坐在地上哭起来。

    “姓张的,你混蛋!原来是真的,真的是真的。你真喜欢玩儿良家妇女,你真喜欢人妻。呜呜呜,那我怎么办?你......啊?你瞅瞅,你瞅她,她哪儿比得上我!”

    妈的,原来拿我当挡箭牌啊。靠,早说啊,害得老娘这顿人天交战,还以为有艳遇,天上掉下来个小鲜肉呢。

    我坐床上,一点儿反应都没有。那女人哭了半天,也不知道哪根弦突然之间就搭通了,朝我一个饿虎扑食就过来了。说时迟那时快,张二代没含糊,身手敏捷,穿着贴身的四角裤也朝我扑过来了。

    这都哪儿跟哪儿啊!我还哪有时间和空间反应啊。我他妈怎么就这么倒霉,这他妈都什么生活剧情。

    张二代出乎意料的把我搂在怀里,大被紧实,搂得我简直透不过气来,我都不知道该做出什么反应来。

    那女人张牙舞爪的就朝我的脸招呼过来了,姐这张脸,姐想,虽然不国色添香吧,虽然也不倾国倾城吧,但实在也不想被破相。我本能的挡,没想到,还没等我挡,张二代光着膀子就把我给搂怀里了。我耳听得那女人连哭带骂还有指甲划破皮肤的声音。

    “你还护着她!啊?你居然还护着她!你还护着她。她哪点儿比我好,你这个贱货,婊子......”

    我安静的埋在张二代的怀里,坐等闹剧结束,张二代把手伸进被里,朝我腰里狠狠的就掐了一把,那意思,你倒是给个反应啊,配合一下啊。

    我心里话,配合个屁。光着屁股站起来跟她干啊,我才不缺心眼呢,万一有看热闹的拍个视频或者照片,我可就火了。这事儿我火倒没什么要紧,我儿子还上幼儿园不?我可没那么虎。你们折腾去吧,我这么配合已经就是最大的限度了。我仍旧木头一样的埋在他怀里,一声也不吭。张二代又插空掐了我一把,真把老娘当吃素的?我小手一伸,也朝他掐了一把。那女人闹得更厉害了。

    “还在我面前打情骂俏,你们这对狗男女!姓张的,你今天必须给我个交待。”

    “我爱她!”

    他大喊。

    给我也吓了一大跳,那声儿,丹田里发出来的,平地一声吼,旱天雷的意思。给我吓一缩头儿。这家伙把我脑袋一搂,对着那女人。

    那女人显然也被这阵势给震住了,怔了。

    “痛快儿的,赶紧给我滚出去,你看你闹得像什么样子?还要不要脸?我喜欢她,见她第一面我就看上她了,怎么着吧。她是离过婚,但老子不在乎.....”

    “那你他妈的还找我!”

    “那不是我爸我妈不同意吗?我能怎么办?我妈说我娶她就要自杀,跟你在一起以后,我发现我根本没法儿忘了她,我根本没法儿离开她。”

    这家伙居然哽咽了,喊时,脖子上青筋都蹦出来了。

    卧槽。

    我发现自从不全职以后,我是越来越像个糙老爷们儿了,粗口总好像是在嘴里预备得妥妥的,就等着随时随地的飙出口来。9.26有人说,人生啊,什么样的景况最悲哀。比如那些什么水滴筹里,那些看着自己的娃生病,但是却什么也帮不上的父母。那些看着自己的孩子遭受伤害,却无能为力的人。眼睁睁的看着你在人间历劫,可是除了眼睁睁的看着,我却什么也做不了。那种无力感,才是最真的撕心裂肺。

    一滴眼泪悄无声息的从我的眼睛里滑出来,沿着我的皮肤,悄然坠地。我看向镜子里的自己,捋了一下头发,头发顺贴的随着我手的走势紧密的贴合在我脸的两颊。那面镜子,瞬间就让我想起好多好多。小时候,谈恋爱的时候,结婚的时候,生孩子的时候,发现他们在一起的时候,离婚签字的时候......

    把浴袍脱掉,在浴室的落地镜子前看了看自己。其实我已很久没这么看过自己了。真的很久了!每天上班,像个男人一样的干活儿,然后接孩子,回家,两点一线。关于离婚,很久以后妈妈问过我,我特别淡然的应对,说过不下去就不过了呗,男人有的是,没啥大不了的。

    但我却更少回家了。我爸妈心疼我,有时候会过来帮我收拾一下家务,有时候会帮我接个孩子,但都是趁我不在的时候,他们知道骨子里我是要强的,不想让我尴尬。他们有时候会在客厅的沙发垫底下塞钱,有时也塞在我床头,我都找机会还回去。

    我能行。他们都知道。

    其实,在这件事情上,我是自私的。谁会看不清楚你的隐忍呢?尤其是看着你长大的爸妈,你放个屁他们顶风八十里地都能闻出来是什么味儿的,太了解,太知道,所以也就太明白那种大悲无声的痛苦。

    束手无策,是人生最大的无奈。洗就洗,不然我也想洗洗。我租的那房子的旧热水器钮都坏了,每次我都得用钳子才能给它进行加热。要不是老娘想省点儿出去洗澡的钱,那破热水器我是一分钟也忍受不了。

    洗漱完毕,拿起电话,这家伙的第二条信息又进来了。让我脱光了上床等他。

    妈的,好久没跟男人上过床了,脱就脱。即使不行,我也想撑下去。

    我不需要同情,尽管我知道,他们对我,爱更多于同情。但是我仍旧不愿意接受他们的接济。他们也没有过问过我离婚原因。什么原因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婚已经离了。他们太了解了,晓得在这种时候,让我静静的慢慢自己走出来就是对我最大的好,最大的爱。

    我后背上刷就起了一层白毛汗,这汗迅速沿着后背往上爬,马上就漫延至全身。我烦燥不安,不行,我还有儿子呢,我还有孩子呢!不然老娘我怕什么?我还有什么好怕的?我什么也不怕。

    我把手机开了静音,然后塞在沙发垫后面。我不知道会不会有万一,但是我知道,万一来之前,老天可能会忘记提醒当事人。算是有备无患吧。我坐在床沿上,有点儿失神。甚至不知道自己是真的害怕还是假的害怕。如果真的出了什么意外,可能以后我都不用再这么辛苦了吧!

    有钱是好,我想。

    从前台拿了房卡,进电梯,进房间。嚯,这屋子才是人该住的屋子,那里头,啧啧啧,怎么形容呢,我第一个反应是赶紧拍个照片回头在朋友圈里好好装装逼。床真好,屋子里的设施也真好,富丽堂皇,奢华得不像话,我咔咔一顿拍照,拍了几张,还没等发朋友圈呢,这家伙的信息又挤进来了,还是短信遥控,让我去洗澡。

    我越想越不对。

    该不会是......

    我站起身来,他不会是什么跨国黑社会,想把我整晕然后卖到国外,强迫我卖春或者是......或者不会是想把我给割了,整零碎了卖器官吧!但你还别说,真要脱时还真对自个儿下不了手。一方面合计,怎么着呢?这事儿?!真的从此以后要靠出卖色相来签合同?但,我特么还有色相吗?如果光靠这个签单,我们娘俩儿估计早晚得饿死吧!

    这小子的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呢?真想睡了我?我?就我?我把浴袍“哗”的打开,低头一看,就自己这熊样,要胸没胸,要屁股没屁股,肉又松,瘪瘪瞎瞎的,这小子眼神儿有问题吧。还是他大鱼大肉吃惯了想换个口味?哪儿吸引人呢!

    踌躇再三,我还是去赴了那二代的约。

    那是城内一家知名酒店,外表大气磅礴,内里机关算尽。说是机关算尽一点儿都不为过,时时处处紧贴客户所想,每一处细节都安排得妥贴周详。

    二代订的是套房,短信指示,去前台拿了房卡。前台小姐彬彬有礼,贼拉有素质,不像我有时候跑出城去外地跑的业务,赚不了几个钱,那小破旅馆破的,前台那老娘们儿一身肥肉往椅子上一堆,眼神都不横过来,钥匙往柜台上一扔,整得像我住店不给钱似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