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殡仪馆诡异录 第七十八章 两个张良

时间:2018-10-17作者:农夫仙拳

    ,。

    我带着疑问没有再想下去,只是想着凌雪终于苏醒了,就十分的兴奋,心里有太多的问题想要问问她了。

    我迫不及待地想要赶紧回去,将一堆的问题抛出来,让凌雪给我解答。

    我在回去的时候,特意的在门卫徐健卫那儿等了一会儿。

    看见他正躺在床上,翘着二郎腿,抱着自己的随身听在听武侠小说。

    看他听的入神,我就往办公室走去,空荡的走廊里都是我的脚步声,办公室的门没有关紧,里面的灯光洒了出来。

    我推门进去之后,就看到张良正把腿放在桌子上,手里拿着手机玩着,玩的正兴奋。

    可是我却呆在了原地,整个大脑已经不会运转了。

    刚刚张良不是已经冲着反方向走了吗?怎么现在又突然间出现了?

    我一路走来也没有见到张良折回来啊

    我慢慢的防备的走到张良的身边,我看着他正在玩着现在大街小巷都在玩的那个什么荣耀的手游,看着游戏时间已经是进行了三十多分钟,而且战绩还非常的可观。

    我看着他的手机,整个大脑陷入了空白之中,这根本是不可能是事

    我从门口走到办公室的时间不到十五分钟,而且张良和我说话最多也就是在十五分钟之前的时候,可是我面前的这个张良已经坐在这里玩了三十多分钟的游戏了这是怎么回事?

    他玩的这个游戏我也玩过,如果他这个战绩也是不可能在十五分钟内能有的。

    “凌雪,凌雪,你怎么看?”

    我想起凌雪已经苏醒的事,便连忙在心里对凌雪喊道。

    “嗯,我在,我觉得可能有两个人。”

    凌雪的声音十分的清冷,就像是一颗掉进水中的石子一样,将我一下子激了一个冷战。

    “两个人”

    “嗯,你不觉得他们两个人给人的感觉是截然不同的吗?”

    确实,两人的感觉,一个是开朗,一个是阴郁,确实很奇怪。

    “嗯,那个人我不知道是人是鬼,因为他的身上我任何的气息都感觉不到。不过可以肯定的是,一定是一个非常危险的人。”

    我看着张良,陷入了沉思,回忆着刚刚在一起的所有细节。

    “陈哥,你干什么站在我身后影响我的发挥啊害的我都输掉了。”

    张良有些不悦的转过身来,将手机放在桌子上,不高兴的对我说道。

    “你怎么没去睡觉?”

    我笑了笑,明白那种玩游戏最后的挂掉的心情,但是我更好奇的是到底是不是有两个张良。

    “老张那个屋子实在是太臭了,熏得什么睡意都没有了,也不知道你是怎么睡下去的,实在是太臭了”

    张良立刻表情古怪的看着我,我呵呵的笑了一下,其实门卫徐健卫那个房间的味道真的是不敢恭维,我睡醒之后,好一阵子鼻腔里面的那股酸味都没有散开。

    “呵呵,你一直都在办公室里?”我好奇的对他问道。

    “你干嘛?像是审问犯人一样,我难道还能做什么偷鸡摸狗的事不成?”张良的脸色一沉,似乎对我这种问话的态度有些不高兴。

    “呵呵,没什么,就是想说你要是不困的话,我就去睡觉了。”

    我尴尬的笑了笑,然后顺手从兜里掏出一盒烟,就是刚刚那个阴冷的张良递给我的烟。

    “这个烟,你是从哪里拿来的?”

    张良在看到我手中的烟的时候,瞬间睁大了眼睛,就像是我拿出的不是一盒烟,而是飞机大炮一般。

    “怎,怎么了?”

    我被他的反应吓得有些结巴,然后拿着烟盒反复的看了看,这个时候我才发现这个烟盒子很是奇怪,是我从来没有见过的一种牌子。

    上面是暗黑色的包装盒,盒子的正中间是一个通红的眼睛,这让我瞬间想到了刚刚那个黑雾中露出的如血的眼睛。

    那种窒息感似乎又爬上了我的喉咙,“这盒烟是谁给你的?”

    张良走到我身边,一把抢过我的烟盒,就像是看到了什么恐怖的东西一般。

    “怎么了?”

    “谁是谁给你的”

    张良愤怒的将烟盒直接扔到了地上,然后一脚又将它踢开,就像是洪水猛兽,这个烟盒会咬他一口。

    “你,你这是怎么?”

    我有些不知所措的看着他,不知道为什么他反应如此的大?

    “唉”

    张良抓着我的胳膊非常的用力,我感觉自己的胳膊已经快要被抓的失去知觉了,最后他叹了一口气,松开了我。

    “凌雪,你说她是不是疯了?”

    我在心里悄悄的和凌雪说道。

    “我觉得应该不是这么简单,你就静静的等一会儿吧,也许他过一会给你一个惊天大消息。”

    凌雪沉稳的说道,似乎并不在意。

    我只能深吸一口气,慢慢的拉开了我们两个人之间的距离,坐在旁边的椅子上,看着张良颓废的点起一根烟,然后用力的打火,可是怎么都打不起来。

    “用我的吧。”

    我见他的打火机怎么都打不出火来,便直接从自己的兜里掏出来打火机递给他,张良看了看,然后接过打火机,对我露出一抹比较牵强的表情。

    “你是不是见到了一个和我一样的人?”

    张良吸了好几口烟,似乎才将自己的情绪缓和下来,他从嘴里吐出长长的烟圈,然后缓缓地说道。

    这一刻他的侧脸显得是那么成熟且安静,我对他点了点头。

    “唉,我知道了,你别介意,这个烟你也不要抽,也不要和别人说这些事。”

    张良走到门口被他踢过去的烟盒拿起来,然后用我给他的打火机,点燃了烟盒。

    只见突然间,那个烟盒冒出了一阵巨大的黑烟,整个办公室都笼罩在了一层黑色的雾气中。

    “咳咳。”

    这黑线越来越大,呛得我眼睛都睁不开,眼泪直流的感觉,我不停地捂着自己的口鼻咳嗽。

    最奇怪的是,这烟来得快,去的也快。

    没一会儿,这个烟就消失了,我张开眼,看着张良叼着香烟对我笑了笑。

    “这个东西,你千万不要再拿了。”

    “这到底是什么东西?”

    “一种怨,一种将自己的怨念转移的媒介。”

    张良露出一抹惨淡的笑容,似乎是有着不一样的故事。

    “你到底知道什么?”我好奇的看向他,他的话让我不由得想到了张小菲和我说的那个厉鬼的诅咒,诅咒不也是一种怨吗?

    “陈哥,我觉得你是一个好人,你适合安安稳稳的生活,有些事情,你还是不要知道了。”

    张良对我笑了笑,然后慢慢的说道,完全没有了平日里吊儿郎当的样子。

    “什么意思?”

    我很是诧异的看着他,可是我现在似乎已经被带入了这个谜一样的事情中。殡仪馆诡异录</a>,。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