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殡仪馆诡异录 第一百零四章 齐发

时间:2018-10-17作者:农夫仙拳

    ,。

    “”我一听见这个,整个人都直接愣了。

    我当然知道这个,这时湘西地界特有的风俗。

    要是从前,我听见可能还会好奇,但是现在遭遇了那么多,我一听见这种奇怪的习俗,就习惯性的头皮发麻,总觉得还会发生什么。

    但是凌雪却紧接着说:“不过怎么说呢,以前我因为一些事情也仔细调查过,发现这其实就是湘西一小部分人的误传。”

    “误传?”我还是不懂。

    “就是说,虽然的确有这样的风俗,但是并不是正宗,而只是赶尸人中的一小部分,用来选择徒弟的。”凌雪说完之后,又看了看我。

    她欲言又止的样子的,让我觉得有点不安,我咳嗽了一声,赶紧说:“还有什么你就一起说了吧。”

    “也没什么,只是这种方法从来不会弄死人,只会吓走人。”凌雪说完之后,又看了看那已经发胀的尸体:“而且,我看这个人身上伤口很多,可没有致命伤。”

    我点了点头。

    之前我一直觉得他是被人虐待死的,但是现在仔细看了看,他身上的伤口虽然多,但是却没有任何一点是致命的。

    但是我还是没明白,凌雪要说的是什么。

    她也沉默了很久,看我好像还是不明白,才叹了一口气:“你不觉得奇怪吗?”

    “有什么奇怪的?”

    “那些人之前过来的时候,那么着急,而且很害怕的样子,可是你看这尸体,看出有什么邪门的地方了吗?”

    “啊”听凌雪这么说,我这才发现我之前一直觉得有点奇怪,就是这个

    之前看冯家军着急的样子,我还以为是这尸体出了问题,但是这么久了,这个尸体也只是有点不合常理,根本没有什么恐怖的地方。

    那之前冯家军说的“出来”,究竟是什么?

    “我觉得,很可能问题并不在这尸体上,你看,他的死因现在还不清楚,说不定是被毒死的。”凌雪说着,还指了指那尸体手上的一个伤口。

    那伤口和他身上的伤口不一样,是圆形的,看起来就好像是一个洞,但是里面能看出发白的烂肉,这个伤口比那些还浅一些。

    “我记得湘西,也有人养蛊。”凌雪说这话的时候,语气突然低了下来。

    我听见这话,突然也闪过一个念头,我下意识就看了看那尸体身上的伤口,但是还是没有看出什么。

    “小陈,你怎么还站着,快点”门口突然传来了催促的声音,我猛的回头一看,就看见冯家军一手捂着鼻子站在外面。

    他说话的声音闷闷的,但是很着急,林小姐这时候已经不在了,也不知道去哪儿了。

    我看了看他,他很紧张的看着台子上面的尸体,那眼神真的很警惕,就像是在害怕尸体会突然诈尸一样。

    我更觉得我之前的想法,很有可能是真的。

    不过,我也没有傻到去问,只是哦了一声,然后问他工具都放在什么地方,我说我没找到工具,他这才啊了一句,然后站在门口,告诉我工具的位置。

    不得不说,这里的设备很齐全,工具箱有八个,整整齐齐的码在角落,我随便拿了一个看,里面的工具也很全。

    我拿出针线,想了一下,还带上了手套和口罩。

    冯家军一直没有进来,只是在外面站着看了一会,凌雪这时候也站在我身边一直没有离开,她好像是在看着冯家军。

    我这时候没问她,而是又大致看了一下尸体上的伤口。

    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我发现这尸体放进来了一会之后味道也淡了不少,虽然还是让人觉得很不舒服,不过总算也没有之前那么恶心。

    我这边一条一条从头顶开始缝,这伤口真的太多了,而且因为尸体已经胀开,皮也很松,稍微一不注意,线就会直接拉破皮肤。

    这有点不好办了

    十多分钟,我才面前把头顶上面三条伤口缝好,那边冯家军又开始不停的催促。

    “五爷,这尸体已经开始烂了,实在快不了啊。”

    “没有别的办法吗,只要缝合好就行了。”冯家军一直在外面看着,站得远,但是估计也是看见我之前的艰辛,所以他也没对我说什么。

    “要不然先用胶堵上?”我提议,我在工具箱里面也看到凝胶,那是迫不得已的时候才会使用的填充物,因为是胶,不会和皮肉一样被烧干净,混在骨灰里面,有的家属不乐意。

    但是面前这尸体,估计也没有什么家属了

    “就用那个吧。”冯家军一听马上就说,我怀疑他压根就不知道我在说什么,只是想让我快点而已。

    我看了他一眼,然后就去箱子里把凝胶拿出来,调好之后,用刮刀一层层填进了伤口里。

    这样果然快了很多,我先把伤口填好,然后等胶干了之后,再缝伤口,胶把皮肤也粘硬了,动作快了不少。

    我加快了动作,就在我把他脑袋上的都处理好,准备处理肩膀和脖子上的伤口的时候,突然我听见凌雪惊叫了一声。

    我吓了一跳,赶紧望着她。

    “你看那是什么”她瞪大了眼睛,指着尸体的头部:“那是不是在动”

    我一惊,赶紧看过去,就看见之前被我用凝胶填好,缝合好的伤口,居然真的开始动

    就好像里面有什么东西要顶出来了一样

    “什么玩意”我也大叫。

    “什么?”冯家军这时候听见我的声音,也赶紧出声。

    “这伤口里面有东西”我马上说,我这才说完,尸体眼睛边上的伤口,就在这时候突然一下爆开了

    接着我就看见一条肥得让人想吐的蚂蟥,就这么从我之前填进去的凝胶里面钻了出

    我几乎是下意识就拿边上的刮刀,想把那东西挑开。

    “不要动”冯家军看着我的动作马上大喊。

    我经过上一次的经验,这一次立刻就停住了,谁知道我这么一停下,凌雪却也马上惊叫起来:“你,你的手”

    我低头一看,心里咯噔一下,那蚂蟥居然趁这个时候,一下弹到我手背上了

    我用力一甩手,蚂蟥从我手上滑下去,我上去就是一脚。

    “不要见血”冯家军飞一样从门外冲了进来,可是我的脚已经踩下去了,只听吧唧一声,深红粘稠的液体从我鞋子边上蔓延开。

    冯家军瞬间脸色煞白,而就这在这个时候,整容室的门哐当一下,被风刮上了。

    紧接着,四周都开始传来哐啷的响动

    是之前我听过的声音,就是停尸房的柜子被拉开的声音,而这时候,声音不是从某个方向过来,而是从四面八方,密密麻麻的朝着我这边,包围了过来殡仪馆诡异录</a>,。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