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殡仪馆诡异录 第十一章 山村惊魂

时间:2018-10-17作者:农夫仙拳

    ,。

    “什么忙?”我警惕的看着他。

    一个忙省三十万,那要我做的是肯定不是小事。

    刘道士依旧笑眯眯的看着我,那样子像极了诱拐犯:“就是一个小忙,既然你和李馆长认识,应该也是做那一行的吧。”

    “哪一行”我越听越觉得不对,这老家伙不会是想让我去他们道观里帮忙抬尸吧。

    我在入这行的时候,也听过这样的传言,说是有些尸体死得不干净,必须要在道观做水陆大-法事,有的要人背着作法,说是借气。

    且不说背尸体多难受,就说做一场水陆大-法,少说也得三四天,要我跟那些没处理过的腐尸待几天,我倒宁愿现付三十万。

    “不用紧张,我知道小兄弟你是入殓师,我正巧有一个香客,她家里的老头子去世了,那老人家原本是正寿走,结果半道被人截了寿哎,反正就是情况挺复杂的,需要你呢,过去帮忙给打整一下。”

    刘道士说得轻巧,我听着却觉得肯定不是这么简单。

    我想这老家伙肯定是不会说实话,我转头去看他那徒弟,没想到那小子也没话了,就这么板着脸站在一边,跟保镖一样。他戴着墨镜,我也实在看不出他的表情。

    没想到听见这话,旁边的馆长倒是哎呀一声。

    他像是知道了什么一样,我立即朝他看过去。他只是一排脑门,拉着我道:“老三,这可是个好机会,进账就是这个数。”

    他五指合拢摆了两摆,这是十万的意思。

    “那是什么?”我压低声音问道。

    “哎,那人死得吧,有点惨,而且他家里的人,不让拉去馆里处理,说是要土葬的,所以,前几天找到我,想给安排给人上门去给老人家整理仪容。我也正愁没人”

    馆长说着,突然想起了我的事,干笑了两声,把那话揭过去:“总之,你要是帮了我这个忙,我跟上头说,给你评高级职称,咱们就是兄弟了。”

    我还是有些犹豫,他居然又说:“你要是担心那个凌先生,我也能帮你搞定”

    “你这么说,我更不想去了”

    “”

    说是这么说,但是我还是有点心动,旁的不说,就光是凌天养的事情,就足够有诱惑力了。

    再加上那刘道士说,他是在那做法的,地界不远,能帮衬我,最重要的是,他说那香客是个二十出头的混血美女不,是他说了,这事成了,之后佣金不少,至少五位数。

    我也只好,就这么答应下来。

    那地方在隔壁市的老城区边上的山沟里,是个乡村,名字叫三牛村。

    离我们这儿三个小时车程,我答应下来的第二天一大早,那道士的二愣子徒弟就开着车来接我了。

    我带了化妆工具和两套换洗衣服,就跟着他上了车。

    那大个子也是个话痨,他姓杨,叫杨森林,五行缺木,所以取了这么个名字。可无奈五个木头,也没镇住他,一出生运气就不好,三岁死了亲舅舅,六岁去了亲妈。

    他爹把他送去了旁边山上的道观里,原本是打算就这么丢了的,可是最后被他师父劝住了,他就成了他师父的弟子兼观里的会计。

    “俺师傅说,俺啥都没有,就是招鬼所以,最适合接脏活。”杨森林说着,还十分得意。

    我听着却出了一身冷汗,面上也没表现出来,心里却开始对我接下来的工作担起了心。

    果然,我们一到地方就出了事车子才开过去,村口就突然窜出来了一个小屁孩,杨森林手脚快,一脚刹车下去,我差点被颠得从窗户摔出去

    “怎么回事啊”我打骂。

    杨森林脸色也不好,他摘了墨镜,回头看了看我,吞了一口口水:“那啥,到地方了,你先进去吧,我找地方停车。”

    “那我等你吧,我也找不到路啊。”我透过车窗看了看那村子,也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我总觉得那村子透着一股阴森的青气。

    “这地方不好停车,你进去吧,我师傅在里面呢,你就顺着这条路,一直往里走,门最大的那家就是了。我师父应该就在门口。”

    说着,杨森林也不管我愿意不愿意,从驾驶座探出半个身子,就把我强行推了出去。

    我就拿了手机,杨森林说,他等会帮我拿化妆箱和行李袋进去,接着方向盘一打,一脚油门就奔出去了。

    “这家伙是不是有啥事瞒着我”我看着他跟逃命一样的动作,心里着实有点不痛快。

    这时候,凌雪也出来了。

    她并肩站在我旁边,眉头紧蹙,表情也不怎么好:“我怎么觉得,这儿不太好。”

    “你看出什么了?”我忙问。

    “没什么就是有点不舒服”凌雪也摇了摇头,我看着她的脸,似乎更白了一些。

    我看了看她,又看了看那村口,有些犹豫。

    谁知,就在这时候,就在我们边上的一个破水井后面,竟然一下冲出来一个披头散发的女人

    我根本来不及反应,她就一把掐住了我的脖子,狠命摇晃:“我要杀了你,给我孙子偿命我要掐死你”

    那女人的力道极大,根本就是下了死力气。

    我很快反应过来,也一把抓住她的手,她虽然用了很大力气,可跟我比起来,手劲还是小了一些,我捏住她的手,往下一拉就把她拽开了。

    她没站稳,一下摔在地上。

    我咳嗽着,往她那边看过去,这才看清楚,那居然是一个老太太

    她瘦得身上都没几两肉了,皮肤贴在肉上,要不是她两只眼睛还能转,我几乎要以为那是个干尸

    她的嘴已经完全干裂了,脸也没洗过,上面都是黑泥。老太太的头发原本是白的,可也不知道多久没洗了,除了贴在额头上的发根,几乎是看不清原本颜色了。

    她半俯在地上,想要爬起来,可她好像没有什么力气,试了几次也没爬起来,就这么半趴在地上,死命昂着头看我。

    那双眼睛里布满了血丝,瞳孔泛着青白色,眼神涣散,可却带着浓浓的恨意

    我吓了一跳,后退了几步,扯着嗓子就往四周喊:“这是谁家的老太太?”

    但是我一出声,没想到之前还坐在门口纳凉的人居然都惊恐的看了我一眼,头也不回就抓着凳子回了自己家屋子。

    只听见,哐哐哐,几声。

    那些平方的大铁门,居然被死死关上了

    我心头一凉,只觉得不好,也顾不上尊老爱幼了,转身就要走。

    不想,那老太太竟然冲着我大吼:“你给我孙子偿命,我要诅咒你诅咒你不得好死你个贱女人”

    我听着觉得不对,下意识回头看了一眼,却一眼就看见那老太太的半张脸居然长出了长毛,那分明是半张狰狞的猫脸

    瞬间,一股寒意从脚直冲头顶

    我感觉自己就像是被下了定身术,根本挪不动步,那老太看着我这样子,裂开嘴居然笑了起来,她那半张猫脸也跟着被扯动,张开嘴,那尖齿上,竟然是鲜红的血

    她站不起来,就用手撑着,扭曲着往我这里爬过来,我感觉她离我越来越近,我越想动,却越动不了。

    就在她扭动着,几乎要抓住我的脚腕。

    却听我身后传来一声大喝:“你在干什么”

    紧接着,一道金光从我背后射过来,我听见那老太发出了一声凄厉的猫叫,整个人也像猫一样,往后一蹿,转眼就看不见了。

    见她不见了,我腿上一软,整个人跌坐在地上。我感觉有人把我扶了起来,扭头一看,是那刘道士。

    我这才彻底松了口气,正要说话,余光却瞥见了他手上拿着一张黑白遗照。

    那上面的,不是别人居然就是那老太

    不

    我定睛一看,发现上面的老太太是个短发,而不是刚才的长发,我再仔细一看,发现,妈的,这是个老头殡仪馆诡异录</a>,。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