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弦凉惊识曲 第十一章 口难言,是非曲直难辩

时间:2018-10-17作者:山月无心

    青山叠翠,一条溪水山间流过,一辆马车缘溪而行,忽逢桃花林,夹岸数百步,中无杂树,芳草鲜美。

    马车上载着数十个空的酒坛,里面装满糖糕,赶车的小童儿停下马车,道:“姑娘,桃林到了。”

    柳非烟从车上取下一块轻纱,嘴角挂着温暖的笑意,道:“我在此处摘桃花,你们将糖糕送到桃源村,只是莫要贪玩,误了回去的时辰。”

    两名赶车的小童儿同时笑嘻嘻答道:“姑娘放心。”

    一声鞭响,骏马扬蹄。温如玉望着远去的马车,道:“山高林密,姑娘如何放心让两名小童儿单独离开?”

    柳非烟走到溪边,弯下腰,将轻纱缓缓浸入溪中,唇角勾起一丝微笑,道:“温公子莫要担心,他们自小在这山里长大,这里便是他们的家。”

    温如玉瞧着她,满目狐疑。

    柳非烟将轻纱扑在桃花树下,纵身跃上桃枝,坐在桃树上,轻轻唱道:“溪水声声唱春回,百花争艳彩蝶飞。采花要采山花蜜,酿酒最好甘泉水。桃溪源头把花采,酿出美酒醉神仙……”

    温如玉站在桃树下,在一片粉红色的背景中,人面桃花相映红,居然一时眼花,不知道美的是人还是桃花,只觉光芒耀目,美丽已极。

    他发觉自己说不出话来,索性不开口,只是怔怔的瞧着她。

    柳非烟觉得一树的桃花不再浓密,伸手在额前稍微拭了一下汗,却发现温如玉站在树下看她。她坐在树上,双颊一红,只得向他微微而笑,道:“今年的桃花开得太密,不疏一疏,恐怕挂不住果,到时候可馋坏了桃源村那些小童儿。”

    温如玉定了定神,道:“柳姑娘也是山中人?”

    柳非烟想了会,道:“算是吧。我虽不是生于此地,但从他带我到这里,已有十年。”

    他自然是曲流觞。温如玉好奇心起,“这事和二哥有什么关联?”

    少女的脸上露出甜甜的笑意,道:“桃源村里的人都是他救来的苦命人,对于这里的人来说,他就是救苦救难的活菩萨。”

    听到这里,温如玉已是热血沸腾,不能自主,只恨不得能告诉所有人:曲流觞就是我的朋友,好朋友——

    无论谁有曲流觞这种朋友,都是值得骄傲的。

    柳非烟忽又轻轻叹息了一声,道:“可是像他这样一位了不起的英雄,却背着莫须有的罪名。”

    温如玉默然半晌,吐出口气道:“可普天之下,有谁能为他证明呢?”

    柳非烟沉默了很久,缓缓道:“除非火烧红叶山庄的凶手还没有死,又忽然出现了,自然就可证明他的清白。”

    温如玉叹了口气,道:“这希望实在渺茫得很,那真的凶手就算没有死,也一定早就躲了起来,好教二哥做他的替死鬼。”

    离宅排摆酒席,众人欢坐一堂,离天正拉着苏清和坐在身边,显得极为亲近。极乐书生坐在边角一桌,身旁坐着他的奴仆敛财花子,众人对他多有忌惮,都不敢与他同桌。

    离殇神色黯然,她实在想不出为何这么多人都要取他性命,悄声道:“曲大哥,我先送你回侧院休息吧。”

    曲流觞叹了口气,道:“该来的,迟早要来,我躲有何用?”说着,他在极乐书生对面坐下。

    离天正朗声道:“今日多喜临门,一是清和贤侄平安归来,与亲人团聚;二来在下得以履行誓约,将小女许给清和;这三嘛……”他忽然瞧向曲流觞,道:“仇人近在眼前,贤侄可以大仇得报。”

    要解心头恨,拔剑斩仇人。苏清和霍然长身而起,握紧了腰中长剑,道:“既然如此,我要先杀曲流觞。”

    苏婉柔伸手拉住他,美丽的面容似憔悴了许多,道:“等一等,我有话说。”

    苏清和面上泛起一阵激动痛苦之色,嗄声道:“姐姐,你最好莫要拦住我,谁也拦不住我的。”

    苏婉柔道:“我不拦你你,但红叶山庄庄规,戒恃强欺弱,趁人之危,你总该还记着。”

    苏清和眉头一皱,凄然一笑,道:“红叶山庄都不在了,要这些庄规有什么用?”

    苏婉柔心头一阵激动,几乎要倒了下去,道:“我只希望你不要被仇恨蒙住了眼睛。”

    她忽然点了苏清和的穴道,道:“只要我们活着,红叶山庄就在。”

    苏清和猝不及防,不可思议的看着苏婉柔,他看到了苏婉柔眼中的决绝。

    苏婉柔深深的呼吸了几次,身子才停止发抖,走到曲流觞近前,道:“你走吧。我只求你这次走了后,莫要再回来了,永远莫要再回来了!”

    曲流觞道:“你以为我会像条狗似的落荒而逃?你将我看成什么人了?我不走,绝不走。”

    苏婉柔又颤抖了起来,而且抖得比刚才更厉害,她用力捏紧双拳,指甲都已刺入肉里,道:“你为什么还要折磨我,不肯放过我?”

    曲流觞大笑道:“放过你,你居然求我放过你?”话未说完,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苏婉柔也控制不住自己,十几年来一直控制着的情感,此刻就像是山洪般瞬间爆发了出来。她忽然拔出长剑,反手横在颈上,道:“你不走,我就死在你面前。”

    曲流觞咬紧了牙关,一字字道:“你是死是活,和我又有什么关系?”

    苏婉柔霍然抬头,瞪着他,嗄声道:“你──你──你──”她每说一个你字,就后退一步。

    忽然间,她发觉她已倒在一个人的身上。慕容白面沉如铁,他紧紧的搂住了苏婉柔的柔肩,像是生怕自己一松手,苏婉柔便要从他身旁消失,而且永不复返。

    慕容白一抖背后的长枪,冷冷道:“世上绝没有永远的秘密,阁下既然做出这种禽兽不如的事,就不该有脸活在世上。”

    曲流觞道:“在下若真有这样的能力,一定先毁了秋雨阁,不给阁下说话的机会。”

    慕容白怒道:“你想以退为进,真以为天下英雄好欺不成?”说着,便要动手。

    离殇去而复返,已换了套衣衫。

    极乐书生手中的酒杯忽然重重落在桌上,道:“我看有谁敢动他分毫?”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