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灵魂速递 第十七章:疯子和稀泥

时间:2018-10-18作者:帆心动

    第十七章:疯子和稀泥

    因为,

    那块泥土是稀泥,

    很稀的那种,不知对方是如何把它完好的扔过来的。

    何欢的筷子已经举到了嘴边,稀泥被筷子一分为二。

    正好一左一右的贴在何欢的脸上,竟然极为的对称。

    对镜贴花黄!

    说的也许就是这个形象,

    但是绝对不是这个意境。

    何欢用手一摸,

    软软的,

    粘粘的,

    还有一丝温温的。

    黄色的稀泥,上面还点缀着星星碎草叶子。

    很有如花的风采!

    何欢心中忽然有一种不好的感觉,

    因为,

    他闻到了这泥土上竟然有一种骚味。

    这种味道,竟然和老式公共厕所的味道是如此的相像。

    果然,何欢抬头一看。

    发现在大门的地方,站立一位裤子还没有提好的人。

    粗布麻衣里面藏着一件细腻的女式内衣,对比分明,绝的亮眼。

    一条破旧床单包裹着下半身,红色的布条作为腰带斜搭在腰间,绝对是画龙点睛之笔。

    不过,

    那根红腰带,

    很明显没有系好,差点就露出藏在里面的小来。

    而且,还有一片潮湿显露在不可明说的地方。

    如此混搭风格,如果是在现代,只有那些敢于为潮流献身的人才能懂得。

    唏嘘的胡碴子,配合那杂乱的头发,嘴里叼了一根草叶子。

    赫然有一丝完世不羁的意境,很有行为艺术家的风格。

    然而,

    艺术家和疯子之间,往往只有一线之隔。

    也许,两者之间可以找上等号。

    一缕阳光从门前斜射下来,在他的身边映出了一道类似于光环一样的存在。

    不知道,是不是对方身上散发了来的灰尘造成的效果!

    竟然让何欢觉得,怎会有如此逆天,如此矛盾的存在体呢!

    真是神一样的男子!

    在现代社会,无论什么样的非主流,

    见到这位,怕是也只有被秒杀的份。

    “他妈的疯子,皮又痒痒了!”

    那位热情向何欢劝酒劝菜的人,对着门前站着的那位骂道。

    “真他娘的晦气,每次都有这家伙捣乱!”

    “吃人啦,吃人啦!”

    疯子突然在门口大叫起来,并且手舞足蹈的跳了起来。

    何欢的目光,被对方的潮湿所吸引,至于疯子的话,他到是没有注意。

    谁会注意一个疯子的话呢!

    道,

    不同,

    则不相谋!语言不通,则有能理解!

    看着自己手里的稀泥,

    感觉着脸上的潮湿,

    那种刺激的骚味,何欢终于明白了,自己不好的感觉来自哪里。

    这,

    分明就是那个疯子,用自己的尿和出来的稀泥。

    童子尿可以辟邪,但是对方还是童子吗?

    就算,

    对方是童子,但是何欢没有用童子尿辟邪这个爱好啊!

    何欢的胃部,突然难受起来。一种想要呕吐的冲动,十分强烈的刺激着他的大脑神经。

    虽然,何欢的胃里比较空虚,但是这与肚中有没有货关系不大。

    这是一种精神上的体验,可以上升到哲学的范畴。

    正如柏拉图的精神体验法,可以冲破肉体的桎梏。

    就是满桌的美味,何欢也没有了一丝味口。

    在其中一位农夫,拎着一根棍子,要去教训疯子的时候,何欢终于忍不住落荒而逃了。

    身后,

    传来了喝骂疯子的声音,以及嘲笑何欢没有口福的声音。

    疯子的大声尖叫声,以及农夫的喝骂声,声声入耳!

    这些,

    何欢已经不想去理会了,这个村子真的是太不正常。

    这,

    还是大白天。

    如果真的到了夜晚,这个村子还会发生什么事,何欢真的无法想象。

    传说中的鬼村,在白天可是和正常的村子是无二的。

    只有,

    在夜晚的时候,

    据说幽灵才会出现,到那个时候,整个村子才是最恐怖的时候。

    离开了这个农家小院,何快速的来到了一个水塘边。

    这个时候的农村,没有被污染的。

    天,是蓝的,

    水,是清的。

    池塘里有几双红掌,在拔着清波。

    池水清且涟漪!

    何欢蹲在池塘边,可以看到自己的脸上,糊着一层黄泥。

    “沧浪之水清兮,可以濯吾缨!”

    看着清澈的池水,何欢忽然想到了屈原的一句话。

    在此时此刻,竟然十分的衬景。

    不过,这池子里的水,真的很清!

    何欢狠狠的把自己的脸洗了又洗,一直把脸皮都搓的通红,必里才觉得干净了。

    不是何欢有什么洁癖!

    只是,

    这具身体,虽然不是自己的原装货,但是对于何欢来说,也是它唯一的。

    凡是灵魂,只有一次上身的机会,一但用过了,就没有办法再换了。

    显然自己对这具身体,有些不满意,

    比起自己原来的身体,在素质方面要差了很多。

    原来的何欢,可是一个奋发向上的小青年,

    而且多年的锻炼,让他的体格非常好。

    然而,

    上了这具身体之后,

    他从小就炼习的本领,这具身体现在还无法用出。

    以前,何欢可是会缩骨功的,但是现在这具身体,不要说缩骨了,就是一个大劈腿都很难做到。

    就是之前的飞刀绝技,虽然何欢有信心,但是表达在行为上,却是有点心有余而力不足。

    不过,一些基本的功夫还是能够做到的。

    最起码,如果运气好的话,飞刀还是能够指导哪打哪的。

    不知配合他表演飞刀绝技的李阳,知道何欢现在的情况,心中是何感想。

    正在洗着脸,何欢的手突然在水中碰到了一团柔软。

    感觉细腻而不失弹性,绕指而柔!

    同时,

    何欢看到,

    水中出现一大片阴影。

    阴影如丝,密密麻麻,

    如同长长的水草一样,从池水中不停的往外生长。

    同时何欢手上的感觉,也越来越紧,那种柔软的感觉变得越来越用力。

    甚至,

    它,

    开始向着何欢的手腕处缠绕过来。

    底头往下看,发现自己的手上,不知何时已经缠上了一缕细长的头发。

    丝柔顺滑的头发,铺满了何欢所能看到的水面。

    就在一瞬间,头发就从何欢的手上,延伸到了他的手臂。

    水面,

    一双洁白的玉手伸了出来,

    仿佛是一件绝美的艺术品般的纯净。

    那一对纤细又毫无杂质的手,微泛着冷意,似是没有温度一般,令人心寒。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