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神话烘炉 第三十一章 谁拜见谁?

时间:2018-11-04作者:雪满林中

    灵鼓县有着数处的乡里被烧杀,死伤惨重不说。

    甚至还有着几千口百姓都被那些巫蛮人掠夺上山。

    再加上百姓流离逃散,据说县令上报官府,整个灵鼓县这一次人口少了将近一半。

    其他财物损失等等,不可胜计!

    现在真到了灵鼓县,看着群山虽然多,然而却也有着大量田地,而且都是水田,种植水稻。

    这就和庾州梁州不同,那些地方种植的以栗米为多,稻子虽然有着种植,然而却不是主粮。

    如今见到这么多水稻,王真灵见到也是欢喜。

    毕竟前世一个吃惯了大米的人,天天吃着那些栗米,却也不习惯的很。

    然而却见到无数水田被毁,许多里亭都被烧成一片白地。

    一路所行,到处都有着百姓啼哭,送丧。

    却是一片灾劫过后的惨痛景象!

    “这天下灾祸,说来说去,还是人灾最为惨烈啊!”

    王真灵心中不由轻叹。

    至于那些阮敬等人,已经都是义愤填膺,恨不得追上那些巫蛮把那些百姓抢回来,将这些巫蛮尽数杀死!

    灵鼓县县城虽然并不太大,然而却是一个颇为规整的县城。

    而且和内地夯土城墙不同,这里的城墙都是石头修筑。

    盖因为此地多山,石头多,所以就地取材。

    此城虽然并不太大,任何却极其结实,防御力惊人。

    最初,据说就是南征灵州巫蛮的大军所修建的军堡。

    也正是因为如此,这座县城并没有被打破,否则,整个灵鼓县的死伤就要更加惨重了!

    而灵鼓县的来历,据说就是因为灵鼓山!

    据说当年朝廷大军攻陷了灵鼓山的巫蛮大寨,缴获了一枚灵鼓,传闻是上古宝物。

    所以为了纪念此事,那山就改名为灵鼓山。

    后来这地方移民建县,就将此地称之为灵鼓县了。

    这灵鼓县的管辖范围极大,比丹陵县大出一多半,而要比下及县更要大出一倍来。

    然而人口只有六万余,也就是内地一个普通县的规模,大部分都生活在平原附近。

    而那些山区,却都多是巫蛮所居住。

    殷胜之上任的时候,整个灵鼓县的县吏人等尽数出来迎接。

    甚至殷胜之还看到了几个头戴羽毛,穿着兽皮的巫蛮之人。

    一问才知道,这些都是已经开始学习汉地生活模式,为朝廷缴纳赋税的熟蛮。

    据说,这些都是因为感于数十年前一位好官冯县令的德化,所以自愿为编户齐民的蛮人。

    而这些熟蛮,这次也被那些生蛮祸害很惨,也对那些生蛮充满仇恨!

    王真灵现最初和这现任灵鼓县令交接,原本王真灵还有些担心这位灵鼓县令不会轻易的把印绶交出来……

    毕竟如今朝廷权威不行,而且他一旦交出印绶,却很难迁转别处为官。

    所以,王真灵已经做好了各种准备。

    然而出乎王真灵预料的是,当王真灵前来交接大印,那灵鼓县令居然忙不迭的就把县令印绶交给王真灵,然后就急急忙忙的带着下人亲眷离去。

    “莫非这位县令在任上亏空太多,所以急着离任?也不应该啊……”

    王真灵心中疑惑,因为大成朝廷之中,地方官员权力极大。

    有着相当大的财权和兵权,所以根本就没有像是王真灵前世那般,交接的时候查府库亏空之类的事情。

    所以,这位县令不应该如此急着慌张离任才是?

    估计也是这次巫蛮下山,把这位县令给吓惨了!

    这大成天下,虽然也有着不少忠于职守的能臣良吏,但是大部分的官吏,也都是些尸位素餐的无用之辈。

    再看看整个灵鼓县县廷上空的官气稀薄,以至于不成形。

    不由得更是连连摇头。

    显然,估计这位县令怕就是其中一个!

    一县的官气惨淡如此,也不知道这位县令的官到底是如何做的。

    更让王真灵失望的是,他已经在前来灵鼓的时候,将节杖还给了杨复,原本以为来到灵鼓县,有着一县气运,足以镇压这下及印了。

    然而,现在看着灵鼓县的气运淡薄如此,莫说他修炼了,便是用来镇压下及印都有所不足!

    这让王真灵心中失望,也不由得骂起这些前任县令们莫非都是废物?

    大成循吏虽然多,但是这等无能之辈却也不少啊!

    只是就算是再无能,如何能够将一县气运败坏到这种地步?

    恐怕这官府县廷在百姓之中,已经没一点威望可言了!

    王真灵心中还想着这些,马上就知道原委所在。

    就听得几声呵呵大笑,几辆马车并排而来。

    “新县君上任,还不来赶紧拜见我白家家主?”

    “还有我黎家家主!”

    “还有我熊家家主……”

    顿时间就见着原本欢迎王真灵的县中大小吏员,见到这三辆马车一来,纷纷都抛弃了王真灵,走过去,拜倒在那三辆马车之前。

    每个县城格局都差不多,县廷门口广阔,相当于一个小校场。

    此时,不只是官吏等人,便是许多城中百姓都聚集过来看热闹。

    “好威风,好煞气……便是拜见刺史郡守,也都是要等到刺史郡守下车之后,所有官吏才会拜倒施礼。

    而现在,这些大小官吏,畏惧这三家如虎,居然还没有见到人,就对着马车下拜,果然威风煞气啊!”

    王真灵嘴角带着丝丝冷笑,看着这一幕。

    而王真灵身后的阮敬,杜明,王祜等人都已经大怒,伸手按上了剑柄。

    主辱臣死!

    他们跟随王真灵,王真灵就相当于他们的主君。

    而现在王真灵身为县令,这些县吏不拜王真灵,反而去拜那三位家主,这分明就是不把王真灵放在眼中!

    甚至,这三位家主这般时候来,恐怕就是存心来落王真灵的脸面。

    对于这片虎视眈眈,那边三家马车处,却又传来高声喝叫:“新任县令,还不赶紧过来拜见三家家主?”

    却是那所谓三家家主始终在车中没有出来,居然让王真灵和其他县吏一般,过去拜见。

    是可忍孰不可忍!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