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霹雳之丹青闻人 第六十三章 邪魔深算

时间:2018-10-16作者:浮云奔浪

    “百岫嶙峋如何?”

    “应该是阎王施法干扰,加上受到黑月活动影响,导致意识涣散。   ..   目前昏迷并无大碍,让他休息几天就好。”

    百岫嶙峋乃是阎王同源而出的血肉,闻人然也不奇怪他会受到阎王影响。

    而闻人然虽不知阎王与异度魔界达成何种协议,但毫无疑问与藏青云地有关。

    百岫嶙峋暂既无恙,藏青云地也有人力看守,闻人然自觉至少再从阎王方面尝试一次,才能算是尽了全力。

    “若阎王能够感应到他的存在,现在该怎样安排百岫嶙峋?”

    “没关系,先把百岫嶙峋带往不动城。有舒石公与刑天师施法,应当能够隔绝阎王感应。甚至就算被阎王发现,他又能做得到什么?”

    “嗯,那吾带他先走,你去处理黑月。”

    “小心。”

    “吾省得。”

    默契不必再三多言,闻人然叮咛过后,立化剑光穿云,瞬逝远空不见。数刻之后,荒芜死地,黑紫巨阳悬空高照,极寒冻气无边辐散,霜结萧山方圆百里。

    足下凝冻着一层薄薄冰霜,闻人然并指运剑射入黑月,只见冷焰飘卷激荡,却在数息之后归于平静。一旁神无月见状,亦赞一掌上天,虽能将黑月边缘消去一角,但见紫色魔流迅速弥补空缺,眨眼又复如初。

    “能量与实体的结合,内部似乎更有一股意识存在。凭我们三人之力,要将之破坏相当棘手。”

    神无月一言落下,闻人然遂回身看向应邀而来的刀无极,道:“如果是五龙齐鸣,能不能摧毁黑月?”

    “碧眼银戎觉醒未久,赶不上磨合锻炼。何况紫芒星痕与邪影白帝……”

    低沉之声话未说完,一切尽在不言中自明。刀无极顿了顿又道:“来不及消灭黑月,何不干脆从阎王入手?”

    “要操纵这般庞大的黑月,阎王不可能离得太远。然而问题是,我们恐怕没时间搜寻他的下落。”

    “找不到人,需要我告知你们么?呵!纵横无界为主,问天可敢为敌!”

    冷问未觉又传霸气诗号,无界主气势空降山巅,独对百丈外的三强,开门见山道:“邪灵耳目无数。纵使魔界与黑海首领再怎样小心谨慎,我们要确认大致方位也非困难。”

    “邪灵几时起如此好心?”

    “邪灵占领的疆域,岂有吐出的道理?”

    “哦?”

    以佛业双身的自负贪婪,吃进嘴的肉自无吐出的道理。但凭问天敌一句话就想取信闻人然,却是绝无可能。

    稍一思量后,闻人然问:“邪灵就不担心得罪异度魔界?”

    “邪灵只提供大致的方位,后续纯由你们自己出力。”

    “地点?”

    “惜别峰方圆十里。”

    ——————————————————————————————

    惜别峰,魔头仃立无语,陷入迷思长考。虽得朱皇元身逆反魔源之效解开锁功扣,但在异度魔界监视之下,阎王想要毁约全身而退也无可能。

    不过就算是对阎王来说,移动黑月也不是轻而易举。而要让黑月获得一定的速度,利用势能从天俯冲撞击藏青云地神柱,更非阎王独立就能完成。

    黑月意外破境,已经引起森狱好一阵骚动。阎王存世的消息不胫而走,毫无疑问惊得黑后与某位国相大人早早跑路。

    越晚回到黑海森狱,阎王要收拾烂摊子就越费心力。深知只有在强大的压力之下,阎王才会竭尽全力。为了让阎王尽快兑现承诺,伏婴师自不会放他提前回归铲除后顾之忧。

    而除去这个打算,伏婴师也还存着更深的算计……

    “森狱之主还无办法?吾皇的耐性,可是相当有限啊。”

    缩在袖中的手指,闪过一点五芒邪光。收到传讯的伏婴师眼光倏尔转寒,随后又恢复平静:“吾皇替你恢复功体,并不是为了受人愚弄。”

    “凭吾一人之咒力能够移动黑月。但要令其飞驰一路后加速坠落冲击神柱,便非一人能够做到。”

    “直言解决的方式。”

    “魔界须提供足够支撑持续施法的不竭能源。”

    “这是吾,最后给你的机会。”

    未待伏婴师回答阎王,威不可犯的异度魔皇雄厚低沉之声,已震响在阎王耳畔。然而,朱皇元身稳步迈向阎王近身之际,突来三道快影横冲而入。

    “决杀千里!”

    神无月先手掣紫雷,千里决杀。朱皇元身突然停步,逆反魔源轻接浑然来势,风月迎面竖斩来人。

    身影瓢忽无定,神无月挪移迅闪,让过剖面刀锋,随即归一一之招撒手施为,正向朱皇元身胸腹。

    “渺小的人间神裔,妄想逆天?”

    掌与刀接触一瞬,异度魔皇甫觉返无奇效,附着在刀身的魔气竟被消化一空,冷漠一语逆反魔源再运,登令神无月高妙之招无功而返。

    “霸刀无极!”

    “神魔断!”

    另外一旁,荒豹雷刀独挑魔王威。刀无极周身散发赤红气芒,刀出刹那气震四野,满溢凌厉霸道。魔神传功寄体,又见对手陌生,断风尘傲气不减,抬掌运化黑邪魔流,竟欲直缨其锋。

    熟料,荒豹刀亟雷威正,天斩式霸气沉稳,近似无厚入有间,凝练如血的刀芒,生生砍破断风尘护体之元,迅捷逼命。

    刀无极荒豹挥洒,开阖无边广阔,一刀险险横颈,擦过魔王右脸!

    “你?魔式·灭元之击!”

    俊秀脸颊为雷刀所创,断风尘顿时怒上眉梢,极运魔神传功,匪夷所思越限反击。

    然而面对魔神之能,刀无极仍是不慌不忙,数年来彻底吸纳融练一体的邪天之力,瞬间极运上手。

    霎时,荒豹雷光大炽,刀斩千秋邪业!

    两股强劲相交,剧烈冲突之下,竟使孤峰双分,尖顶平如明镜。乱石崩散不止,尘埃更未落定,断风尘已输在过于依赖外力,止不住滑退数十丈,捂胸吐血。

    “森狱之主,不出手吗?”

    最后一处战局,立身阎王与伏婴师之间的闻人然,转口又向了伏婴师道:还是说,是你这死棉被仔要先动手?

    伏婴师处变不惊,闻言轻哦反问道:“呵,如果这是吾界与邪灵共同的布局呢?”

    “喔?”

    似有所料,又若略感麻烦,闻人然眉头一皱,丹青见执在手中,抬头看向远空。

    乌云疾卷,邪气四散,竟见两条熟悉的霸气身影,如期而至!

    “吾来自未来,毁灭过去,开创现在!”

    “纵横无界为主,问天可敢为敌!”

    邪乘主宰同临,战局为之再改。伏婴师悠然道:“正道的高手还是太多,需要稍做清理呀。”

    “我会傻到全信邪灵?”

    “不必全信。暴风残道、八荒神野,带着大批魔将前往拦截恨长风与补剑缺。恨长风的个性我太了解,对自己人恨不下心。能够争取一点时间,对魔界来说足矣。”

    伏婴师从容淡笑道:“而据我所知,苦境道门有撤离神柱的迹象。藏青云地尚需有人驻守,玄宗三人至少要留其一与帝如来防备识界。更重要的一点,问天敌给你的时间太短,苦境情势太过危急,容不得你思量再三,准备周全。所以你的后援绝不会太多。”

    瞒天过海利用阎王为饵做局,不因邪灵私心存有芥蒂,再借神柱大势迫使正道不得不来,伏婴师确不愧为魔界首席智者。

    不过,闻人然也不急躁,平平淡淡问:“邪灵和识界可不对付。援手确实不多,但如果是玄貘搅局呢?”

    “哦,识界?”

    反问声落,森屠刀并荼蘼剑,默契杀向山左未来之宰。

    问天敌正欲与未来之宰联手,速战速决,却见半空突现霞光万道,瑞气千条,层云翻滚不息,嘹亮之声惊破苍穹,异兽雄势降临。

    “乱世失序,乾坤蒙祸;云中怒啸,清荡天道!”

    “是你?!”

    魁梧身影邪掌举天,云兽一击倒空而坠,接掌刹那,双分的惜别峰竟而合拢,轰隆剧响声中,陡壁沉陆,如成平地!

    本书来自  :bkhl77520inex.h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