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弦凉惊识曲 第六章 花和尚,心有佛祖何惧酒

时间:2018-10-27作者:山月无心

    天阴雨欲来,凉风惹人愁。

    穆少卿三人一路风尘仆仆,这一日来到幽州城下,见城门口围着数十人,好不热闹。温如玉忽然目光一闪,笑道:“大哥,柳姑娘,如果江湖上还有一个人能找到曲流觞,那个人一定是他。”

    穆少卿顺着他的手势,瞧了过去,道:“不错,只有他。”

    城墙下摆着一张木桌,木桌上绑着一杆旗,旗上上联书“批阴阳断五行,看掌中日月”,下联写“测风水看六合,拿袖中乾坤”,横批“济世活佛”。旗下坐着一个中年和尚,身穿黄色僧服。

    和尚面前坐着一位年轻的姑娘,一身锦衣,身姿绰约。和尚双手握着姑娘的纤细的右手,说道:“小姐,我观你颧骨平滑,下颏圆润饱满,这是旺夫相。又见你眉宇间桃花隐现,说明你命犯桃花,一生追求者无数。“

    那女子满目含羞,一丝愁容却悄上眉梢。

    和尚偷眼瞟了一眼女子,道:“奈何姑娘已经心有所属,对那些追求者自然不会在意。”

    女子点点头,面上愁容更胜,说道:“但求大师为小女子指点。”

    和尚眉头紧皱,说道:“天机不可泄露,世事早有定数,小姐所求之事虽难,也不是没有办法。但贫僧怕佛祖怪罪,不敢妄言。”

    女子瞧了一眼身旁的丫鬟,丫鬟会意,从荷包里取了一两银子,放在桌上。

    和尚脸上的喜色一闪而过,摇头说道:“非也。”

    女子又瞧了眼丫鬟,丫鬟颇有些不情愿的又取出一两银子。

    和尚沉思半天,缓缓说道:“阿弥陀佛,弟子罪过,昔日佛祖割肉喂鹰,今日弟子舍命吐天机,皆是为普度众生,还请佛祖见谅。”

    那女子却不说话,只是安心听着,只听那和尚又道:“小姐姻缘,佛门确有可解之法,佛法无边,有求必应。有劳小姐近日到灵光寺烧香请愿,求佛祖赐一世姻缘。”

    女子盈盈一笑,道:“多谢大师。”

    和尚这才放开那女子的手,说道:“和尚法号妙音,日前刚在寺中挂号,自会助小姐心想事成。”

    眼见女子心满意足的离开,一个约么四十岁的落拓男子坐了下来,道妙音和尚凝注着他,连连叹息。

    落拓男子莫名其妙,不解的问道:“大师怎么看也不看,只顾叹息?”

    妙音和尚又抬眼打量着男子,说道:“可惜!可怜!可叹!”

    落拓男子问道:“大师的意思是?”

    妙音和尚道:“你空有才华,却无处施展,岂不可惜;你不惑之年,却孤苦无依,岂不可怜;你心怀大志,却远涉江湖,岂不可叹。”

    落拓男子大惊,说道:“大师真乃神人,一语中的,那我……我该如何是好。”

    妙音和尚摇摇头,故作高深地道:“佛说‘不可说,不可说’。”

    落拓男子当即从口袋里取出一两银子。

    妙音和尚微微一笑,说道:“檀越不必揪心,贫僧尚有两条路供施主选择,一则迎难而上,静待时机,二则落叶归根,海阔天空。”

    落拓男子叹了口气,道:“在下正是进退维谷,不知该进该退。”

    妙音和尚道:“施主漂泊多年,若就此归去,必心有不甘。”他瞧着男子眉头一皱,已知道他的心意,转眼道:“然时不我予,非施主之过,退一步方为上选。”

    落拓男子双目里闪过一丝喜色,道:“大师也认为退一步更好?”

    妙音和尚点点头,道:“正是。”

    落拓男子大喜,霍然起身,向妙音和尚作一长揖,道:“多谢!”

    温如玉忽然挤进人群,在妙音和尚对面坐下。

    妙音和尚颜色大变,起身要走,哪知温如玉的玉箫已抵在他的胸口。

    温如玉笑着道:“大师收了在下的银子,不为在下做事,却在此处招摇撞骗,岂非让在下寒心?”

    妙音和尚讪笑道:“我正是为施主所托之事,来到此地。”

    穆少卿也挤进了人群,道:“三弟,此地非讲话之所,前面有一茶铺,不如请大师喝碗清茶。”

    妙音和尚笑道:“原来你也到了,好,我们便去喝茶。”他收起旗杆,忽道:“如果有酒,就更好了。”

    柳非烟从未见过这样的和尚,大口喝着酒,眼睛还时不时的瞟着她。

    温如玉道:“你真是个和尚吗?”

    妙音和尚道:“当然是个和尚,一个喝酒吃肉的和尚。”

    温如玉道:“和尚也能喝酒吃肉?”

    妙音和尚忽然叹了口气,道:“和尚本不能喝酒吃肉,只不过在下误交了朋友。”

    温如玉忍不住问道:“谁?”

    妙音和尚道:“曲流觞。”

    “啊?”三个人不由得同时失声。柳非烟奇道:“大师何出此言?”

    妙音和尚道:“十二年前,和尚还是个本分的出家人,却在曲流觞的引诱下破了戒。”

    温如玉道:“他如何引诱你了?”

    妙音和尚道:“他告诉和尚,酒肉穿肠过,佛祖心中留,这才是个好和尚。”

    温如玉道:“你便信了?”

    妙音和尚道:“和尚当然不信,于是便说酒肉乃是穿肠毒药,哪知他却说,‘和尚既知是毒药,为何还要留下来害人?’”他忽地又喝了碗酒,才道:“其实我一直也很好奇,酒肉是什么滋味,于是便试了试。”

    温如玉捧腹大笑,道:“那你还当他是朋友?”

    妙音和尚道:“因为酒肉的滋味的确好极了。”

    温如玉忽然停住了笑声,一动不动地盯着妙音和尚,道:“之前你明明知道我是二哥的朋友,为何还要收我的银子?”

    妙音和尚笑道:“出家人不爱财,却是多多益善。”

    穆少卿正色道:“大师可否知道曲流觞的下落。”

    妙音和尚又叹了口气,道:“和尚虽然知道他一定会去红叶山庄,却不知道他现下身在何处。”

    柳非烟忽然站起身,道:“既然你们都是他的朋友,为何不到红叶山庄等他?”此刻,她的脸上带着醉人的微笑,目光中却充满了不可动摇的决绝。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