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弦凉惊识曲 第十六章 阳光媚,方见冰山一角

时间:2018-11-01作者:山月无心

    曲流觞走得很快,走了很久,可每当他停下的时候,却发现这些路他已经走过。这山洞好似一个没有出口的迷宫,无论怎么走,都找不到来时的路。

    他还在走着,他还想试试,他绝不是那种甘愿认输的人。

    他忽然笑了,眼前出现了一缕明媚的阳光,他现在最渴望看到的就是这缕阳光,因为有阳光的地方也一定有出口。

    他迈步走了过去,走得更快,眼前豁然开朗,青天如洗,远山如画。

    他的心却又沉了下去,脚下竟是一道深不见底的深渊,白雾缭绕,什么都看不见。

    曲流觞靠在洞口,缓缓坐下,温暖的阳光洒在身上,他闭起了眼睛。他清楚地记得,来的时候,可以看到明月,显然雨已经停了,可他走出棺材的时候,棺盖却是湿漉漉的。

    一定还忽略了什么,会是什么呢?他皱起了眉头,慢慢回想着。他猛然睁开了眼睛,目光中闪过一道奇异的光芒。

    奇怪的轰鸣声——瀑布!红叶山庄有瀑布的地方,就只有一个地方——青枫涧。

    就在这时,有人笑道:“曲流觞,我知道你会来的,我早在这里等你。”

    曲流觞凝注着来人,道:“我该称呼你幽都,还是古墨寒?”

    幽都道:“幽都就是古墨寒,有什么区别吗?”

    曲流觞道:“古墨寒是我敬仰的古叔叔,而幽都却是罗生殿的九幽使者。”

    幽都笑道:“鬼机灵,有酒吗?”

    小时候住在红叶山庄,古墨寒常到山庄做客,每次见面,总是笑着叫他“鬼机灵”,而曲流觞则称呼他“老家伙”。

    曲流觞一怔,随即笑道:“老家伙,你忘了,我可是偷酒长大的。”说着,从怀里取出一只酒葫芦。这只酒葫芦是当日在离家,极乐书生送给他的,他舍不得丢,就一直带在身上。

    古墨寒接过酒葫芦,什么话也不说,对着嘴“咕咚咕咚”的往下倒,顷刻间半壶酒就已下肚,道:“没想到你居然还活着。”

    曲流觞笑了笑,道:“好人不长命,祸害遗千年,我只担心你,你是个好人。”

    “谁说我是好人?”古墨寒瞪着他,忽又长长叹了口气,自责道:“我一直不相信你是红叶山庄惨案的凶手,我若是个好人,就该出面替你解释……”

    曲流觞打断了他的话,道:“我明白,当日情形,没有人会听你解释的,但我不明白你为何出现在这里。”

    古墨寒面上颜色大变,像是想起了可怕的事情,道:“七年前,我收到一封书信,约我到红叶山庄一叙。”说着,他从怀中掏出一张锦帛,递给曲流觞。

    “啊?”曲流觞忽然睁大了眼睛,身体弹了起来,死死盯着手中的锦帛,失声道:“这……这是师父的……”

    古墨寒抢先道:“不错,这的确是长风兄的笔迹。我当时看到这封书信时,便如你此刻一样,所以决心来红叶山庄走一趟。”

    曲流觞道:“这么说,师父他……他还活着?”

    古墨寒将剩下的酒一口气喝了,道:“不,长风兄不在了。”

    曲流觞凝注着他,道:“那师父的笔迹从何而来?”

    古墨寒目光中充满了痛苦的神情,道:“江湖上有个人最擅长模仿他人的笔迹,这个人也是长风兄的朋友,你可知道是谁?”

    曲流觞道:“妙手书生柳飘然?”

    古墨寒仰天长叹,嘶声道:“就是这个恶贼,他早已投靠了罗生殿,故意用书信将我引到此处,暗中却设好了埋伏。”

    曲流觞道:“十二年前这人不是乘舟出海时,覆舟而死了吗?”

    古墨寒竟然笑了,笑得很悲凉,道:“死的是另外一个人,一个长相和他差不多的替死鬼,穿着他的衣服,拿着他那对判官双笔。”他又解释道:“这里的人,哪个在江湖人不是死人?”

    曲流觞终于明白,这里的确只有鬼才能来。他身子一震,道:“如此说来,红叶山庄的惨案也是罗生殿一手谋划的?”

    古墨寒目光尽赤,悲愤道:“不错,我虽已知晓了此事,但阎王却抓来了我的家人,所以我只能苟且活着,为得就是有一天能把真相公布于众。”

    他凄厉的目光,带着一种悲愤之气,曲流觞也不禁动容,道:“罗生殿藏身此处,是不是还有其它的阴谋?”

    古墨寒道:“我只知道九幽的任务是四处抓捕江湖上有名望的侠士,至于这些侠士去了哪里,只有阎王和黑白无常两位护法知晓。”

    曲流觞道:“所以你才会出手抢护法一职?”

    古墨寒点头承认,问道:“你又是怎么会到这里来的?”

    曲流觞道:“你不知道?”

    古墨寒目光闪动,道:“你是为苏家的小子和丫头来的?”

    曲流觞默然,古墨寒拍着他的肩头道:“好孩子,你这番作为,不负侠义二字。”

    曲流觞凝注着他,道:“古叔叔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古墨寒忽然奋起,大声道:“既然你能舍身全义,古某又怎能屈居人后。更何况我早已受够了这人不人,鬼不鬼的日子。”

    曲流觞道:“你已有了万全之策?”

    古墨寒笑道:“我的确做好了打算,不过,却缺少可靠的帮手。”

    曲流觞没有说话,只听他又讲了下去:“这些年我虽暗中发展了一些人,却没有人是阎王的对手。”

    曲流觞苦笑道:“古叔叔莫非以为我能敌得过阎王?”

    古墨寒摇摇头,道:“你自然不是他的对手,不过,马上就会有一个绝佳的机会。”

    曲流觞奇道:“什么机会?”

    古墨寒道:“每年这个时候,阎王都会闭关修炼,这是他功法最弱的时候。到时只要解决了黑白无常,其他人不足为惧。”

    曲流觞一皱眉,道:“可是黑白无常的身手并不在阎王之下。”

    古墨寒道:“所以我们还需要一个人出手相帮。”

    曲流觞脱口而出:“鬼婆婆。”

    古墨寒道:“不错,到时只需我们其中两人拖住黑白无常,另一人去将阎王杀了。阎王一死,洞中大乱,我们便趁机逃走。”

    曲流觞道:“主意虽好,但如何能说服鬼婆婆?”

    古墨寒用手一指曲流觞,道:“既然你是鬼婆婆的客人,就一定有办法说服她。”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