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灵魂速递 第二十五章:窗户上的脸

时间:2018-10-21作者:帆心动

    第二十五章:窗户上的脸

    鸡汤,

    有的时候是必须的。

    不过此时,没有人给何欢提供这种鸡汤。

    因为,大家都是鬼!

    除了两外正式员工之外,他们不需要鸡汤,因为他们本身就是鸡汤。

    和何欢一样,李阳和张慧莲,也是脸色难看。

    虽然是新人,但是他们也能感知到,似乎有什么东西,正在从黑暗中向这里走来。

    他,

    来了!

    来的时候无声又无息!

    书屋,

    是属于充满文气的地方,圣人的训理,读书人的节气,合在一起,形成了一个叫作文气的东西。

    在这里,

    魑魅魍魉之类的邪魅东西,一般情况下是不敢靠近这里的。

    不过这间私塾,只是乡野之间的一个小小的,上不了规格的场所。

    它,

    积累不了什么文气,也就同样没有圣人光辉的笼罩。

    或者,这里本来就是一个奇异的地方。

    黑暗当中,忽然传来了一阵阵的歌声。歌声飘渺而悠远,又如同咫尺天涯。

    前一刻还在极远的地方,听得非常模糊,而下一刻,又似乎在耳边响起。

    “妹妹背着洋娃娃,

    走到花园去看樱花。

    娃娃哭了叫妈妈,

    树上的小鸟在笑哈哈。

    娃娃,啊,娃娃!

    为什么哭呢?

    是不是想起了妈妈的话!

    娃娃,啊,娃娃!

    不要再哭啦!

    有什么心事就对我说吧,

    从前我也有个家,

    还有亲爱的爸爸妈妈。有天爸爸喝醉了,

    拣起了斧头走向妈妈。

    爸爸,啊……爸爸

    砍了很多下!

    红色的血啊……

    染红了墙。

    妈妈的头……

    滚到床底下!

    她的眼睛啊!还望着我呢!

    爸爸!妈妈!为什么呀?为什么呀?

    然后啊爸爸,叫我帮帮他!

    我们把妈妈埋在树下!

    然后啊爸爸,举起斧头了,

    剥开我的皮做成了娃娃,

    埋在树下陪妈妈!”

    这首歌,何欢的印象深刻。虽然之前只听过一遍,但是依然如同余间绕耳,久久不绝。

    无关美好,而是因为它的恐怖!

    大家之前,只是听何欢说过这首歌,现在亲耳听到,感觉就是不一样。

    从来,没有一首儿歌会像这样让人觉得诡异。如果不是亲耳听到,真的很难相信,世间会有这种儿歌存在。

    它,颠覆了人们对儿歌的认知,打破了儿歌那种童真和美好!

    这一次,歌声更加的诡异飘渺,恐怖的气息更加浓郁。

    之前,那个演唱这首儿歌的可爱小女孩,把儿歌的恐怖气息冲淡了很多。

    现在,由一个未知的黑暗生物,演唱这首儿歌,情和景这才真正的相融。

    配上这种只有鬼片中才能出现的环境,那种感觉,绝对是非同一般的恐怖。

    房间当中那个黄豆粒一样的烛火,在这一刻,变得更加昏暗。

    本来就不明这的烛光,此时已经变得有气无力,只发出一丝淡淡的黄光,根本照亮不了整间屋子的黑暗。

    房间的门窗明明是关着的,可是忽然间房子里起风了。

    风起了,天也就黑了!

    那最后一丝烛光,啪啪两声,发出轻微的爆裂声。何欢眼中,看到的最后景象,就是烛芯上冒起的一阵青烟。

    烛光灭了,黑暗中的最后一丝光明也消失了。

    夜幕中最后一块遮羞布也被扯去时,整个世界似乎都陷入绝望的黑暗当中。

    突然间出现的黑暗,让大家的视线进入短暂的失明,这种感觉很多人都体会过。

    当慢慢适应这种黑暗的时候,就是在黑暗当中也可以见一些东西。

    黑夜给了我一双明亮的眼睛,让我去发现被他隐藏起来的秘密!

    这不是哲学,也不是文艺,而是一种正常的生理现象!

    也就是在下一刻,何欢体会到了这种感觉。

    忽然觉得自己,可以看得见一些东西了。不过在何欢的眼睛当中,其他人都不存在了,这里似乎只有他一个人。

    在窗户上出现了一个面孔,这是一个小孩的面孔。

    他,

    脸色惨白,眼角睁的圆圆的,眼珠似乎想要从中跳出来。最诡异的是他两个嘴角,呈一种夸张的弧度,几乎都要碰到了眉梢。

    喜上眉梢,这是一种夸张的抽象主义手法!

    然而,在这张小孩的脸上,看不到那种叫作喜悦的元素。

    也许,涂抹在嘴唇正中那两点嫣红,勉强能够和喜庆挂上点关系。

    这个面孔十分的抽象,五官有点模糊,在艺术手法上有点夸张。

    简约的线条,勾勒出一种内在的张力。色彩单调,但是冲突明显,两点嫣红似乎带活了整张呆滞的脸孔。

    这是抽象派的画法,还浪漫派的情怀,甚至还结合了一丝写真派的风格!

    就是何欢这个美学专业的人,也没有办法给出一个明确的定义。

    巧合的是,何欢本人就是美术专业毕业的。由于何欢的上学经历十分复杂,除了文学知识还算过得去,其他的学科都是渣渣。

    这样的成绩,要想上大学,只有剑走偏锋。

    这样的情况,在很多高中都存在,有的是学校为了大学升学率,而动员一些学生主攻音体美等专业。

    有的则是学生自己的喜爱,或是家长出于某方面的眼光,而自主选择这种专业性很强的学科。

    何欢正是其中之一,正好赶上了九年义务教育的好时代,何欢连小学都没有上,十二岁那年直接就上了初中。

    在杂戏班的时候,也是学习过一些文化知识的。老班主去世后,何欢和他的小伙伴们,直接被政府收容了。

    经过简单的考核,在每门功课都能取得两位数的成绩之下,他们终于成了一名光荣的中学生。

    底子薄,起步晚!

    是何欢上学的真实写照,很是入木三分。

    不过何欢不是那种能够虎躯一震,通过挑灯夜读悬梁刺股,达到从学渣到学霸华丽转身的励志人物。

    最多也只能做到,不拖班级的后腿而已。

    何欢和他的小伙伴是幸运的,他们得到了一个不知明人士的资助。人家是真正的做善事,只要何欢和他的小伙伴,能够读下去,对方就会一直资助下去。

    不过可惜的是,就是何欢死去的那一刻,也没能知道对方是谁。

    这也算是人生的一件悲哀之事吧!

    最后,以何欢的成绩,也只能考取一个相对来说,还算是不错美术学院!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