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弦凉惊识曲 第二章 马蹄疾,天涯忧君不见君

时间:2018-10-27作者:山月无心

    浅云居里寂静无声,解忧楼中再看不到倾城剑舞,人已在江湖。

    马行如龙,风雨潇潇,三匹快马疾驰而过。

    穆少卿微微一带缰绳,伸手抹去面上的雨水,道:“非烟,瞧着雨势,一时三刻不会停了,我们要找地方避一避。”

    柳非烟双眉微蹙,道:“曲大哥身入险地,我怕……”

    温如玉打断了她的话,道:“当今世上没人能伤得了他。”他在安慰柳非烟,也在安慰自己。

    当今世上真没人能伤得了他?可传言他已经身受重伤。三个人的心情都很沉重,谁也没再开口。

    路边有个酒肆,三人勒马停下,小店里还有三个客人,都是江湖中人打扮,见他们进来,忽然止住了笑声,冷眼瞧着他们。

    三人在边角一张桌子坐下,一个青衣少女端上酒菜,却没有人举杯,也没有人动菜。

    只听那三个江湖人士又高谈阔论起来,一人笑道:“红叶山庄少主重出江湖,这下子江湖可热闹了。”

    另一人也笑道:“听说他用暗器击杀了八臂泥鳅,又以无影刀击败了彭飞虎,就连江湖闻名的离魂刀都败在了他手下。”

    第三个人道:“错了,错了,击败彭飞虎的只是他手下的一个小童儿。”

    第一个人又道:“只可惜咱们大理三虎晚到些,不然他哪有机会逞威风。”

    穆少卿一惊,原来这三个人是“飞天虎”雷英、“翻江虎”方雕、“下山虎”贺彬。

    翻江虎方雕笑道:“雷大哥所言不错,这次去红叶山庄,一定要和他较量较量。”一路上他已发现不少江湖人士北上,没想到就连远在大理的三只“老虎”也出动了。

    下山虎贺彬道:“错了,错了,是一定杀了他。”

    飞天虎雷英忽然似笑非笑的说道:“杀他之前,最好把他那些功夫给抢过来。”

    翻江虎方雕道:“说到这,我还真等不及了。”他霍然起身,嚷道:“掌柜的,结账!”

    等三人离开酒肆,柳非烟叹了口气,道:“他一定会挡下这些人的,不管他被怎样误会,他都会替苏清和挡下这些人的。”

    穆少卿忽然拿起面前的酒杯,一饮而尽,道:“可怕的并不是这些人,而是苏清和。”

    他从怀中取出一根竹简,竹简上有十三个人的名字。十三个了不起的名字!

    穆少卿道:“这十三个人的名字,你们可能没听过,但昔年却都是江湖中身手不凡的高手。”

    温如玉不解的道:“这件事又和二哥有什么关系?”

    穆少卿道:“有一点关系。”

    温如玉道:“哪一点?”

    穆少卿道:“他们都死在了苏清和手上。”

    温如玉颜色更变,吃惊的道:“大哥是说苏清和的剑法犹在二哥之上?”

    穆少卿长叹了口气,道:“我是说,苏清和一旦出手,就绝不留情,更何况他要出手的对象还是曲流觞,而曲流觞一定不会还手。”

    沉默,又是一阵沉默,沉默的令人窒息。三人都有了结论——只要曲流觞现身红叶山庄,必将死在苏清和的剑下。

    现在的关键是——曲流觞身在何处?他又如何回到红叶山庄?

    进入幽州城,已是傍晚,夕阳西斜,曲流觞停下脚步,道:“大镖头,你我还是就此别过吧。”

    霹雳鬼一怔,这粗犷的汉子二目泛红,险些落下泪来,道:“六子兄弟,你我相识一场,我只愿能和你痛快喝一场。”

    曲流觞瞧着他,也不禁动容,道:“好!”

    飞鹰镖局,这间十年前籍籍无名的镖局,如今已是幽州城最富盛名的镖局。

    幽州城东门大街上,矗立着一座建构宏伟的宅第。两扇朱漆大门敞开着,人进人出,往来不断,门前左右立着一对巨大的石狮子,神态威猛,栩栩如生。门顶匾额上写着“天龙镖局”四个金漆大字,龙飞凤舞,笔意雄浑。

    一名镖师远远瞧见霹雳鬼回来,快步如飞,跑进里面通报。一行数十人来到门前下马,一个略显富态,颌下留着微须的中年人已冲了出来,一见到霹雳鬼,就用力捏住他的肩膀,笑道:“二弟,你可算是回来了。”

    霹雳鬼笑道:“回来的路上,又接了比买卖,所以路上耽搁了,让大哥担心了。”

    中年人笑道:“担心你的可不只是为兄,老爷子可比我更担心你,这些日都清瘦了许多。”

    他抬起头,忽然瞧见曲流觞和离殇,道:“这两位是?”

    霹雳鬼道:“这是我路上认识的朋友曲六子,这女娃是他妹子。六子兄弟,这是我大哥神镖将冯天奇。”

    曲流觞一抱拳,冯天奇已笑道:“既是二弟的朋友,就是我冯天奇的朋友,二位里面请!”

    四人步入大厅,迎面站着位老人,古铜色面孔,身形有些佝偻。霹雳鬼扑通一声跪倒在地,道:“义父在上,孩儿给你见礼了。”

    老人笑呵呵搀起他,道:“好孩子,快起来,你回来就好。”

    互相做过介绍,下人摆上丰盛的酒筵,几人相谈甚欢,不觉夜色已深。冯天奇早已安排下客房,曲流觞和离殇起身告辞。只见院子里停着十数辆镖车,镖师们还在忙着装车。曲流觞忍不住叹了口气,风光无限的飞鹰镖局,不知要多少镖师的血和汗才能换来。

    转眼已到三更,月色晦暗,沉夜静谧,众人已然熟睡。

    离殇忽然听到一阵轻微的敲门声,离殇起身开门一看,竟是曲流觞,道:“曲大哥,你……”

    曲流觞做了个噤声的动作,低声道:“别出声,跟我来。”

    二人蹑足潜踪,溜出了飞鹰镖局,只是路过院子的时候,曲流觞一皱眉,院子里的镖车消失了!镖局一般不会夜里走镖,这三更半夜所走的镖,会是什么东西。但他转念又一想,这或许是飞鹰镖局发展壮大的秘密吧,流更多的血,也流更多的汗。

    离殇忍不住问道:“我们要去哪?”

    曲流觞笑道:“去偷酒。”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