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弦凉惊识曲 第四章 疑窦生,谁分是梦还是真

时间:2018-10-27作者:山月无心

    曲流觞跃进院子,走了进去,屋里没有灯光,比门外更黑暗。

    曲流觞将屋子里的蜡烛点亮了。无论什么地方,只要亮起一盏灯,好像就会立刻变得好了很多。光亮不仅能驱走黑暗,也能驱走心底的恐惧。

    此刻,离殇脸上恢复了红润,声音也不像刚才那般颤抖,道:“奇怪,他们怎么会忽然之间不见了?”

    曲流觞知道这房子必然有暗道,他目光四下转动,瞧了半晌,也瞧不出这屋子里有什么可疑之处。屋里没有任何装饰,只有一张大床,一张大理石桌。

    曲流觞凝注着她,道:“你好像不怕了。”

    离殇道:“我只是想明白了一件事。”

    曲流觞瞧着她,道:“什么事?”

    离殇道:“无论怕与不怕,你都一定会去,而我都会跟着。”

    曲流觞苦笑着点点头,便在那张舒服地大床上坐下,他开始静静地想:“若换做是我,最好是把机关藏在什么地方?”这间房间实在太过简单,能藏住机关的地方就更少。

    他怔怔瞧着石桌上的烛台,嘴角勾勒出一丝弧度。

    灯下黑!不错,越是近在咫尺,越是不容易被忽视。

    曲流觞走到桌边,如果不仔细分辨,灯光的阴影下,绝发现不了烛台竟是和石桌连在一起的。他轻轻取下蜡烛,蜡烛的底座上,内嵌一个红豆大小的石子。

    曲流觞也曾见过许多巧夺天工的秘密机关,但却从未见过有任何一处构思比这更巧妙、更大胆。他的手指已按在了石子上。

    整块地板竟忽然间凭空陷落了下去,石桌一同落了下去!

    地面上陷落了一个一丈多深的大洞,二人穿洞而下。楼板竟然又飞了起来,恰巧补上了洞口。

    眼前果然是一条暗道,视野的尽头一片漆黑,不知道有多深。曲流觞端着蜡烛,向地道深处走去,他也不知道暗道的尽头会有什么在等着他,可他一旦决定了,便不会停下。

    暗道里一片死寂,唯有一阵发霉的湿气扑面而来,忽然间,蜡烛熄灭了——泪流干了,蜡烛自然熄灭了。

    他只能摸着暗道的墙壁前行,一个冷冰冰,湿黏黏的东西被摸到了。饶是他胆大过人,也被惊出了一身冷汗。将那东西向前甩了出去,长剑跟着出鞘,已将那东西斩成了两段。

    离殇道:“怎么了?”

    曲流觞故作镇定,强笑道:“没什么。”

    酒肆的门忽然开了,辫子姑娘走了出来,怀里抱着一坛酒。她走到一间帐篷前,轻声道:“公子,歇息了吗?”

    苏清和霍然起身,道:“姑娘,可有事?”

    辫子姑娘道:“婆婆让我给公子送坛酒过来。”

    苏清和道:“不必。”

    辫子姑娘咯咯笑道:“婆婆说,这是天下最烈的酒——三日醉,你若见了,便一定会收下。”

    苏清凝注着她,道:“多少银子?我买了。”

    辫子姑娘摇摇头,道:“婆婆不收钱,只要瞧一瞧公子身上的一件东西。”

    苏清和道:“什么东西?”

    辫子姑娘道:“公子的佩剑。”

    剑重三斤十二两,剑颈五寸,剑锷三尺,剑格铭曰“长剑吹落三冬血”。

    剑便是他的命,可他却不得不做。苏清和冷冷瞧着她,沉默半晌,剑取下长剑,道:“拿去。”

    辫子姑娘笑嘻嘻接过长剑,返身回到屋里。

    老人仔细端详着长剑,目光忽然变得阴冷,点了点头,辫子姑娘又抱着长剑回到帐篷,道:“公子此剑尊贵无比,请公子收好。”

    苏清和道:“你家婆婆是什么人?”

    辫子姑娘没有回答,转身走了,嘴里轻轻唱道:“人家哪有圆月夜,除非梦里找寻,奈何桥边孟婆笑,谁分是梦还是真。”

    离梦儿却来了,脸上带着温柔的笑意,宛如月色下的杏花一样醉人。

    苏清和瞧着她,竟然露出了一丝微笑,道:“梦儿,这么晚还不休息,明天还要走山路。”

    离梦儿咬着嘴唇,垂下头,道:“我担心苏世伯会怪我,毕竟我背弃了你我的婚约……”

    苏清和道:“是我误会了你,我爹他如果泉下有知,一定会感到欣慰的。”

    另一间帐篷里,慕容灵已在苏婉柔怀中沉沉睡去。

    慕容良却在擦拭手中的大枪,月光下闪着耀眼的光芒。枪尖锋芒已足够凌厉,但他仍未停下。

    自遇到曲流觞,苏婉柔心里便对丈夫充满了歉意,因为她从未对慕容良提及这段过往。倘若慕容白责怪她两句,甚至痛骂她一场,她也许会觉得好受,但慕容白一句话也没说,所以她心里更加惭愧,更加难受!

    她本就是个善良的女子,况且她现在是慕容白的妻子,更是慕容灵的母亲。

    她低着头,幽幽的说道:“我放过曲流觞,相公可是在怪我?”

    慕容良骤然停下手上的动作,道:“你要我说实话吗?”

    苏婉柔瞧着他,道:“这么说,你对我说过假话?”

    慕容良叹了口气,道:“如果我说的话会令你不悦,我情愿说假话。”

    苏婉柔道:“譬如呢?”

    慕容良道:“譬如现在,你问我要不要放过曲流觞,我会说你做的对,倘若此后他能悔过,饶他一命尚未不可。”

    苏婉柔道:“其实你真的想法呢?”

    慕容良道:“其实像他这样的恶贼是不会忏悔的,你完全没有必要放过他。”

    苏婉柔叹了口气,道:“那你为什么从不对我说?”

    慕容良凝注着她,道:“因为我不想你受一点委屈。”

    苏婉柔道:“其实,我……”

    慕容良忽然握住她的手,打断了她的话,道:“你永远不需要向我解释,有些事,你不想做,我去做。”

    一个女人有这样体贴的丈夫,那一定幸福极了。苏婉柔靠在他的肩上,道:“我只希望我身边的人都能好好活着。”

    曲流觞走了好久,他忽感暗道中的风势越来越强劲,心头一喜,有风的地方就会有出口。

    暗道的尽头是片密林,离殇笑道:“我们终于出来了。”

    曲流觞的脸色却沉了下来,密林里只有一条小路。

    去往红叶山庄的路!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