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霹雳之丹青闻人 第八十五章 蜀道难越天地难

时间:2018-10-16作者:浮云奔浪

    外部战局瞬息万变,刀搅波澜万丈的白浪沧海,交锋亦臻火热之境。+,

    虽是意料之中、又属意料之外的苦战,浑然忘我的银鍠朱武,斩风月淋漓挥洒间,仿佛享受许久不曾有的酣畅快意,出招走势逐渐显露魔界战神气态,愈发游刃有余。

    然而,纵使银鍠朱武借功体之利牢据上风,侠刀刀锋过处依是致命寒冽。

    眉关微锁非是战至不支,而是蜀道行本性不苟言笑,染血的蓝袍迎风猎猎,一刀天外回天信手使来,于困顿处别开新局,荡渺层云。

    “这就是当年武痴击杀邪帝的底气所在?”

    红透的战袍比一头赤发更艳,侠刀留痕伤处白雾蒸腾,已觉元功恢复受扼的银鍠朱武,慎重防守犹带三分赞叹:“老话重提,你是一名令人尊敬的对手。其实……当年吾与武痴,也非全然是敌。”

    天邈峰一会,相约三纪再战。除却武无第二,若非对武痴大为欣赏钦佩,银鍠朱武又何至念念不忘?

    “银鍠朱武,你那句话吾只认同一半。”

    “哦?”

    “交朋友不是交立场。直到现在,你还如此认为吗?”

    一刀雄阔由天垂落,银鍠朱武应招同时细思当下处境,顿觉分外讽刺,“因为你早清楚无法挽回,所以才拒绝与吾接触?”

    “不,吾只是明白,始终将立场挂在嘴边的人,心中根本放不下立场之差。从一开始,注定就无结果。”

    曾有覆天殇下属末苍云为友,感同身受的蜀道行早明个中滋味。

    双刀交格,火星灿灿。蜀道行一言惊醒己心,银鍠朱武错愕间,侠刀一式双化,龙卷云,破雷风,借力旋身侧闪,一击直斩要害。

    须臾失神疏忽,便是亡命之险。不过,银鍠朱武终非浪得虚名,斩风月魔焰烧云,破天神印临危而发,虽是失去先机,终仅落后一筹,除却左臂再添血痕,已将劣势顷刻扳回。

    “原来,竟是如此吗?!”

    锥心一问,问人问己,答由心证。短暂沉默过后,飘立浪头的银鍠朱武蓦然醒悟,持刀之手缓缓催劲,斩风月上银芒更盛三分,无端一叹。

    “朱闻苍日消逝的那一日,吾就该知晓,是吾不该奢望太过。你的时间不多……也是时候分出胜负!”

    虽是功体根基稳胜,战至此刻的银鍠朱武,却从未有一刻掌有必胜之机。概因眼前之人,早已豁出一切,决心殊死一决,从无半分退却之念。

    若被蜀道行压迫至被动,使出夺命杀招反而不利。银鍠朱武索性不再拖延,掌刀竖天而起,下方宽阔水面,竟而呈现海水倒灌之象,现出千尺海底!

    “气双流·岁月弦歌乱风潮!”

    魔刀一扫天地阔,银鍠朱武气催极致,数十里内无物不灭,暴风疾卷怒咆长空,拔离海沟的浪涛,溶作无坚不摧的利刃,在朱武大喝挥刀刹那,尽数扑向刀横千古之侠。

    斩风月招未近前,强悍无匹的魔风呼啸,已使蜀道行浮空连退。

    然而,依旧是古井无波的面容,依旧是深邃无底的双眸,蜀道行不避不让,侠刀刀尖向地一按,周遭瞬间风平浪静。

    “啸引九霄伏龙起,”

    气汇武痴意,刀走人侠招。朴素麻衣急摆,惊世骇俗的苍茫刀韵,已然凌云而生,令人望之侧目。

    “愁披天地剑霜吟。”

    分不清是龙吟,抑或刀啸,旷古一击气吞**,蜀道行双臂翼张,身若大鹏展翅,绝刀俯砍而下!

    “今朝鹏翼盖古今……”

    无喜无悲,无怨无忧,蜀道行燃烧所有的极招使出,身躯渐渐淡化烟灰,手中侠刀却光芒愈烈,攀升之速不过数息,便已更压魔氛一头。

    “……一论侠刀蜀道行!”

    五诀合一为用,是求断绝魔体愈合之能。侠道,侠刀,人侠步武,终不过升华敌我的一刀之杀!

    “父亲……”

    眼睁睁望着蜀道行使出玉石俱焚之式,远处观战的柳无色却未阻止。只因从小他便明白,侠刀为何,侠道为何!

    蜀道难,人不复,刀永存,侠不灭……贯天矗地的一刀迎魔而上,清圣光辉不屈不挠直斩而过,瞬破双流之式,戮过战神魔躯。

    惊散的气流,震动山海翻覆。失去支撑的侠刀,却兀自悬浮半空。未待尘埃落定,柳无色强抑悲意,纵身而上快手取走侠刀,远远离开白浪沧海。

    而在柳无色取走侠刀之后,众人才闻一声轻微但又震彻心肺的碎响,抬手却见斩风月铿然断裂,半截坠海,淹没不见。

    “咳,唔……”

    当年一招之差,今日犹然如此,怎不令人唏嘘感叹?

    为表敬意强撑无恙,终在半刻之后伤势爆发,银鍠朱武抚胸咳血,目光却仍旧停留在侠刀消失之处,不曾寸移……

    “胜死败生,格外讽刺。但,明知泰半失败的概率,亦要殉道暂封吾半身,为他人创造机会。武痴,你之精神,犹然未灭啊。”

    半身尽为一刀斩毁,连同朱皇元身都受创非轻。但因圣魔元胎体质之故,银鍠朱武终无性命之忧。

    熟料,感叹之声方落,忽来两股不逊其悍的气息逼近,登使银鍠朱武重陷九死之境。银鍠朱武冷眼一扫,道:“趁人之危,岂是武者该为?”

    “魔界借紫耀为盾,遣魔将入城,阴谋双方,你又何时正大光明?家国之战,还妄想标榜什么武格?!”

    六祸苍龙直斥反驳。源武藏微一沉默,亦敛袖轻叹道:“魔界杀人在前,为吾邦武士牺牲,亦该有个説法。吾不占你便宜,就以一招为限。”

    似为之前蜀道行壮烈所感,银鍠朱武气盖豪迈,昂然笑道。

    “一招,纵你二人齐上,又有何妨?”

    ————————————————————————————————————————————

    虽不知暂时只存半身、受创匪浅的银鍠朱武,面对当世双强一招之赌,犹敢作死接受挑战。但方才直入苍穹的清圣之气消失,还是让闻人然明白,白浪沧海之战结果已分。

    不过,蜀道行乃是豁命而为,此战不长本不出乎预料。倒是与轩辕不败死斗,亦至白热之境。

    宝兵七神变化莫测,轩辕不败决意舍命一搏。只是原以为击破佛魔之防,便能创敌的想法,实际却并未如愿。

    就在离体半寸之际,轩辕不败竟见外围诸多剑影及时回护,数多犀利剑光齐斩锋刃消抵邪流,余劲纵能伤及闻人然,奈何已无太大作用。

    “这非剑阵?”

    “如果光是剑阵,它能让黑桃説出‘凭个人能力,我也有与他正面一搏资格’这样的话来吗?”

    剑指抹过皮外伤处瞬间止血,闻人然方方地回应道,“佛魔合体虽强,终乃早年外物增进。这提纯至极蜕变后的护体剑元,才是我本身修持而来。”

    拿有七处死穴的玄流体,和闻人然比皮糙肉厚,轩辕不败实在是有dian想太多。

    当然,就算之前没能在落日烟精进修为,闻人然也不会告诉轩辕不败,只要他自己不计较被波旬蛊惑,寄命之下还有一层欲界护体金身可用……

    所以来説,要打不坏身还是得输出够,没太学主以上修为,叫嚣什么人间不败,都是在自寻死路!

    黛色撼七神,闻人然剑剑不离狂者死穴,丹青见始终咬定不松。与此同时,闻人清苒掌心血芒亦生变化,分围四方的红绸随之向内快速收缩,意图封锁轩辕不败退路,将其限定在内困杀。

    “女娃儿,凭你拦我,仍是妄想!”

    纵无法再借玄流体,以伤博得时间空间,轩辕不败还是一名ding峰强者,发觉仅存的两处死穴,在血芒靠近当下愈显灼热,当即横提长兵气化七芒,分射周围以求劈开生路。

    “暗潮风云绝天地!”

    禁绝之招,立破红光。轩辕不败不断提升邪元,正欲一鼓作气擒拿少女以为人质。怎奈闻人然正面抢攻之下,又一死穴险将失守,迫不得已只得反身回援。

    摆脱不了闻人然,就拿不下闻人清苒;拿不下闻人清苒,就无法解脱死穴受制。而偏偏,对方的高手数量,远比己方要多……

    脑思急转间,轩辕不败方觉似已山穷水尽,再多狡智亦难发挥,唯有放任闻人然近身,给少女出招造成干扰,旋即悍运极招,霎时邪流奔腾,天黯光灭,险中求存。

    “诛神灭道,万法无尽,天下归一,八荒穷极!”

    轩辕不败不顾伤创,一手死死扣紧闻人然手腕,瞬间站位对调,使得闻人然背对闻人清苒,另外一掌引动风云激变,最强之式雷霆印向闻人然面门。

    电光火石一瞬,闻人然不仅不避,反而提剑赞元正面争锋。而在下一刹那,背后少女凌越云霄,动用长生殿血海精粹为助,一掌排山倒海,直击闻人然背心,清叱发声!

    “天越萍踪!”
小说推荐