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殡仪馆诡异录 第十六章 魃

时间:2018-10-17作者:农夫仙拳

    ,。

    “什么东西”我大叫了一声,整个人不受控制的往后退,坐倒在地上

    我不知道该怎么办,只觉得脑袋一片空白。

    我看着坐在桌子下面的那个人,怀里抱着的脑袋,好像感受到了什么,突然挣扎了两下,居然就在那人的怀里,翻了个滚

    牛老头的头发已经是花白了,上面还有干涸的血块,随着他的动作,那血块开始往下掉渣,不知道为什么,那东西掉在地上之后,竟然化开成了一滩血水

    我听着那脑袋发出咯咯咯的声音,好像是在笑,又好像是在活动的筋骨。

    听着那声音,我觉得自己的脑袋已经已经偏空白,只能直勾勾盯着那玩意,移不开视线一样。

    那脑袋缓缓的从那人的手臂中,翻转过来,露出了那两只血红的眼睛

    “起来你快起来,是起尸了”

    我听见有人在我耳朵边上大喊,可我也想跑,但是我根本就动不了

    我只感觉那双带着血的眼睛盯着我,就跟从里面长出了丝线把我的手脚都缠住了,钉在了地上,我连声音都发不出来。

    此时那个脑袋,已经完全翻过来了

    我看见他张大了嘴,看着我,咧开了一个笑,那咯咯咯的声音,就是从他喉咙里发出来的

    我看着抱着那脑袋的人,也开始行动,他缓缓地探了出来,朝我伸出手,那意思竟然是要我过去。

    “你快起来陈三,你听见我说话没有,你别看那东西”

    我听见有人说话,不过我已经完全听不清楚,那人在说什么了。

    四周一切突然都变得模糊,我只能看见面前那双不断朝着我挥动的手,我感觉自己好像又能动了。

    我弯着腰,跪在地上,缓缓朝着那人爬过去

    “你起来”

    就在我伸出手要抓住那只手的时候,突然我感觉我整个人定住了,我把脑袋狠狠往地上一砸

    我撑着地爬起来的时候,才感觉到一阵剧痛从额头传来。

    “你快走,快出去,那家伙已经是恶鬼了,要要吃人”凌雪的声音在我脑中响起,不过她说话断断续续的,似乎很累。

    我下意识要问,她却紧接着骂道:“磨蹭什么,快,快走”

    这时候,我听见前方那咯咯咯的声音,又响了起来,比上一次更加急促。

    “别听,也别去看快走”

    我听着她的话,也意识到那东西很不对劲,于是立即原地翻了个身,也顾不上好看不好看,连滚带爬的就要往门边去

    身后那个声音也越来越近,它好像知道我要离开,也开始急促起来。

    我也不敢耽搁,眼看就要抓住那门框,谁知道就在这时候,后面一只手,竟然死死抓住了我的脚脖子

    我浑身冷汗都下来了,根本不敢回头。

    那东西力气极大,我手软脚软根本挣脱不开,只能被他拖着往后。

    眼看我就要被拖回去,我也不管了,扯开嗓子就开始大喊:“来人救命啊来人,来人”

    但是声音一出来,我心里就一凉。

    妈的,我嗓子哑了

    我感觉我几乎是要把肠子都喊出来了,但是外面愣是半点动静也没有

    我甚至能听见,院子外面传来了几个中年女人争吵声,好像是在说晚上该谁轮着守夜,坐外门边的那老头,有一下没一下的用烟馆敲着门槛。

    我当时已经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注意到这些细节了,我只感觉越来越冷,可与此同时,脑子却越来越清醒。

    渐渐地,我好像失去了触觉,身体也逐渐的轻了起来,好像在往上飘。

    我听见一个女人的尖叫,可是我已经不知道那是谁了。

    那一瞬间,我觉得自己可能要死了。

    我的手还扣着地面,指甲已经开裂,好像出血,但是不痛,一点都不痛。

    “咯咯咯”那声音还在响,听着那家伙似乎有点开心。

    我想骂人,但是我眼皮子越来越重,很快就睁不开了。

    就在我几乎已经完全闭上眼睛的时候,突然我感觉面前闪过一道金光

    “小兄弟,你撑住”

    有一个同样沙哑的声音在我头顶响了起来。接着我感觉有人狠狠的在我小腿处死命敲了一下

    那一刹那,是钻心痛

    “啊”我惨叫出声,但是,脑袋里的那种奇怪的晕眩感觉却消失了。

    我想看看是谁,可头动了动,我整个人就脱力,然后彻底昏了过去。

    昏过去之前,我听见有人说:“糟了,师父这咋办啊,你看它都已经成型了”

    而我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醒过来的时候,天已经完全黑了。

    我撑着床坐起来,发现我睡在一个小茅屋里,看这样子跟之前所看到的那些砖房都不一样,是个很破旧的茅屋。

    木门都烂了半边,只能勉强关上。

    屋子小得跟厕所一样,除了靠着墙土炕,就只有一张桌,和一把看起来就有些年头的小竹椅。

    我又休息了一会,感觉已经舒服不少了之后,就想出去看看。

    但是我还没有起来,就听见外面传来了一阵咳嗽的声音。我歪着头,想从那个稀稀拉拉的门缝往外看,谁知道一眼,就看见一双血红的眼睛

    我吓得又要叫出声,只看见那眼睛眨了眨。

    接着外面传来了一声叹息,一个人不耐烦地说:“他醒了。”

    然后,门就被推开了。

    是刘道士负手走了进来,他的脸色不怎么好,那架势好像是过来兴师问罪的。

    我坐着就这么看着他,他也不说话,站在门口也盯着我。

    两相对视半晌,他咳嗽了一声:“算你小子命大,要不是我去得快,你就交代在这儿了你知道不?”

    我心说,要不是你这老家伙骗过我过来帮忙,我也不会遇见那东西这厮现在居然还在我面前称起救命恩人来了。

    但是我也没把这话说出来,我知道那东西确实有点邪门,要是我得罪了刘道士,估计这条小命可就真的保不住了。

    所以我想了想,还是恭恭敬敬的给他鞠了一躬:“道长救命的恩情我不会忘的。”

    “你也少来这套。”刘道士看了我一眼,摆了摆手,但是我能听得出来,这人语气很明显是开心了不少。

    看这样子,也是个好面子的。

    他走过来,坐在我旁边,抓着我的手腕给我号了一下脉,然后点了点头:“恢复得还不错。”

    我有些奇怪地看着他:“道长,你还会中医?”

    “道医也是修道一个分支。”他淡淡瞥了我一眼,那眼神分明带着鄙视。

    我也不跟他计较,小心翼翼的把我心里最疑惑的问题,问了出来:“那道长,我究竟是咋了,那是啥玩意啊”

    “哼”刘道士又冷哼了一声,我赶紧做出诚心发问的样子,他才咳嗽一声,解释道:“你看到那抱着头的东西,是魃。”

    “魃?”我重复了一遍,我以前也听过这东西,不过,不是说那玩意是怪物吗,怎么还会抱着一个死人脑袋,蹲在桌子下面抓人

    刘道士点头,他解释说,魃根据古书记载,是会造成旱灾的妖怪。但事实上,并不是它造成了旱灾,而是只有大旱的时节,烈日烘烤之下,它才会形成。

    “你知道僵尸吧?”他看我不是很明白,于是叹了口气。

    我点了点头,这谁还能不知道僵尸啊。

    “僵尸是尸体,但是由于人死的时候,三魂七魄没有完全离体,所以那个人也就并没有真的死,但是魂魄不全,也不能算是活人,就半死不活的成了僵尸。”

    刘道士说着,从衣袖中拿出一包黄鹤楼,他分给我一支,然后自己也点上了一支。

    他看着门外,吐了口烟圈,才说:“而魃,也是僵尸的一种,但是它比较特殊,这玩意体内不是魂魄,而是怨气,是恨意,魂魄属阴,是会害怕阳光等属阳之物,可怨气不是,怨气是人的意念,它们没有任何属性,只是靠着恶意生存。”

    这只要是遭遇过大旱的人,应该都有感觉,就是身体里的水分不够,所以导致人每天都会感到十分焦躁。

    人的情绪,会形成一种气场,能够互相影响。

    而死人的情绪,在这种场中发酵,时机成熟就会形成魃。

    “这村子旁边在搞城市建设,挖断了这里水脉,而且你看这几天的天气,也算勉强算是旱季了。再加上,那一家子人你也能感觉到”

    我听见这话,连忙点头。

    他又深深吸了一口烟,叹气道:“所以在不知不觉得时候,就养出了一个魃。”

    “但是那玩意为啥找我啊?”

    “你是纯阳体制,又通了灵智,那魃还没有长成,但是尸体腐烂,它无法寄存,所以急需一个**呆着,你是最佳人选。”刘道士说罢,把烟一掐,看着我。

    我被他看得发毛,但是他不说话,我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沉默了良久,我才勉强说:“那,那是不是我不过去就成了?”

    “呵。”刘道士冷笑一声:“现在不过去,已经晚了。”

    他说着,伸手指了指我的脚,我低头一看,也看不出什么。但是他依旧看着我,我觉得可能是要我撩开裤子,所以就把裤管撸了上去。

    一看之下,我脸色瞬间变得惨白。

    就在我的脚脖子上,居然长出了一个拳头大小的黑色肉瘤而且,我隐隐约约能看见,那肉瘤,已经长出来一个人脸的轮廓殡仪馆诡异录</a>,。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