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殡仪馆诡异录 第四章 鬼影重重

时间:2018-10-17作者:农夫仙拳

    ,。

    我与二麻子就这样对视了几秒钟,一下子反应过来的我惊叫出声,整个人都缩到了床铺的角落,然而并没有像我想象中一样发生什么可怕的事情,等我在抬起头来时,二麻子已经消失不见了。

    四周如死一般的沉寂,我想瞪大眼睛看清楚却又害怕在看到二麻子的那张脸,当下赶忙起身将宿舍的灯光全部打开了。

    白炽灯的光芒带给我不少安全感,刚才那不是梦我很清楚这一点,但是难道这世间真的有鬼魂这一说?

    否则的话二麻子怎么可能会在出现在我面前,那焚化炉的温度可不是闹着玩的。

    就在我心中猜测之际,一声阴柔的低语在我耳边响起。

    “曲山,在曲山。”

    这已经是我第三次听到这声音了,当下我更是惊魂未定的跳了起来,“是谁”

    “在曲山,你要小心。”那阴柔的声音再次说道。

    当下我彻底被恐惧包围了,眼神惊恐的望着宿舍的四周,在这宿舍中还有一个“人”一个我看不见的“人”存在,不知道什么时候它就会出现在我面前然后将我杀死

    我不知道自己怎么会冒出这么一个想法,但二麻子的出现和那阴柔的声音实在让人怕的难以名状。

    “曲山,曲山一定有什么。”

    我在慌张中猜测着,这是我第二次从那阴柔的声音中听到这山的名字,担惊受怕的过了一夜,我决定去一趟曲山看看那里到底有什么。

    早上六点

    操起凉水洗了把脸,强打起精神我带上包推开宿舍的门,准备去曲山,刚走没两步,就听到身后响起了馆长的声音。

    “老三你去哪?”

    我一愣,停住脚步回身看去,发现馆长揉着眼睛,但总感觉那双眼睛在盯着我看,好像要将我的想法看透似得。

    我暗自呼了口气,强笑道:“想出去走走,心里总觉得有些不舒服。”

    “哦?打算去哪?”馆长颇感兴趣的笑着:“什么事都没发生知道吗,出去走走是应该的。”

    “嗯嗯,馆长我明白。”我点着头微微转着眼角道:“听说曲山不错,打算去曲山走走。”话刚落我清楚的看到馆长的眼皮一跳,手不由自主的颤抖了一下。

    给“咸鱼”上妆是个细心的活,让我练就了不差的眼力,馆长的反映清晰的呈现在我眼中,曲山一定有事。

    “那个啊,老三啊。”我心里正想着,馆长开口了:“你以后一个人接手三楼的工作肯定会很累的,这段时间我找几个小徒弟给你,你教一段时间也轻松些,你说怎么样?”

    他是在阻止我去曲山?

    我心里闪过这个想法,但脸上却不能透露什么,馆长一定有事情瞒着我,说不第还是和二麻子的死有关,当下我心里警惕着,面色遵从道:“听馆长的,要不这几天我就不出去了吧,免得开工的时候手忙脚乱。”

    馆长听我这么一说果然喜上眉梢,当下连忙道:“行,那我过两天带几个人来,你先准备着。”

    我点了点头,没说什么转身进了宿舍。

    昨夜没怎么睡,精神也一直紧张着,我在宿舍中呆了会很快困意就袭来,睡前只感觉到一阵“哒哒哒”的声音在耳边响着。

    一阵一阵的皮鞋踏地的声音在耳边响着,我迷茫的睁开眼睛,恍惚中好似看到了一双康纳皮鞋在宿舍中走来走去,就好像当初二麻子刚买了这一双皮鞋,自我感觉良好的在宿舍中走来走去故意多发出一些声音,还自我感觉良好的模样,这似曾相识的景象让我瞬间清醒过来,

    睁开眼睛确实什么都没有,没有皮鞋,也没有二麻子,只有那一阵阵“哒哒”的声音,我连忙爬起来对着周围的空气再也忍不住叫道:“麻子,是你噶,你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你出来和我说啊你不要吓我好不好?怎么说我们也是师兄弟啊,我从来没害过你,你要有什么冤什么仇你找其正主去啊”

    我实在是快崩溃了,那“哒哒哒”的声音就好像催命一般,不断在我耳边响着。

    正在我崩溃的时候,就见四周雪白的墙布上突然渗出了鲜血,是的,宛如电影中一般,鲜血不断从墙壁和天花板的接缝露出缓缓留下来,这变故吓得我说不出话来,但却提不起一丝夺门而逃的心思。

    就见那鲜血扭曲蜿蜒着,我的眼眶越瞪越大,那些鲜血最终汇聚成四个字。

    “老三快逃”

    “二麻子”

    我惊叫起来,弄出这画面的绝对是二麻子无疑,整个馆内只有他和馆长会叫我老三,二麻子让我快逃这是什么意思。

    “麻子,你出来见我啊,把一切告诉我。”我叫道,但却没有得到任何的回应,那些血字转眼间就消失的无影无踪,让我只感觉一阵疲累。

    “走,离开,去曲山救他。”

    血字方才消失,那熟悉阴柔的声音就响了起来,声声回荡在耳边和那“哒哒”声一样,我此刻没有了恐惧,但却依旧有些奇异。

    这个声音的主人是谁?她三番五次叫我去曲山到底是要干什么?

    当下我顾不上连忙问道:“你是谁?”

    “凌雪。”

    声音悠然远去,不再响起,我还继续问着却得不到任何的回应,二麻子和这个凌雪到底在干什么?他们如果是鬼不是应该直接出现在我面前吗,难道有什么其他的原因?

    二麻子和这个凌雪的出现让我更加疑惑,这时候电话突然响了起来,我拿起一看是馆长的,当下接通。

    馆长那没说什么,就让我准备一下这两天要来个新徒弟入行,让我带带,教会他们就让我做入殓部门的管理,不用再亲自干活。

    现在的我那里还有闲心去管这些事情,当下应付着,但馆长显然还隐瞒着一些我不知道的事情。

    当下我挂了电话出宿舍进了殡仪馆的三楼工作室,馆长不住馆内,平日里这殡仪馆还有不少人,但现在馆中就我一个人在。

    馆长的意思是让我整理一下东西准备教那个新人,打开文件室,我正打算将以往馆长教学的东西整理出来,就在打开文件柜的时候,原本排列的整整齐齐的文件有一份突然掉了下来。

    我一愣拿起来一看,发现上面的日期居然是四天前的。

    “四天前,不就是那新的咸鱼冷冻的日子嘛。”我心底猛然一沉手不由自主的将文件打开。

    每次来“咸鱼”都是要登记的,比较这殡仪馆虽然人少规模不大,但也是正规拿着营业执照的。

    然而翻开这文件的看清最上一排的刹那我瞬间愣住了。

    在那份单子上赫然写着“凌雪”两个字

    大脑轰然爆鸣,思绪不断回忆着那个晚上,看着单子上的照片,我总算想起来那晚做春梦时看到的女子是谁了,那就是这个凌雪

    标致精巧的五官,酒红色的波浪卷发,但看相貌只能想到的就是完美两个字。

    那晚上真是梦吗?

    一股恐惧将我全身包围着,那个凌雪到底是什么人?二麻子留在这里看着她尸体的那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

    此刻的我已经清楚,二麻子和那个叫凌雪的女孩就在这殡仪馆内,甚至就在我身边,但因为一些变故他们不能出现在我面前,只能在某种条件下才能提醒我。

    馆长,这件事情一定和馆长有关,我一定要找他弄清楚这件事情,二麻子的死一定和他有关殡仪馆诡异录</a>,。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