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殡仪馆诡异录 第四十九章 幕后凶手现身

时间:2018-10-17作者:农夫仙拳

    ,。

    放在之前我还能说,这就是直觉天分,但是现在我也没有办法,拿这个当优势,因为我发现,这其实本来也不是优势,这是运气

    我心想着,要是这件事情平安过去的话,以后,还是要多了解这方面的知识才可以。

    这现在已经不是我想不想了解的问题了,这尼玛事情,压根就没给我选择的机会。

    再这么出事下去,我还不得被人虐死么。

    凌雪没有出声音,我也不知道她在想什么,但是她很快就转过头来,看着好像是想问我究竟为什么会知道背后的人。

    我没有看见面前那大宝,转头想给这丫头解释一下,谁知道就在这时候,面前那大宝突然震动了一下

    我神经迅速紧绷起来

    我一直盯着它,害怕它再过来。但是这一次,那东西没有再动作,只是砰的一声,在我面前爆炸了。

    我看着那一大坨就这么落了下去,幻化成烟雾,最后越变越小,越变越小,声音消散之后,倒在地上的,只剩一块红色的骨头,那上面,还隐隐约约有一个眼睛的模样。

    “这就是本体?”我走过去看了一下,不是很特别的东西。

    我认得出来了,那骨头应该是人的指骨,看样子,可能是大拇指的,也可能是食指中指的。

    对于这些,我都粗略的学过。

    当然是,比不上那些医生系统的学习的。因为,带我的师傅也是法医毕业下来的。他不仅化妆是一个好手,对人体更是了如指掌。

    他以前经常对我说,入殓师虽然只是一个帮死人化妆的行业。

    不过,这是死者最后的面子,不要将这件事情仅仅看做一个化妆的工作,才能对得起这份工作的意义。

    我文化程度不高,不爱听,一直都觉得,他实在是太过严苛了,也一直没把那话当一回事。

    毕竟,我当时确实没有多少的职业道德,只想着送他们最后一程,也算是积德积福,能做的都做了,我还能干什么。

    我就只是冲着工资待遇是真不错,也不需要什么学历,才干这工作的。

    但是现在我好像有点明白过来了,如果接触了这些事情之后,对于这些死者,心中都有了一些敬畏。

    这倒不是,我觉得他们死后可以变成鬼,而害怕。

    只是想起之前二麻子和牛家那老两口,感觉善恶有报,可能也是有道理的。

    特别是那老两口身前的执着,到死了之后,却只能以那样的方法来继续。

    其实那些东西,除开让人害怕之外,其实挺微不足道的。

    与其让他们死都不安生出来,出来祸害别人,不如在这最后一刻,把我该做的做好,让他们没那么大怨气,死了他们早点上去。

    这也算是对他们的一种尊重吧,不过,这也不是对谁都有效啊

    凌雪肯定不知道我想了那么多,她也认出了那骨头,很准确的说出了那是中指第二节指骨。

    “我靠,这样你都认得出来?”指骨的形状,虽然各不一样,不过,其实并没有太大的分别。

    我师傅说,如果把它拼起来的话,很容易看出来,可能就这么单块骨头,是分不太出来的。

    “这是常用的手法了。”凌雪只是淡淡的说了这么一句之后,就再也没有说话。

    我只能将目光转向小真,不过她也没有多少了解,只能无奈的望着我,眨了眨眼睛。

    我当然不会对一个小女孩这么苛刻,而且也只是没事找事,不想这么沉默而已。但是现在,趁不沉默也无所谓了,应该没有危险了。我们安静的等着,都没有着急。

    我知道这大宝的消失,就代表着背后操纵那个傀儡的人已经接受了我的条件。

    不知道等了多久,后面的人终于现身出来了。我看着他,叹了一口气。

    他的身体,是直接就从地面上冒了出来。

    虽然出来的方法,有点恐怖,不过我已经习惯了。

    我就这么看着他从地面上爬了出来,最终站在我面前。

    他半个身子出来的时候,我已经认出他了。

    这应该就是何博凡的父亲,因为他和那个大学生长得几乎一模一样。要说差别的话,只不过是显得苍老一些,五官也没有那个年轻人的细腻。

    “你很聪明。”那男人一上来,就对我点头。

    我心说,这压根就不是聪明不聪明的事情,只是脑子快而已。

    换做任何人,在那样紧张的时候,肯定都会想出办法自保,我脑子转的比较快,而且也比较冷静,才把人激出来。

    我看着他,也没打算跟这人客气,这一家子神经病,把我整得连轴转,一晚上累死了。

    “你是要拿回你儿子的戒指吗?不过他被封印在里面,你就是拿过去又有什么用呢?”我之前好歹也知道这封印是人做的,所以只能是能解开鬼,是没有那么大能量的。

    “你只要离开就是了,其余的事情也不是你操心的。”何先生只是淡淡的说了一句。

    他看起来很悠闲,我看着,心想,要不是他是个鬼,估计现在能点根烟跟我叙家常了。

    我没那么好的心情,只是警惕地看着他。

    他注意到我的愤怒,居然只是看了我一眼,就像是在看懂事的小孩:“让你卷进来,实在不是我的本意,我也不是要杀你,之前是以为你就是那群人派过来的。”

    我知道,他说的可能是那个暗庄的人。说起那群人,他也有点咬牙切齿,不过,很快他就淡定下来。

    “对于那群人,就是让他们死一百次,都解不了我心头只恨,所以误伤到了你了,不好意思了。”

    这何先生倒是也客气,说起话来颇有一副大老板的样子,不过我听着就更不爽了。

    “这是一句不好意思就能完的事儿吗?”我冷笑一声。

    然后,指这前面那地上已经面目全非的人头说道:“你对我说,不好意思,那这个保安呢?没招你没惹你,你就让这玩意儿把他的头咬下来了,还有外面昏倒的那个,这要是调查起来我怎么说?”

    这可不是一般的事情,这是杀人案了。

    我不相信警方会把这件事情当做是灵异事件处理,这样也不好对上面交差。所以,到时候查起来,我估计还是一个替死鬼。

    这招真高明,借刀杀人啊。

    我冷冷看着他,打定主意,要他说出一个结果来。

    “那就是你的事情。”谁知道这人居然一点也不客气,看着我,冷笑了一声,就说:“凭什么让我帮忙解决?”殡仪馆诡异录</a>,。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