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殡仪馆诡异录 第十八章 逼问

时间:2018-10-17作者:农夫仙拳

    ,。

    “这是怎么回事,你可别蒙我”我都快被这老太婆吓出心理阴影了,连忙把身体往后缩。

    刘道士端坐在一边,他生出一只手,拦住了我。

    我转头去看他,发现他脸色很淡定,我知道这人一定能看见外面那老太,他既然这样,肯定也知道其中缘由

    我就等着他解释,但他没说话。摇头晃脑的站了起来,从我面前出去,绕过我到了方小姐面前,把她拉了起来。

    方小姐被吓得不行,脸色都惨白了。

    我看她好像是要说话,但是她说不出来,只是一个劲的掉眼泪。

    不得不承认,这美女就是美女,就算是被吓成这样,那也是梨花带雨,楚楚可怜,让我有点心软。

    但是,这事情上没有我插嘴的余地,我就站在旁边望着他们。

    “你还记得她吗?”刘道士指了指外头的人,那老太倒是安静,就只是蹲在外面,一句话也没吭。

    我盯着她看了一会,那老太的注意力好像都在方小姐身上。我也松了一口气,放松了下来,不去看她。

    可能是因为被攻击过,我总觉得她会突然一下蹿过来,掐住我的脖子。

    那边刘道士还在问,但是方小姐完全不理他。她已经被吓傻了,坐在地上,只是不断的发抖。

    刘道士问了好几遍,她仍旧是充耳不闻。

    “你要不然先别问了,告诉我是怎么回事再说吧?”我看她实在是有点可怜,没忍住在旁边说了一句。

    刘道士看了我一眼,没说话,还是低头问她。

    我讨了个没趣,也干脆不说了,揉着肩膀,盘腿坐在炕上。

    我看着他问了七八遍,方小姐才勉勉强强平复了呼吸,她看着刘道士,破口大骂:“我就知道你是这两个老家伙派过来的我就知道”

    “你不用知道我是干什么的,我就问你,你还记不记得她?”刘道士没好气的说。

    他说着,往外指了指。

    那老太立刻就挺直了身体,她咧着嘴,但是这一次不是笑,好像是在警告谁。我看了看她,又看了看方小姐,很快意识到,这人是在警告方小姐。

    方小姐好像也知道外面有东西看着她,她虽然没有回头,但是整个人都紧张起来,她的手脚都被绑着,她只能整个人往后转,不去看门口。

    “我认识她又怎么了”

    我发现,她一开口,那老太的表情就会变成更狰狞一些。

    我不由的想起了刘道士之前跟我说的那个故事,外面那个人应该就是那个牛老太,这方小姐是她儿媳妇

    莫非,是这个方小姐,为了牛家的财产,嫁给了她大儿子?

    但是,就算是这样她也没必要恨成这样,我想起了之前那老太太掐着我的时候,说的一句话,说是“我”害死了她儿子

    难不成

    我探究的看着方小姐,心说,这人看起来胆子也不太大,身上应该不会背着人命官司吧。

    “怎么了,你干的好事你今天要是不把这怨气解了,你也活不过明天,你自己看着办吧”刘道士一听她说话就怒了。

    我还是第一次见这人这么生气,他之前就算是不高兴,也只是皱着眉头,板着脸,跟我上学时候那班主任一样。

    但是这一次,我看他要不是看方小姐是个女人,估计就直接动手了

    我听着,那话中有话,方小姐听完之后,眼神一闪,好像是想起什么事情,但是她很快就闭上嘴,也闭上眼,分明是拒不合作的状态。

    我看得一头雾水,可就在这时候,我的小腿痛了起来

    我嘶了一声,刘道士回头来看我。

    我赶紧举起手,示意自己什么都没做,他看着我,皱着眉摇了摇头,想看傻子一样看了我一眼。

    我有点不服,但是面对他,我也着实没有什么神气的。

    也就只好闭了嘴,我本来想跟凌雪讨论一下,那丫头好歹是个女人,应该能看出点什么门道。但是我突然发现她好像是睡着了,我说什么她都没有回应。

    这有点奇怪,我想问问刘道士,但是他只是和方小姐对峙着,我看气氛都觉得压抑,肯定是不好开口问了。

    那两个人就这么对视了也不知道多久,最终还是方小姐自己松了口。

    “你究竟要知道什么,我可没觉得我做错了你要是想让我偿命,我也无所谓,反正我家里没多少人,但是你要让我道歉,不可能”

    方小姐说着,她狠狠往外看了一眼。

    我看见那老太,听见这话,脸色一遍,整个人就扑过来了

    我赶紧往后仰,那老太也不知道是怎么了,就要到门口的时候,她突然停下来了,然后张着嘴怪叫了一声,接着就缩着脖子往后退。

    “你不用担心,外面放了符,她一时半会进不来,”刘道士注意到我,回头对我说了一句,但是他很快转过头看着方小姐:“但是她不可能一辈子进不来。”

    我也不知道他这是吓唬方小姐,还是说真的,反正我听了不怎么好受。

    方小姐还是不肯说,我看着那老太,又开始靠过来,耐心也逐渐用完了,我咳嗽了一声,站起来,走到那两个人面前。

    他们一开始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都看着我,刘道士先反应过来,他退了一步。

    让我过去跟方小姐说,我想了想,没站着,而是蹲了下来。

    我跟她几乎是平视了,我就这么看着她:“其实你们之间发生了什么事情,我也不想知道,你和外面那老太,就是有恩怨,那你也不能随随便便就把这恩怨牵到别人身上啊。”

    “哼。”她眨了眨眼睛,听出来我可能是过来劝她的,她就转过头,不理我了。

    我也没气馁,这种不合作的人我以前也见过。

    不过,那时候也不是我面对他们,大多数时候是法医跟他们说话。那是一些死者家属不同意司法解剖,从殡仪馆一直闹到火葬场。

    有的是为了赔点钱,有的也不知道是在坚持什么。

    我回忆了一下,法医都是怎么做的,然后深吸了一口气,对她说:“方小姐,合作不合作都是你自己的事情,但是你这样只不过是在拖延时间,除了浪费时间,什么作用都没有。”

    说着,我往外看了一眼。

    那老太还等着,看那样子是准备尝试第二次。

    “你也看见外面那东西了,你要是再这样,咱们都得死在她手里”

    “死就死,我怕她不成?”方小姐还是不愿意看刘道士,也不想看外面。

    我冷笑:“你要是不怕,你刚才怎么不出去?”

    她立刻被我问倒了,瞪了我一眼,然后不说话了。

    我也站了起来,看了看刘道士。他懂我的意思,我们两就开始一答一合:“既然是这样的话,我也没办法,要死一起死吧,但是我是被人拉进来的,我不能是第一个。”

    “贫道原本是过来做个法事,既然已经是定局,命不可改,也就只有如此。”他说着,作势要往外走:“我去把符烧了,它年纪也大,免得受苦。”

    说着,他就真往外走了。

    我也站在一边,看着方小姐的动作,她果然紧张起来。我眼睛一转,把她拉起来,十分感叹的说:“其实我也不想对女人这样,但是你看这是你把我牵扯进来的,我也只好先拿你挡挡了。”

    “你要干什么”方小姐果然大叫起来。

    “我觉得被那东西弄死,肯定挺惨的,你觉得我怂就怂吧,我看她挺恨你,说不定把你丢出去给她,她就能不弄死我了。”我一边说,一边把她往外拉。

    方小姐开始猛烈的挣扎起来,她看着外头那老太,就摇头:“我不去,我不去”

    “你就算现在不出去,人家等会也要进来的。”我还在一边添油加醋,她急的眼泪都下来,她看着刘道士的动作。

    就在刘道士要把贴在外面地上的符纸,揭起来的时候,她终于忍不住哭了出来:“我说你让我回去,我跟你们说”

    刘道士听见这话,还不打算收手,他幽幽道:“都已经晚了,你看它都准备好了。”

    他说的是那老太,那家伙果然已经在角落里,弓着身子,做出一个百米冲刺赛跑的准备姿势。

    “别让它过来别让它过来杀她儿子的不是我,是李月是李月”

    方小姐一边尖叫着,一边往后退。

    她是真害怕了,一张嘴就狠狠咬在我肩膀上

    那一瞬间我简直觉得她把我肩膀上的肉整个地咬了下来

    我忍着痛看刘道士,他站了起来,手也立刻松开了。

    只看见方小姐哭着,跌坐在地上还不断往后缩。

    那是真可怜

    我摇了摇头,揉着肩膀,也不好意思计较了。

    刘道士听见这话,也往回走,他走了一半,却突然停了下来,我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就看见突然撒腿就往外面冲了出去

    我正要跟上去,不想后面却一下子被人扑倒了,她死死咬着我的衣服。

    我还来不及看清是谁,就听见后面的人,带着哭腔,对我说:“你别走,你留下来好不好,你别走,你要听什么,我都跟你说。”

    我听见这话,叹了口气,转头看刘道士已经没影了,我也只好点头。殡仪馆诡异录</a>,。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