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弦凉惊识曲 第十一章 入虎口,美人蛇蝎心肠

时间:2018-10-29作者:山月无心

    离殇走了大半日,地形越来越荒僻,人却越来越多,都是绿林人的装扮,眼瞧着他们都进了山,便跟了过去。

    甫一入山,大雨倾泻而下。

    山脚下有座凉亭,她纵身掠起,躲在凉亭之下。

    有些江湖豪客,却不管满天的大雨,信步向山里走去。忽听一人笑道:“人在江湖,何惧风雨,我去卿且留,来日山中聚。”

    离殇被困在亭子中央,却已听出这是苍梧师兄的声音,正要唤他,却哪里看得到他的身影。

    一直到傍晚,雨才停下,亭子里的人一哄而散,纷纷向着山里掠去。

    离殇忽然觉得脚下刀割一般的疼痛,原来她玉足被一块锋利的山石划伤了,雨水渗入罗袜,那滋味难受极了。

    她不得不停下来,靠在一棵古树上,取出那块山石,起身时,那些人已将她远远落在身后。

    若是换了别的女子,便该寻路回去,但离殇偏是个执拗的性子,认准的事,便是撞了南墙也绝不回头。离殇喃喃道:“曲流觞,你若看到我这幅模样,是否后悔把我一个人丢下了……”眼泪在她眼眶里打转,脸上却笑了起来。

    她咬紧银牙,向山里走去,脚下却一跛一跛的。

    她又走了大半个时辰,便远远瞧见了那间酒肆。她迈步走进了酒肆,酒肆里还有两个客人,辫子姑娘给她端上了一碗热气腾腾的阳春面。

    离殇笑道:“红叶山庄是否在这山上?”

    那两个客人忽然停下了手上的动作,眼光向她瞧过来。

    辫子姑娘瞧了她一眼,目光便已舍不得离开,心中暗道:“这姑娘真美,也只有昨夜那姑娘能比得上。”

    离殇见辫子姑娘盯着自己,面上忽然飞起了一片娇红,垂首又问了一遍。

    辫子姑娘回过神,点了点头。

    离殇离开酒肆时,店里的客人都已经走了,辫子姑娘却拉住她,道:“姑娘留步,山上晚间闹鬼,还是莫要去的好。”

    离殇故作镇定道:“你莫言小看我,我就是来捉鬼的。”说着,走进了皎洁的月色中。

    山林间突然有打斗之声传来,顿时,她好奇心起,跛着脚进入密林,用一双眼睛偷偷瞧了过去。

    月光下,林中有一片开阔地,九个黑衣人,九柄长剑,将十数人困在了中央。这十数人手中兵器不一,或刀枪,或棍棒,可无论如何冲杀,却始终逃不出这九人组成的剑网。

    离殇屏息静气,但见九个黑衣人忽左即右,宛如幽灵,忽然一个黑衣人撮口尖哨了一声,哨声如泣如诉,宛如鬼哭。

    一条白影穿林而入,闪进人群,身形快如鬼魅,又忽地闪出,消失不见。

    那十数人却齐齐倒了下去,九个黑衣人在他们身上摸索了一阵,走出了树林。

    离殇一颗心不知不觉间提到了嗓子眼,她等了很久,才壮着胆子,走了过去。

    这些人还有气息,脉象也极为平和,离殇舒了口气,暗暗忖道:“莫非被点了昏睡穴?”她手指伸出,在一人在翳风穴与风池两穴中间点了一下,那人仍是昏睡不醒。

    离殇一怔,心道:“既不是被点了穴道,莫非是中了迷药?”

    恰在此时,马蹄声响,渐近……

    她已来不及躲避,灵机一动,躺在地上,装起了“死人”。

    九个黑衣人去而复返,将他们装进马车。

    离殇心中想到:“这伙黑衣人藏在这山中,必有阴谋,我好歹要将此事告诉曲流觞,要他设法救出他们。”心念一转,立即忖道:“不行,我还未将这事全部探访明白,不如我跟到他们的老巢,他们一个也跑不了。”这时,她觉得满腔热血奔腾,丝毫未觉得即将身处危险之中。

    马车走得很快,初时她还能分得清方向,但山路曲折甚多,车马左弯右拐,只半柱香的功夫,她便已分不清。

    不知不觉间,竟然走了半个多时辰,只听车厢中黑衣人语道:“洞门是开着的么?”

    “是开着的,怕是有人比我们先回来了。”

    “买卖自己送上门,这生意做的可真简单。”

    “你可别大意,这次来的江湖好手可不少,连阎王大人都惊动了。”

    “天下性命,皆有可取之价,阎王大人既然出手了,就更没什么可担心的。”

    约么又走了一盏茶的时间,才听得有人喝到:“车马停到九号马棚,车上的人分开关押。”

    马车终于停下,黑衣人将她单独抬到一间地牢,铁栅栏落下。

    过了很久,地牢外才恢复安静。离殇擦亮火折,见墙壁上有盏油灯,里面尚有不少灯油,便将灯点亮。

    地牢很狭窄小,地上还躺着三个昏迷不醒的女子。

    离殇紧握长剑,狠狠砍向铁栅栏,火光四溅,牢门却纹丝不动。她接连试了几次,结果都是一样。离殇这时才着急起来。

    她不但着急,隐隐还有些后悔,后悔一个人孤身冒险,此刻就算是她死在这里,也没有人知道。

    月白风清,白鹿洞里的人都已安然入睡。门开一线,一个灵巧的身影从白鹿洞走出,走到马厩旁,道:“丁大哥,出来吧。”

    只见树后一人走出,面容僵木,有如行尸走肉一般。

    离梦儿笑道:“我爹怎么派你来了?”

    丁羽面上无丝毫表情,道:“我想来,谁也拦不住。”

    离梦儿叹了口气,道:“你是担心我,所以才来的,是么?”

    丁羽忽然握紧了拳头,眼神里露出一丝痛苦。

    离梦儿道:“我见到那两具死尸,便知道你来了。只有你的剑才能这么快。”

    离梦儿将一张古铜色的镇纸塞到他手里,道:“这里面的秘密事关重大,你速速飞鸽传信给我爹。”

    离梦儿顺势握住他的手,柔声道:“丁大哥,你自己也要多加小心。”

    丁羽再也忍不住,转过身将她紧紧拥在怀里,眼眶已经发红。

    离梦儿却轻轻推开他,娇声道:“丁大哥,不要这样……”

    丁羽走了,眼角带着泪走了。离梦儿却笑了,开心的笑了,她最喜欢看到流血的男人为她流泪。

    她又回到了白鹿洞,安静的睡着了,脸上还带着纯真的笑意。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