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殡仪馆诡异录 第九十八章 镇墓兽

时间:2018-10-17作者:农夫仙拳

    ,。

    “东西就先放在这里吧,陈先生请坐。”中年人带我们去的,是招待大厅。

    我毕竟在殡仪馆呆了那么久,也知道殡仪馆的基本构造,这里就是待客的地方,不过看起来好像很新,沙发上的塑料薄膜都没有完全撕开。

    “我姓冯,冯家军。在家里行五,陈先生不嫌弃的话,叫我一声冯五就可以了。”中年人笑着打了声招呼,然后给我倒了一杯水。

    “冯五爷在长沙也是有名的,你可别真跟着叫冯五,就你这辈分,叫一声五爷也不为过。”张小菲紧跟着冯家军说。

    “五爷。”我打了声招呼,心里没怎么当回事。

    这听起来不像是正经的称呼,不过开殡仪馆的,有的也会在各种地方混,叫什么爷什么哥的也不少。

    其实都是面子上过得去而已,现在都是法治社会,哪儿又有电视上那套呢。

    “年轻人就是懂事,小菲也很久没过来玩了,怎么嫌五叔的招待不好?”冯家军对张小菲的态度好了很多,也没端着,说话跟拉家常一样。

    “五爷哪儿的话,我不是那边忙吗,最近出了点事情,您也知道的。”张小菲干笑了两声,倒是和冯家军的态度不一样,更冷漠一点。

    我有点奇怪,坐在一边不知道该干什么。

    这些人招待我进来,不可能就这么把我晾在这儿,我看着他们还在聊,都已经快十分钟了,也没有要完的意思。

    听了一会,也忍不住,只能硬着头皮,咳嗽了一声:“五爷。”

    听我说话,他们都回头看着我。

    “东西我已经是送到了,要是没别的事,我就先走了。”我说着,拍了拍那个木盒,然后站起来就要离开。

    冯家军却伸手拉住了我:“陈先生,既然是送东西来的,关于这东西是什么,你还是听一下吧。”

    他用的是陈述的语气,根本没有要跟我商量的意思。

    我一听这话有些不对,连忙去看张小菲,她也看着我,点了点头。

    我心里有点起火,这是什么意思,做出这幅样子,搞得好像这还是成我的义务了?

    “不用了,我就是个跑腿的。”我顿时也有点不爽,语气不怎么友好。

    我也不管面前这个冯五爷究竟是什么人,横竖他总不能就真的把我弄死。

    我是真的有点生气,我已经说了不想干了,可是这一次,很明显是他们给我下了一个套。我自认不是能干的,但也不能一直欺负到我头上吧

    大概是听我语气不好,冯家军呵呵笑了一声,然后赶紧过来拍了拍我的肩膀:“年轻人,不要这焦躁,这件事情你听听,没坏处。”

    但是说着,他却没有把我往屋里拉,而是往外推,我看见张小菲也拎着盒子跟了上来,一脸对我很无奈的样子。

    我有点蒙了,这究竟是要干什么。

    “其实我这儿,才建好。殡仪馆说起来有点晦气,但是哪儿也不能少,以前这片有一家,但是出了点事,去年倒了,我这才申请下来,打算下个月开张。”冯家军一边走一边介绍。

    我被他抓着,居然也听进去了。

    “其实做什么生意都一样,修房子要打地基,要烧地香,新店开张要放鞭炮剪彩,我们这儿也是,要做点事镇一镇,不然这来来去去的,不干净。”

    冯家军说得很感慨,最后还叹了一口气:“隔壁的那家,就是这点上没做好,活生生弄没了。”

    “但是这跟我没有关系吧?”

    “别着急嘛,这说来话长,总要把前因后果说个明白。”冯家军一点也不理会我的焦躁,反而十分和气的说。

    我看着前面,这里的结构跟张小菲那里也差不多,所以我能猜到,再往前面就是停尸的地方了。

    但是,越往前走,我越觉得不对。

    温度好像一下子,就降了下来,越往前走,我越觉得凉飕飕的,好像一股股阴风直接对着我的面门就扑了过来。

    我皱着眉头,停了下来:“五爷,咱们明人不说暗话,你要我做什么,说明白了,我可以帮你,但是这要是说不明白,就恕我不能帮忙了。”

    冯家军这时候终于停了下来,这里是走廊,一边靠着墙,后面估计是各种专门的房间,另一边靠着院子,修的是落地窗。

    走廊里没灯,院子里面灯却很亮,但是透进来也难免会黯淡一些。

    现在他背光站在面前,灯光下他的样子显得特别阴沉,我的汗毛一下子就竖了起来,张了张嘴想说话。

    结果一开口,就是一口冷风,冻得我牙龈都痛。

    “五爷您别急,这人脾气就是这样的,之前发生了一点事情,所以有点防备。”张小菲见状赶紧上前,她拉了拉我的胳膊,示意我示一下好。

    我有点不情愿,可看这样子也没更好的办法,只能顺着说了两句。

    冯家军也没为难,笑了一声,就说:“年轻人嘛。”

    他说完之后,却没有再和之前一样打哈哈,而是指了指背后那黑洞洞的大房间:“要说,这也是一件难以启齿的事情。”

    “其实,我们这儿上个月,刚死了一个,是我请过来的入殓师。”冯家军说完之后,特意看了我一眼:“是个新人,什么都不太会,我正打算找个老师傅好好带一带他的。”

    我听得背后一寒,赶紧说:“我已经不想做这行了。”

    “也没让你啊,你才多大点。”张小菲嗔了一句,又捏了我的手臂一下,让我先别说话。

    我感觉她贴我挺近的,身上有股淡淡的香味,估计因为很淡,闻起来一点不呛人,还挺舒服了,我也缓和了一点,摸了摸鼻子,没再多嘴。

    “呵呵,是啊,小陈你年纪还不够。”冯家军也跟着笑,但是这一次就没之前那么尊敬了,可能也有点不爽我之前的话。

    我点了点头,看着他。张小菲我是知道的,这美女脾气不小,性格也强硬,但是在这个五爷面前却一直都有点让步的意思。

    我这时候才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这个五爷可能真有点背景。

    “其实,让小陈过来,主要也是想让你帮个忙,你带过来的,是这里镇墓用的,本来开馆的时候埋进去就可以,但是现在这里已经有人死了,不太方便,只能请你来了。”

    冯家军说着,看了张小菲一眼:“我可听小菲说了,小陈你的体质可不一般。”

    我一听,下意识就感觉这差事可能没这简单,正准备推辞。

    谁知道就在这时候,我面前那个没有开灯的大房间,突然传出了在吱嘎的声音,我一听,浑身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我对那声音特别熟,那不是别的,而是停尸的柜子,被拉开的声音殡仪馆诡异录</a>,。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