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灵魂速递 第三十四章:人间与地狱

时间:2018-10-24作者:帆心动

    第三十四章:人间与地狱

    女人,就是白天何欢见到的,那个充满风情的俏村妇。

    由于头发披散下来,遮住了她的面孔,一开始何欢并没有注意到,这竟然是自己遇到过的熟人。

    这事件本身,就有着浓郁的封建色彩。

    作为一个现代人,

    哪怕是见识了地狱之中形形色色,千奇百怪的酷刑,

    何欢也觉得,这种刑罚比之地狱,也不差什么了。

    唯一的差别,可能就是地狱中执行刑罚的,是一个个小鬼,而这里,则是一个个活人。

    本村有一农户人家,为十三、四岁的儿子娶了个二十七、八岁的媳妇。

    新婚之夜,

    新媳妇把小女婿拴在床腿上,把自己相好的一位屠夫藏在新房中同居。

    自古乡村闲人少,

    她以为自己做的巧妙,没人发现。

    就是她的小男人,每天晚上,也被捆绑起来,遮了耳目。

    男人,

    无论老少,

    他们对于颜色发绿的帽子,都有一种本能的敏感和排斥。

    小男人,在白天的时候,终于发现,每天晚上把自己耳目遮挡起来的东西,竟然是一顶绿色大帽子。

    于是,他愤怒了。

    你,

    你们,

    可以怎么能这样做呢?

    不让上床睡觉,那就算了,在地上也能睡。

    非礼勿视,

    非礼勿听,

    也就算了,

    无论怎么说,那毕竟还是自己的媳妇。

    迟,

    早,

    都会是自己的人。

    可是,不应该给自己扣上这么大一顶绿色大帽子,这让自己以后如何见人!

    所以,

    小男人晚上被扣绿帽子这件事,很多人都知道了。

    很多事情,都坏在一个小小的细节上面。

    也许,给小男人扣上绿帽子,是一种恶趣味使然。

    也许,

    小男人真的不知道其他的事,只知道自己被扣了一顶绿帽子。

    一顶绿帽子引发的血案,就此诞生了!

    现在,他们正在私设刑堂,进行对不洁女人的处罚。

    村民们,似乎对这种事情十分痛恨,要不然,也不会推出这种酷刑。

    一个小男人,

    手握小皮鞭,

    心里正得意,

    脸上的表情,挂着一丝笑容,看上去有点诡异。

    “啪”

    似乎是为了配合那个老家伙,每宣读一句话,那个毛都没有长齐的小家伙,就挥动皮鞭抽打一下。

    妇人的身上,就多出一道嫣红来。

    四周站立着的村民,在这个时候,脸上的表情就变得生动起来。

    他们,

    似乎就在等待着这种皮鞭落肉的感觉。

    于是,

    他们兴奋了起来,原来呆滞的目光,又重新有了生气。

    “好!”

    有人轰然叫道。

    于是,场面又热闹起来。

    吃瓜群众的热情,似乎是一个传统,不论是何时何地,都不缺少市场。

    何欢隐藏在黑暗之中,还是没有显露出来。

    他把这一切都看在眼底,竟然没有多大的情感波动。

    似乎,他的心更冷了。

    面对这样的情景,何欢很难相信,自己能够如此平静的看下去。

    发果放在以前,那怕是在影视剧中看到这样的情况,都免不了要义愤一番。

    没想到,自己能够这样平静,或者叫作是冷血。

    何欢真的难以相信,这就是自己。

    难道是因为,明知这里不是一个真实的世界,还是因为自己已经是非正常人类!

    诸多理由只是借口,唯一无法辩驳的,就是自己的行为。

    意识形态决定行为,行为又反过来验证了意识形态。

    无论是形而上,还是辩证主义,都无法摆脱一个叫作事实的存在。

    存在就是有道理!

    女人,

    赤裸着的身体,

    被她的小男人,不停的用皮鞭爱抚着。

    她,

    没有哭,也没有闹!

    甚至,微微抖动的身体,于颤抖中流露出一种叫作兴奋的情绪。

    这种情绪是怎么来的,何欢也不知道。

    作为一个听吃瓜群众,何观自然是旁观者清。

    他可以感觉到,整个场合,都充诉着这种情绪。就边那个正在宣读罪状的老家伙,也是兴奋的声音都颤抖了。

    到底是村民的情绪传染给了女人,不是女人的情绪引导的村民。

    就如同先有鸡,还是先有蛋的关系一样。

    本身就是无解!

    但是,又是事实存在的。

    除了何欢之外,还有两位也是同样的清醒,因为他们有一个共同点,都是外来人口。

    诡异,

    可能已经来到了。

    何欢的目光,扫过在场所的有人。

    有很多人,何欢在白天都见过。除了极少数让他感觉有点异常外,其他人在白天的时候,都是民风淳朴的村民。

    现在,他们都是化身成了一个个红眼睛的恶魔,在开心的欣赏着,这本该属于地狱的场景。

    原来,

    人间与地狱,有的时候是如此的接近。

    甚至,让人很难分辨出哪里的人间,哪里又是地狱。

    不过,

    有两个熟人,何欢没有见到。

    那个手握稀泥,风华而绝代的疯子,此时不知去了哪里。

    疯子,

    给何欢的印象,很是神秘,总觉得他似乎有什么不同之处。

    总是会在不经意的时刻,以让人很难接受的方式突然出现。

    除了疯子之外,那个肩头上趴着黑猫的老太婆。也就是和这个正在受到惩罚的妇人先是吵架,然后又相亲来怜的老女人。

    她,也没有出现在这里。

    在村头大树下,扣小馒头的几个小孩,也混在人群之中。

    一眨不眨的看着,他们,似乎比大人还要激动。

    在小孩的眼中,他们可能没有什么善恶之分,有的,只有好不好玩。

    这样的情景,在娱乐缺乏的乡村,可能就是一道十分出彩的节目。

    至于,善恶和残酷,是非与对错,本身根本就不重要。

    小孩子的世界,有的时候就是那么单纯!纯洁的犹如一张白纸,可以在上面任意涂抹。

    不过,对于这种场面,无论老少,他们似乎都十分熟悉了。

    见怪不怪,无论什么样的场面,目濡目染的多了,都会觉得很正常。

    难怪,之前这些熊孩子,与何欢聊天时,能够说出那么奇葩的要求。看来,不是他们要求太过份,而是何欢自己的见识少。

    贫穷限制了想像力,见识少也同样想像力不够。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