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霹雳之丹青闻人 第七十一章 三劫循环

时间:2018-10-16作者:浮云奔浪

    矗立于森狱的天魔巨像,俯瞰着广阔邪化大地,人来人往,络绎不绝。请大家看最全!甫脱虎口的黑海住民正利用大黄地母,恢复遭受邪化的大地。

    但由于缺少黑月照耀,近与苦境融合的黑海森狱,逐渐陷入极热蒸烤。而长时不见阎王回归,玄同只得再度孤身外出,一寻能够操纵黑月的王者。

    废弃的伽罗殿,总归是要重建。静等多日不见魔像动静,几名不怕死的王子琢磨着也该是时候,把这尊毫无声息的天魔像搬离王殿遗址,腾出空间。

    然而,为首的玄灭并不知晓,天魔像究竟是怎样的祸物,竟派人将之搬至深髓古河投入其中。阎王本尊尚被困于魔界,生出灵性的三首云蛟,顿被吓得窜出水面。

    可惜未等三首云蛟将天魔像丢出黑海,厚重的死亡阴影已席卷而来,只得闷声潜入古河深处避难。

    毁灭暗云罩方圆,气氛倏转不寻常。神威尽敛的弃天帝未露丝毫杀意,淡漠的眼光扫视过后,却使黑海众人心头战栗。

    “尊驾莅临黑海,不知是为何事?”

    经历过邪灵造杀,生性谨慎的玄灭,再不敢有丝毫大意,耐心询问。

    熟料,立身污秽黑海,似是心情更恶,魔神全然不屑与人类交流,护身气罩一心收放,磅礴天地灵气汇成毁灭魔能,一击便将愕然不已的玄灭格杀,震慑无关人等。

    “神之造物,岂是凡人可染?”

    漠然一语落定,弃天帝轻飘之掌击出,立掀海面狂涛。聚合一体的气劲,击穿深邃古河,抓向天魔像。

    受到神力冲击,阎王原脑无法维持催眠效果。三首云蛟大感不妙,急忙躲入更加深层的方位。受困的五王察觉危机降临,睁眼刹那,同化光华极速遁出水面。

    “哦,又是五只蝼蚁?”

    天魔像轰然落地,余光瞥见五色灵光耀世而出,弃天帝随意再催一掌。

    浩瀚天地之气扫过五道光华,只见红、绿、紫三色光球表面一暗其速不减,金光摇摇欲坠仍坚持逃离,唯独蓝色光华一阵明灭闪烁,终归沉寂,魂灭风中。

    生则生,死即死,兴起出手的弃天帝,并无追杀的兴趣。天魔像乍然离地悬浮,原地魔光瞬逝,已不见魔神恐怖之影。

    …………………………………………

    “珍惜最后的时日,享受人世的毁灭罢。”

    魔像回归震响之声,撼动魔界仅剩寸土。直到此刻,弃天帝才让渡天童放阎王离开魔界。

    察觉天魔像残存的原脑气息,阎王只感焦头烂额,但在弃天帝逼视之下,却连愤怒都不敢有丝毫表露,便低缩着头颅闷声逃离魔界。

    原脑被弃天帝捣破,五王定已脱困……可恶的弃天帝啊!

    紧握着双拳,阎魔一路避开黑海耳目,急急赶回古河深脑,果已不见其余五王踪迹。憋了一肚子气的阎王,只能在心里对弃天帝的亲属,进行了深入的问候。

    不过阎王的优点,就是能忍人之不能。为了保命留下无数后手的阎王,又怎会冲动到去找弃天帝拼命送死?

    计划全盘落空,空生闷气也是无益。勉强压下愤懑情绪,阎王先将原脑内的五王残功吸纳,凭媂君残余真气感应,忽觉再无生息迹象,不由大感诧异。

    “难道媂君已死?”

    ………………………………………………………………

    “梅声……”

    “主人。”

    天高地阔,飞鸟盘旋。海岛之上,青烟袅袅,祥和宁静,分明世外清修地。低沉之声,愈发寂寥。今日凌烟阁的主人,却似心情十分抑郁,不复平日潇洒超脱。

    “唉,替那名女子安排后事吧。”

    “后事?”

    为护沉眠媂君安危,御清绝从不让外人接近君海棠。原本醋意在心的梅声,此刻惊闻噩耗,到底心存善念,不由惊呼出声。

    “是,未归的神魂湮灭,肉躯生息已失,再无恢复之机。”

    “这,梅声就去准备。”

    名劫久去,情劫难脱。情劫之后,更有魔劫接踵而来。费尽心力探出君海棠下落,阎王麾下天路五将齐至,只为发书一封。

    而在接到详细说明,御清绝阅尽内容之后,并未当场受阎王挑拨。但心系君海棠无法自拔,御清绝独立沉思一个下午之后,不由怅然向天一叹,唤来梅声去请朝玉京。

    “三劫循环,这就是好友你言中所指?”

    ………………………………

    天地为棋,苍生为子。从无漏算的棋演卜卦,却生意外变数。

    “三劫循环,怎会提前来到?”

    ——————————————————————————————

    “凌烟阁,琴主御清绝?”

    露水三千,受到鬼方赤命召唤,赦天琴箕匆回一晤,此刻只留弱水琴姬与太罗古两人。

    虽然有两个一模一样的主人很奇怪,太罗古还是尽快接受了现实。而此时此刻,太罗古忙着添水加茶。弦琴无上宴的主办者朝玉京,亦正将来意详告弱水琴姬。

    说来也巧,闻人然刚找上无上宴,就遇到朝玉京为御清绝找寻传人,遂与之一同先来到露水三千。

    不过,听朝玉京的意思,御清绝虽曾属意弱水琴姬作为传人候选,却因曾经双子峰阎王奏响,又多了习练阎王三更响的赦天琴箕。

    所以,在听弱水琴姬如实回答之后,反轮到了朝玉京犹豫不决。

    “琴姬本身对武学并无兴趣,伏羲神天响只能作为琴曲娱兴,难免辜负好友心意。恕朝玉京还须慎重考虑。”

    “无妨,随缘便好。”

    “人习琴曲,不过是为磨练精神,陶冶情操。执着于神天响绝学威力,岂非失了传承真意?”

    弱水琴姬性情柔和,又对神天响无特殊追求,是以并不争辩。但听到朝玉京的理由,闻人然却不由自问,要找的人是不是真有插手将来之战的能力。

    朝玉京原本就只是担心,人选不能令御清绝满意才过于慎重,不免带了一点自身偏见。此刻耳闻闻人然反问,朝玉京神色一怔认真思考后,还是决定带两人见一面御清绝。

    结果,御清绝虽有些遗憾未能见到赦天琴箕,但对弱水琴姬本人仍是十分满意。而与御清绝隔着屏风一会,闻人然遥感其人浑厚根基,也打消了心内最后一丝怀疑。

    再三思量斟酌,御清绝终下定决心,传弱水伏羲神天响。至于赦天琴箕本人,若日后验其品性端正再亲自传授,或由弱水代传都无不可。

    了却一桩心愿,御清绝一身清高雅质陡变肃杀,似是存意与魔决战。闻人然见状不由深感奇怪,道:“琴主与弃天帝有怨?”

    “曾无冤仇。唉,而今苍生受难,御清绝原不该袖手。只因神天响未有传人,为免失传方才逡巡避世。”

    闻人然点头又问道:“曾无?”

    “详情听说。”

    在与弃天帝对抗之前,能对御清绝每多一点认识,就越多一点把握。谁知听完御清绝的感情故事之后,闻人然不由联想到某个叫南风不竞的家伙。

    苦境怎么总有这种,对毫无认知的女人秒变痴汉,火里来水里去的人啊!禳命女也就算了,和阎王混在一起的君海棠,有很大几率是什么好人吗?

    而且就算君海棠为人不坏,御清绝对着一具活死人单相思……这种自我沉醉,反正闻人然是无法理解。

    心里一阵腹诽,为自作多情的高人御清绝点了个蜡,闻人然叹道:“这样讲,琴主是从阎王那里得到这个消息了?”

    “阁下认识他?”

    “他对苦境有所图谋,并不是什么善类。”

    “挑拨机心一目了然。”

    “那你仍执意一战?”

    “劫无可避,唯有身应。”

    本书来自  :bkhl77520inex.h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