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弦凉惊识曲 第十六章 战长亭,最是人心难测

时间:2018-10-17作者:山月无心

    雨后,十里长亭,一人抱剑,临风而立。剑长三尺,刃寒如水,剑曰‘秋水’。

    人身穿黑袍,头戴箬笠,面带寒霜,剑无情,人岂非更冷。

    天地一片寂静,白马一声嘶鸣,径直停在亭外。马上少年一身红衣,斜眼瞧着,沉声喝道:“何人敢拦我去路?”

    “三绝剑诸葛宏图!”

    白马不由得向后退了一步,苏清和的目光却更冷,道:“我正欲寻你,不想你却是来了!”

    诸葛宏图笑道:“少年人手毒心狠,那银枪将方瑞安是在下好友,早已金盆洗手多年,他与你何愁何恨,你竟要置他于死地。”

    苏清和道:“剑已出鞘,必要饮血而归!阁下既练剑,何必有此一问。”

    诸葛宏图凝注着他,道:“老夫以身入剑道,从未以剑为尊,老夫以为剑当为人所用,人却不能受制于剑。”少年面上虽已变了颜色,全身的血却沸腾起来。

    酒逢知己千杯少,话不投机半句多。

    他们还是保持着各自的姿势,苏清和身后的众人却都已感觉到那种可怕的杀气。二人四目相对,此刻纵使泰山崩于前,这两人的目光也绝不会为之一瞬。

    苏婉柔手指不住颤抖,眼见这一场惊天动地的大战已近在眼前,担心忧虑之情,溢于言表,只觉慕容白悄悄握住了她的手掌,他的手也如木石般冰冷。

    诸葛宏图长剑划出,这一剑去势极缓,看似平平,更无其它变化。忽然,他手腕转动,长剑寒芒大盛,眨眼间剑尖已急震十余次。苏清和前胸膻中、中庭、玉堂、华盖、璇玑等数处穴道,俱被笼罩在这一剑攻势之下。

    苏清和也已纵身跃起,掌中长剑,连变数十个方位,终于击出一剑。这一剑极为巧妙,虽是守势,却暗藏杀机,虽稳健却不失凌厉。

    慕容白暗暗心惊,他乍看这一招乃是华山派“苍松剑法”中的第一招“苍松迎客”,再一看又觉此招与青城剑法“青云剑诀”中一招“朝霞迎白日”有些相似,仔细一看,却又觉此招竟是太湖流沙涧不传刀法“斩鲸刀谱”中一招“碧海连天”演变而出。慕容白立刻又觉苏清和这一招虽与这三招有异曲同工之妙,其实又不尽相同。

    他虽已瞧出苏清和剑法中的奥妙,却也实在想不出他怎能将这许多种不同招式的精髓,融在一招之中。

    慕容白尚在思忖,诸葛宏图和苏清和又换一招。苏清和这一剑中,赫然包含了红叶山庄“流枫剑法”中一招“北风卷地白草折”,关东万马堂“天龙八式”中一招“天马行空”,山西晋州李家“天罡三十六剑”中一招“翻江倒海”,以及本门枪法中一招“八方风雨”中的精妙。

    这四招无一不是攻势凌厉的杀招,苏清和这一招更是犹如决堤之江水,一泻千里,确是无懈可击。

    诸葛宏图掣肘沉肩,长剑曲旋,高举过顶,将自已全身上下俱都置于长剑包护之下。两剑相交,白光闪动,铮鸣不止,二人各向后退开一步,身形石像般木立。只瞧得慕容白透不过气来,满头大汗,涔涔而落。

    忽然,铮铮几声,一阵琴声响起,虽有数音不准,却颇具云卷云舒、花开花落的淡然情怀。这是一曲极短的《听风吟》,离殇虽只学得几遍,却已弹奏出来。

    曲流觞回首看时,离殇已站在小楼的窗口,向他挥手。

    曲流觞迈步走进小楼。离殇那双灵活、调皮的大眼睛正盯着他,目光中带着藏不住的笑意。

    曲流觞也想问她为何如此高兴,但他立刻打消了这主意。像她这种女孩子,心里若藏着秘密,除非她主动要讲,否则一定问不出的。

    离殇用眼角瞟着他,道:“你不问我为什么高兴?”

    曲流觞沉默着。

    离殇咬着嘴唇,娇笑道:“你不问,我偏要告诉你,因为你的朋友都走了。”言下之意,离宅再没有人会来杀他。

    曲流觞面上泛起了一阵痛苦之色,沉默了很久,道:“在下也要向姑娘道别了。”

    离殇柳眉微蹙,静静的凝注着他,良久,轻轻叹了口气,才道:“你是不是去找他们?你难道还放不下他们?”

    曲流觞又沉默了。

    离殇盯着他,仿佛想看透他的心,道:“你要走,我也不能勉强你,可是你至少应该去见见我爹。”

    离宅大厅,只剩下三三两两的宾客,显得空空荡荡。

    离天正双目寒芒闪射,盯在曲流觞身上,高声道:“你我同在江湖,阁下的所作所为我也早有耳闻。今日阁下有伤在身,离某不便出手。他日江湖再见,我离天正第一个饶不过你。有违此言,如同此剑!”只听“咔嚓”一声,他将长剑折成两截,抛在地上。

    这番话,铿锵有力,掷地有声,离天正背手而立,一身铮铮正气,令人不由得心生敬畏之情。

    离殇还想分辨,道:“爹,曲大哥不是……”

    不待她将话讲完,离天正面色一沉,沉声道:“殇儿,不必多言,还不退下!”

    曲流觞道:“既是如此,在下这便告辞。”说罢,扬长而去。

    两名离宅的庄客互相递了个眼色,悄悄溜出了大厅,一人低声道:“贾兄,你看此事该如何办?”

    姓贾的庄客并不答话,只做了个抹脖子的动作。

    先前一人又道:“万一庄主怪罪下来……”

    姓贾的庄客道:“吴兄,想我贾正义拳脚不过会些零星散手,刀法也只能剁鸡剁鸭,为何能被庄主器重,便是能揣摩庄主的心意。”

    姓吴的庄客点点头,道:“我吴天德以后唯贾兄马首是瞻,还望贾兄多多提携。”

    贾正义轻轻捋着花白的山羊胡,嘿嘿笑道:“只要你我做成此事,庄主一定会有重赏,要是能把翠儿那丫鬟赏下来……”

    吴天德竖起大指,笑道:“老爷子,真是人老雄风在,风流不减当年。”说着,两个人又同时笑了起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