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弦凉惊识曲 第三章 断肠人,布谷啼血人不归

时间:2018-10-27作者:山月无心

    离殇俏脸一红,道:“偷酒?”

    曲流觞眨了眨眼,道:“我知道有一个地方,有最好的酒。”

    离殇道:“哪里?”

    曲流觞笑了笑,道:“醉仙楼。”

    离殇道:“不错,听起来棒极了。酒,就得偷着喝才更有味。”

    曲流觞道:“有道理,这么好的月色,不喝它几大碗,怎对得起这大好时光。”

    离殇凝注着他,道:“原来你也会做偷酒这种事,那你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呢?”

    曲流觞道:“我是曲流觞。”

    离殇微微一怔,转而展颜笑语,道:“不错,你是曲流觞,独一无二的曲流觞。”

    醉仙楼的地窖里不仅有窖藏三十年的杏花酒,还有天下最烈的三日醉,这酒由喉入腹,处处透着狠辣之意。就连塞外来的汉子都只能浅尝,而不敢豪饮,强饮的人,大口喝着酒,也大口吐着血。久而久之,喝的人越来越少,没人喝的酒,放在窖子里,只会越来越烈。

    三日醉正是苏长风生前最爱的酒。

    醉仙楼,曲流觞懒懒的仰躺在屋顶上,身边放着一坛开封的烈酒,浓烈的香气迎面扑来。烈酒,最少封了十年的烈酒,酒未入口,人已醉了三分。离殇抱着一坛杏花酒,坐在他身旁,酒光荡漾着月光,泛着点点寒星。

    曲流觞道:“十年前,我便常来此处偷酒,每次喝得大醉,才回到山上。有一次,我带小师弟和小师妹来这偷酒,小师弟无论如何也不肯喝,小师妹却是敢的。”

    离殇道:“既然是偷酒,你为何还要偷偷在酒窖中放下银子?”

    曲流觞瞧着她,道:“我也有身无分文的时候。”

    离殇咯咯笑了起来,眼前这个人真的合离二小姐的口味。

    一壶酒,恰如中年心事,亦醒亦醉;一壶酒,恰如少女情怀,如诗如画。

    曲流觞道:“你怎么独自一人来了幽州?”

    离殇道:“因为我被人骗了。”

    曲流觞更加惊奇,道:“是什么样的人有这么大的胆敢骗离家二小姐?”

    离殇道:“你。”

    曲流觞几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我?”

    离殇道:“对,就是你,你把我骗到这儿。”

    曲流觞无奈的笑道:“那我是怎么骗你的?”

    离殇道:“我一个不谙世事的弱小女子,要骗我当然再简单不过了。更何况你的名声本就不好,多加一条,又有什么关系呢?”

    曲流觞叹了口气,道:“多加一条倒是无所谓。可是江湖中人人都知道我是个好色之徒,所以你最好不要跟着我。”

    离殇瞧着他,忽然笑了起来,道:“你怕我?”

    曲流觞道:“我怕你?”

    离殇吃吃的笑道:“就因为你怕我,才会对我说这种话。”她喝了口酒,又道:“我如果猜的不错,你已不打算再回飞鹰镖局。”

    曲流觞一怔,默然不语。

    离殇道:“越是对你好的人,你越是对他冷漠,因为你觉得自己随时都可能死,所以你不愿接受任何人的恩情,你在逃避,是么?”

    曲流觞还是默然,只是喝酒,酒入喉,油然生出几分乏味,这酒无论如何也不够烈了。

    忽然远处的矮墙下闪过一条黑影,那人几个起落,已来至醉仙楼前。一身黑衣黑裤,一方黑巾蒙面,狡黠的目光机警的四下瞧了瞧,飞身向后院掠去。

    黑衣人跃身而起,身子已落在墙头,轻巧的没有一丝声息。“梆,梆梆”的更鼓声远远传来,衬和着远处几声凄凉的狗吠……静!静得出奇,静得怕人!

    他忽然双手合起,撮其嘴唇,“布谷!布谷!布谷!”。

    后院的人多已安歇,只剩一盏孤烛在无力的燃着,红烛流泪。偶有邪风吹过,昏黄的火苗便开始摇曳,形如鬼火,狰狞而恐怖。不远的床上,正躺着一位年过六旬的老人,浑身却警觉异常,他猛然起身,显然窗外微弱的声音惊动了这位老人。

    房门轻轻推开一线,黑衣人翻身而下,身子像蛇一般滑进了屋子。

    老人面容枯干,两眼深陷,阴森森瞧着他,道:“事情可已办妥?”

    黑衣人恭恭敬敬的答道:“您吩咐的事,绝不敢有半分差池。”

    老人点点头,道:“最近幽州城多了不少江湖人士,你要小心行事。另外……”他话未说完,忽然双眉一竖,冷冷喝道:“什么人?给我出来!”

    曲流觞大吃一惊:“原来给他们发现了?”正想纵身跃出,忽听得窗户外传出磔磔一笑,一人说道:“老子透了口大气,居然给你发现了!”声音未落,一个秃头的矮胖子从窗户钻了进来。

    老人斜眼瞧着他,道:“你怎么来了。”

    那秃头的矮胖子蹦蹦跳跳走到老人近前,以极低的声音说了几句,那老人的神情瞬间变得极为凝重。

    曲流觞尚在思忖,屋里的灯光忽然灭了!

    一阵白雾升起,三个人忽然间就在浓雾中幽灵般的消失了!

    离殇几乎已忍不住叫了出来,她的手狠狠压住嘴唇,手已冰冷,脸已发白。

    曲流觞却不相信这世上有鬼的,只是有人装神弄鬼。即使有鬼,鬼也不可怕,可怕的只是人心。

    夜已深,无眠的人又何止他们。

    桃花落尽杏花嫣,红叶山庄,弥漫着淡淡的杏花香。杏花依旧醉春风,这时节却见不到漫山的红叶,就连红叶山庄也已经不在了。叶落人亡,天地无情。天地本就无情,若天有情,天早已荒,若地有情,地早已老。

    山间不知何时多了间小小的酒肆,叫做不归。望断天涯路,断肠人不归。

    酒肆的主人是个又聋又哑的老人,带着十七八岁的孙女,

    奇怪的酒肆,奇怪的主人,

    小店里还亮着灯,里面很是简陋,只有几张木桌椅,空荡荡的没有一个客人。有谁会到这深山里买酒,看来这老人不仅又聋又哑,似乎脑袋也有问题。

    门很窄,昏黄的灯光照着门前的小路。小路两旁支着数十顶帐篷,这山里竟然还真的有客人——无眠的人,也是断肠人。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