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弦凉惊识曲 第十三章 惊绝色,阎王乱点鸳鸯谱

时间:2018-11-01作者:山月无心

    大厅里的黑衣人好似都没瞧见,仍喝着酒,眼睛却都瞪着曲流觞,目光里带着种奇怪的表情。

    曲流觞在苦笑,因为他知道这些人纵然不是白衣少年的朋友,现在也已把他看作了敌人。

    清冽的酒一杯杯倒进肚子,曲流觞好似醉了,铜面人也醉了,他们虽都醉了,却都未倒下。

    铜面人眯着双眼,目光已显得迟缓,哈哈笑道:“你……你醉了,我……我却还能饮。”说着,又饮一杯。

    曲流觞道:“我……我未醉。”他颤抖的手端起酒杯,酒已洒了大半。

    铜面人大声笑道:“曲流觞呀曲流觞,看来你还是不行,本座只有七分醉意,你倒有九分。”他虽是不可一世的枭雄,此刻,却与醉酒后的绿林草莽没什么不同。

    曲流觞以手支颐,道:“在下败在阎王手上,有什么丢人的。”

    铜面人笑声更大,道:“本座听闻你不但嗜酒如命,还是惜花之人,今日本座便让你看看人间绝色。”他一手抓着曲流觞的衣襟,已摇摇晃晃站了起来。

    曲流觞也摇晃着起身,随他走向内室。

    铜面人的内室实在简陋,只燃着十二盏孤灯,灯下坐着一个白衣少女,神情恍惚,赫然正是离殇,曲流觞几乎要叫了出来。

    离殇缩在角落里,眼前浮现的,尽是亲人的影子,想到此刻的境遇,眼泪不由得一粒粒落下来。

    她哭着哭着,竟不知不觉的睡着了,也不知睡了多久,噩梦中只觉曲流觞含笑走过来,她大喜着呼唤,哪知曲流觞却冷眼瞧着她,目光中带着锐利而贪婪的光芒,忽然间他又变成了一头凶猛的野兽,扑在她身上……

    她惊呼一声,从梦中醒来,眼前站着个铜面人,眼珠一动不动的盯着她。

    噩梦初醒,灯光幽暗,离殇不知这是梦?是真?只觉满身是汗,已浸透亵衣,嘶声道:“曲流觞……曲流觞在哪里?”

    铜面人道:“你要见曲流觞?”

    离殇大吃一惊,眼前就只这个铜面人,然而清清楚楚的见到他嘴唇紧闭,决不是他在说话。她大声喝道:“什么人在跟我说话?”

    那声音道:“没人跟你说话。”

    离殇左右自顾,地上只有她和铜面人的影子,又道:“明明有人跟我说话,为什么说没有人?”

    那声音道:“我不是人,这世上早就没有我了。”

    离殇陡然间想起辫子姑娘的话,只觉毛骨悚然,道:“你……你是鬼么?”

    那声音道:“你怕鬼?”

    离殇强道:“谁说我怕了?本姑娘天不怕,地不怕,就怕没有鬼。”

    那声音磔磔笑道:“小姑娘,你叫什么名字?”

    离殇眼光转动,道:“我姓离,名姑姑。”

    “离姑姑……”那声音忽地停住了,离姑姑——你姑姑,那声音冷冷道:“你胆子果然不小,不但敢混进来,还敢捉弄本座。”

    离殇咯咯笑道:“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我只是个小女子,有什么仇,当场便报了。”

    那声音忽又笑道:“你为何又要见曲流觞。”

    离殇道:“我要找他报仇。”

    那声音奇道:“你和他有什么怨仇?”

    离殇道:“他欺骗了我。”

    那声音道:“我听闻曲流觞最守信义,怎么可能骗你个小姑娘?”

    离殇道:“我与他约好,一起上山,他却趁我入睡,一个人偷偷溜走了,你说是不是骗我。”

    那声音道:“那你打算如何报仇?”

    离殇道:“自然是跟着他,让他逃也逃不掉。”

    那声音道:“跟我走吧,我来帮你。”

    离殇道:“去哪?”

    那声音道:“去见曲流觞。”

    离殇急忙问道:“你能找到他?”

    那声音道:“当然,不过,你一定要听我的安排。”

    离殇道:“我听便是了,但你究竟是谁啊?让我见见你,成不成?”

    那声音道:“你已瞧了我很久,还看不够么?”

    离殇瞧着铜面人,失声道:“真的是你,可你口唇并没有动。”

    铜面人道:“我是鬼,自然不用嘴巴说话。”

    离殇年纪尚小,稚气未脱,不由得好奇心大起,道:“那你怎么说得话?”

    铜面人道:“我的话是从肚子里发出的。”

    离殇道:“用肚子也能说话,你教教我好吗?”

    铜面人道:“你是要学腹语,还是要见曲流觞?”

    离殇笑道:“当然先去见曲流觞。”

    离殇乍见曲流觞,欢喜得几乎一颗心停了跳动,起身扑了过去,投在他怀里,两滴泪水夺眶而出,道:“你总该知道,你就算先走了,我还是会跟着去来的。”

    曲流觞见她脸色苍白,显是受了不少苦,心下甚是怜惜,紧紧搂住了他,道:“是我错了。”

    铜面人拊掌道:“罗生殿双喜临门,妙极!妙极!”

    曲流觞道:“喜从何来?”

    铜面人道:“公子入我殿下,我如虎添翼,此为一喜。这第二喜嘛,便是本座欲成人之美,促成二位的好事。”

    “啊?”离殇不禁失声叫了出来。她只当曲流觞是个大英雄,对他心存七分钦佩。得知他被人误会,又存了三分怜悯。至于男女之事,她懵懵懂懂,却从未想过,此刻听铜面人说出口,只觉芳心兀自跳个不停。

    铜面人沉声道:“本座既答应了帮你,自然不会失言。你若不乐意,我便杀了他。”

    曲流觞道:“多谢阎王美意,只是在下江湖浪子,一向潇洒自在惯了。”

    铜面人笑道:“那要看从什么角度去看,潇洒自然,也可以说是散漫无章,一个人生活稳定了,心才能定下来。”

    他忽又长啸一声,一个侍女捧着瓷瓶走了进来,他接过瓷瓶笑道:“江湖儿女,一切从简,我已命人布置你们的新房。这瓷瓶中藏着本座送给你们的新婚之礼。你二人且将手伸出。”

    纵使曲流觞机智过人,此刻也全无对策,只得依言而行。

    铜面人拨去瓶塞,自瓶中爬出两只黑色小虫。

    曲流觞和离殇都觉掌心一痛,小虫没入体内,再无其它异样。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