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霹雳之丹青闻人 第七十三章 不问岁月任风歌

时间:2018-10-16作者:浮云奔浪

    湛蓝的神之焰,散发无穷热能。 弃天帝首出神招,号昆仑即刻变位,得三方功体传输浩气归元两仪运化,分拨神焰将之散入北海。

    霎眼之间,云蒸霞蔚,绚丽的景象之中,却藏无从逃避的致命杀机。仿似已对号昆仑临机应变早有预估,又知四人合力单攻无用,弃天帝第二式接续上手。但在蓄势完全之前,却逢剑光掠影照面,闻人然搏命之举,誓死力将神招压制不出。

    “神之光。”

    纵有逆反魔源与气罩护体,但在阵中无天地之气可借,元胎亦难自恃持久。因此剑锋虽快,弃天帝却是更快,平地瞬移一般避过合击之剑,背后昊光骤发如环,魔神之力撕海断浪!

    “大地归元·撼宇天罡。”

    眼看魔神毁灭之力分取主阵者,四人当即列一谨守。元功三叠相辅相成,号昆仑接招虽是稍显吃力,仍将神之一击挡卸无形。

    “天地无极·乾坤借法·金灵圣剑辟万邪!”

    兔起鹘落,兽眼察觉一瞬破绽,绝天陵剑圣光大作,刑天师操纵天忌,速提沛然道元,正一之剑瞬刺弃天帝中丹。

    “吾佛照灯印!”

    饶是气罩发生波动,弃天帝犹有逆反魔源护体。光辉圣剑虽挟万钧之势,仍是未能及时刺入,便被弃天帝挡架震退。但在魔神反击须臾,帝如来周身佛光冲霄而起,金色圣象横列半空,合十一掌澎湃推出,磅礴之势排山倒海,瞬间夹击而至!

    “神之手。”

    “虚境回藏破乾坤!”

    阵法加持,力无可撼。四面连环合击,如来掌甫被魔神碾碎,丹青见接着干脆迅出,利落再向弃天帝要害。不容插针的紧密攻势之下,弃天帝方欲出手挡剑,又见号昆仑云手推纳太极玄力,无视神力反噬自身,立将神招倒袭而回。

    神之手反击元胎,终令弃天帝战中见血。然而纵为老君嫡传,号昆仑以身代受魔神一击,却也当场负伤呕红。同时一声轻呼过后,闻人然身若潮鸣电掣,丹青见追风蹑景,趁机抢攻再进。

    “岂有那般容易?”

    哪怕剑者身影快到模糊残缺,弃天帝依能料敌机先,提前挡下绝式之剑,右掌再化帝如来雄浑佛元。

    殊不料,就在弃天帝侧身格挡丹青见刹那,一杆翠竹竟是凭空而生,顺着天忌瞄准气罩波动破绽,无声无息插入空隙!

    近道、入道,双剑并运,两道人影重叠。丹青见停于中丹之前点滴之距陡止,却在疏竹影虚现一刻猛然再进三寸,径直插入元胎中丹。

    “呵,入道之剑……”

    中丹受创,气罩顿生激烈震荡,元胎消耗更剧,弃天帝冷笑似叹似怒,蓄势之掌正撼闻人然胸口,登时将人击退溅血倒飞而出。

    “菩提之间。”

    抢在闻人然出阵之前,帝如来匆忙变位拦下。一瞬之机乍现,弃天帝身影一动欲先斩除天忌,却见号昆仑太极妙转强行截阻弃天杀式。而经压服内伤,早从魔界取得魔源防范的闻人然,并未在一掌之下失去反抗之力,合身扑上重新改写颓势为僵持。

    剑奇阵无息无止,缠战许久,难有结果。心知寻常招数无法破阵,弃天帝倏然横举双臂,不顾元胎受伤可能,飓风狂雷伴生呼啸,人间难能承受之招首现尘寰。

    “风雷双式。”

    “就是现在!”

    魔神毁灭欲吞天,伏羲天响破阵来!

    未遭四人合力打断,蓄势不停的弃天帝,反见三阵之人同列一线,竟是转攻为守之兆。

    而在后方绝峰之上,高人灵思牵动,毫不犹豫劲挑琴弦。至高清圣之音不伤一草一木物,音波聚而不散觑隙疾入,已成左右胜负之关键。

    “伏羲神天响·大道无弦!”

    ————————————————————————————

    黑暗中的曙光,灭绝下的希望。为救苍生,为偿血债,为赎罪愆,银鍠朱武抓准弃天离巢之机,进入异度魔界夺回元身,是为自尽断罪,更是誓死阻绝弃天帝吞噬之机。

    “银鍠朱武止步。否则,杀!”

    “今日,谁也不能挡吾去路。一斩风月人不留!”

    涅槃翻转如意,银鍠朱武绝式极运,硬撼渡天童正面来刀,空余之掌再退八荒神野锁链缠身。反观暴风残道烈风戈横扫八方,对战手持恶露天斧的华颜无道,却是倍感人生莫测。

    “三妹,你终于还是选择彻底背叛?”

    “大哥,我们只是选择了不同的效忠对象。魔,从不伤害同类,但也从不畏战,放马过来罢!”

    无可解释,无须解释,又是一场魔界天王内斗,手足相残。飓风旋流在天斧下湮灭,暴风残道人化黑泥如滚浆,半空蜿蜒蛇走,包抄华颜无道。

    但有恶露天斧在手,兼之根基不逊暴风残道,数十来回之后,华颜无道竟是初占上风。算天河等战将见状,随即豁命配合夹攻。

    而见华颜无道陷入不利之境,银鍠朱武剑路走势再也不留余地,左掌向地,右剑指天,朱皇绝艺齐运。

    “气双流·贯天神印·不问岁月任风歌!”

    双气不行,高招同出。银鍠朱武真怒隐动,浑厚魔能刹那爆发,八荒神野首当其冲断颈而亡。魔界战神全力以赴,渡天童虽是弃天麾下悍将,亦是难缨其锋,连连败退染血!

    “还不退下?”

    “渡天童只受魔皇之令,怒马凌关!”

    狩日刀骁勇挥洒,渡天童血勇无惧,忠心死战无退。迫于无奈,银鍠朱武唯有涅槃再运,气注剑锋!

    “气双流,岁月弦歌乱风潮!”

    刀锋剑芒一瞬划光,双方正面强对极招。但闻铮然断响,只见战神屹立,魔将驱败殒命!

    两大悍将身亡,再无一人敢挡银鍠朱武。匆匆深入的战神,很快就发现被逆反魔源囚禁的朱皇半身,毫不迟疑功赞十层,拼命突破结界,重将双体合一。

    银鍠朱武取回元身,飞快赶回驰援华颜无道,却在路径天魔池瞬间,脑中异咒突响,声声催魂夺魄!

    “这,弃天帝……只能借用两根神柱灵气的你,还吞噬不了我的意志,更休想依附于我。”

    “伏婴师最后的算计,你认为凭你一己之力就逃得脱吗?”

    伏婴临死设计,借弃天魔神之力,意图封印银鍠朱武意识将人擒下,留待弃天帝后续吸收,再度增强魔神天威。

    计划如期进行,术法奏效瞬间,接合的天魔像再发巨力,使得银鍠朱武大感难支,愤然质问。

    “弃天帝,剿灭人类,就如此痛快吗?”

    “吾儿朱武,清除污秽的人类,最是痛快不过!”

    “吾绝不会屈服!华颜,莫要犹豫!”

    单膝跪地的刹那,银鍠朱武朝向华颜无道抛出涅槃剑,欲让天王将其当场格杀。但受一群魔将勇攻,接过剑锋的华颜无道,一时却也无暇抽身。

    “朱武,认清失败的现实罢。”

    “未必然啊。”

    情况岌岌可危,朱武意识即将承受不住。乱战不休,突响缥缈洒然之音。迷雾朔风中,走来一条熟悉又陌生的人影。

    浩然之风暗藏一丝天意莫测,来人漫不经心一步踏出,天道之剑挟匪夷所思之力,瞬间便将天魔池外一众魔将,尽数重创当场。

    “阎王绝命,断!”

    不想意外来人搅局,暴风残道急忙舍弃华颜无道,身化黑泥裹向神秘来者。

    但是,灰袍来人却若心情郁郁,长袖之中剑风卷雪,轻描淡写一剑划身而过,了断暴风残道性命。

    不见华颜无道悲痛之色,来人忽而一声哀叹,掌生吸力瞬将涅槃取在手中,仿佛从来俱是一体。

    “朱闻,吾来送你一程……”

    “……箫兄?十八年,过得这样快么?”

    “天邈峰上的那坛酒,留等你来世再饮。”

    “哦,真好,那还犹豫什么?能够见你无碍,朱闻苍日,此生再无遗憾。”

    本书来自  :bkhl77520inex.h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