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殡仪馆诡异录 第十七章 需要截肢

时间:2018-10-17作者:农夫仙拳

    ,。

    “草这是什么玩意”我一看这那玩意,就浑身发凉,又想起了那个咧着嘴大笑的老人头。

    我赶紧把裤管放下,遮住了那东西。

    但是,遮住了之后还是能看见凸起,让我觉得一阵恶心,我赶紧把视线移开。

    “这就是魃。”刘道士语气十分平静,就好像是在说,那是一个肉瘤子。

    “这玩意为什么会长在我身上?我,我要怎么办,去医院割了?”我一想到那黑色坑坑洼洼的肉瘤就背脊发凉。

    刘道士冷笑一声:“除非你把右腿砍了,不然你割多少次,它长多少次。”

    “那”

    我有点着急了,看着那刘道士还是一脸淡定,看起来好像一点也不觉得这事情很严重。

    我有点生气,但是我看着这老头,好像还有什么话没说完,于是也耐着性子看着他:“道长,你是不是有什么办法,你看我这要是真的截肢,以后咋办啊。”

    “现在知道求我了?之前让你在外面等,你也不等,森林让你出去,你也不走”刘道士说起来,也有点生气。

    他之前都已经警告过我,说那些人有问题,我还是傻呼呼的跟着人跑。

    要不是这一次刘道士去得及时,我就已经被人拉去做替死鬼了

    “这也不怪我,你之前不是让不不不,我说是,我也不知道这件事情这么危险,要是早知道,你就是打死我,我也不跟着那俩人走。”我也压根就不会答应你过来

    刘道士看着我这样,也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叹了一口气。

    “算了,事情既然已经这样了,说这些也没用。”

    他说着,从道袍里拿出了一道符,他把我裤子拉开,把符纸就这么贴在了我的脚上,把那个黑瘤子盖住,然后不知道从哪儿拿出了一根针。

    我还没反应过来,他就把针往我腿上一扎

    “咿啊”

    突然就从那瘤子上发出了一阵刺耳的尖叫声

    我只觉得脑袋像是也被针扎了一样,一阵剧痛

    但我忍着没叫出来,我看见那符纸上透出了鲜红的血,那血就像是胶水,把符纸整个沾在了我脚上,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那瘤子看起来好像也小了一点。

    “我暂时把这东西封印住了,不过撑不了多久,今天晚上天气不错,我们得速战速决。”

    说着,他一把就把我拉了起来。

    我莫名其妙地看着他,他站起来之后,往外面看了一眼,我也跟着往外看,但是没看见杨森林,就问他那人去哪儿了。

    刘道士指了指外面:“留在那边屋子里,这玩意已经跟出来,但是里面还有一个,我不放心。”

    我正想问他不放心什么,一下子就想起了那猫脸的老太,也不吭声了。

    刘道士把门打开,我看见外面还站着一个人,个子不高,瘦瘦小小的,看起来应该还是一个孩子。

    那孩子蹲在门边上,看见我们出来之后就站了起来。我想过去,结果他一看见我过去,就一个劲的后退,好像特别害怕我。

    我有点挫败,也就没过去。

    刘道士看了他一眼,摇了摇头说:“算了,这娃胆子小,不过天分不错,还是他之前听见了里面的动静,带我们从窗户进屋子。”

    我一听,有点感激这小孩。我身上也没有什么东西,就把我之前买来补充体力的巧克力递给他:“你帮了我,这是报酬。”

    那小孩开始不敢接,但是刘道士也咳嗽一声,说没事,他才怯生生的把巧克力拿走。

    “好了,快点走,我估计那两个人也要开始了,我们正好去抓。”

    “抓什么?”我一脸的莫名奇妙。

    “跟着就是了,哪儿那么多废话”刘道士有点不耐烦。

    我看他很着急的样子,也就没有跟他多说,我们出去之后,我才发现这是在那老宅子后面的橘子林里头。

    那屋子,大概是晚上守夜的人用的,怪不得里面什么没有。

    我跟着刘道士弯着腰出去,但是没有往屋子的方向,而是往另外一个完全没有光的地方走。

    他也不打手电,就这么一直往前,我走得就有点吃力了,好在今天晚上月亮不错,我还勉强能看到一些。

    这人平时看着慢慢悠悠,跟个老头一样,现在动作却很快。

    走了十多分钟,他停了下来,回头伸出一只手,压着我的脖子,让我蹲下。

    我们就蹲在一颗看起来有点年纪的大树后面,我探出头去看,发现前面是一片空地,有一群人大概三四个的样子,正蹲在一个土包前面烧纸。

    我眯着眼看,发现那群人里面有两个熟面孔

    就是方小姐那两个表弟。

    我轻轻啊了一声,刘道士一听赶紧把我的嘴给捂住

    他狠狠瞪了我一眼,然后转头,看了一个方向,我跟着看过去,才发现就在那几个人的后面,还蹲着两条大狼狗。

    那狗被拴在旁边的树上,不过脖子上的绳子很松,一挣就能挣开。

    这狗的感觉比人敏感多了,怪不得他不让我出声。

    我点了点头,示意他我知道了,他这才松开手,然后缩着脖子指了指前面的土包,让我看。

    我只好去看那土包,仔细一看才发现,那压根就不是什么土包,而是一个坟头

    那几个男人蹲在坟头面前烧纸,旁边还放着铁锹,这他妈是要挖墓啊

    我瞪大了眼睛看着刘道士,但是他没看我,只是摆了摆手,让我什么都不要说也不要动。

    我们就这样看着前面几个男人,把纸钱烧完之后,一个人又从旁边的黑色行李包里抓出了一只大公鸡。

    公鸡的嘴被胶带封严了,叫不出来。

    那几个人小声说了几句,我听见好像是在商量让谁去杀鸡。几个人商量了半天,也没商量出一个所以然来。

    最后还是那个大个子站了出来,他拎着公鸡说:“我来算了,就是鸡冠血对吧,洒哪?”

    有一个人指了指坟头前面的一小块地:“那边。”

    说着,那大个子一只手抓着鸡,一只手拿着剪刀就往鸡冠上一剪,挤出两滴血,然后就把扑腾着的公鸡往后面一丢。

    那两只狼狗飞扑过去,一下就把鸡直接扯成两半

    我看得大气也不敢出一口,捂着口鼻就这么看着。这时候刘道士扯了扯我的衣服:“你看好了,那几个人一下铁锹,你就冲出去。”

    “我去干嘛啊?”我赶紧问。

    “你去把那个人按住”刘道士指着,站在最边上的一个穿黑色连帽衫的人说:“一定要按住他,不然你就等着截肢吧”

    我一听这话,知道事情严重,也赶紧点了点头。

    我死死盯着那几个人的动作,看见那几个人排着队在坟前磕了个头,然后就开始拿起了铁锹

    就在他们下锹的一瞬间,我猛的一下扑了过去,一把按住边上那人,我下了死力气,用手肘梗在那人的脖子上

    那人挣扎了一下,力气不小,她甩开那衣服帽子,我定睛一看,这不是那方小姐吗

    “你松开”方小姐一看是我顿然尖叫起来。

    但是她叫了一声,就赶紧捂住了自己的嘴。

    另外几个人也反应过来了,我看见其中一个拿着铁锹就要往我头上砸,我闭上眼睛,心一横,手也没松,就这么死死按着她。

    就在我感觉耳侧一阵风起,那铁锹就要砸在我脑袋之上的时候,在我们背后居然想起了一阵鸣笛声

    那是警笛声

    “草他妈,你小子报警了”我听见那高个子大骂了一句,“走啊快走警察要来了”

    我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睁开眼,一瞬间的迷茫之后,我手上一痛,居然是那小妞一口咬在我手上了

    我吃痛,也没有松开手。

    就这么死死按着她,应该是压着她的气管了,她脸涨得通红,不一会就松开了嘴,咳嗽起来。

    “好了,松开吧。”刘道士这时候走了出来。

    他拍了拍我的肩膀,我这才松了力道,我们合力把这妞绑住,然后把人拉了出去,就放在之前的茅草屋里。

    她已经不说话了,只是张着两只大眼睛可怜巴巴的看着我,那样子让我心里有点软,刘道士看了,就在一边嘲笑:“你放了她,我保证她马上就会咬你一口。”

    “呸”方小姐听见这话,才收起了之前的表情,闭着眼睛,不再看我。

    我摸了摸鼻子,奇怪问道:“诶,刚才那几个小子呢?”

    “早跑了。”刘道士冷笑:“那几个人都是上了通缉令的,听见警察了来了还不跑,你以为谁都跟你一样,看着是一个女的就走不动?”

    我想反驳,但是那老头指了指我的脚,我一下就焉巴了。

    “道长,现在你可以把这东西弄出去了吧?”我指了指我的脚。

    方小姐听见这话,她突然一下子睁开眼睛,死死盯着我的脚我还没有说话,就看她表情突然扭曲起来,吱哇大叫着,整个人差点从床上翻下去。

    我被她这样子给吓坏了,愣在原地看着她。

    刘道士只是冷笑,他看着方小姐说:“你可以跑,但是你看看你跑不跑得出去”

    方小姐像是没听见他说话,扭着身体就要往外走,但是才到门口,她也一下子僵住了,又开始拼命的往回缩。

    我下意识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瞬间汗毛也立了起来。

    只见门口不知道什么时候蹲了一个人,直勾勾的往里看,那不是旁人,正是之前那个老太太殡仪馆诡异录</a>,。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